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利比亚迎来“后卡扎菲时代”引发的五大猜想

lwl421 收藏 4 8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利比亚局势昨日出现关键性转折,虽然卡扎菲目前下落不明,但的黎波里被占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卡扎菲在利比亚长达42年的统治画上句号。不过,这一切并不等于利比亚动荡局势的终结。由于政权倒台造成权力真空,利比亚会不会陷于内部纷争和武装割据,成为第二个索马里?反对派在“后卡扎菲时代”又如何维稳?


猜想1


内战之火会否点燃?


随着利比亚反对派武装22日上午控制的黎波里绝大部分地区,一些人开始担忧,反对派内部不同派别可能因争夺权力而发生争斗。


反对派武装成员胡萨姆·纳贾伊尔21日告诉路透社记者,一旦攻下的黎波里,他和手下部队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设立检查站,解除包括其他反对派组织在内所有人的武器,否则这里将有一场血拼”。在他看来,反对派各武装都想控制的黎波里,当前最需要“秩序”。


纳贾伊尔一番话道出不少反对派成员的忧虑。卡扎菲政权行将崩溃,他留下的权力真空亟待填充。一旦推翻卡扎菲的共同目标得以实现,“后卡扎菲时代”的权力斗争可能无法避免。


采访反对派武装的西方记者注意到,反对派内部“山头林立”,各自为战:他们一般自称“来自某村庄”的武装,从不自称“利比亚反对派”;记者想赴战斗前线采访,必须获得控制战线特定区域反对派武装的许可;不同武装之间较少协作,甚至相互“鄙视”。

猜想2


国家会否走向分裂?


路透社评论称,卡扎菲对利比亚的统治如同“宗教团体”,缺乏国家机构和完善制度,增加今后政权交接的难度。同时,反对派内部“成分”复杂,观点“多元”,既有宗教组织,也有世俗团体;既有长期对抗卡扎菲政权的“铁杆”反对派,也有投向反对派阵营的前政府高官;既有“不打算与西方走得太近”的观点,也有要求获得外国投资的呼声。


卡扎菲政权倒台后,反对派如果不能拧成“一股绳”,可能陷入分裂。而如何选择并确立有效领导层,将直接影响利比亚今后政治走向和稳定程度。


利比亚反对派支持者阿舒尔·沙米斯在英国告诉路透社记者,如果反对派无法在新政权中与曾经效忠卡扎菲的力量协作,就无法广纳人才、重建国家。


分析师认为,如果“强硬派”掌权,利比亚可能重犯伊拉克的错误。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后推翻萨达姆政权。萨达姆所领导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支持者及军官随即被大量“清除”。


新政府筹建期间,前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成员一度被限制担任公职。新政府组建后,伊国内民族、宗教、政党矛盾不断,各派利益纷争持续,从萨达姆支持者到“基地”组织,各种力量频繁发动暴力袭击。

猜想3


部落利益如何平衡?


利比亚是一个多部落的国家,西部和东部诸多部落不合早已不是秘密。卡扎菲既能统治42年,其中就有很多部落支持的因素。


这些部落的担心是:一旦卡扎菲下台,他们的利益会不会继续得到保护?还是会被反卡扎菲部落吞并?


中东问题专家朱兆一认为,未来利比亚的执政者将要面临140多个部落如何平衡利益的棘手问题。不少部落都有自己的武装和“地盘”,如果对今后的利益分配不满,他们就有可能各自为政,甚至在推翻卡扎菲政权的战事结束后继续内斗不休。这样一来,利比亚将会“阿富汗化”,届时无论是西方还是利比亚新的领导机构可能都没有能力解决这一问题。这又会给极端势力乘虚而入带来便利。


即使在卡扎菲统治时期,“基地”组织等在一些部落里就有活跃的迹象,如果部落问题解决不好,利比亚问题将超越内政范畴,会给地区局势和国际安全带来影响。

猜想4


谁能领导新利比亚?


美国情报分析公司“战略预测公司”中东部主任卡姆兰·博哈里说,眼下利比亚反对派缺乏一名“获得所有人尊敬”的领袖,这一问题不容小觑。


眼下最“耀眼”的反对派领袖是“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贾利勒。贾利勒1952年出生,2007年至2011年担任利比亚总人民委员会司法秘书(相当于司法部长)。今年年初利比亚政局动荡后,他受命前往班加西与反对派谈判,随后宣布辞职,脱离卡扎菲政权,3月出任“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


作为前政府高官,他在利比亚反对派、利比亚东部部族和利比亚民众中声望较高。不过,对一些希望由“全新面孔”领导国家的反对派来说,阿卜杜勒-贾利勒与旧政权的关联可能成为他的“硬伤”。


“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局主席、卡扎菲政府前高官马哈茂德·贾布里勒、经济和石油事务负责人阿里·塔尔胡尼同样是进入新政府领导层的潜在人选。博哈里说,对反对派来说,攻占的黎波里难度不小,治理国家更为艰难,他们所面临的首要挑战是“找到能获得所有人认可的人”。


猜想5


与西方如何打交道?


国际社会都看到的是,法国、意大利等西方国家是支持空袭卡扎菲政权的重要力量。他们参加利比亚战事的目的,除了标榜所谓的人权民主之外,石油利益和在北非扩大其存在也是不争的事实。


利比亚的原油一大部分都出口到意大利、法国等地中海沿岸的欧洲诸国。这些国家参战,为确保今后的石油利益提供了进一步的保障。


朱兆一认为,从美国方面来讲,中东北非国家自今年年初接连出现动荡,成立符合美国价值观的新政府,卡扎菲统治显然不符合美国的意识形态。因此从长远来看,利比亚是美国中东北非政策的一个棋子而已。


利比亚新政府是在这些西方国家的支持下成立的,它今后的态度肯定会带有亲西方的色彩。但由于利比亚有80%的阿拉伯民众,他们很多人依然认同卡扎菲对西方的敌视政策,民众对西方的看法将制约反对派政权对西方的态度。朱兆一认为,处理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并安抚国内民众,是反对派必须要面对的关键问题。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