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鉴三国》连载

沐风008 收藏 0 283

《通鉴三国》

第一部《魏武传奇》

第一章 何进之死

东汉灵帝中平六年(公元一八九年)四月,汉灵帝刘宏崩于南宫嘉德殿,年三十四岁。几天后,年仅十四岁的皇长子刘辩即位,尊母亲何皇后为皇太后,改元光熹,史称汉少帝。

少帝刘辩年幼即位,由母亲何太后临朝主政,命大将军何进和太傅袁隗同录尚书事,掌管朝廷政务。

这里的袁隗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袁绍的叔父,袁门“累世三公”的传奇之一,声名显赫。而何进的身份更是不同常人,他是何太后同父异母的哥哥,正经的当朝国舅。由于何进跟何太后的这层关系,再加之太傅又只是个虚衔,虽有至高的荣誉(位列三公)却无实权,所以朝中大权其实尽落何氏兄妹之手。

何进掌控朝政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复仇,他要杀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宦官蹇硕。

说到东汉的宦官,那绝对算得上是臭名昭著。东汉有“双绝”,一绝是“外戚”,另一绝就是“宦官”。提到东汉就会想起宦官,就像提到明朝就会想起东厂一样。整个东汉历史基本就是外戚和宦官的争斗史。

东汉宦官专权开始于十岁即位的东**帝时期,并且从此以后历代东汉皇帝都是年幼即位。其中最小的殇帝即位时竟然刚满百日,桓帝即位时年龄最大,也不过才十五岁。

每当小皇帝上台,因其年幼无知,国政往往操控于母后之手,而母后当权又往往要依赖于娘家人,也就是外戚,从而必然造成外戚专权的局面。等到小皇帝长大之后,自然有夺回至高无上的皇权,自己亲政的意愿。皇帝要想夺回权利,就不可避免地要与外戚势力产生利益冲突。皇帝自幼深居宫中,身边可以依赖的也只有那些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宦官。

宦官一旦帮助皇帝夺回大权后,往往会因自身品行素养较低而居功自傲,专横跋扈,排除异己,扰乱朝政。而皇帝又恰恰需要依赖于宦官,因为在皇帝看来,宦官这群“残疾人”才是最为安全的人,不会对他们的江山构成什么威胁。所以往往对宦官抱有一种纵容的态度。渐渐地宦官就在朝廷中形成了一股根深蒂固的势力,无法根除。

蹇硕便是汉灵帝刘宏时期备受宠幸的宦官之一,竟然到了手握重兵的地步。

早在刘宏还活着的时候,就不喜欢皇长子刘辩,认为他太过轻佻,不够威严,不像个当帝王的料,倒是比刘辩小五岁的刘协乖巧聪明,很受刘宏宠爱。甚至当群臣进言请刘宏立太子时,刘宏都几次想废长立幼,但都由于顾忌废长立幼会有伤及根本,而始终没有实施。等到刘宏病危,便把刘协托付给了心腹宦官蹇硕,要他好好侍奉这个他最钟爱的儿子。

不久之后,刘宏病死。蹇硕由于素来与大将军何进不睦,再加之有刘宏临死的托孤,于是便有了除掉何进,立刘协为帝的念头。

蹇硕先派人请何进入宫,说是先帝新崩,有要事相商,暗中则埋伏下杀手,打算何进入宫后便将其刺死。

何进不知是计,起行前往宫中。行至宫门处,遇见前来迎接自己的潘隐,潘隐虽在蹇硕手下当差,但却是何进的好友。潘隐不停地用眼神向何进示意不要入宫,何进会意,急忙拔马回府,称病不出。从此,何进心里对蹇硕恨得是咬牙切齿。

蹇硕阴谋不成,刘辩顺利即位,何进独揽大权。这个时候蹇硕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何进将会对自己干些什么了,惶恐不已。

怕,当然是救不了命的。于是蹇硕打算先行动手,除掉何进。

蹇硕想杀人,而且想杀大将军、当朝国舅,没有帮手自然是不行的。

蹇硕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帮宦官弟兄。正所谓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大家都是太监,好说话。

蹇硕先是写信给中常侍郭胜、赵忠等人,说:“大将军兄妹掌控朝政。独断专行,迟早要把咱们这些绊脚石一网打尽,咱们与其坐着等死,不如早点动手。咱们先关闭宫门,护住陛下,然后下诏逮捕何进,立即诛杀!”

蹇硕本以为大家都是宦官,利益是一致的,估计郭胜、赵忠他们是会站在自己这边的。可是,蹇硕很显然忽略了郭胜的身份。郭胜跟何进是老乡,早在何太后刚入宫的时候,郭胜就大力扶持过,跟何家人当然比跟蹇硕 亲得多。

郭胜看了蹇硕的信后,心里一阵暗骂:“你这个死东西,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什么事吗?现在死到临头了要拉我们下水,门儿都没有!”紧接着,郭胜与赵忠商议,决定将这封信送呈何进过目。

何进看到了这封信后,心里狂喜:“你这个老不死的,上次差点儿要了我的命,今天可揪到你的尾巴了,看我不剐了你!”何进命人立即将蹇硕逮捕处死,并将蹇硕手下的人马如数笑纳。

何进要杀的人终于死了,了结了一段仇恨,但从此以后何进心中却又多了一股更重的怨气,他开始痛恨宦官。这一次,他想招惹一群人,矛头直指朝中的宦官集团。从这一刻起,东汉王朝开始上演它最后一次外戚和宦官火并的谢幕演出,充满血腥和杀戮。

恰好在这个时候,时任虎贲中郎的袁绍向何进提出趁现在掌握朝政大权的机会将宦官势力彻底扫除。

袁绍的话正中何进下怀,于是何进开始着手培植亲信势力,任命名士何颙为北军中候,荀攸为黄门侍郎,郑泰为尚书。

一段时间过后,袁绍见何进干打雷不下雨,迟迟不采取行动,便劝何进赶紧动手,否则泄露了消息,让宦官集团有所察觉,怕是有杀身之祸。

何进觉得有道理,当即进宫去见自己的妹妹何太后,商议将中常侍这些宦官全部罢免,改用三署郎这群纯爷们替补他们的空缺,免得这些宦官继续扰乱朝堂。

何太后一听,吓了一大跳,当即厉声反对:“现在先帝尸骨未寒,我怎么能让一帮男人在宫中钻来钻去?况且宦官侍奉宫廷已是汉朝成例,岂能说改就改?”

何进见妹妹不同意,也无计可施,只好退而求其次,打算先杀几个专横跋扈的宦官给其他宦官看,震慑宦官集团。

袁绍知道后赶忙劝阻何进:“宦官跟太后、陛下的关系至为亲近。传达奏章、转述诏命都要通过他们,如果不彻底铲除,一定后患无穷。”何进听后很是纠结。

何进天生懦弱,没有什么政治头脑,他能坐上今天的位置,靠的是她妹妹一人得道,而自己也跟着升天。何进这个时候非常矛盾。既想铲除宦官势力,成就功业,却又十分忌惮宦官势力,害怕自己单独行动不是他们的对手。

袁绍看出何进的心事,觉得事情再这样拖下去,宦官集团一旦察觉,大家都得玩完。于是打算再次向何进提出建议。而这个建议,也终于显示出袁绍惊世骇俗的愚蠢。正是这个建议直接导致了董卓进京,从而奏响三国乱世的前奏,影响了后来近百年历史。

袁绍向何进建议,征召各地军阀向京师洛阳靠拢,威胁朝廷,从而胁迫何太后下旨铲除宦官势力。这里说的军阀便是指黄巾起义后,各地方政府或地主武装借镇压农民起义而各自扩充实力,渐渐形成的地方上拥兵自重的实力派。

广陵(江苏淮安)人陈琳,就是后来在官渡之战前夕为袁绍写下那篇名震天下的《为袁绍檄豫州文》,建安七子之一的那位仁兄,坚决反对袁绍的建议,认为想要铲除宦官势力,关键在于顺应民心,雷厉风行,而不应该去招惹那些军阀们。到时候那些军大爷来了又不想走,仗着手握重兵,拒听指挥可就麻烦大了,弄不好可是要天下大乱的。

何进不信。

当时正任典军校尉的曹操也觉得何进愚蠢,认为宦官存在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了,只要君主不太过宠信他们,不赋予他们大的权力就不不会有什么危害。现在既然要惩治他们,挑几个带头的就行了,根本用不着一竿子将将他们全部打翻,更用不着兴师动众地号召地方军阀,以致让朝廷受到威胁。消息一旦走漏,宦官们集体狗急跳墙,可就要一败涂地了。

从这里其实我们就能看出,曹操相比何进、袁绍之流可谓高明得多。此时的曹操已经有了政客般的思维水准,而何进、袁绍充其量只能算是两个政治白痴。而这些政治白痴又是注定要在血腥的封建政治漩涡中被吞没 的,这将在后来的历史发展中得到验证。

何进从各地军阀中看中了西凉军阀董卓,于是打算命董卓进逼京都洛阳。

侍御史郑泰认为这样做不妥,苦劝何进,认为董卓薄情寡义,贪得无厌,若让他逼近京师,必生祸乱。尚书卢植也劝何进别去招惹董卓。

此时的何进满脑子浆糊,一厢情愿地幻想着董卓来了后可以胁迫妹妹何太后,从而帮助自己铲除宦官势力。再加之能力确实有限,根本想不了那么远,也就将郑泰、卢植的建议当做耳旁风。何进一边命董卓向京都逼近,一边派骑都尉鲍信、府掾王匡回他们的家乡募兵,气得郑泰愤然辞职而去。

何进随后又觉得光召来一个董卓动静还不够大,于是又命东郡太守乔瑁进驻成皋(河南汜水县),武猛都尉丁原率军向河内(河南武涉县)挺进,全都打着“诛杀宦官”的旗号遥指洛阳,一时声势动天。

董卓接到何进的召命后,心里一阵激动,率大军立即开拔,并上书何太后,扬言要率军直指洛阳,请命朝廷铲除宦官势力,为天下除害。

可是,何太后很淡定,没搭理董卓这个大老粗。

董卓一路率军急进,兴奋异常,很快就挺进到东距洛阳仅七十公里的渑池。

这个时候,眼看着董卓气势汹汹地逼近洛阳,何进突然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心中忐忑,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命谏议大夫种劭拿着皇帝的诏书,让董卓赶紧撤回去。

董卓原本就是打算过来捞一票,现在眼看自己已经跑了这么远的路,哪里肯撤回去。董卓接到诏书后,看到何进要变卦,便疑心洛阳城中事出有变,想问问种劭到底怎么回事。

董卓是个粗人,当然也就干不了什么细活。董卓当即下令军士把刀架在种劭脖子上,质问洛阳城中的情况。

种劭果然很有种,刀架在脖子上愣是没在乎,还大骂董卓以下犯上。结果董卓的那些军士们被骂得一哄而散,董卓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暂时撤军至洛阳城西的夕阳亭。

袁绍眼看何进要变卦,就吓唬何进说:“现在既然已经开始行动了,不要犹豫不决,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何进于是任命袁绍为司隶校尉,“持节”,全权参与此事。

袁绍一方面命人密切注意宦官的行踪,另一方面又派人暗中联络夕阳亭的董卓,让他再给何太后上一道奏章,扬言何太后如果再不有所表示,他董卓就要轻率大军进逼洛阳城西的皇家大剧院平乐观,进一步威胁何太后。

董卓自然是乐不得有人搭理他,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当即按照袁绍的意图上奏何太后。

何太后这才发现原来董卓还真是个流氓,自知再不做点嘛是打发不过去了。何太后于是下诏罢免宫中一切诸如中常侍、小黄门一类的宦官,让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这帮宦官被罢免后一齐跑去晋见何进,请求宽恕。何进自然不同意,厉声道:“你们这帮狗东西,搞得天下民怨沸腾,现在捡了条命还不赶紧滚回家去,到时候董卓大军一到,非剐了你们不可!”

袁绍劝何进趁现在这个机会将这帮宦官全部杀掉,以绝后患。何进毕竟懦弱,不敢把事情闹大,想见好就收,没有采纳袁绍的建议。

这个时候,何进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老天后来再也没有给他翻盘的机会。

宦官们见集体请愿没好使,于是就纷纷发挥各自单兵作战的能力,想方设法地寻找门路。

中常侍张让的儿媳妇身份很特殊,是何太后的妹妹。张让觉得他儿媳妇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于是赶紧找到自己的儿媳妇,给儿媳妇上演了一出别开生面,感人至深的好戏。

只见张让先是在儿媳妇面前撩衣跪倒,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我们都是些贱骨头,现在得罪了天下人,承蒙太后、陛下不杀之恩,本应从此回归故里,老死家乡。可是,一想到我们受到皇家几世恩典,现如今却忽然要离开,实在舍不得。我们只盼望太后、陛下允许我们再入宫一次,最后侍候太后和陛下一天,以后纵使万死也无憾!”说完,泪如雨下。

张让影帝级的表演果然很有杀伤力。他的儿媳妇当即便去请老母亲舞阳君入宫为张让他们求情。何太后先前罢免这些宦官本就不情愿,再加之现在又备受感动,于是下诏再命宦官们入宫服侍。

何进这回头大了,发现自己算是全白忙活了。看来不下狠心将这帮宦官杀掉是不行了。何进于是带着手下随从袁术等人前往南宫晋见妹妹何太后,商议诛杀宦官。何进刚一入后宫,张让等人就惊恐不安,急忙派人去偷听何进跟何太后的谈话。

听完后,张让大吃一惊,这下全明白了:“好你个何进,原来想除掉我们的不是董卓,而是你啊,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张让立即带领亲信,手执武器,埋伏在嘉德殿外。等到何进从太后那里出来,张让便假传太后诏命,让何进再次晋见太后。何进没有戒备,遂再次入宫。行至嘉德殿外,一名叫渠穆的尚方监突然拔剑而出,当场将何进击杀。

何进就这样可怜地死在了一群宦官手里,令后人唏嘘不已。何进之死,实是死于愚蠢。何进既没有政治头脑,也没有勇气魄力,却又身居高位,自己无法驾驭高处的至寒,最终失足落下,粉身碎骨,可悲可叹。

既杀何进,张让等人关闭宫门,随即拟下草诏,命前太尉樊陵为司隶校尉,少府许相为河南尹,准备控制洛阳。当草诏送交尚书卢植审阅时,卢植大为惊疑,当即质问:“请大将军出来,共同商议。”话音未落,一名宦官便将何进的人头扔了过去,咆哮道:“何进谋反,已经诛杀!”

袁术等人在南宫门外很快就得知何进被杀的消息,打算率军杀入宫中,奈何此时宫门紧闭,宦官们又在城头手执武器,奋力防守,袁术一时间竟然进不去。袁术急了,于是命人放火焚烧宫门,打算把那帮乌龟宦官给烧出来。

张让一看这架势,连忙去后宫禀报何太后:“大将军谋反,正在宫门纵火!”说完赶忙护着何太后、皇帝刘辩、陈留王刘协一行人从阁楼小道逃往北宫。尚书卢植手持长矛来到阁楼下怒斥宦官段珪,段珪吓得把何太后 给扔了,还好何太后顺势跳下阁楼,才捡了一条命。

正当袁术在南宫放火烧的热闹时,袁绍也没闲着。袁绍先是跟叔叔袁隗,假传圣旨,召见樊陵、许相,当场格杀。紧接着,袁绍率军直扑北宫,杀掉守备宫门的赵忠,突入北宫。

进入北宫后,袁绍下令关闭宫门,宦官一律格杀。

军士们见到没长胡子的男子便杀,北宫霎时间变作人间地狱,到处血肉飞溅,惨叫声不绝与耳,令人不忍猝睹,不忍猝闻。据史书记载,此次北宫的大屠杀殃及两千余人,至为惨烈。

张让见袁绍他们的架势,知道北宫是待不下去了,于是急忙护着皇帝刘辩,陈留王刘协一行数十人逃出洛阳正北谷门,一路向北狂奔。

深夜,张让行至黄河渡口小平津,尚书卢植、中部掾闵贡随后带人赶到。闵贡冲上去猛砍数人,厉声呵责张让:“你们还不赶紧自行了断,难道要我亲自动手吗?”张让等人见到这般情景,知道自己是彻底没搞头了,遂一齐跳入黄河自尽。

到此为止,大将军何进与宦官集团的火并全部结束,最终双方同归于尽,惨淡收场。

由于何进生前错误地命董卓率军逼近京都,引狼入室,此后不久东汉王朝便进入了董卓的时代,天下大乱。

东汉王朝也从此彻底崩塌,再没有复兴的希望。

本文内容于 2011/8/24 8:49:03 被小编癸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