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章(下-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中午用餐的时候,按照规矩王志文的队先进,潘建国往里走的时候身后的一个兵捅了他一下,做了一个鬼脸,潘建国气结的把他打发走了,敢情挨罚都这么兴高采烈。

于晴她们是中间进去的,今天是第一天带兵训练,感觉有些不适应,她疲倦的闭着眼靠在餐椅上,陶思然过来友好的摁了一下她的肩膀,于晴睁开眼,同好友好的回应她:“还不错。”

“她们底子还可以,加紧练练就好了,挺让你头疼的吧?”陶思然坐下,今天她也参与训练,但是大权交给于晴。

“还好,就是有几个接受能力能力比较差,不过挺刻苦的,应该没问题。”于晴拿起手中的筷子。

陶思然笑着说:“慢慢来,咱们都慢慢适应。只要时间不是太长。”

“明白。”于晴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菜,今天的饭真香啊!

吃过饭,于晴和陶思然结伴起来准备回宿舍,她俩都没注意后面的几个男兵推着一个副队长往上走。

“臭小子,你们是把我往火坑里推。”潘建国现在真想找把九七把自己崩了。他手里端着一碗汤——其实是故意没喝完的,走到于晴他们身边的时候,盘子一倾斜,一碗汤全数扣在于晴放在桌子边上的帽子。

“哎呀!对不起,我没注意,真没注意!”潘建国就算是早有预谋的现在也真后悔了,这倒不是于晴的,因为身边的陶思然眼中发出豹子一样的光。

“没事,没事。我自己洗洗就好了。”蒙在鼓里的于晴今天觉得真是不顺。

“别别,我做的坏事,我洗吧。”潘建国放下餐盘,没想到里面的餐具撒了出来,又手忙脚乱的捡餐具。

一旁冷眼相观的陶思然倒稳坐泰山:“潘大副队长,咋招了,看我新来的副队长给我个下马威啊。”

后面的一群人屏住呼吸,脸上的表情就俩字:看戏。

于晴也觉得有些好笑:“行了,潘队长,没什么的。”

潘建国看于晴要拿自己的帽子,抢在她前面:“别介,你看陶队长都已经开始误会我了,我今天要是不洗的话以后她能吃了我。”说话的时候偷偷瞄了几眼后面的几个人,几个人似乎忘了赌约,幸灾乐祸的看着。

“我是老虎啊能吃了你,还有就你皮粗肉厚的我还觉得硌牙呢!”陶思然本来就因为老输他们就来气,这回潘建国是自找的。

“陶……陶队长我真没那意思,我真没那意思!”潘建国觉得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了。

现在看热闹的不只是自家的队员了,就连食堂的炊事兵都趴在窗口上看,大家还是第一次看这英勇的队长说话磕巴呢!

“去去去!”见于晴执意要拿回自己的帽子,陶思然把于晴的手拖回来,“让他给你洗,还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呢!我们走。”说完就拉着于晴走了,临走还对潘建国做了个拜拜的手势,潘建国给女人洗衣服,这事稀奇!

没想到陶思然无意中上套。

等俩人走远了之后,潘建国坐在离自己最近的一把椅子上,看来还是不能干心虚的事,他摸摸额头,发现有些潮,几个兵想溜走的时候才想起刚刚的赌,他喝住准备溜走的队员:“谁跟我打的赌?别忘了啊!”

几个兵撒丫子就跑了,潘建国也不赖,直接抓住始作俑者毛一丹,把淋了汤的帽子在他面前晃晃:“一个月啊,你小子就等着吧!”他现在脸上的表情十足一个阴谋家,后者勉强的咽了一口唾液。

虽然于晴在武警融合的挺快,而且也尽快的换上了武警的服装,但是心中还是忘不了特战大队的日子,想到刘坤的匆匆告别,又想到陈露当时的盛怒之下的离开,自己深入黑势力集团做卧底,她觉得这就是一场梦。她没时间多想,想到下午的训练,她疲倦的倒在床上睡着了,最近她发现自己又有了一样新的习惯:只要是在疲倦的时候就能马上入睡。

可惜这梦没有多长,就被房间的电话吵醒了,她接起来,声音有些迷糊加一点恼怒:“什么事?”

“于晴吗?”熟悉的声音把于晴的困意彻底赶跑了。

“队长,是我。”于晴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的。

“你最近适应的怎么样?武警那边和我们有稍微的不同。”陈风言不在意。

“挺好的,今天我开始带队了。”没想到陈风能亲自来电话,这声音让她想起特战大队的点点滴滴。

陈风漫不经心的问:“吵着你午休了吧?”

“还好,有什么事吗,队长。”于晴想起这个时候陈风来电话可能不仅仅是问候这么简单。

“那个,周末你有时间吗?我去你那或者你来我这都行,有些事得跟你说说。”陈风明显是舒了一口气。

“没问题。”几乎是在一秒钟之内,于晴干脆的回答,她心里的兴致也高了起来,仿佛一上午的倦意都没了。

下午的训练正常开始,于晴吹集合哨的时候掐了一下时间,还好,出乎意料。

“我希望下次你们的速度更快,你们要超越的不仅仅是你们的训练,还有你们的生活态度和时间观念,好了,开始训练!”于晴下达训练命令。

派头的刚要开始,陶思然的声音传来:“等等,立正!”她好像有一肚子的怒火发不出来。

“很抱歉打断诸位,我只有几句话,讲完大家就训练,从现在开始,你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把一队的目标全部撂趴下,相信有于队长,你们绝对能做到!”女兵们互相看看,觉得情势不妙。陶思然不知哪来的劲头,于晴在旁边戳了她几下。几个执勤兵看到这一幕,扭头当做没看见。

“开始训练,记住,每一个动作都要到位!”陶思然一挥手,大家正式开始训练。

“你咋了?怎么开始针对性训练了,这可不太好。”于晴看队伍跑的比较远了才问。

陶思然真想找个沙袋打一顿:“刚刚我抓过一队的一个兵审了出来,中午那事我就觉得不对劲,瓜娃子们打赌呢,就赌你,我竟然还上套了,这混蛋瓜娃子,平时见着我就跟我不对付,我竟然还主动帮忙!”

于晴觉得这个大队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她好笑的摇摇头,催促后面有些落队的队员。

接下来的几天越来越顺利,于晴开始逐渐把握这个队的一些特点,并且尽量找出每个人的优势进行训练,但是心底里暗暗的盼着星期天的到来,仔细算来,来武警已经有大半个月了。

周末,于晴大清早的就离开武警大队,值班的门卫看着她大清早的就走远,心里叹气毕竟是女人啊,还是恋家的。

于晴来到特战的时候,执勤的门卫是一个比较熟的兵,他刚要放她进去,才发现她穿的是武警的常服,差点拍脑门说自己忘了规矩,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于晴啊,你看你现在是武警了,我按照规矩必须通知的,别介意啊!”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于晴大方的笑了:“没事,你该做你的,我这是回来探亲的。”说完周围的人都笑了。

陈风接到电话执勤兵就放她进去了。刚踏进基地,于晴就觉得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很多的东西自己在这里时看的那么普通,现在觉得是那么有感情,她摸摸这里看看那里,真有种回家的感觉啊!

“怎么样?感觉是不是很亲切?”陈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于晴猛地回头,发现陈风穿着作训服,手里依旧拿着一个秒表,旁边依旧跟着雷打不动的徐青林。

“怎么?周末还训练。”于晴又惊又喜。

“最近拉练,今早上在计划之内。”徐青林露出招牌式的微笑。

“呵呵,你们真够苛刻的。”于晴笑着说。

“去了武警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想当初可没敢这么说啊!”徐青林夸张的感叹。

于晴刚要反驳,但是看到面前的这俩人和不久即将到来的战友,心里乐开了花,现在就是说她是笨蛋也是好听的。

“王志文刚回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看来走出去的人都恋家啊!”陈风意味深长的看着于晴,他履行了自己的承诺,让于晴穿回军装,但是换了武警的衣服。

“雷大队长还憋气的好几天,说武警的就会挖墙脚,说下次见着沈国队长要好好的算一笔账。”徐青林打趣的说。

“替我谢谢大队长,我不会忘了这里的每一点的。”于晴看着陈风,陈风点点头。

“怎么武警那都肉麻了,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了,受不了。”徐青林做了个寒噤的样子,看到疲倦的训练队伍回来了,他脸马上收起来。

“他们见着你会很高兴的。”陈风有些找不着话题,带她到训练队伍那边,果然,大家一看到于晴的时候精神又提了几分,等到徐青林宣布解散的时候女兵们率先上来拥抱他,几个平时经常在一起闹的男兵过来用他们之间打招呼的方式和雨晴碰了碰拳头。

“你说这以后我们该叫你什么?于队长?”老王打趣的说。

“当然啦,于晴队长,这称呼多威武啊,可别小看人家了。”王辉扶着老王的肩膀,好像老婆生儿子了那么高兴。

于晴任他们胡闹,陈风在旁边说:“你们聚完了之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些事你走的时候没交代清楚。”

于晴点头,刚要说我会尽快过去,陈风抢在她前面背过身走了,后面上来的欧阳玲直接跳在于晴身上,弄得她也来不及说话了。

好不容易把他们打发了,于晴找到陈风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没关,陈风正在摆弄自己的电脑。

“队长。”于晴在门外报告。

“先进来进来坐,我这破电脑真够呛了,让大队长给我换也没音儿。”陈风把机箱搬回原位,有些疲倦的坐在椅子上,“真服气这电子玩意儿了。”

“队长,看到大家都挺好的,真的挺开心的。”于晴发自内心的说。

“哎呀——我都觉得肉麻了,你还有王志文出去后怎么都娘们了!”陈风翘起二郎腿。

办公室的门开了一半,这是大队的规矩,男女队员不可避免的单独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一定要开着门。

陈风有些顾虑的看看门:“有些事本来不想对你说的,但是现在不说只能对你不好。”

“队长请直说。”于晴坐直身子,看陈风突变的脸色这事不同一般。

陈风也把翘起的二郎腿放下,不时的看看门外,说出的每个字都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不是对你进武警有意见,但是你要注意,武警高层有个奸细,就是和你当时在卧底的刘经理有关系,而且关系还不一般。”

陈风的声音不大,于晴听着像锤子敲在脑子里似的,于晴好不容易把自己控制住了:“有什么证据?”

陈风不说话,拿出随身的钥匙打开一个上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信封扔给于晴:“照片能说明吗?”

于晴将信将疑的打开,里面的东西让她的大脑停止运转,全都是高参谋便衣和刘经理会面的照片。

“现在的软件技术很发达,如果……造假的可能不是没有。”于晴的声音有些颤抖。

陈风沉默一会儿,他是故意给于晴平复自己的时间:“我希望也是,这些都是我和肖锐拍的,你难道连我也不相信?”

“对了,你怎么知道的刘经理,你只是给我送了一次案子罢了,照规矩你不可能知道这么些东西的。”于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陈风有些赫然的回答:“是我自己参与的,还有肖锐,所有的资料我是从肖锐那里得到的。”他说话的时候不时的看向门口,仔细听着楼道里的声音。

“肖锐?”于晴彻底糊涂了,这个从来没听过的名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生前一直喜欢着那个陆江华烈士,迫于军队的规矩他什么也没表现出来,但是陆江华死的时候把一些重要的资料交给他,或许那个时候她已经意识到自己肯定活不了了,因为她发现了高参谋的秘密,你可能不会明白如果这件事泄露会发生什么,也不用明白。这就是事实,我们内部一直有奸细。”陈风一口气说完。

于晴僵坐在沙发里,她没想过最接近真相的人是离真相最远的人,她有些颓败的笑笑:“那么,告诉我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陈风点点头,这意味着他知道于晴已经是一个能担当的人:“王志文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我不想让他参与进来,还有你进武警的事,我怀疑是提前就策划好的,把你放在高建的眼皮底下是最安全不过的了。你要小心。”最后几个字陈风重重的说。

于晴站起来,走到文件粉碎机前,把手中的照片逐张塞进去:“做情报你还真是不如我,这么危险的东西你为什么还留着?”

陈风觉得眼前的于晴忽然让他觉得心痛:“于晴!你告诉我,那天在仓库后面的斜坡上的是不是你!”

于晴眼斜了他一眼:“是我,那又怎么样,我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这里吗?我已经长大了,不是那个初次参加任务的于晴了。”

陈风并没有因为这话感到欣慰:“我没看见你,青林看见了,我要向你保证的是,绝对没有这里的人朝你开枪。”

“队长多虑了,毫不夸张的说,我可以把命交给这里的每一个人。那天,是有人想置我于死地,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于晴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这里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就连太阳也一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