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章(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刑警队长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示意大家都去干活,然后对刘坤说:“上次19枪支案,你说你看见了什么样的弹壳啦?”

“92式手枪,应该是军队用的,如果我判断没失误的话,应该还是兵工厂产的,因为上面有明显的编号。”刘坤肯定的说。

“你敢肯定?绝对没有一点疏忽?”刑警队长想到了什么。

“肯定,我用过这种枪。”刘坤用力的点点头。

“在现场没查出有这种枪支啊!”刑警队长疑惑的说。

“这正是问题的关键,我们市武警没有派发这种枪支。过后我们也查了弹尾的编号,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丢失记录。”

刑警队长觉察出了什么,他提高嗓门在办公室里说:“19专案的办案人员马上开会,一号会议室,然后小吴,跟我去我办公室拿资料。”

小吴还在收拾那堆“狗窝”,听到队长这么说马上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三步并两步跟着进了他的办公室。

“这会是突然开的,因为刚刚我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上次在现场发现了92手枪用过的弹壳,并且弹壳编号明显是正规的军方制造,虽然这只是数据方面的推测,但是我们回来检验枪支的时候,没有枪是在最近使用过的,那么那枚弹壳是哪来的?上次我们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还有,小吴,现在在全国查找,有没有什么地方接到过兵工厂的报案丢失枪支的?”

小吴应声出去。

“队长,我先声明一点,我们查获了两把92,这就说明他们已经有那种枪了,依据这批军火的数量来看,他们之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矛盾或者娱乐,消遣?”陈静疑惑的说。

“那是枪啊,会出声音的。”刑警队肯定不信服,“另外据我所知92不能加消音器。”

陈静点点头,低头继续思索。

“矿泉水瓶,用矿泉水瓶。”刘坤忽然说。

“矿泉水瓶?”陈静有些不可思议。

“对,以前就听说过。刘坤你说的对。”刑警队长点点头,不过还要证实。

“可是这样一来查的范围就扩大了,这样很可能拖出别的案件。”另一个专案组成员赵子明说。

“你干什么的不知道吗?案件越大拖出来的东西就越多,事实也就越明白,在我的队里决不能办糊涂案,这件案子继续办。”刑警队长一拍桌子。

“是。”全组的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还有,上次查封xx集团的时候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没有?”刑警队长问道。

“没什么有用的线索,甚至那个公司的很多职员都不知道老板是干这个的。”

“装不知道的也算?”

“我们通过提审几个定案的嫌犯确定的,没有了。那个重要的人郭啸江现在逃逸,通缉令已经发下去了。”一个年纪较大的警官说。

“好,最近大家辛苦一下,这个案子后面有大案,可能还是叠案。不为别的,就为对得起你我身上的这身皮!”刑警队长严厉的说。

“是。”这次的回答更响亮了。

“散会,回去马上对这案子展开扫地式调查,不管后面牵了什么,都给我扒拉出来。”刑警队长坚决的说。

这时门开了,小吴拿着一张纸说:“在新疆半年前的确发生了兵工厂丢失了一批枪支事件,当时丢了92式手枪6把,还有一百发子弹。不过后来这件事被当地有关部门压下来了,现在部门的一些人也调走了。天哪,他们这是干差不多掉脑袋的事啊!”小吴惊讶的看着队长。

全场人哑然,出了这么大的案子竟然瞒着不上报,先不说处罚,就是这胆子也够大的了。

刑警队长双手叉腰站起来,低头皱眉沉默了一会儿,说:“明天,小吴,赵子明,还有刘坤你们马上去新疆,务必把能找到的当事人调查一遍,暂时找不到或者有困难的回来上报,然后刘坤主要负责去那家丢失的兵工厂调查一下,你对武器比较在行,我马上跟有关部门联系一下。”

“是。”三人站起身。


下班的时候到了,刘坤走出办公室,透过铁质围栏,一个小女孩正背着书包在马路上走着,她身边的一位年纪较大的妇女应该就是她的妈妈,看样子她家条件应该不算太好,但是它们脸上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笑容,小女孩手里拿着卷子让妈妈看,那妇女脸上的笑容更强烈了。刘坤喉头有些发紧,她的沉思凝神被一遍同时的招呼打断了,她草草的回应。

刘坤走出刑警大院,马路上的车水马龙让她的思维暂时麻木下来。

走出院门的时候,正好和那个小女孩擦肩而过,小女孩有些好奇的看着她的警服,她妈妈看着小女孩,蹲下来说:“妮妮,以后也要像阿姨一样啊!”刘坤朝她们笑笑,继续赶自己的路。

她感觉有些口渴,想到旁边的商店买瓶水。就在掏钱的时候忽然一声凄厉的刹车声好像撞进耳朵里一样,她回过头,发现周围已经有人聚上去了。凭着职业的敏感,她马上跑上前去,扒开人群,惊讶的发现就是刚刚的那对母女,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在她身旁是那个妇女,妇女头上渗出更多的血,刘坤顾不得其他,赶紧对身边的一个人说:“赶紧叫救护车。”

那人这才回过神,掏出自己的手机。

刘坤凑上去,从随身的背包找出一条手绢,这时几个人已经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拿来干净的布条和毛巾。

“坚持住。”刘坤看妇女还有呼吸,和旁边一个年轻人一起帮忙包扎。

刘坤看看时间,救护车差不多应该到了,她想抱起她或者扶起她。

“别动。”跟她一起救护的年轻人制止她,“她的肋骨断了,现在过大的动作会伤害她的内脏器官。”

刘坤真想拍自己一下,在部队学的救护技巧怎么这点忘了,刚刚看见她头受伤了只顾包扎伤口了,根本就是忘了还要检查身上有没有其它的伤。

一会儿救护车来了,医护人员带着专业的医疗器具下来检查了一下,然后抬上担架往医院驶去。

刘坤皱着眉看着救护者走远,心里还是沉甸甸,她无奈的摇摇头。


“你衣服脏了。”一个柔和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刘坤转头看去,刚刚和自己一起救人的那个小伙子,他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现在正看着自己。

“哦,没事。”刘坤看看自己身上,袖子和衣襟上端都染上了一些鲜血。

小伙子看看刘坤:“很少有女孩不怕的。”

“我是警察。”刘坤淡淡的回答,或者说她甚至亲手杀过人,生死已经不再害怕了。

小伙子没再说话,赞赏加些许好奇的看着她。

“我要回去了。”刘坤告别那个小伙子,她心里特别担心那对母女,搞得她心神不安。


回去赶路的时候,她真庆幸自己的警服是蓝黑色的,要不然那红色的血迹还不知道让人怎么想呢。

接受过案件调查组的调查后,于晴很快恢复到训练时的状态和水平,有的地方甚至更成熟,今天,她在指导队员们练习格斗。

“肩放平,手上稳住。”她过去纠正一个女兵的动作。

回过身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后的一个女兵的步伐不稳,她上去就是一脚,差点让那女兵趴下,她严厉的说:“站都站不稳怎么进行下一秒的还击!”她的训练方法一样继承了特战大队的严格和严谨,有不少队员刚开始不适应这种训练暗暗叫苦。

“你们是一支特别的队伍,所以我要你们更加刻苦的训练,战场上不会因为你们是女人就有人对你手下留情,只能说你们的处境会更危险,你们面临的会更残酷。为了减少和避免这种残酷,现在都使劲练!”于晴边说边查看女兵们的动作是否规范。

旁边的王志文的队伍也在训练,他们正在休息,看着女兵们操练,副队长潘建国不由自主的说:“特战的女兵就是不一样啊。”

“厉害啊。”不知道队伍中谁接了一句。

“不过长得倒是挺清秀的。”另一个人不怀好意的说。

“哎,老潘,打个赌敢不敢?”队伍里毛一丹问。

潘建国回头看他一眼:“得了吧你,刘宏在的时候没少吃你的亏。”

毛一丹一拍潘建国的肩膀,力道之大让潘建国有些始料不及。

“你啥意思啊你,他那是自愿的,我可没拿枪抵着他逼着他。”

“随你怎么说。”

“你到底打不打,是男人吗!”毛一丹今天是铁了心要刺激他的。

旁边的人也跟着瞎起哄,弄得潘建国有些发窘。


“说,什么赌?”潘建国豁出去了。

毛一丹一脸坏笑的指指那边:“不用太缺德,你今天能把她的帽子拿到手里五分钟就行。”

“你小子什么缺德玩意儿!”潘建国想要站起来削他。

“哎哎,赌不赌,我不勉强。”毛一丹提前朝后退了几步。

“副队长,你跟他赌了。”“咽不下这口气啊!”队伍中传来起哄的声音。

“好,我赌了。条件是什么?”潘建国死要面子的这话说出来就发觉后悔了。

“好!谁输了给谁洗一个月的衣服,包括袜子臭鞋之类的!”毛一丹一拍大腿定板,“就今天,过期算你输了。”

“你耍赖啊,刚刚可没说日期。”潘建国现在更后悔了。

“没期限你让兄弟们等到猴年马月啊!”毛一丹跟身边的几个兄弟拍着肩膀乐和。

还有几个人坏笑着过来也拍拍潘建国的肩膀:“副队长,相信你。不过特战的女兵可听说脾气不太好啊。”这句话让潘建国觉得上战场都没这么发毛过。


“你们干什么呢?”身后传来一个熟悉声音。众人回头一看马上整理好队形,王志文穿着常服站在他们身后。

“丁小凯,出列!”王志文看着一个个脸上的表情。

“是!”一个年轻的有些瘦小的战士从打头的地方站出来。

“你说说怎么回事。”王志文叉着胳膊问道。

“报告,我们中途休息。”潘建国插嘴道。

王志文故意不耐烦的一扭头:“没问你!你说”!他转向丁小凯的地方。

“报告,我们……我们是在休息。”那小兵有些发虚。

“好啊,休息是吧,看诸位兴致不错啊,用不着休息,我两里地外就听见你们叨叨的声音了。看来劲头很足啊,现在,每人五百个俯卧撑,潘建国你六百个,之后五千米,午饭前完成!”王志文说话字正腔圆,宣布完之后转身就走了,走的时候还撂下一句“闲的你们。”不过背过身的时候脸上挂了些笑容。


“都是你害的!”做俯卧撑的时候大家的攻击对象一致朝毛一丹。

“你们不也跟着起哄了吗!”毛一丹脸上的汗差点滴进眼睛里。

呜里哇啦的声音渐渐淡下来,大家都知道必须完成这些任务,队长的训练可是全大队最严格的。

女兵们已经注意到同在一个操场上训练的男兵莫名其妙的挨了罚,投过来的目光真让男兵觉得心中有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