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乱自上作:“冷暴力”后的制度缺失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44 734
导读:上一个帖子《独行独秀》里说到有几个月都没怎么上论坛,有朋友说这几个月很多事都可以写,比如“方正砸碑”。其实这事我虽说不上有多关注,但想一无所知那也是不可能的。但立的已然立了,砸的也已然砸了,要说什么的也都说了,所以本不打算就此开口。不过现在坛子里有一个“张水高”,写了个《三论方正砸碑:网络冷暴力可以休矣!》,我倒觉得不写实在难受了。 “张水高”在帖子里说: “网民湘军500等人从天而降,泼漆砸碑,高调暴力,再一次掀起网民对方正县政府乃至政府官员狂轰滥炸的滔天巨澜,方正县政府又一次遭受了网络冷暴力

上一个帖子《独行独秀》里说到有几个月都没怎么上论坛,有朋友说这几个月很多事都可以写,比如“方正砸碑”。其实这事我虽说不上有多关注,但想一无所知那也是不可能的。但立的已然立了,砸的也已然砸了,要说什么的也都说了,所以本不打算就此开口。不过现在坛子里有一个“张水高”,写了个《三论方正砸碑:网络冷暴力可以休矣!》,我倒觉得不写实在难受了。


“张水高”在帖子里说:


“网民湘军500等人从天而降,泼漆砸碑,高调暴力,再一次掀起网民对方正县政府乃至政府官员狂轰滥炸的滔天巨澜,方正县政府又一次遭受了网络冷暴力的灭顶之灾,似乎到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由此可见,网络冷暴力的杀伤力确是太可怕了!


它让政府一个旨在谋取民众福祉的运营行为陷于瘫痪,在没有进行任何论证的情况下,方正县政府忍辱负重违心地用拆碑的举止否定了自己的行为,并且在反复解释无效之后,采取了姑妄听之的冷静克制态度,没有让砸碑事件升级到难以控制的地步,这不能不说是网络冷暴力对方正县政府施加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影响。”


这实在是太有趣了,有趣到了浑不知“是非”、“羞耻”为何物的程度了!


金圣叹评《水浒》说《水浒传》不写一百零八人而先写高俅,是借此表明“乱自上作”的道理。而方正县立碑的纠纷再一次印证了这个在我国大地上无数次被印证的道理。


“张水高”说“在没有进行任何论证的情况下,方正县政府忍辱负重违心地用拆碑的举止否定了自己的行为”,那么我倒很想知道,当初方正县立这个碑,是不是进行了“论证”呢?


跟我我的理解,要立这样一个碑,至少要经过下面几个步骤:提议——讨论——审议——立项——拨款建设,这个过程有没有公开?有没有解释?如果说这是一个“旨在谋取民众福祉的运营行为”,那么它的目的是通过什么形式、以什么手段、用多长时间谋取什么样的“民众福祉”?


这些我都不明白,并且我相信,绝大多数方正县的人民群众也不明白!


但大概“张水高”是明白的。


要立这个碑,据说花了50万,那么这50万是来自方正县的税收,还是上级财政拨款?不管来自何处,总要有个交代吧?有没有呢?如果这钱来自捐款,是制定项目的捐款还是其他,有没有交代?


如果有,对谁交代了?怎么交代的?方正县的人大有什么态度,是否审查了这笔预算?怎么通过的?


如果说网络上有“冷暴力”,那么缘起正在于政府对公民的暴力!


由方正县立碑砸碑又抖落出必须在招牌上标注日文的消息,其实在招牌上标注外文不是不可以,问题就在于“必须”,你不标注就得倒霉!这是不是暴力?!这是赤裸裸的热暴力!


但即便我们知道了,我们除了冷暴力和冷暴力走到极端后的热暴力,还有什么其他选择呢?即便是“湘军五百”那所谓“高调暴力”,在政府的暴力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湘军五百”不是发现用锤子根本奈何不了政府立的碑吗?不是最后只能泼桶漆吗?不是当即被暴力机关按倒在地并被带走吗?而那几天,从哈尔滨到方正县的公路不是处于暴力机关的监控之下吗?


所以,且慢为政府叫屈鸣冤吧。什么方正县的人在外边都很危险,受到了威胁,假如真有的话,是谁带给无辜的方正县群众这样的威胁呢?难道是方正县的群众自己制定了必须在招牌上标注日文的规定吗?是方正县的群众自己要花几十万立碑吗?


若说网络冷暴力体现了对政府的偏见,我倒是可以部分承认,那就是对政府,人民永远不能放弃监督。这不是偏见,而是事实。因为政府在任何时候相比人民都是占据优势的,因此再好的政府也会在监督实效的情况下走向人民利益的反面,因此必须通过各种方式不懈地监督。


问题是,在没有制度能够切实保证监督的情况下,还去侈谈什么“网络冷暴力”对政府的“杀伤力”,是不是天真得过头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且慢为政府叫屈鸣冤吧。什么方正县的人在外边都很危险,受到了威胁,假如真有的话,是谁带给无辜的方正县群众这样的威胁呢?难道是方正县的群众自己制定了必须在招牌上标注日文的规定吗?是方正县的群众自己要花几十万立碑吗?

听说你是中共党员,我就搞不清,为什么共产党员这样仇视共产党的政府?我们一介平民,尚知爱党、爱政府,你一个共产党员居然堕落到这种地步,真是匪夷所思。听说你还是大学教师,我不知道你在课堂上向学生灌输的是什么思想。你总不能号召你的学生去推翻你所在党的政府吧,相信你还没有那种能耐!我们的国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黑暗,我们的政府也没有你臆断的那样腐败。不要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辱没了自己的身份不说,还要让人怀疑你是不是也想通过对发布反政府言论,获得外来势力的庇护,或者跑到自由国度去弄张绿卡。凭你自身条件,很有说服力啊,也一定会引起他们的关注。只是我听说外来势力对共产党不感冒,你披着共产党的外衣,就不怕被他们怎样吗?是不是你已经做好了准备叛变或者与他们达成了某种协议?我想如果没有这些想法,最好还是收敛一点,不要太张狂。人民已不是愚不可及,不会上当受骗的!

 以下是引用年时卖酒那人家 在第1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天龙小刀 在第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年时卖酒那人家 在第8楼的发言:
......


“阴阳怪气”?如果我是方正县的子民,在方正县里都不能这样讲话,还谈什么阴阳怪气不阴阳怪气

为什么不能这么说?怕什么?

我怕进政府办的招待所啊

但凡一个人有信仰,再退一步或是知畏惧,一是不愿为恶,二是不敢作恶,这人就不会是个坏人。

看年时老师,

“我怕进政府办的招待所啊”

说明年时老师知畏惧,

但仍要说:

“对谁交代了?怎么交代的?方正县的人大有什么态度,是否审查了这笔预算?怎么通过的?”

说明畏惧打倒不了年时老师的信仰.


年时老师好比刘胡兰,不,年时老师比刘胡兰有信仰。刘胡兰仅仅是毫不畏惧而已,她不知道怕,更谈下上因为怕而丢掉信仰。年时老师就不一样了,年时老师是非常的怕,但仍然克服了内心深处的恐惧写出了质疑体制问题的言论,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原来为了民主的信仰年时老师是可以比刘胡兰更强大的。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