悍豹 正文 076 红焖鬼子人马肉

古道清风 收藏 2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


一九四五年春节后,经陈家峪的那场恶仗,打的独立游击支队和东阳城的小鬼子似乎都有些累了,交战双方都要停下手来歇一歇、休整一番。但有一个事实使人有些不解,那就是,往日有仇不但必报、而且必定是立马加倍地疯狂报复的小鬼子,为什么在曾豹奇袭东阳城的庸园金库,并且留书留名,这种极端挑衅的情况下,却能迟迟按兵不动?原以为,井村那个老瘪犊子会领兵前来大举报复,对此,曾豹和周志东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只是身处消息闭塞的山区,曾豹和周志东还没有明显地感受到罢了。

这个原因很简单。

战争是人力和资源的较量。对于岛国日本来说,连续十几年来,他们的战争机器都在超负荷运转,他们的人力与资源早已枯竭;相反,对于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生产力低下到找棵弯曲的树砍巴、砍巴就是一张犁,弄几桶水和一和就能垒出一间房的中国民众来说,他们所能做到了的只是一个“熬”字,他们用坚忍的毅力来与日本这架战争机器进行“耗”与“熬”。现在,他们已经做到了,他们已经熬到了这场战争的边缘,他们已经拖垮了日本这架战争机器,同时,自己也有了与之相抗衡的能力。只是,多数人还没有意识到道罢了。

这时,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明明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战争,但他们硬是不愿认这个账。他们还是要做最后的垂死挣扎。这就是集中优势兵力,打击重点地区。

井村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开始制订他一九四五年作战计划的。也正是他的这份计划,注定了这个年份又将充满着血腥的杀戮。

井村知道,曾豹所率的这支队伍,从无到有,在一次次与日军的血腥的拼杀中,倒下、站起,再倒下、再站起,永不服输,永不言败,他们有惊人的恢复能力和顽强的战斗意志。从他刚刚得到的确切情报知道,这支自己曾经藐视的队伍,已经从独立游击大队打成了独立游击支队。且不论它的番号如何,在中国,一支队伍的番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独立游击支队刚成立,在陈家峪这个不太起眼的地方,他们竟敢硬碰硬与天上有飞机支援,地上有大炮轰击的两个精锐的日军中队和一个团的伪军打了两夜一天半,而且将对手打的溃不成军。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支队伍已经彻底地脱胎换骨了。

在井村的眼里,这支队伍已经从“皇军大大的去,八路小小的有;皇军小小的去,八路大大的有。”只会“偷鸡摸狗的干活”的比土匪强不了多少的队伍,转化成一个各个方面都健全的准军事组织了。井村意识到,这支队伍迅速地坐大了。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下,独立游击支队目前坐大到仅靠东阳城日、伪军的力量已经奈何不了的地步。

为了儿玉将军对马军山春季大扫荡取得成功,他不得不又写了一份报告上交儿玉将军。他知道,经过陈家峪一战,曾豹也是一只受伤的猛虎,他要趁这只猛虎还在疗伤的时候扑上去,掐死它。

陈家峪一战,威慑了敌人,鼓舞了军民。最近,参军入伍的老百姓络绎不绝;同时,伪军队伍也出现了零零星星或以班排为单位投奔八路的现象。这样独立游击支队的人数迅速膨胀起来。

练兵,练兵,还是练兵,这是所有工作之中的重中之重。

何坚去冀中学习了,曾豹自己临时兼任二大队大队长和支队参谋长,二大队日常工作由中队长带着做,曾豹的这个“大队长”只不过是“闲来”下去“走走”而已,形同虚设。几天前的晚上,曾豹和周志东嘀咕了大半夜,第二天一大早,政委就挑了几个人、外加带着一个警卫班走了,说是去老二团“联络”感情。趁这个空儿也出去“闲云野鹤”了。

有了钱儿,这腰杆子就直。这些天独立游击支队腰杆子最直的莫过于后勤老郭了,此时他正指挥人重建烧锅,见曾豹过来,老远就咧着嘴笑,打上了招呼:“支队长,你这是上哪去?”

“关心、关心你这个揭不开锅的。”曾豹也乐呵呵,逗他。

“逗我哪。你这一趟城进的,啊?我这个后勤可就不用愁喽。这,啥都有了。”

“有了?你先甭忙着乐。”曾豹说道:“我这兵源扩充的这么快,是要拿你那兜里的银子‘说话’的。甭三个月没过,你又到我面前来苦眉愁脸的,我可受不了这个。”

“没事儿。别的本事我没有,只要有这烧锅,我就能让我这兜里的钱下崽,就能供咱队伍上开销,这个本事我还有。哎?有个事儿请示一下,我想再开一个卖店,你看怎样?”

曾豹想了一下,说道:“我看行。这周围没有,与其让那些黑心的商人来剥群众的皮,还不如咱们开一个,把价钱往下降降,既方便了老百姓,让他们得到了实惠,咱们呢?多多少少还能赚点儿。哎,我想起来了,咱们在东阳城也开一个怎样?”

“成是成,只是那个地界······”

“报告!”老郭的话被侦察队副队长吴晖所打断。

“嗯?”见是吴晖,曾豹严肃起来,点了一下头,便向支队部走去。

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曾豹问:“那个什么天神特攻队的情况找着了吗?”

“不好进。”吴晖说道:“我们了解的情况和尚德文说的差不多。他们住的那个地儿周围都是伪军的营地,从任何一个方向向里进都会遇着伪军。尤其是砸了庸园后,鬼子防范的更严了,我们转了两、三天,顾队长也没想出个好法子。”

“照你这么说,我们还一时拿这帮畜牲没辙了?”

“······”

“怎么是你一个人回来了?野狐狸哪?”

“他在清河镇。”

“嗯?”

“噢,是这么回事儿,昨天下午清河镇来了鬼子的一个骑兵中队。据抓到的舌头讲,后面还有一个大队的鬼子。”

“这你咋不早说?”

“你,你也没让我······”

这时,张参谋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递上一份分区的敌情通报和命令。

曾豹接过敌情通报,看了一遍,点了一下头,说道:“这个老瘪犊子,我说他不能消停呢?原来鬼在这儿。”他抬起头对张参谋说道:“通知中队长以上干部,开会。”

“是!”

这些三天不打仗就闲得浑身痒痒的干部们,近来一段时间忙于练兵,早已技痒难受,今天听说有仗打,后脑勺立马乐开了花儿,纷纷拥向支队部。

曾豹见大家伙儿快到齐了,便说道:“闲话少扯,现在开会。——这里有份分区来的材料,我掐头去尾,拣干的捞,先给大家念念:······井村从儿玉那里调来一个步兵大队,它的先头,一个骑兵中队已经到了清河镇,明天中午他们在清河镇会集,将以此地为依托,从左侧绕过陈家峪向白龙山地区进攻;井村自己带东阳城的日、伪军沿着大凌河,经天石峰,从右侧直指三十里铺,然后再从龙头村的背后攻占它。以达到在春季对马军山根据地大扫荡前,打开本地区南大门之目的。······”

曾豹读到这里,将手里的材料放到了桌子上,然后说道:“好了,这份通报的核心东西就是这么多,大家发表一下意见。”

“不错。”阴魂不散说道:“井村这老瘪犊子挺会算计的,啊?这仗刚打完,他就调来了上千的鬼子兵给咱们来个乘虚而入,左右一起下手,要包咱们的饺子。凶狠、刁钻。不过,咱们也不是泥捏的,是吧?”

“你咧咧了半天,就咧咧出个这?”

鹰眼眯了一下眼睛,说道:“支队长,不都在你肚子里搁着那吗?来个痛快的,都倒出来,抖一抖,让大家伙儿瞅瞅,怎么干才合适。”

“你们都没长脑袋呀?”

盖彬笑了,说道:“你不是头吗?这是你的活儿。”

曾豹看看大家,见大家伙儿都盯着自己,便说:“这不是硬逼我搞一言堂,一个人说了算吗?”他趁点烟的功夫瞟了一眼王超凤,她正在作会议记录。

“好!那我就说。”曾豹挺了挺腰,正了一下身子,说道:“一下子又来了上千的鬼子兵,这一坨可够大的,我敢说,井村这个老瘪犊子这次从儿玉那儿调来的又是什么精锐。我不管这个,以前咱们打仗讲究避实就虚,这一次,咱们给他来个大调个儿,打的就是他的精锐。”

“哦?”熊瞎子吃惊地问道:“那一带山少、树少,现在甭说青纱帐了,地上连根绿毛都没长起来,在那一带跟上千的鬼子干,成吗?”

“你是这么想的、看的,我幺麽,井村跟你想的一样,他也以为我们不敢在那一带打仗,所以他才把这么一大坨子的鬼子摆在那儿。其实呀,井村带的那个所谓的右侧,只不过是个虚的。交手这么多年,他知道我们打仗爱避实就虚,先打弱的,所以才出这么一路来佯攻我们,目的就是要引诱我们在那一带跟他缠斗。那一带据点多,我们要是在那一带跟他干上了,他们可打,可躲,也可藏,五、七、八天不一定是个头。要是那样,左侧的敌人趁机而入,从屁股后面踢我们,那我们可就要吃大亏、上大当了。所以,我偏偏就给他来个逆水行舟,在他们认为我不敢的地方揍他!要么不揍,要揍,老子就揍他个稀里哗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