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章(上)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相对于暂时没被摆在桌面上谈的郭啸江来说,他的日子可不好过。 那天,郭啸江跳楼逃走之后来到刘经理的驻地,在跳楼的时候他还摔伤了一条腿。 “这是备份文件,你答应过我的呢?”郭啸江把一个硬盘扔向刘经理。 屋子里的陈露等人警惕的看着他。 “放心,我现在对你构不成威胁,我只想要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相对于暂时没被摆在桌面上谈的郭啸江来说,他的日子可不好过。

那天,郭啸江跳楼逃走之后来到刘经理的驻地,在跳楼的时候他还摔伤了一条腿。

“这是备份文件,你答应过我的呢?”郭啸江把一个硬盘扔向刘经理。

屋子里的陈露等人警惕的看着他。

“放心,我现在对你构不成威胁,我只想要我的东西。”郭啸江看看那几双充满敌意的眼睛。

“陈露,拿给他。”刘经理寻思了一会儿。

“不检查一下?”陈露吃惊的问,眼睛瞄向那个硬盘。

刘经理伸出一个指头摆摆:“他既然能杀张总,证明了他只是想要自己的东西,而且,就是骗我也没什么好处,是吧?”刘经理得意的一扬眉毛。

郭啸江不回答,看着刘经理。

陈露应了一声,看了郭啸江一眼走进里屋。

“郭经理,如果愿意的话,希望你能和我合作,你这样的人是我一直赏识的,可遇不可求啊。”刘经理仔细的观察郭啸江脸上每一寸皮肤的蠕动。

郭啸江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儿,一个文件夹递到郭啸江手里:“就是这些。”陈露看着他。

“谢谢。”郭啸江点一下头。

郭啸江刚想往外走,刘经理扔过一把钥匙,他凭感觉回身准确的接住。

“好身手。”刘经理拍着巴掌从沙发里站起来,“这是外面那辆车的钥匙,来了我不能让你走回去吧,”他走到郭啸江身边,“怎么样,考虑一下。达成你的目的以后,你怎么办?”他提醒他。


郭啸江愣了一下,眼球转了一下,看了刘经理一会儿,收起车钥匙走出大门。


“你为什么留着他?”等郭啸江的车开远以后,陈露疑惑的倚着门框问。

刘经理回过身,拍拍陈露的肩膀:“他会和我合作的。”

“就凭你的一份档案和几句话?”陈露关上门。

刘经理高深莫测的笑笑:“走,你陪我下会儿棋去。”


郭啸江开着车快速的离开刘经理的住处,他现在脑子很乱,并不是由于杀人,卧底这段时间,他不是没杀过人,刚刚刘经理最后一句话正好中了他的下怀,之后怎么办?他什么时候迷失了自己?他侧头看看副驾驶上的文件袋,把车停在路边,然后从衣服内口袋掏出一张相片,看了许久,他的眼神不再迷茫无措,重新发动汽车融入车海。


“确定是郭啸江开的枪?”严哲问正坐在面前的陈风。今天上次的大案调查,所有参与这次行动的人几乎都挨个盘查。

“我敢肯定。”陈风看着严哲,这个外表文质彬彬的人不像是个能拿枪的人。

“你是怎么认出于晴的?我的意思是在那么多罪犯里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她,没有造成误伤。”刑警队长问。

陈风有些愠怒:“我们队平时训练都能认出队友的动作,加上那个时候罪犯已经死的差不多了,那个时候对方已经丧失了主要的杀伤力了。”

“仅仅凭几个动作?”刑警队长有些不解。

陈风有些激动,在场的另一个指挥官雷震霆咳嗽了两声提醒他。

“凭我们在实战在训练中达成的生死默契,因为将来在战场上我们都是把命互相交付的人。”陈风深呼吸几下让自己的情绪平复。

刑警队长点点头,记下一些东西。

“好了,陈队长,叫徐青林进来吧。”严哲看了一眼刑警队长。

“是。陈风站起来敬礼。

一出门陈风的拳头重重的落在墙上,走廊上几个等着询问的人惊讶的看着他离开。

徐青林的回答和陈风的几乎一致,接下来的队员也都差不多。这一上午可以说是一无所获,专案的成员最后几乎是很坚决的下了结论:执行队员的兵没有任何人提前知道或者透露过任何信息给外界,因为在他们知道任务的时候就已经与外界戒严了,他们没有任何办法送哪怕一点的信息出去。

“案子没有结束。”刑警队长说。

“刘经理怎么突然跑了,还有为什么能那么幸运的找到一条可以算是完美的小道逃走?”雷震霆看着周围的人。

严哲思索了一会儿:“高建参谋今天怎么没来?”

“他啊,也不知道他整天忙什么。武警队我们本来就要跑一趟的。再说高建并不是主要的办案人员之一,有些工作他可以不参与。”雷震霆说。

“那个于晴现在也在武警?”严哲追问。

“没错,由于一些原因调的。”雷震霆点点头。

严哲若有所思的抿了一下嘴。

“我觉得从于晴身上找更容易,毕竟她同郭啸江合作了那么长时间。”刑警队长建议。

“如果郭啸江早就叛变了,投靠了恐怖组织,你说于晴会知道吗?去了也白去。”严哲说。

“如果没叛变呢?”刑警队长反问。

“这次才是问题的关键,为什么郭啸江临阵变卦,并且顺利逃脱。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严哲说。

“我比你更想知道。”

“我觉得,郭啸江不会投敌。”雷震霆敏锐的分析。

“为什么?”几乎一屋子的人同时问。

“如果投敌他的有些做法不会,比如不断的帮我们清理祸害,他干的事很容易使他暴露,但是还是干了。”雷震霆捏着手中的钢笔。

“那他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杀了张老板,又不投敌又擅自杀害犯人,这不是陷自己于两难境地吗!”严哲疑惑的问。

“呵呵,老弟,你忘了犯罪心理吗?像这种情况只能有一种解释,我们被郭啸江利用了,对手也让郭啸江利用了,他肯定有自己想解决的事。我们虽然人多,不过是他为了达到目的的棋子罢了。”刑警队长有些感慨的说。

“呵!这下可好了,一个智囊团被一个大活人当棋子耍,这事别传出去,丢人丢大发了。”严哲气结的看着刚刚做的笔录。

“丢人不丢人那都是后话了,他比所有人隐藏的都要深,这是个好苗子,要不然的话当初就不会让他去参加任务了,只是没想到……”刑警队长叹了口气,比起郭啸江的叛变,失去这样的一种人才的惋惜更让他失落。

严哲翻了一页文件:“万一他现在把所有的东西都告诉了对方呢?他掌握的资料不比我们的少,如果他真说了,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这可是几年的心血啊。”

“静观其变吧。”雷震霆突然在长时间的沉默后说出这几个字。

屋子里的人看看你看看我,最后都不约而同的表示默认,或许现在这是最好的办法。


“下午我还要去武警大队一趟,上次参加的还有武警,正好你们的主角也在那。”严哲收拾桌上的东西,整齐的放进公文包。

“你送我回刑警队吧,咱俩的路还比较近一点,我的车前几天出毛病了。”刑警队长跟严哲说。

“对了,我还听说前段时间武警的一个分队长肖锐就是因为车在演习中突然出了问题而牺牲了呢。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严哲说。

“谁?”雷震霆冷不丁的提高了太多嗓门。

“肖锐。”严哲有些奇怪的看着雷震霆。

“哦,我知道了,还以为听错了呢。”雷震霆轻松的站起身,“最近发生的事的确太多了。”

几个人互相握手告别之后便离开了特战大队。

“对了,展鹏,你没发现今天雷震霆有些奇怪吗?”坐上车的时候严哲对刑警队长说。

“没感觉。”展鹏队长还寻思着刚刚的调查有没有漏掉什么。

“你白干刑警这么多年了,你没发现他最后想说什么没说出来吗!他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严哲把着方向盘,“这路真难走。”

“我可以把命交给他。”刑警队长展鹏从第一天跟雷震霆合作的时候就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也可以这么做,我的意思是他是不是不信任我们,别太偏激。”严哲解释道。

刑警队长一摊手,也不寻思了:“我没偏激啊,实事求是嘛!合作本来要的就是彼此间的信任和理解,可能是人家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明白。”严哲一耸肩,他希望是自己多余了。

很快就到了刑警大队,严哲把车停在大门口:“不送了啊,我这还得给老婆买菜呢。”

“行,有时间来找我叙叙啊!”展鹏热情的说。

“一定。”严哲挥挥手,掉转车头插在一群往前赶的车队里。

“小心点开!”

刑警队长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迎面的几个警员跟他打招呼。


“队长,那个上次的法医报告出来了。”法医陈静递给他一个本子。

“呦,挺快的啊!”刑警队长赞叹的说。

陈静笑着说:“还不是新来的那位刘坤,她对武器方面还真是了解的很彻底,上次出现场的时候也多亏了有她。”

刑警队长看看陈静,低头看报告,嘴里自言自语:“他那还真是人杰地灵。”

“什么?”陈静以为在跟她说话。

“哦,没什么。刘坤来这还习惯吗?最近忙的都巴不得三头六臂了,忽视了新来的同事了。”

“你放心,人家比咱们习惯。人家那严谨的就不一样,估计也不是一般的部队下来吧?”陈静好奇的问。

“你以为人家跟你们一样啊,那是严谨。”

“合着我们就不严谨了啊?”陈静和周围的几个同事听见了有些不愿意了。

刑警队长一拍自己的嘴巴:“今天脑子不好使净说胡话,你们都是好样的,要不然每次案子哪能这么迅速拿下来,而且还年年受到总局的表扬呢,我说错了说错了。”

办公室一阵哄笑声。

“笑什么哪?怎么没捎上我啊?”刘坤拿着水杯子出现在门后。

“正说着你呢,看看,今天表扬了你几句让他们吃醋了。”刑警队长呵呵的笑着。

“我有什么好值得表扬的!”刘坤笑着给自己倒水。

“谦虚什么啊,你来了之后啊,别的不说,武器方面你可是抢尽了我们的风头啊!”陈静笑嘻嘻的上去拥抱了刘坤一下。

“在这还习惯吗,他们可没你那严谨,你看小吴的桌子,快成狗窝了。”说这话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男警员赶紧的收拾。

“很好,我那是老本行,还得感谢大家在工作中的照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