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三章 解救红军师长(一)

雪山猎人 收藏 0 4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老猎户父女都被叶俊吓住了“不错……是叫陈树湘什么的……” 叶俊稳稳激动的心情“大爷、妹子,那是我们的师长,我就是他的贴身警卫员。” “啊……”老猎户父女倒吸了一口冷气。 叶俊清楚地记得陈树湘师长就是伤重被俘后,被押往县城途中,自己伸进腹部创口拉断外露的肠子而英勇牺牲的,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老猎户父女都被叶俊吓住了“不错……是叫陈树湘什么的……”

叶俊稳稳激动的心情“大爷、妹子,那是我们的师长,我就是他的贴身警卫员。”

“啊……”老猎户父女倒吸了一口冷气。

叶俊清楚地记得陈树湘师长就是伤重被俘后,被押往县城途中,自己伸进腹部创口拉断外露的肠子而英勇牺牲的,真是气壮山河,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

“这样的英雄绝不能让他这样悲壮地死去,一定要想尽办法解救他。”这是叶俊的念头。

顾不及多想,他一把抓住林梅的手,把林梅羞得满脸通红“你知道他们往那条道上走吗?快告诉我!”

看着林梅忸怩着想挣脱,他猛然醒悟过来,赶紧撒手,一下手足无措,也是红晕上脸,浑身不自在,眼睛却眨也不眨地紧盯着林梅。

林梅似乎受不了叶俊火热的眼神,扭过脸,微微摇头“不晓得。”

叶俊紧皱眉头,赶紧从脑海中思索回忆,逐渐记忆清晰了“陈树湘,1934年10月,陈树湘率红34师参加长征,担负全军后卫。湘江战役中,在完成掩护中央红军主力过湘江的任务后,红34师被阻于湘江东岸。向湘南突围时,他腹部中弹,遂用皮带压住伤口,躺在担架上继续指挥战斗。12月14日,突围至四马桥坪塘村的陈树湘带领几名战士占据有利地形阻击追敌,掩护其他官兵突围。直至子弹打光,陈树湘不幸被俘。12月18日,在石马神关帝庙前,陈树湘趁押解兵停下来休息之际,毅然掏腹断肠,英勇就义。”

“对了,是从四马桥到石马神。现在离十八日还有一天的时间。”想到这,他赶忙问道:“大爷,从四马桥到石马神的道路有几条,离这远吗?”

老猎户林城东诧异地看了叶俊一眼,说有三条,接着他又分别说明那三条道路的远近,地形特色。

叶俊在大脑中快速分析,这三条道:一条是黄土铺路的战备公路,那伙押送的士兵不会去,因为沿途各派军阀很多,很可能会被别人夺取抢功;一条有红二六军团的游击队骚扰,路虽近却不保险,而且战事吃紧,也抽不出太多兵力保护,所以也不会去;还有一条不为人知的羊肠小路,平日里也少人走,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一条。

叶俊把情况一说,一边换上匪排长的服装,一边详细地询问如何走法。

老猎户父女把眼瞪圆了“怎么?你单枪匹马就想去救你的师长?”

叶俊毫不含糊地点头,“是,我还要再救他一次。”

老猎户妇女感动了,眼圈也红了:“孩子,你身上还没好利落呢,而且只靠你一个人也不行啊……”

“大爷,你们放心,我差不多全好了,我能救出我的师长。”叶俊斩钉截铁,目光透出刚毅,语气是一往无前的,那副虚弱却又刚强的神态真是让林梅看得心旌动摇,歆慕不已。十七岁的少女之心第一次如同鹿撞,没来由地呯呯乱跳起来。

叶俊和老猎户将几具剥得白猪似的匪军尸体拖到门外的悬崖边上,一悠一荡地丢进汹涌的湘江激流中,然后返回身穿上匪军的服装,老猎户也换上了,而且胡子拉碴,看起来像个火头兵。

这时里屋闪出一个国民党士兵,叶俊大惊,正要拔枪,却见原来是林梅,乌黑的长辫全部塞进大盖帽里,身上斜挎子弹带,肩背步枪,腰扎细细的牛皮带,看起来英姿飒爽,美中不足的是脚下仍是草鞋。

林俊微微一笑,帮林梅重新整理了一番装束,满意地点点头,他见识过林梅的身手,而且他也需要帮手,当下并不阻拦。

几十里的山路层峦叠嶂,林木丛杂,荆棘遍地,有时隔着窄窄的山涧,有时是刀劈斧削的峭岩,老猎户父女如履平地,箭步如风。叶俊逐渐在默运混元神功的修炼中修复了创伤,他的这种祖传秘功是要靠激发体内的潜能,在一次次极限爆发中提炼修为的,所以本来还在为叶俊身体担忧的林梅,却惊讶地发现叶俊呼吸平稳,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过沟窜涧甚至比他们这些长年生活在山野的猎户还利索,吃惊之余也放下心来,叶俊其实是被炮弹的冲击波所冲击,除了几块皮外伤,本身并无大碍,所受的内伤也在默运神功中逐渐平复了。

快接近目标了,叶俊停下来,开始制作陷阱、诡雷,老猎户明显感到叶俊的陷阱比他们的更巧妙、更隐蔽、也更可怕,“后生可畏”这是他脑中强烈的念头。

终于在坡下的山道上出现一个班的士兵,隔着不远一百米的开外还有两个排的士兵保护着,中间是两个担架兵,前头是一个斜挎驳壳枪的匪军上尉,也许是副连长。

叶俊压低声音对老猎户妇女说:“待会儿,他们过来了,我去引开敌人,你们藏在树林中,等我抢了师长,你们将敌人拖住,一步步把他们引进埋伏区,一锅扫了这些王八蛋。”

老猎户父女瞪着惊疑的眼睛,虽不敢相信,目前也只能这么做了,风雨同舟、生死同命啊。

只见叶俊整整衣服,跳下土坡,拦住那一个班的抬担架的士兵,把这伙家伙吓了一大跳。“什么人?!”几个士兵端起枪来一看是一个湘军排长,不由大怒,因为他们是粤军。红军中传说“湘军猛如狼,粤军猛如虎”但是湘军粤军双方关系不睦。

“好狗不挡道,你他妈瞎眼了?……难道是想抢咱们的功劳?……”几个士兵咋乎着。

“什么功不功的……”匪军副连长挥手制止了士兵吵嚷“兄弟,井水不犯河水,别挡我们粤军的道……”

“老子就是挡了,你敢怎么样了?”叶俊故意凶狠地说道。

“你他妈找死……”粤军副连长忍耐不住了,冲上来想抓住叶俊的衣领,不料正中叶俊的下怀,顺手一带,栽进怀里,随即闪电般一个搂颈锁喉,顶上门的驳壳枪顶住了粤军副连长的太阳穴。

“谁敢动,老子就把他崩了,都把枪扔了,要快!”

匪军士兵傻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直到他们副连长发急地跺脚“妈的,还不快点,想要老子命啊……”他们才稀里哗啦,枪支丢了一地,只有两个担架兵抬着担架不知所措。

“快,一起抬着担架,往山上跑……”叶俊一挥手,匪军士兵如梦方醒,几个人七手八脚抬着担架往山上跑,速度比两个人抬快多了。

叶俊也押着匪副连长随后跟上。

后面一百米远的士兵正看到前面闹腾起来,还不知发生什么事,就见一伙人如风似的闪进山间丛林,不由大急,一边鸣枪一边赶上来,手扒脚蹬地往山上爬。

这时候,老猎户父女的枪响了,叶俊特意嘱咐他们不能用猎枪,一路上他早已教会他们如何使用汉阳造,整天枪不离手的父女一学便会,一学便精。让叶俊大大叹服。这时只见他们弹无虚发,一个个匪军嚎叫着翻滚着落下山坡。转眼间十几个士兵丢了命。

“机枪掩护,投手榴弹……”匪军的连长赶紧爬进草丛中,一边挥手狂喊。

叶俊闻声一愣,回首一看,只见几颗冒着白烟的手榴弹飞起来砸向隐藏在树林间的老猎户父女,老猎户父女还没有战场经验,不知道手榴弹的厉害,全不知闪避,叶俊来不及多想,只见他两手一挥,连珠般的子弹飞出,在众人惊讶万分的目光中几颗手榴弹凌空爆炸,而且炸点正在趴着匪军的头前,让他们无处躲藏,炸得满地翻滚,霎时死伤遍地。再也不敢随意扔手榴弹了。

叶俊露了这一手,不仅让老猎户父女惊叹不及,而且震住了蠢蠢欲动的抬担架的匪军,有几个还想趁机夺枪反抗,这一看叶俊不仅枪法如神,而且还能双手使枪。再也不敢生反抗之心,个个噤若寒蝉。匪副连长的脸也白了。

叶俊趁机押着匪副连长闪进了森林深处。老猎户父女打了几枪以后,也隐没在森林里。

匪连长咬咬牙从地上爬起来,“弟兄们,湘军竟然抢咱们的功,妈的,一定要把他们拦住,干了他们,快,给老子追,追上了个个有赏,谁不出力老子毙了他。”

有士兵拦阻说:“连长,他们有接应,又是山高林密,他们藏身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接起火来,恐怕咱们占不到便宜啊。您是否再考虑考虑。”

匪连长狠狠地朝地上唾了一口,“妈的,光天化日下明抢,还打死打伤咱兄弟这么多人,这还有没有王法了,不怕,给我往死里干,打死他们,为死难的兄弟报仇。”

有士兵说:“大哥,他们的命是命,咱也是爹生娘养的,咱真的这么干吗?”

匪连长一边朝前面密林中乱放枪,一边头也不回地说:“滚开,你小子再要动摇军心,老子就要执行战场纪律了。再他妈的啰嗦,他们早跑远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