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中国买债,欧美侵略,历史将如何书写?

枭龙FC-1 收藏 0 9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萨达姆被杀、阿富法汗政权被颠覆、苏丹被一分为二、埃及政权更迭、突尼斯动乱等等国际事件都被西方理解为民主的胜利,除此之外,西方对伊朗和朝鲜的高压、对叙利亚动乱的支持也被包装成民主与独裁的对垒。近年来,西方世界对众多小国所实施的行动到底是民主拯救还是强权侵略,恐怕尚难作出公认的结论。如果用现行世界最有主导能力的西方价值观而论,毫无疑问,“民主”的味道当然更浓,如果从较长的历史实践来看,霸权与侵略的属性似乎更为浓烈。


中国没有出过兵,没有当过打手,更没有直接定点清除过某个政权的领导人,应当说可以视为置身事外的旁观者,任何时候都不应被写进侵略者的行列,我也坚信中国从来都没有主观侵略的意图,尤其是在奉行“和谐世界”理念的时代,中国在面对自身的“被侵略”时尚且要求委曲求全,哪有心思助纣为虐?然而,自2008年以来,整个世界却始终都给人一种莫明其妙的感觉:西方国家一面高哭危机,一面却四处为战争大把大把的花钱;中国一方面高喊世界和谐,另一方面却又乐此不疲地充当西方危机国家的救世主,到西方扔钱成了家常便饭。


近几年来,只要西方某个国家出现经济难关,便有领导人前来中国,回去多半收获颇丰,一旦中国人出现在有关经济金融问题的高峰会议上,头上的“高帽”会戴得你感到累人,目的也不言自明。与此相对应的是,西方国家在颠覆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权行动时,从来不会跟中国商量原因与结果,过程中的所谓讨论无非是给个“常任理事国”的面子而已,你投不投票,最后都得接受实事,因为你根本没有干预过程的能力。侵略者再危机、再困难,侵略行动是不会停止的,中国人再困难、再通胀,“拯救西方”也是不会停止的。美国政府无论多缺钱,军费预算绝不会吝惜,不够就发债,中国肯定会照单购买,西班牙、希腊、意大利、法国、英国再危机,绝不会从“北约”军事集团中退出,相反,他们每天都要为北约射出的弹药付出巨额开支。西方国家在近几年世界经济危机过程中实现的全球性侵略,其费用的来源最大的一笔便是向中国卖“高帽子”。


中国人做世界经济支撑点的客观效果,除了支撑西方战争经费以外,还有什么其它可以值得炫耀的成果吗?按照主流专家的看法,大体还有三个方面:一个是国际地位提高了,中国人可以在大部分峰会上站在最中间的位置;一方面是在国际组织的头衔增多了,“副职”又混了不少;最后是所谓的人民币国际化之路又推进了不少,有少数国家图着人民币升值,开始留点它赚钱了。除开这三个以外,我看主流专家也讲不出其它说得出口的收获,民主这玩意在中国也就别提了。


有关人民币际化的问题,我在之前的文章《危机新挑战——中国不能第二次战略误判》中已经谈到,历史不会给中国太多机会,你出钱,人家占地盘,你还想捞真金白银,哪有那么好的结果?!开会合影,站不站中间好象也没有那么大的关系,如果分果子的时候多给一份,站在哪个位置都无所谓。多混些副职有没有用呢?其实也没有用,因为国际组织的实际主导者是西方集团,他们是以一个整体的方式来统治世界,给中国一个副职并不会影响组织的任何走向,只有中国政府硬了,中国的“副职”才会起作用,否则,副职就只是在开会中增加一把椅子。大家可以从中国多个副职的现实作用中窥探一切,沙祖康基本不敢讲自己的心里话,林毅夫如果讲话甚至比不讲话更坏,因为他一开口也是在帮助西方国家的忙,他的心中从来都没有“中国”,朱明会不会有更大作为呢?否。IMF就算再给中国几个点的投票权都没有实质作用,因为中国是孤立的,西方集团随时都可以做掉中国,美国只拿一个零头就让中国动弹不得。


还是再回到出钱与打仗的话题上来。我不敢说中国人真的愚蠢到愿意送钱给西方国家做战争经费,但至少客观上已经形成了实事。借钱的一方从来都不会说自己问中国借的钱是用来打仗的,正如中国贪官永远都不会说自己捞钱是为了玩女人一样。自危机发生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将近四年,西方国家在阿富汗、在突尼斯、在埃及、在利比亚、在苏丹、在伊朗、在叙利亚到底投了多少军费或者是其它形式的颠覆费用,中国可能算不准确,但有一点是确切无疑的:危机不是让西方国家收敛了侵略本性,相反,危机刺激了军费开支的增加。银行出问题了,美国、法国、英国等会哭穷,但是,战争机会来了,他们从来都没有哼一声没钱。今天该让北约出动战机的时候,他们绝不会担心明天会不会有军费保证。


今后,中国将怎么办?拜登转悠了一圈就走了,萨科齐马上又要来握手了,当然,更多的“和尚”会相继如期而至,图什么?不就是个钱儿。搞乱了利比亚,收场之后还得要继续搞叙利亚,搞完叙利亚,说不定还有一连串的名单都在等着搞。这个大名单中会不会有中国,不好轻易作出臆想,但北约大兵到世界各地“演习”,钱总得有个着落,定期到中国来约定预算是必需之举,只有在中国找到了定心丸,他们才会大胆将“演习”范围不断扩大,当经费没有着落的时候,他们就适当收敛一下。


中国还要参与到所谓的世界危机当中吗?“国际化”真的要求中国必须得跟西方保持一致吗?我看未必。如果西方世界安心搞改革,放弃霸权主义政策,中国参与危机处理非常容易理解,也能被国民接受。如果西方国家再次用“炮舰政策”款待世界,中国迟早都会成为西方炮舰的目标地,今天为其供钱,无非是帮助他们制造出更多、更好的炮舰来攻打自己而已。实事已经非常清楚:西方国家并不害怕经济危机,而是担心没有制造危机的导火索,中国越是害怕危机,迟早都要陷入最深的危机。中国完全不用参与到所谓的世界经济危机救助体系中,因为中国没有必要在10年以后成为世界公认的“间接侵略者”。


世界秩序本来就是由大国安排,如果中国有勇气站出来与西方世界一起安排世界秩序,我个人是支持中国政府某种程度的强权性质,因为中国的未来也需要自己的阵营,如果中国认定自己永远不做未来世界的领导者,那么,我认为干脆当一个懦弱的旁观者更好,既想当BZ又要立牌坊,多半都不会留下好名声。


西方世界在全球范围内所向披靡的侵略行动,每一阵炮火中燃烧的都有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历史该如何书写今天,请大家十年后再回首吧!


——孙锡良(转载须署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