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二章 美丽的女煞神

雪山猎人 收藏 0 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哗啦”一声再次门响,门外轻捷地飘进一道倩影,叶俊虽是有伤在身,但凭着他百炼成钢的眼睛,虽是电光火石一般,他却早已瞥清那是一位十七八岁的美丽村姑。 只见她一身红底白花的外衫,胸前裹着清水出芙蓉的水蓝色肚兜,下身仍是大红的裤子,裤脚挽得高高的,白皙光滑的脚上套着一双自编的草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哗啦”一声再次门响,门外轻捷地飘进一道倩影,叶俊虽是有伤在身,但凭着他百炼成钢的眼睛,虽是电光火石一般,他却早已瞥清那是一位十七八岁的美丽村姑。

只见她一身红底白花的外衫,胸前裹着清水出芙蓉的水蓝色肚兜,下身仍是大红的裤子,裤脚挽得高高的,白皙光滑的脚上套着一双自编的草鞋,两条乌油油的辫子随意地搭在胸前,一双水汪汪清澈见底的大眼睛此时透着惊惶,微微起伏的胸前山丘剧烈地上下波动,让人看了目眩神摇。

村姑只扫了一眼叶俊,就上气不接下气,面色苍白地对老猎户说:“爹……白狗子进村了……该怎么办哪?……爹……”

老猎户也面呈惊恐,一咬牙正要扶起叶俊,门外已出现了脚步声,来不及了,大惊之下几欲晕倒,定下神来,回头一看,床上的叶俊已不见了。飞虎冲了出去,一阵乱枪,发出飞虎濒死的惨呼。

正当老猎户父女迷惘不解时,门外闯进了三名头带大盖帽的湘军士兵,后面的两个手持汉阳造,为首的一个歪戴着帽子,手持驳壳枪,嘴叼烟卷的匪排长,用枪管杵杵帽沿,阴阳怪气地说:“妈的,看见老子跑什么,肯定是通匪……”说着他看着村姑俏丽的脸庞,目光一下直了,冒出淫邪的光,嘴巴张大了,几乎要流下口水来。

“妈的,这个穷地方还有这么漂亮的鲜花?……啧啧……”他这么想着不由就说出来了,伸手就想摸村姑的脸蛋。

村姑从没见过这种无耻的举动羞红的脸蛋几乎要滴出水来,一闪身藏到老猎户身后,老猎户一挺身挡住了匪排长,斥责着:“官长,这是搞么事?谁家没有细仔妹子……你放过我闺女……”

匪排长用枪管狠狠地杵着老猎户的胸膛,一挥手“毛二、苟四,把这老家伙拖出去,老子要在这屋里好好搜一下。”

背后两个匪兵把枪往肩头一顺,冲上来拧住老猎户的胳膊,拳打脚踢,把老猎户往外拖,老猎户拼命挣扎、反抗。

匪排长等不及关门就猛地抱住村姑,一张臭烘烘的大嘴就往村姑娇嫩的脸蛋上啃去。

“爹呀……救我……”村姑凄惨地狂呼,头发散乱,被抱住动弹不得,只能将脸庞扭来躲去。

突然,匪排长定定的眼睛盯住村姑,透出恐怖、迷惘不解的神色,一张血盆大口中透出一根滴血的长钉,长钉上的血还在往下滴,匪排长大睁着死不瞑目的白眼,滑倒在村姑的脚下。

村姑惊呼一声,就见匪排长的背上骑着一人,一掌击在他的背上,借势一个凌空倒翻,两个匪兵正在肆虐行凶,猛见面前挡着一道黑影,不及抬头细看,只觉得喉头“喀嚓”一声脆响,喉骨被捏碎了,顿时翻起了死鱼眼,往下一栽,两腿一蹬咽气了。

老猎户和村姑大惊望去,面前一位衣衫破碎,身材中等瘦削的杀神男子正是伤病不知所踪的叶俊。

原来刚才叶俊忍着伤痛,以惊人的毅力深吸一口气,纵上了房梁的上端,为了抢救老猎户父女,他奋不顾身,使出特种部队一招制敌的手段,从房梁上拔下一根锈迹斑斑的长钉,借助下扑的力道,准确地将长钉从匪排长后颈接骨处扎进他的口腔。

刚才几乎用尽全力,他有些摇摇欲坠。老猎户敏捷地爬起来,惊讶万分地搀住了他,吃惊而怜惜地说:“伢子,刚才是你杀了这几个畜生?好身手啊……”

谁知这时门外又闯进两个匪兵,一见地上的死尸大惊,端起枪来瞄准叶俊和老猎户就要搂火,老猎户已来不及做出反应了,叶俊无力反抗,也闭上了眼睛。

只见两道寒光闪过,就听两声惨叫,门外倒下一对,这次是叶俊睁大了眼睛,他瞥见村姑两手一挥,飞出了桌上的烛台和一把剪刀。

烛台尖扎进一个匪兵的口中,剪刀刺中了另一个士兵的咽喉,两个匪兵挣扎一番不动了。

叶俊没想到这个美丽的村姑竟有这么好的武功,有这么狠辣的手段。只见她双眼喷火,照着匪排长的尸体乱踢几脚,“呯呯”作响,力道之大,将匪排长的尸体踢得连连翻滚,几乎可以听到肋骨根根断裂的声音。

叶俊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这个女孩肯定身负绝学武功,那一脚脚力似千斤的力道可不是装出来的,力道刚猛,动如霹雳。这和刚刚苦苦挣扎的弱女子简直判若两人。为什么她刚才不杀了那个想强暴她的兽兵呢?”

村姑见叶俊不错睛地看着她,苍白的脸上飞起一片红霞,朝他翻翻白眼,娇嗔着说:“刚才如果不是为了救你,怕你暴露,我……”

叶俊恍然大悟,赶紧收回目光,低头万分感激地说“太谢谢了,你们救了我两次。”心底却说:“哇靠,刚来这个世上就几乎挂了,成了无名烈士,看着遇上一个仙女般的美眉,却没想到还是杀人不眨眼的女暴龙……”

刚想到这儿,却见村姑猛地冲出房门,到墙脚边,“哇哇”大吐起来,这绝对是这女孩第一次杀人,而且几个匪兵死状极惨,胃底能不翻江倒海吗?叶俊第一次杀人就曾经两天两夜吃不下饭,因为他从狙击步枪的望远镜中看到目标脑盖飞出半边,半边脸一下惨白,一下满头满脸盖满了红白混合物,当时呕得几乎要将隔夜饭都吐出来。

半晌只见村姑软弱无力地直起身来,倚着门喃喃地说:“爹……现在怎么办呢?……”叶俊又吃惊村姑的过渡能力了,很多人就过不了这个坎,也许和他们是猎户,见惯了鲜血有关系。

老猎户也不知所措,他望了一眼叶俊。

叶俊稳了一下神,问道:“村里还有白狗子吗?”

村姑摇摇头,“就这五个,是被红军打散后,流窜过来的,就在山那边,响了两天一夜的枪。”顿一顿又说:“我清早帮你采草药时,被他们看见了,追过来的。”突然又脸色苍白“原来是我把他们引来的。”

叶俊笑笑,“没事了,不是都解决了吗。”接下来又说:“快把缴获的枪支弹药收集一下,还有,再把他们的衣服扒下来,尸体来不及掩埋,就一块投进江里去吧。”

“扒衣服?……你……”村姑面颊再次飞红,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把他们的军服扒下来,要快……此地是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叶俊一边动手,一边催促着。老猎户点点头,赶紧上来帮忙,村姑却羞得满脸通红,将身忸怩着转了过去。

“快啊,还愣着干嘛……”叶俊有点急了。

村姑气恼地横了他一眼,面孔几乎要滴出血来,那一眼尽显女儿的娇羞,脉脉含情。叶俊却没注意到,村姑只得笨拙地解着死尸的衣扣,老猎户看了一眼女儿,又看了一眼叶俊呵呵地笑了。

清点一下战果,共收缴五套军服,四支汉阳造,三百五十发子弹,一十五枚手榴弹,一支湘造驳壳枪,一百二十发手枪弹,还有四把刺刀,五套作战用具,一枚指南针。

驳壳枪有八成新,没怎么用过,熟悉各个年代枪械的叶俊即使闭着眼睛也能将它拆卸装配,仔细检查一遍后,他又逐一检查汉阳造,湘军武器在全国还是算得上数的,七八成新的汉阳造,口径⒎62mm,有效射程800m,看着匪排长留下的指甲刀,他乐了,待会儿他要将子弹修成达姆弹,那样的杀伤力就更恐怖了。

他一边拆卸枪支一边向老猎户父女介绍如何使用,老猎户也介绍了他们父女,原来老猎户叫林城东,村姑叫林梅。又听林梅说:“我在采药时听说白狗子今天凌晨抓住了红军的大头目,叫……陈树……什么的……要送到县里去请赏……”

“陈树湘!……”叶俊惊喊一声,焦急吃惊流露脸上。

老猎户父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疑惑地看着这个大惊失色的小伙子,刚才他拼尽余力杀人时还是那么神勇,这会儿咋会这样惊慌呢?

叶俊看着他们两人,回过神来,“他是我的师长,我就是他的警卫员。我就是为保护他坠进湘江的,这次如果不能及时将他救出来,陈师长必定难逃一死,以他的性格绝不会投降,我说啥也要救出他来。”

叶俊很清楚,历史上的陈树湘就是伤重被俘后英勇自尽的,而且牺牲的那么惨烈,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风云变色。自己虽然是来自后世,但是仿佛和他已是生死与共,血脉相连,无论如何也要将他救出来,即使再牺牲一次也无所谓了。

在后世的战场上,他多次和战友们同仇敌忾,风雨同舟,互相救护,只有这样才锤炼出铁打的军队,才能世上无敌。叶俊虽在当世没见过陈树湘,但是潜移默化中已将他看做最亲近个、最敬重的人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