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美国佬怎么这样对待借钱的中国

fengyimin 收藏 1 18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88岁的前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几十年来一直密切地观察中国。他在接受明镜周刊的采访中,谈到了他和毛泽东的关系以及中美两国日益加剧的竞争态势。原文摘要如下:



第一部分:“上世纪60年代中国没有苏联危险”



明镜周刊:国务卿先生,您刚刚庆祝了自己88岁的生日,这也意味着您和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政党之一的中国共产党几乎同龄,后者刚刚迎来它的90周年。您在何时第一次意识到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是具有历史意义的,甚至构成“历史性威胁”?



基辛格:上世纪60年代,我就认为中共领导下的中国在意识形态上比苏联更有生命力。但从战略角度讲,那时的苏联更危险。



明镜周刊:但您和尼克松总统并没有拒绝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从1973年起恢复外交关系。



基辛格:英法两国早在这之前就和新中国建交了。我们和中国的建交具有明确的战略目的:我们当时认为,中苏两国的互相牵制有利于西方的战略利益。另外,对于当时对越战存在分歧的美国社会来说,向人们展示国际和平的新概念也是至关重要的。



明镜周刊:人们经常称赞您发起的中美建交是一次外交政策的胜利,但可以说这也造成了“美愈弱中愈强”的格局。目前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数额巨大,而中国拥有将近9000亿的美国国债。



基辛格: 只要你是神智清醒的,你就不会这么想。在中美刚刚建交时,中国会成为美国强劲的经济对手这种想法是难以想象的。但另一个解释是什么呢? 当一个拥有十亿人口的国家转动起来,它必然会成为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是美国自身错误的政策导致了财政失衡,而非中美建交。



明镜周刊: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曾说:“你怎么可能对你借钱的银行表现强硬?”来表达她在中国问题上的挫败感。


基辛格: 当你欠了银行太多钱,那么对双方来说其实都很危险。如果中国政府试图利用这一重要地位,那么他不得不冒着损失出口的风险,正是后者起初帮助中国成了世界上最有钱的“银行”。



明镜周刊: 所以对于美债问题,你并没有希拉里那么忧虑?



基辛格: 这很难说到了担忧的程度。但我相信这样的金融关系并非不能调和。不过美国财政无限期赤字势必危及到自己的整体信誉,而这无损中国人对我们持有的债务。



第二部分:“中国政府希望改善与美国的关系”



明镜周刊: 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职后试图改善中美关系。但近来中美双方争论的焦点集中在矛盾上——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上的意见不一、关于中国汇率的激烈争执等。



基辛格: 奥巴马想要改善中美关系,中国也是如此。但双方还没找到谈话的结合点,造成这个结果的部分原因还是文化差异。美国人视外交政策为一系列的实务问题,部分是因为在美国,每个被意识到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所以,我们视中国问题为一系列的具体问题。



明镜周刊:那中国有什么不同?



基辛格: 中国认为外交政策是相互联系的一系列事件。以中国汇率问题为例:我们只谈到了人民币升值这一小方面,而中国则要依据与美国的整体经济关系做决定。



明镜周刊: 只有美国愿意给予相应的回报,中国才会调整其货币汇率?



基辛格: 正是如此。美国必须在某些对中国有重要意义的领域作出相应调整。



明镜周刊:所以中国政府在外交政策上考虑得更具战略性?



基辛格: 不是,只是更全面。



明镜周刊: 那中国人现在是否觉得自己终于回复昔日荣耀了?


基辛格: 人们总是说中国正在“崛起”,但中国人自己并不那么认为,因为在过去2000年中有1800年中国的GDP都位居世界第一,而之前的一个半世纪他们还遭受了巨大的压迫和屈辱。



明镜周刊: 您很详细地描述了中国领导人的心态,鉴于你已经去过中国不下70次,您是否见过普通的中国人?



基辛格: 我不知道你说的“普通的中国人”指的是什么。在大多数访问期间,我做的和我在出访德国时做的一样:和一小部分我能接触到的知识分子和民众见面。



明镜周刊: 您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和毛泽东见过几次,你觉得他对现在的中国会有什么看法?



基辛格: 比起重振经济,毛泽东更感兴趣的是意识形态的纯洁。在我们的谈话中,他几乎就没显示出对与西方国家进行经济合作的兴趣,所以他或许会觉得现在的中国过于功利了。他很可能讨厌北京和上海的“雅皮士”。



明镜周刊:在华投资的美国商人抱怨中国存在巨大的盗版市场,而一些美国官员则哀叹在非洲的“中国特色殖民”。鉴于您所描述的“中国式敏感”,您是怎么看待这些问题的?



基辛格:对于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我们必须反击。当你谈论周边国家的影响时,这是很平常的事。我的看法是,在美中关系中,我们的利益是通过共同发展实现的,而非持续的对抗。


明镜周刊: 当中国卷入别国事务时,他们看起来只关心商业利益或是自然资源。中国政府不像美国,他们还没有发展为“意识形态传教士”的倾向。



基辛格:美国人相信改变信仰就能改变人们,相信世上每个人都是潜在的美国人。中国人也相信自己的价值观具有普世意义,但他们认为:除非你生而就是,否则你不可能真正转化成为一个中国人。



明镜周刊: 国务卿先生,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问。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