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意志 正文 64 命中率

ssn786 收藏 5 5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8.html


库山知道有一颗导弹就在附近,但是后坐的飞行员朝后看时,一时找不到导弹的去向,他只能看到一条从下方盘旋上升的白色尾迹。也许导弹已经失的了?飞行员想。苏30不是一架无法击落的战斗机,但是,他希望无论如何,不会是今天。

导弹在飞机侧后的观察死角内瞬间猛烈地爆炸,这使得巨大的战斗机开始剧烈地横滚起来。不用回头察看后方,库山中尉知道飞机肯定是不行了。剧烈的翻滚动作使得他的意识开始慢慢消失。他看着空速数字下降到了一个低的位置,才拉下舱罩抛离杆,随即零零弹射坐椅将2名飞行员弹出失控的飞机。中尉在空中翻腾着等待开伞的当口,看到了正在坠落的自己的战斗机被炸得七零八落,可见导弹是在飞机下方非常近的地方才引爆的。

“总部,我们损失了一架狮子。飞行员似乎跳伞了。”

预警机报告地面指挥所道。

空军参谋长固执地参与到行动当中,客观上破坏了原有的指挥体制。眼下所有的人,包括预警机都必须服从他的指挥,但是他本人又是离开战场最远的一个。印度空军最近几年一直在尝试一种新的指挥体制,尝试着使空中指挥权优先于地面指挥权,这也是参谋长本人极力推动的一种方式,但是体制归体制,当他的命令通过无线电出现在空中时,一切又都不同了。

“我看到了,你让火炬小队全部回来。”比夫拉塔回答道,他预感到这不会是今天损失的唯一一架苏30战斗机。

撤退的命令也许来得有些晚了,空中的火炬小队正陷入在一片混乱当中。地面上的巴基斯坦火控雷达正在不间断地跟踪小队中的四架飞机,这些雷达显然离得非常的近,小队正处于这些雷达能够绝对烧穿干扰的距离上。

遥远的飞蛇小队(电子干扰机)正在100公里外,加速赶向战区,不过现在它也已经无能为力了。这次战斗前的电子侦察由无人机部队执行,它们确实收集到了一些巴基斯坦侧的雷达开机信息,飞蛇小队也将这些信号特征加以储存,但是今天巴方使用的雷达,其信号特征则完全处于记录空白中。已知这些雷达的脉冲短促多变,频段变化很快,随动的欺骗(将当前无线电波记录,延时发回,可以给敌方雷达造成信息混乱)几乎处于完全无效状态。这说明敌人在地面上绝对有强有力的技术支援在指点巴方人员(按照印度飞行员与巴基斯坦地空部队多年打交道的经验得出的唯一结论。)

分散在山区各处的导弹开始一一开火,眩白色的光芒布满空中。

FD2000系统具有同时攻击多个目标的能力,理论上可以向剩余的所有9架飞机开火,不过今天的地面指挥员似乎并不贪心,他只瞄准了4个目标,并且向每个目标发射了2枚导弹。

萨希利上尉慌乱地指挥火炬小队躲避导弹攻击时,后坐武器操作员惊奇地从数据链显示中发现,西面逃窜中的雷电战斗机小队竟然开始转弯了。上尉意识到这是一次无耻的钓鱼行动。

20秒内,编队中有2架苏30先后被导弹击中,掉在了杜梅立山区地带,中尉看到了4名飞行员都跳了伞(库山座机没能看到),但是他知道这里离边境很远,救援是不可能的,鉴于他们刚刚参与了水坝轰炸行动,巴基斯坦会怎么对待这些31中队的飞行员,是一件非常的值得担心的事。

这次攻击是FD2000导弹第一次投入实战,它的命中率似乎并不是很高(10发命中3架),很明显,这个数字比起摆在展台旁的那些外贸宣传手册上写的命中率要低一些。当然,这个结果也已经足够让萨伯2000内的伊斯拉姆少将乐得合不拢嘴了。少将此时完全无心接下来的指挥了,他刚刚指定了预警机上的通讯士官联系地面部队,立即搜索跳伞的印度飞行员和残骸,生怕这些残骸会溜走一样。少将的思绪早就飞出了战场,他想着应该把所有的外国记者都带到残骸边上去拍照,让他们看看这种印度年产量只有区区12架的飞机,在一个上午就变成了3堆废铁。

伊斯拉姆少将的算盘打得稍微有些保守了,他的第一王牌此时正指挥着一个4机小队,紧追回撤中的7架苏30。或许,萨米的野心更大一些,他希望一次干掉的,是印度半年的产量。

“萨米上校,敌机正在往东南逃走。没有发现印度侧的机场有其它飞机起飞。那架电子战飞机停留在了希亚尔科特地区。正在对通讯进行干扰。”预警机内的引导员说道。

“我已经看到了。”萨米回答道。与此同时,他的油量过半提示音响了一次。萨米很无所谓地将这个提醒音频关掉了。

“阿巴斯,你的动作太慢,不要往这里赶了,尽量把边境旁的那架该死的干扰机赶走,它留在哪儿,我们看不清亚当布尔以西的印度战斗机起降。”萨米看这多功能显示器说道,阿巴斯离战场太远,没能拦截住敌人,这让他有些失望。

“明白。”

屏幕上,遥远的第2小队开始转向孤独的电子侦察机。

自从有了数据链图象式的信息支援,飞行员间的联络似乎变得简洁起来。对于萨米这样的老油条而言,这绝对是一种增加指挥效率的技术。

“雷电中队长,你的飞机油量过半了,请注意。”预警机继续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萨米敷衍地回答道。

“听着,我们进行一次极限突击(不计返程油量的冲击),你们可以按照个人判断随时退出战场,也可以就近在阿拉玛 伊克巴勒国际机场降落。”萨米在甚高频电台里对自己的飞行员说道,当然他的话无疑会被预警机上的伊斯拉姆少将听到。

“你们不能在国际机场降落,这……不能允许。”少将立即在电台里赶紧喊停,他无法容忍萨米自说自话地改变规则。

“听着老朋友,我的雷达已经看到了他们的长机,他就在前方15公里的地方。我占据了很好的位置,也许我可以在边界附近把他打下来。”

“不行,无论如何,你不能在国际机场降落。”

“也许我们可以活捉一个印度战斗机中队的中队长,你可以亲自审问他,想想看,辛格一定会哭鼻子的。”

萨米旁敲侧击的话似乎说动了少将,少将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明确地反对他莽撞的行动计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