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佳节思乡(2)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三十七章: 佳节思乡(2)


拿着从服务社抢购来厚厚一叠带有青岛风光的明信片,趴在床边或床头柜前的大家都在用笔锋寄托着对远方亲人和朋友无限的思念与祝福。

因为不能免俗,同样需要进行感情释放的我,也给家人、同事、朋友、老师和同学洋洋四、五十人之众,每人都寄去了一份节日的问候——一张精美附带着传抄来诗句的明信片!

在这个渴望亲情、守望爱情、盼望友情的特殊日子里,最好的期待得到他人关注、关心和关怀的方法就是主动先行付出自己对他人的祝福和问候!

清晰记得当时有一段我最喜欢的新年贺词——“我们不常拥有新年,却常拥有新的一天,愿你(妳)在新的一年里的每一天,都充满幸福、健康和喜悦!”

那段时间的海边气候,搞不清楚究竟为何,越是临近春节这个日子的来临,天气也愈发地寒冷起来。虽然这样,但却阻挡不了我们在深夜里偷偷聚餐的需要和热情。

其实,选择在这个时间段进行的偷偷聚餐,其主要目的已经不再是为了解馋,而完全是为了消愁!是为了宣泄心中那无法排解的情绪和情感。

就着几盒冰冷且寡然无味的罐头,来上几口热辣冲头的廉价白酒,确实就可以暂时(或在几个小时的时间内)浇去思乡的烦恼和寂寞的孤苦。

说到此时在夜晚偷摸聚餐这种违纪行为,胆子大一点的伙计(特别是新兵中的骨干),会坚持到干部们也已睡下的午夜时分,约上几个兄弟,在寝室里偷偷打着手电筒或干脆借着月光,摸黑小聚上几盅。

而谨慎一点或底气有所不足的人,则只能在远离营区的树林荒野中,身披厚实的棉大衣,忍受着周身不断袭来的寒冷侵蚀,快速用酒精麻痹一下自己近乎于崩溃的神经!

在一定的情况下,酒,这种液体,确实可以消愁。但有的时候,酒,这种东西,同时也能惹祸!

自从第一次集体外出时我们几个人结伴在“川府饭店”豪饮美餐一顿之后,我们班的赵立君就和十班长肖小军、H市“大哥”葛德权等人成为了“志同道合”的铁哥们。

“臭味”相投的他们几人常在闲暇时间厮混在一起,过着有烟大家抽、有酒大家喝,肆无忌惮地吹牛、开心、扯淡、说流氓话的快乐时光。

在冰天雪地中进行荒野聚餐的苟且之事,当然不是他们认为的“英雄”作为;而提心吊胆地在寝室里偷饮的权宜之计,也非他们期望的解馋良策。

于是,一个月光皎洁的寒冷之夜,不甘心酒菜简陋、罐头无味,并怀念专业厨师煎、炒、烹、炸等厨艺的赵立君、肖小军、田小光和葛德权四人,竟胆大包天地在熄灯之后的午夜寂静时分结伙翻墙出校,偷偷跑到沧口街上的小酒店“寻美酒、品佳肴”去了!

来到了周日外出时曾几次光顾过并和酒店老板已经非常熟悉的那家位于沧口城区东侧的小饭店,坐在昏暗的灯光下和简陋的桌椅间,四个人很快温酒点菜开始了豪饮。

几杯冷酒和几口热菜下肚,自封为各地“大哥”的他们便兴致很高地开始海阔天高般谈论起兄弟之情和处事之道以及自己昔日在家乡“叱咤风云”的江湖旧事。

不觉得,四人已是酒至半酣、神情开始变得迷离,当然,情绪也是异常高涨了起来。不可避免地,赵立军和肖小军等人的言辞和声音也都大声和张狂了起来。

这时候,邻桌的三个地方社会青年借着已然全醉的酒劲便无事找事地向身着军用棉袄的赵立君等几人寻衅挑起了事端。

(从赵立君他们的短头发和蓝棉袄等外貌、装束特征上,青岛当地人一眼就能够看出他们是熄灯后从营房偷偷外出喝酒的小大兵!当然,也知道军纪在身的他们是容易欺负的对象。)

再三克制和忍让之后,最终,忍无可忍的赵立君等人便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还算留情地出手将三名已然醉得手软脚软并口出狂言企图动粗的本地地痞略加惩戒后赶出了小酒店。

本以为在这之后四个人总算可以清静地煮酒言情、品菜言欢了,却没曾想到,仅仅是二十几分钟后,那三名醉酒闹事并吃了点小亏的地方青年就再度回到了小酒店。不仅如此,他们还招来了十几个帮手。

在这种情况下,人类发明的各种语言似乎都已变得多余,相互间沟通和理论的方式也只能是用拳头和实力来说话了。

经过一番实力悬殊的“浴血苦战”,借助几只长条凳的护佑,在这间不大的小饭馆变成一片狼藉之后,虽喝得大脑不太当家但脚下还算利索的肖小军、葛德权和田小光三人,通过拼命冲杀,才侥幸逃脱了“狼口”。

而脚力稍逊又喝得实在太多的赵立君却十分不幸地掉了队、落了单、陷入“敌手”之中、、、

等到一路落荒的肖小军等人急匆匆返回到队里,不敢过度声张地叫醒了正在沉睡中的二十多个烟台和保定籍老乡。拿着铁锨、镐把等“武器”快速赶回到沧口那间小饭店救援时,那些施暴完毕的当地青年早已经逃得是踪影皆无。小饭店凌乱的屋角处只剩下满身是伤的赵立君躺在那里痛苦地做呻吟状!

赵立君等人在这一役中的惨败以及赵立君本人的不幸受难、负伤,是为夜间不假外出、偷嘴解馋而付出的沉重代价。

此时,一身伤痛的赵立君终于“如愿”地步同道好友——夏东海同志的后尘,同样“光荣”地住进了整天梦寐都在向往着的学校卫生队住院部病房,享受到了和金小燕以及其他女护士们近距离“亲密接触”的机会。当然,这是他很不情愿的一种结果。

而关于赵立君在夜间偷偷外出到校外喝酒、打架并导致受伤住院一事,事后知晓原由的我们九班众人面对中队干部们的查问,其统一口径都是:“白天刻苦训练并导致夜间感冒发高烧的赵立君,半夜在口渴迷糊之际不慎从铺上摔下而自伤了头部!”

所幸此段时间队里应付学校的各项训练及考核工作格外繁忙,因此,队领导和中队干部对赵立君受伤住院一事就没有认真盘查和仔细过问,只是安排我陪同文书去卫生院关怀、看望了一下“光荣”负伤住院的“好同志”赵立君。

这次被人暴打还险些破了相的惨痛教训,让赵立君非常地窝火。躺在卫生队病床上全身包得如同“嘉兴粽子”一般的他,扬言养好伤后一定再去沧口城区找对方寻仇!

为了安慰倒霉至极兼在伤痛中养病的他,当时“临阵脱逃”、心有愧疚的肖小军等人也信誓旦旦地向赵立君承诺:“老赵,现在,你什么都别想,安心养伤为好。等你伤愈出院之时,兄弟们一定会赴汤蹈火而为你报仇雪恨!”

其实,赵立君面对肖小军等人说出的这番狠话,也只是为了给自己和亲历此事的几位难兄难弟一个台阶、嘴上发发狠、冒冒虚而已。且不说伤好以后的他有没有那种锐气再去找人寻仇了,即便是有,就算他真地再回到沧口,又到哪里去寻找那晚对自己动手的一帮社会青年呢?

就在赵立君为此事无端受辱而大叫倒霉背运的时候,他做梦也不曾想到:一个更大的麻烦就在春节刚刚过完、正月还没有过去的时候便又找上了他!

而这个突然出现在赵立君面前的大麻烦,差一点让他老兄扒掉了军装、受到军纪惩处,和张文广一样被押解回原籍保定!

因为烟台与青岛二地相距路程较近,春节前,陆续有一些烟台籍的战友家长和亲友,因公或特意前来部队探望新兵。这持续不断的有亲人前来探访,原本无可非议,但因为时值春节前夕,所以,这种带有点地区优势的探亲潮便不可避免地在我们这些家远的新兵心里掀起了波澜,勾起了各地新兵一触即发的思乡之情!

鉴于此事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周队长特意在全队晚点名时对全体新兵提出要求:“给家中写信,劝阻家人和亲友不要在春节期间来队探望,否则,队里不予准假陪同。”

要说此时山东各地的新兵家属频繁来队探望会给我们在精神和情绪上带来一定影响,这的确所言非虚。但他们的到来也有一个不容忽略的优点,那就是:能为我们在味觉上带来享受!虽说,当前临近春节,每天都会有满带食品和特产的包裹寄到,但嘴刁的我们还是更喜欢那些新鲜可口的食品。

刘畅那位已经与他和好如初且工作在烟台水产研究所的女友,也托人给他捎来了一大包的美味烤鱼片和其他海产美食。这些烟台的特产,不仅是单吃起来很美味,更是佐酒聚餐的最佳食品。

在大家尽然品尝一番之后,我将剩余的半包悉数“没收”,以备日后慢慢品用!


明日上传:

《好男当兵》第三十八章:迎接春节

敬请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