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章(下-2)

墨檀 收藏 0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每天的太阳都会照常升起。这是我对你们说过的话。”陈风也看着外面的景色。 “我会注意的,对了,听你这么说,你已经怀疑肖锐的死了。” “我一开始就怀疑,因为肖锐不是个会掩藏自己的人,他有什么全部表现出来,然后他和我碰头的间隔比较频繁。我听王志文说过他,他是个相当严谨的人,训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每天的太阳都会照常升起。这是我对你们说过的话。”陈风也看着外面的景色。

“我会注意的,对了,听你这么说,你已经怀疑肖锐的死了。”

“我一开始就怀疑,因为肖锐不是个会掩藏自己的人,他有什么全部表现出来,然后他和我碰头的间隔比较频繁。我听王志文说过他,他是个相当严谨的人,训练的时候器材要检查到每一个细节,刹车坏了,我不相信肖锐会犯这样的错。”陈风如实的说。

“看来我们都陷在危险里了,没想到想过几天安生日子又没的过了。”于晴自嘲的说。

“保护好你自己。”

“你有什么目的?我是你的兵,我能做的我尽量做,事到如今想抽身事外是不可能了。”于晴理智的问,她很明白现在的处境。

陈风说:“至少我不会让武警的两个烈士死的不明不白的。”他说话的时候感觉是咬着牙说的。

于晴没说话,陈风的表情已经证明了一切,他要做的事拉不回来。

“我配合你。”于晴淡淡的说,反正这条命也是他当年从鬼门关抢回来的。

“谢谢,要知道这会比你当卧底更危险。”陈风有些后悔让于晴知道这些了。

“我不后悔,就算你不干,有些事我也要弄明白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感觉这里面还有更大的阴谋。我先走了,再见。”意识到在陈风的办公室呆了太久,于晴主动提出离开。

“于晴!”陈风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出这个动作的,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紧紧的拉住于晴的手腕,回过意识的时候也没想到松开。


“我会的,祖国利益,首当其冲。”于晴走出去,拉住自己的手也慢慢的放开,或许陈风没注意于晴的眼睛,在出门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满是泪水,下楼梯的时候,一滴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队长,你为什么要独自承担这么些!于晴已经没有刚来的时候的那些兴致了,高建,她反复的念叨着这个名字,往下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想到郭啸江的反常还有刘经理当初的临阵逃走,一个个的疑团逐渐浮出水面,但是后面又是一个个被掩埋的真相,越是这样,于晴越觉得事情越复杂。

已经没心情再玩下去了,她匆匆告别了队友,在队友们有些讶异的目光中走出特战大队的门,刚走不远高芸芸追上来。

“回去吧,我以后又不是不来了。”于晴明显兴致不高。

高芸芸有些气喘:“刘坤走的时候我没来得及送,这次我怕再失去这样的一次机会。”高芸芸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咧开嘴笑笑。

“我会回来看你们的,加上我在武警只负责训练,相比较没这边严。”于晴好笑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那就好,再见。”高芸芸摆手告别,她也觉得自己有些多虑了。

于晴回武警的时候正好撞上来还帽子的潘建国,他满脸通红的递给于晴:“不好意思啊,绝对没有下次。”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就差敬礼了。

于晴有些提不起兴致:“好了,下次注意就行了。”她拿回自己的帽子就走,甚至忘了跟潘建国告别。

潘建国本来就是情商不高的人,身后冒出俩兵,问道:“于副队长这是怎么了?”

“好像知道了,都是你们这些臭小子。”潘建国敲了左边的一个倒霉的兵蛋子。

“于副队长才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呢,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另一个不知荤素的说。

“我听说她没男朋友啊,”想起这不是该男兵八卦的事,潘建国对两个大头兵一反手来个擒拿,“你们什么时候成娘们了,回去该干啥干啥去。”


于晴溜回宿舍,她坐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武警的基地,这里与特战大队不同,但是于晴现在也已经熟悉了这里,那里是靶场的方向,那里是训练馆的方向,还有那里,是通往食堂最近的方向,那里是办公楼——想到陈风的话,她怅然的躺在床上,嘲笑自己经历的这惊心动魄的一切,开始施展自己的入梦大法。


第二天于晴差点起晚,昨天下午睡多了,晚上因为想事有些失眠,早上觉得头痛无比,她草草的结束了早上的训练,吃过早饭又趁空挡休息了一会觉得好了些,上午的训练要开始的时候,她正好撞上了高参谋。

“高参谋。”于晴敬礼。

高参谋回礼,声音和蔼可亲:“你的适应能力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看来我得罪的人没白得罪。”

于晴笑笑:“我可能没有您想的那么好。”

“会的,当初王志文就是我挖过来的,我相信我的眼光。”高参谋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这让于晴怎么也想不到他就是背后的阴谋家之一。

于晴已经有所警惕了:“高参谋,今天是来检查我的训练成果的吗?”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高参谋一耸肩:“没,我正好找大队长去,要知道雷队长真的已经很不满意了,我俩商量给那位大恩人送点什么回礼。”

就算是背后的阴谋家,于情还是有些忍俊不禁,不是因为他的话好听,而是她很难想出雷震霆那张脸上除了乐以外的表情全部加上脸会是种什么感觉。

“好了,你训练吧,不打扰你了。”高参谋挥挥手告别,于晴敬礼。

下午是射击训练,这场训练于晴尤为严格:“手抬高,肩膀放松!”看见一个女兵纠正了半天也没改过来,于晴有些发火了。

“报告!我以前都是这么做的!”反复的纠正中女兵有些不干了。周围的兵停下来看着这里,抗命,能想到这是多么严重的事。

于晴当没看见,拿过她的枪,问:“当兵几年了?”

“四年。”女兵意识到刚刚的话过激了,但是天生倔强的性格让她不愿意开口道歉。

于晴继续说:“赵雨晨,来自东北。从小喜欢爬山之类的体育项目,入伍前曾是县长跑冠军,擅长侦查,近身搏击。”她自顾自的说着,检查手中的枪。

面前的女兵惊了:“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呢,还知道我这么多。刚刚对不起。”

“了解你的对手就是给自己胜利,了解你的战友就是给自己命。我对每一个战友都有所了解。”于晴看着她,忽然手一抬,眼睛只是一瞥眼就把一匣子的子弹全打出去了,其余的队员看着这一幕,惊讶的放下了枪,报靶员的声音从对讲机传来:“全部命中,满环。”

“好好练。”于晴把枪塞回赵雨晨手中。其他的队员忙回到自己的射击状态。

“手腕注意,你当你拿的是柴火棍啊!”于晴接下来的训练更严厉语气也更加刻薄,但是没有一个人反抗,她们都明白自己至少在这点上和于晴的悬殊。

将近傍晚的时候,于晴对今天的训练不太满意,她让队员把枪械归位,说:“你们今天让我很失望,记住你们是军人,不要觉得自己是女人就可以比男兵差,上战场枪子不会因为你们是女人就闪开!现在全体都有,”她一下命令,全队立正,等待着下面的判决,“一万米,跑不完饭你们也别吃了!”

队伍浩浩荡荡的在操场上开始受罚,大家有的一言不发,有的哀声载道的,更多的是把于晴当做心中超越的目标。


“新来的副队长就是不一样啊,估计不用一季就能拖出一支响当当的女兵队伍了。”刘宏跟王志文正好经过这个靶场。

“看样子是,完全的陈风式的训练,要不是亲自看见的话我还真以为是陈风带队呢!”王志文看着于晴的背影。

“真好,你来的时候我还没过来,想必也挺威风的吧?”刘宏有些羡慕的看着王志文。

王志文摇摇头:“不,至少我没觉得光荣和威风,因为我是离开家的人,来到这适应了好一段时间,我想你也许听说过,我是因为走不出来才被挖过来的,相比之下,我不优秀。”

“最近还习惯吗?把你们拆了我想你们还是很不愿意的,尤其是你。有的时候老觉得对不住你。”王志文说。

“我想队长在天之灵会满意的,跟着他当初的死对头和挚交好友。”刘宏看看头上的天空,谈到自己的队长,他还是不能释怀。

王志文没说话,也有些疑神疑鬼的看看天空,感觉肖锐好像则上升在看着这一切,看了一会他催刘宏离开。


于晴一直没注意身后的两个人,直到陶思然来找队伍的时候才发现大家都在受罚,原来已经过了下操的时间,陶思然今天正好有公事外出没参与训练,寻思着怎么还没回来,这一来操场正好撞见队员们疲倦的靠在一起。

“今天要你们记住,所有的你们都必须做到最好,我不管你们过去在训练上有什么优待,从明天开始,你们和男兵没区别,或者在某些方面我会要求你们更高。”于晴语调有些缓和下来。

陶思然走过来,她脸上看不出喜怒,看到面前这一幕明白了一些,她没发表任何言论,等到收队的时候她叫住于晴。

“惹你上火了?”陶思然努力从她脸上找出点蛛丝马迹。

“上什么火,只是给他们一个警告罢了。”于晴感觉有些口干,今天出来的时候没带水,她一直坚持和队员一起。

陶思然稍微放下心:“那就好,有谁不听话你跟我说,我办她。”她拍着胸脯保证。

“瞧你说成什么了,这是军队哎。服从是军人的天职啊。”想到刚刚的赵雨晨,于晴打哈哈的说。


晚上的这顿饭女队员吃的是风卷残云,本来回去的就晚,加上一个个灰头土脸的样子,大家心中猜出了八九不离十了,心想着以后这女队员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王志文和刘宏,潘建国坐在一张桌子上。潘建国看着一个女兵花着脸走向饭桌,问:“今天下午女队拉练了?”

“恐怕是以后都这样了。”刘宏想到今天下午的训练,王志文露出认同的表情。

潘建国看这俩人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表情,就差把五官也拍成一样的了。


于晴最后才进餐厅,她虽然没参加最后的训练,但是身上也有风尘之意,她的嗓子都哑了:“我说你少折腾我吧,给我点水,过会儿估计我就说不出话了。”

陶思然呵呵的笑着,跟进来的女兵们完全是两种表情,这未免让人觉得有些不大自然。她随手拿了一个杯子接了些水:“你呀,真服了。”

接下来的几天训练让这个女兵队吃足了苦头,不过艰难后面总是伴着成功,在战术和技能方面她们有明显的提高。女兵们的训练惹起了沈国的注意,本来前几天对于晴的高强度训练有些担心,但是看到成绩之后他还是欣然的接受了,只是偶尔的提醒要注意训练量,对这些,于晴每次总是一笑带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