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特种兵之 当炊哥的短暂岁月

边关冷月1006 收藏 80 14221
导读:当一年一度老兵退伍的季节来临时,刚刚熟悉的炊事班长又要离开部队,退伍回家。我们生产基地只有一个退伍老兵,老连长很不舍他的离开,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老兵退伍就如花开花落一样,是一种自然规律。只有极少的人能在部队干一辈子,而其他的人则都要经历一次阵痛。我和战友按老连长的意思,去商场给老兵买了一床当时最好的毛毯,给老兵留作纪念。 [img]http://img4.itiexue.net/1357/13576456.jpg[/img] 在团部大门处,炊事班长在两个志愿兵中间,左起第二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一年一度老兵退伍的季节来临时,刚刚熟悉的炊事班长又要离开部队,退伍回家。我们生产基地只有一个退伍老兵,老连长很不舍他的离开,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老兵退伍就如花开花落一样,是一种自然规律。只有极少的人能在部队干一辈子,而其他的人则都要经历一次阵痛。我和战友按老连长的意思,去商场给老兵买了一床当时最好的毛毯,给老兵留作纪念。

我是特种兵之 当炊哥的短暂岁月

在团部大门处,炊事班长在两个志愿兵中间,左起第二个。



我是特种兵之 当炊哥的短暂岁月

即将退伍的炊事班长在中间,我和山东兵陪他在团部大院留影。



我是特种兵之 当炊哥的短暂岁月

我和山东兵陪炊事班长在团部升国旗和军旗的地方留影。



我是特种兵之 当炊哥的短暂岁月

左起第二个为炊事班长,中间穿便装的是我们老连长,当时的基地主任。我们在军人俱乐部前合影留念。


我和部分战友陪即将退伍的炊事班长去团部照相留影,开开心心地玩了许久,然后一起去馆子吃饭,喝着酒,心里生出一丝惆怅,刚刚混熟的战友,明天又将天各一方。然而麻烦的事还在后面,随着炊事班长的退伍,我们基地还有十多号人要吃饭,晚上谁来做饭?成了当务之急的大事。本来安排好了由边防四连的战友来接炊事班的工作,可由于老兵退伍,他还在边防,脱不开身,只能临时找个人来顶替一段时间。平时老连长看着我喜欢去炊事班玩,喜欢请教老班长,于是老连长让我临时做一段时间的饭,等边防四连的老乡下来后,再将这个任务交给他。

听了老连长的话,有苦说不出,知道老连长的性格,无论行不行,只能硬着头皮上。由于第二天就要退伍老兵一早就要离开博乐,炊事班长便搬到了团后勤和其他退伍老兵住在一起。从当晚起,我便开始了我军旅生活中当炊哥的日子。平时虽然很佩服老班长的厨艺,从心底讲,自己并不喜欢做饭,特别是做十多个人的饭。在新疆那样冷的天里,不喜欢和锅、碗、瓢、盆打交道。可军令如山,只能勉为其难,当晚在其他战友的帮助下,勉强将菜做好,无论是颜色还是味道,和老班长的手艺都有天壤之别。自己做的连自己都难以下咽,看着其他战友痛苦的表情,觉得心里有愧。

第二天一早,到司务长那里拿了一天的伙食费后,和虎骑着三轮车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到市场后,我买菜有一个特点,专门买好做方便的菜,比如白豆腐,魔芋豆腐之类的菜,这样省时省力。等和战友将菜买好后,再去卖馒头的地方,买好馒头。然后回到营房,开始准备中午的菜。长这样大,在家从来没有做过饭,只是在边防连时,去炊事班帮厨。下边防后,平时只是喜欢看老炊事班长做菜,等真正自己动手时,才发现事情不像想象中那样简单。好在其他战友没什么事,都来帮忙,才不至于我那样手忙脚乱。看着自己炒的菜颜色一点也不诱人,味道也不鲜美,才觉得看似简单的做饭,也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容易。老连长看后戏谑“你炒的菜很环保,跟没有炒一个颜色!”听后恨不能有个洞,马上让我钻进去才好。听了连长间接批评的话,心里觉得很惭愧,但又不愿输了这口气。晚上躺在床上,仔细回想在边防帮厨和看有绝活的老班长炒菜时的工序和放的佐料。在后来炒菜时,慢慢地研究和摸索。我炒的菜一天天好起来,战友们也能感觉出我的厨艺在慢慢地提高。

有天我心情不好,菜炒好后,没有和平时一样喊吃饭,而是拿了原来炊事班长炒菜的锑盆,用勺子用力地敲,边敲边喊“上槽了(四川方言:就是喂猪,让猪吃食的意思!)”。没想到我为了发泄心中的不快,所做出的举动。让后来的大军战友,一直沿袭到我们退伍的时候。其他的战友不懂,可我的老乡明白,后来过了许久,其他战友才从老乡的嘴里,明白上槽是什么意思!于是从此以后,我便这样叫战友吃饭。当地方上的老百姓问我在部队干啥?我很自豪地告诉他“我的职业是喂猪,喂高脚猪!”搞得其他战友很不好意思。就这样我在生产基地当了半个月的炊哥。等我的手艺有所好转,战友们勉强能够接受时,从四连调来的战友到位了,一看到他就像见到老朋友一样。他的到来,最高兴的就是我了,从他来的第二天,我便开始解脱出来,再不用在炊事班干那些琐事了。没到一会,我们便熟悉起来,都是巫山老乡,我们知道他叫大军。很好的人,很好的性格。只是这风趣幽默的大军兄弟,一下来只听我晚上叫了一次“上槽”的口令后,他第二天开饭时喊得更加直白,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在他敲着锑盆的声音里醒来,听他不停地敲,边敲边喊“喂猪了,喂猪了”!当时我在心里骂道“妈的,比老子喊得还露骨!”这下才明白自己把自己也给坑了。

不过他的手艺确实不错,菜炒得和原来的炊事班长差不了多少,只是没有原来炊事班长那样炒菜簸菜的技术。从老班长退伍后,那个在老班长手里玩得熟练的锑盆,也光荣地退伍了,它最大的用处就是被我们拿来当锣敲。只要一听到敲锑盆的声音,马上就会传来大军嘹亮的叫声,大家都知道开饭了,于是匆匆忙忙地去饭堂吃饭。

当时的生产基地,处在寒冷的冬天,基本无事可做,除了吃饭,便是睡觉、玩。在边防呆了近两年的战友,很喜欢去外面的街上,和老百姓聊天。大军学得很快,当别人问他在部队干什么时,他和我一样的答复“在喂猪,喂高脚猪!”逗得那些老百姓哈哈大笑。大军就那样敬业地从事了近一年的炊事工作,直到退伍的时候,才离开他光荣的炊事班。后来还有许多发生在我们身上诙谐、有趣的故事,我会慢慢地向战友道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炊哥——是我们老家对厨师的一种戏称!炊哥其实就是伙头军。在部队各种各样的生活我都体验过,养猪、放马、做饭等等!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记。怀念当兵的岁月,怀念流逝的青春!

又见熟悉的“军衔”,又见“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为什么每次见到这些,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我当过兵!同样的感受已融入我的生命里!

强烈建议军队设立“准尉”军衔!多留住一些服役期满的优秀士兵!

来迟,自罚半斤.战友精彩好帖,拜读.


我们团的近邻是一个通信营,其中有一个话务连,清一色女兵.连伙头军都是"三.八",或许女兵有理家做饭的天份,她们心灵手巧,认真样多,做出的菜别有一番风味.虽然她们的伙食标准沒我们高,但她们善做,饭菜诱人.不仅把她们养得白胖胖红润润,连我们都找机会去蹭几顿饭吃......别小看了伙头军能学到不少的厨艺,不少伙头军从部队回家后直接搞了饮食,还由此发了.

炊事班累,谁累谁知道,我帮过厨,百十来号人的吃食都归他们管,光吃柿子炒鸡蛋,打鸡蛋就能打到手软了。不过,炊爷们吃得好也是既成事实,亲眼看过炊爷们聚在一起啃肘子,当然了见者有份,可怜的是那帮没看见的兄弟。

 以下是引用山鹰和秃鹫 在第52楼的发言:
呵呵! 又来向边关兄学习了。 炊事员在部队的确是很辛苦的岗位。边关老哥,能在每一个平凡的岗位尽心尽责。而且独特风趣,确实是一个真正老兵的风采。

谢谢战友的支持和夸奖!

8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