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的银河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船长张如德和银河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我国首艘航母和银河号

这位船长,就是震惊中外的“银河号事件”中的英雄船长——张如德。

张如德,1942年7月出生于浙江鄞县,1960年考入大连海运学院,1965年毕业分配到广远,历任船长、高级指导船长,2002年退休。30多年来,他到过75个国家、150多个港口,20多次过巴拿马运河,近30次绕好望角,指导15名见习船长,多次完成危险品和特大型货物的安全装载运输任务。1979年,在柬埔寨局势动荡、危机重重的情况下,他毅然受命,率领湘江轮船员成功地将我355名援外专家安全接回国内,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表扬。1993年,在震惊中外的“银河号事件”中,他勇于与强权抗争,面对上有飞机、下有军舰的美军,他大智大勇,有礼有节,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以实际行动维护了祖国的尊严。

出色的工作业绩和无私的奉献,为张如德赢得了一个又一个荣誉:1987年他被评为广远公司首批“连续安全航行十五年无事故船长”,1991年、1993年荣获“中远船舶安全生产优秀工作者”称号,1995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1996年荣获广远公司“包起帆式先进个人”和中远集团优秀船员称号,1997年被评为中远集团优秀共产党员、荣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1999年荣获广州市“二十五年优秀安全驾驶员”称号……一块块奖牌,闪动着他那不平凡的航海经历。

二十多分钟里三次成功紧急避险

张如德说,航海是一门科学。环境的特殊性决定了它是一个工作异常艰苦且风险巨大的行业。航海不但需要有坚强的毅力、过人的胆识,而且还要具备丰富的航海知识、精湛的驾驭技术,否则,就不能称为航海家。

张如德常常回眸往事,无数险情,历历在目。遭遇台风之际,狂风呼啸,惊涛骇浪扑面而来,万吨巨轮不安如野马,随风而舞,顿令人感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助;浓雾笼罩大海,艏艉不相见,左右难分辨,仿佛置身于虚无飘渺的梦幻世界;过险滩、穿急流,左舵右舵,更像穿越历史长河。正是丰富的航海经验,铸就了张如德坚韧顽强的品格,航海知识日臻丰富,驾驶技术炉火纯青,踏波涛如履平地,过险滩如鱼织水……

1995年7月的一个上午,上海港。大型集装箱船珍河轮受载完毕开始离港。当船处在江心之时,事故发生了:在船艉协助离港的拖轮突然失控,像匹惊魂的野马朝船横冲了过来。30米、20米、10米……当船长张如德听到报告后,他表现得异常沉着、冷静。他知道,万一船被拖轮顶住,横在江中间或被挤向岸边,后果不堪设想。他立即果断指示拖轮松开缆绳,命令驾驶员动车前进,船艉作好碰撞准备。一连串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化解了一场即将发生的事故。拖轮紧贴船艉冲到了另一舷……好险啊!在船艉作业的船员不由得惊叫道。

险情并未结束。松开的拖缆随着拖轮的移动,在潮水的推波助澜下紧紧粘在珍河轮螺旋桨的上方,有可能缠住桨叶……此时,拖轮已完全失去动力,回绞拖缆已不可能。怎么办?张如德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他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拖轮立即砍断拖缆,二副盯住水面拖缆,跟着要了两个车钟令:“HALF AHEAD”、“STOP”……掀起的水花把断缆推出了好远,危机化解了。

一波刚过一波又起。在刚才处理拖缆的同时,有几艘对驶机动船被制止后停航在船艏一侧不远处。张如德见河面清爽,马上动车前进。谁也不曾想到,一艘机动船像玩命似地突然横插了过来。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把引水员吓得六神无主,嚷道:“这下完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张如德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抓住车钟就要了一个“STOP”,紧接着又是一个“HALF ASTERN”。机动船慢慢地从船舷边冒了出来,小船上的人个个惊惶失措,有的抱住桅杆,有的抓住扶手……当珍河轮从他们身边驶过时,他们不停地挥动双手,报以真挚的谢意。张如德这才轻轻地松了口气。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短短的二十多分钟,三次遇险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这并非上帝的旨意,而是源力于张如德精湛的驾驶技术、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对设备的了如指掌。这背后,隐藏着他辛劳的汗水——珍河轮是一艘自动化程度较高的第四代全集装箱船,在当时是独一无二的。当得知公司安排他去接船时,张如德清醒地认识到,这是对他莫大的信任和肯定,心中默默决心一定要把船开好、管好、经营好。在接船期间,他从查资料、看图纸入手,了解数据,掌握性能,编写操船规则手册。累了,窗前站一会;困了,沙发上躺一会;身体不适,就含几片药。由于长期在船超负荷工作,他患上了高血压和颈椎病,但他却等闲视之。正是在张如德这种奉献精神的带动下,珍河轮如期投入了运营,准班率近百分之百。

他对美军说“STOP!”

张如德说,作为一名新中国远洋船长,精湛的航海技术是必备的,但更要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四十多年来,我们的远洋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成为航运界的一支劲旅,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这种精神!

张如德用实际行动践行了他的信念。

1993年8月2日凌晨,银河轮经过十几天的连续航行抵达霍尔木兹海峡。当大部分船员还沉浸在甜美的睡梦中时,一艘战舰、几架战机已悄悄向银河轮逼近。巨大的引擎声把人们从睡梦中惊醒了。在海湾地区,美军战机呼啸、战舰穿梭已司空见惯,但大家没想到的是,此举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和险恶的杀机。美方根据所谓的情报指责银河轮装有制造化学武器的前体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正驶往伊朗。由于美国政府的武断指责,银河轮被迫抛锚停航。历时40多天的“银河号事件”拉开了帷幕。

8月的海湾,到处被高温和干燥所笼罩。美方不但阻挠银河轮前往波斯湾,而且还鼓动不明真相的国家停止给银河轮提供正常的补给。随着时间的推移,船上燃油、淡水、蔬菜相继短缺告急。在我国政府多方交涉下,8月20日,满载淡水、蔬菜和水果的供水船开始为船上补充必需食品。供水船离银河轮不远时,被快速驶过来的美军冲锋舟挡住了去路。直升机呼啸着也跟了过来,在供水船上空盘旋着。面对狂妄不可一世的美军,大家肺都快要气炸了。船长张如德马上走进驾驶室,拿起VHF向美军指挥官发出了强烈的抗议。美军指挥官对张如德的抗议充耳不闻,反而劝张如德快回国内去。张如德见他百般狡辩,一针见血地回敬道:“如果你不放弃这愚蠢的做法,让他们走开,我马上就向全世界广播。”这一杀手锏令美军指挥官顿时哑口无言,不得不下令归队。见此情景,大家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前呼后拥在甲板上欢呼了起来。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下,在中远集团和广远公司的直接领导下,全体船员在这次事件的40多天里,紧密团结在党支部周围,克服了种种艰难困苦,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以忠于祖国、忠于职守、不屈不挠的精神和实际行动挫败了美国的阴谋,维护了祖国尊严和声誉。银河轮凯旋归来后,邹家华副总理代表党中央、国务院慰问了船员。

事隔6年,1999年3月20日,安新江轮从伊拉克乌姆卡斯尔港卸完联合国人道主义物资后离开码头,抵达指定海域抛锚等待美军检查。海湾战争爆发后,联合国对所有进出伊拉克的船舶实行了管制,必须接受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组成的检查队登船检查。

中午12时。13名美军在军舰、直升机的护航下登上了船。他们兵分三路,长驱直入,其中4名士兵在1名军官的带领下,直奔驾驶室。出于礼貌,船长张如德接待了他们,并按要求出示了相关证件。盘问过后,美军官突然上前就要搜三副的身。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张如德双目怒视着美军官,一声怒吼从天而降:“STOP!”正是这一声怒吼,扑灭了美军官的嚣张气焰,使中国船员免受了一场侮辱,捍卫了中国船员的人权和尊严!只听张如德船长正气凛然地说道:“这里是公海,不是美利坚。你现在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上,由不得你搜身!”骄横的美军官听了这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仔细端详起面前这位中国船长:50岁上下,国字脸,身材高大魁梧,身着一套笔挺制服,脚蹬一双黑亮皮鞋,浓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透露出不可侵犯的神圣威严……

就在这时,对讲机里传来大副急促的声音:“船长,不好……”原来他们是早有预谋,要对安新江轮所有船员进行搜身。张如德听到大副的呼叫后,忙告诉大家要冷静,千万不可鲁莽!随后,他抓起VHF向坐镇军舰上的美指挥官提出了强烈的谴责和抗议,表达了对美军无理要求的愤慨。经过十几分钟的艰难交涉,美军指挥官不得不放弃搜身检查的做法。流利纯正的英语、不卑不亢的态度、有礼有节的话语,震动了在场的美军官。

美军官主动和张如德攀谈起自己的家事来,随后话锋一转,对张如德说道:“船长,我跟你说实话,自从我在海湾执行任务以来,你轮是唯一一艘抵抗的船只。我非常敬佩你!”张如德笑了笑,对他说道:“配合联合国检查,我们已尽职尽责,但我们的人格你必须得尊重。”

检查完毕,美军开始撤退,安新江轮也开始起航。这时,天空乌云翻滚,海面狂风大作,来接应检查美军的小艇像一片树叶在海面上随波逐流,根本无法靠近安新江轮。出于礼节,张如德主动给小艇让了一个下风舷,只见安新江轮划一道漂亮的圆弧,让小艇稳稳地处在了下风处,小艇顿时安稳了下来。美军齐齐地站在船舷边望着张如德,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临下舷梯,美军官肃然起敬地向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高声喊道:“Captain,Thank you very much ! Good luck to you ! ”

“好人平平安安!”

张如德说,几十年来,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相处了天南海北许多船员好兄弟,最让我不安的就是欠家庭、欠爱人和孩子的东西太多了。

“张如德船长技术全面,工作踏实,作风严谨”,这是船员对张如德业务的评价。而他那平易近人、乐于助人的春风般温暖的品性也给船员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有一次,一名船员家属发生交通事故,住进了医院。当张如德得知这一消息后,第一想到的就是拿出自己的航贴“赞助”给船员,并马上和公司取得联系,安排该船员休假,照顾好家人。船一靠好码头后,张如德亲自送该船员下地,还捎上了注意安全的叮嘱。

1993年春节前。有几名船员要在上海休假。家在上海的张如德知道此时的火车票相当紧张,为了帮助休假船员尽快回家团圆,船到香港,张如德就用电话通知妻子,让她帮船员买好火车票。为了不辜负老张的一片殷切心意,妻子早早地就去火车站排队买票。船半夜刚靠好码头,妻子马上把车票送到船上。紧握着车票,船员们激动得不知说什么是好。

提起丈夫,像其他海嫂一样,张如德的妻子总会心疼地埋怨他不顾家,虽然探船时经常听到船员对他的赞扬、看到对他的尊敬,但心中还是有点“不满意”。结婚那么多年,一家人连公园都很少一起逛。说起逛公园,有一件事特别令妻子刻骨铭心。有一年,张如德休假,为了实现多年的心愿,张如德陪妻子去逛公园。由于交通比较繁忙,行人拥挤,挤公共汽车时发现腕上的手表不知何时丢了。妻子不免心疼了起来。张如德一边走一边安慰妻子,走着走着,没想一辆卡车突然撞了过来……当汽车呼啸开过后,张如德从路边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跑过来的妻子说道:“我不相信上帝就这样让我走了。”

这或许只是一句安慰妻子的话语,当张如德上船说给船员们听后,大家共同的第一感觉就是,好人就该平平安安!

附:银河号事件始末

一九九三年七月二十三日,美国无中生有地指控中国“银河号”货轮将制造化学武器的原料运往伊朗,制造了震惊世界的“银河号”事件。“银河号”货轮被迫在达曼港接受检查。当时在现场采访的新华社记者新近披露—— “银河号”事件始末

中国目前已向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派驻了文字和摄影记者,他们用自己的心血和汗水从不同侧面真实而生动地记录了风云变幻的世界历史进程。新华出版社新近出版的由陆郝庆主编的《突发事件目击记》,以第一手材料,纪实的风格,披露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真相。

本文摘自《突发事件目击记》一书,原题《碧海丹心扬国威》。作者陈文如1970年从事新闻工作,历任新华社科威特分社记者、亚丁分社首席记者、萨那分社负责人、阿布扎比分社首席记者、新华社外事局国外分社管理处处长,为新华社高级记者。

1993年9月4日下午1点,中国“银河号”货轮核查结果在位于波斯湾的沙特阿拉伯达曼港宣布后,我在几分钟内自达曼发出《中沙代表及美顾问签署检查报告——“银河号”未载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和《中国检查组负责人发表声明——“银河号”清白无辜》两条电讯。自7月23日起,美国指控中国“银河号”货轮载有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两类化学武器前体运往伊朗,制造了震惊世界的“银河号”事件。“银河号”货轮被迫在达曼港接受检查。作为现场采访记者,我昼夜跟踪、密切注视事态的发展。作为中国人,我目睹美国人无视中国主权和伤害中国人感情的蛮横行为和嚣张气焰,内心的气愤和怒火早就压抑不住,要迸发了。所以《检查报告》一宣布,我立即抢发了消息,让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尽快传遍全世界。

来达曼前,我在新华社阿布扎比分社任首席记者,负责包括沙特在内的海湾阿拉伯国家的报道工作。“银河号”事件发生后,我奉调参加中方检查组赴达曼港报道“银河号”货轮货物检查事宜。当时,与我一起参加中方检查组工作的还有中国驻阿联酋使、领馆两位外交官。

碧海丹心战恶浪

“银河号”是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广州远洋运输公司所属的全集装箱货轮。1993年7月7日,该船按计划在天津新港上货后启航,途经上海—香港—新加坡—雅加达,最后共载628个集装箱,驶向中东,预计8月3日抵达位于波斯湾的迪拜港卸货,然后去沙特达曼港和科威特港。

然而,美国无中生有掀恶浪。从7月23日起,以获得情报为由,指控中国“银河号”货轮7月15日从大连港出发,装载着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两类制造化学武器的原料,正在驶往伊朗的阿巴斯港。美国官员还振振有词地宣称:美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采取措施,制止这一出口行为,并威胁说,否则,就要制裁中国。美国8月3日在与中国外交部的又一次交涉中,竟然要求中国政府命令“银河”轮返回出发地;或由美国人登船检查货物;或者索性停留在某个地点,听候发落。美国还向该货轮计划停靠的港口所在国散布其错误情报,并据此要求这些国家阻止该货轮按计划进港卸货,制造了震惊世界的“银河号”事件。

对于美方的多次无端指控和霸道行径,中方提出了强烈抗议。为避免事态恶化,中方于8月3日指示“银河号”暂停前进,在距离霍尔木兹海峡10多海里的公海上抛锚。中方对美方的质疑经过认真、全面调查后,于8月4日明确告诉美方:“银河号”货轮根本没有装载美方所说的两项化学品,并提出了解决问题的积极建议,包括在中东第一站迪拜港由当地海关与中方一同核查美国所怀疑的“银河号”货箱。8月7日,中国外交部负责人发表讲话严正指出,美方所称中国“银河号”启程日期、启始港和抵达港完全失实,所谓该货轮载有化学武器前体纯属造谣,并强烈抗议美方对中方的澄清置之不理的霸道行为。但是,直至8月12日,美方一名高级官员还宣称:“我们有可靠的情报,证明船上载有化学武器前体,我们决心对该船进行检查。”

美国的诬陷、指控和威胁,对“银河号”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祸从天降。从8月1日开始,“银河号”船员便发现一艘美国军舰紧紧跟在后面,开始他们还以为军舰是和他们一起航行,但是54岁的船长张如德,凭着多年当船长的经验和航海经历,隐隐觉得情况不正常。8月3日上午8时,“银河号”到达阿曼湾后,一架美国军用直升机在“银河”轮上空盘旋跟踪,查问“银河”轮名称、航向、航速、货运情况,以及出发港、目的港等。美直升机舱门敞开,不时对“银河”轮摄像拍照。当天中午12点30分,美军舰61号驶近“银河号”,一直尾随其后。当日19点30分,“银河号”货轮按公司指示在阿曼湾距霍尔木兹海峡约11海里处抛锚待命。这期间,美国军舰61号、975号、996号轮番在它前后左右保持二至五海里的距离驶来驶去,掀起层层恶浪;美军战斗机、直升机、侦察机不断在它周围低空盘旋,卷起阵阵狂风,似乎要把整个“银河”轮吞没似的。

同舟共济渡难关

盛夏酷暑的波斯湾,阳光下气温高达摄氏50多度。漂泊公海上的“银河号”船体晒得滚烫,手碰在甲板上或铁护栏上,会烫起水泡。机舱里像个大蒸笼。但是,船员们却不能像平常那样洗澡及得到充分的营养补给。因为“银河号”长时间漂泊公海,按正常航次携带的淡水和食物开始短缺。船长张如德不得不要求大家节水缩食。抛锚当天他们就开始降低伙食标准,由平时的三菜一汤改为两菜一汤,而且数量也比平常明显减少。为了节约用水,有的人甚至一个星期没洗澡。人消瘦了,体质下降了,病号增多了。但是他们并没有被眼前的一切所吓倒,当美国人从军舰上给船长打电话说,“我们可以为你们提供油料、用水以及食品”时,张如德船长断然拒绝说:“我们不需要!”船员们表示:为了维护祖国的尊严,他们宁可节俭用食,也决不要美国的一滴油、一滴水。

“银河号”在霍尔木兹海峡外抛锚10多天后,经过政府间交涉,又向西南方向移了38海里,停泊在阿联酋东北部富查伊拉港外约50海里处的阿曼海公海上,后经多方努力,“银河”轮进入达曼港,由中国政府代表与沙特政府代表一起进行检查。美国派专家作为沙特方面的技术顾问参与检查。

“来者不善”何所惧

8月28日上午,美、沙人员在中方人员陪同下对船上货物进行清点和浏览检查。

美方技术人员身着沙漠迷彩服,手提开箱工具、检查仪器、手电筒,早已跃跃欲试,大有不查出美国情报局所称的两类化学品誓不罢休之势;中方一再声明“银河号”未载美方所称的两类化学品,自然胸有成竹;至于沙方,它提供了一个美方要抓证据、中方要澄清事实的场所,与双方友好。8月29日上午10点10分,开箱检查开始了。运往伊朗的货箱自然首当其冲。第一箱打开,全是一些铅封黑色铁桶。外行人一看确实大吃一惊。在场的美国人惊喜,沙特人惊奇,只有中国人沉住气。美国技术专家们喜形于色,疾步向前,小心翼翼地琢磨这些黑铁桶,以为这可能就是他们要找的两类液体化学品。当被告知里面是固体染料时,他们不信,仍从中间掏出两箱打开看个究竟。即便是运往伊朗的装鞋纸箱他们也不放过,怀疑里面有液体化学品。这天上午,美国人接连打开了25个自中国运往伊朗的集装箱。晚上,又检查了其余几箱。至晚上11点左右,自中国(包括经香港转)运往伊朗的集装箱已经全部开箱检查完毕,根本没有美国所称的化学武器前体——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两类化学品。

错误情报被揭穿

美方在运往伊朗的货箱中未查到他们要找的两类化学品后,提出次日要查自天津新港和上海港上船的他们怀疑的所有货箱。中方同意了美方的要求。但是,结果又使他们失望。美国人心慌了。于是,他们怀疑“情报”有误。据他们透露,美情报机构提供的箱号是CSAQ3101和CSAQ3102。当他们发现“银河号”货轮根本就没有这两个货箱及其提单号时,便怀疑情报部门把“号码”记错了,因此提出要查相近、易混的CSAQ3010号集装箱。中方欣然同意。但开箱一看,却是运往巴基斯坦的扑克牌。美国人的愚蠢做法成了现场众人的笑柄。

至晚上11点左右,自中国运往伊朗和凡美方怀疑并认为要查的从中国运出的货箱共49个全部开箱查完,结果美国人仍一无所获。于是他们便把赌注押在31日化验结果上。化验结果表明,上述化学品都不是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美国人处境尴尬,然而并没有就此罢休。

严斥出尔反尔

8月31日谈判桌上,美方代表、美驻沙特使馆参赞马克尤姆(音译)称,华盛顿认为,美方只检查了“银河号”部分货物,“不能公开承认船上未载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两类化学品。”他说,要么船上的中国货全部开箱检查,要么根据单子一部分一部分查,直到华盛顿认为可以了为止。

对美方的无理要求,中方代表指出:你们一再撕毁原先达成的协议,出尔反尔,不守信义。现在竟公然违背“绝不染指”第三国货物的承诺,甚至要查“银河号”全部货柜,这是霸道行为。美方人员自觉理亏,却又百般狡辩,甚至不得不说出:“这是奉华盛顿之命。”沙特代表不愿直接表态,于是建议:“以后达成的协议应见诸文字,三方签字。”以巧妙方式表达了对美方做法的不满。美方代表觉得沙方意见有些突然,看了对方一眼说:“你这建议我要请示华盛顿。”

9月1日晚5点20分,三方恢复会谈。为向全世界澄清事实真相,中方郑重宣布:“为更顺利地进行下一步检查,尽快查清事实真相,了结此事,中方在对美上述要求持反对立场的情况下,同意扩大检查。”

“OK”先生签字认错

根据会谈达成的协议,“银河号”所载货柜全部开箱检查。不过开箱越多,美国人显得越紧张,越难堪。因为这只能说明他们无确凿证据,胡乱开箱。所以,沙方代表有时似在挑逗美国人。当打开箱一看又是纸箱包装的、分量很轻的日用商品,便问美国代表:“OK?!”美国人苦笑一下,“OK”。他们此时已不那么盛气凌人和嚣张了。直到“银河号”所载628个集装箱全部开箱检查完毕,仍然查不出美国指控的化学武器前体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两类化学品。在铁的事实面前,美国人不得不认输了。9月4日下午1点,中、美、沙三方代表正式签署“银河号”《调查报告》,确认“银河号”货轮未载有上述化学武器前体。

至此,美国人在其一手制造的“银河号”事件的较量中输得精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1993年9月4日,中国、沙特代表及美国顾问签署检查报告,确认“银河号”未载“化学武器前体”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

本文内容于 2011/8/24 0:09:32 被ly945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