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十一章 飞龙在天 (一) 鹰 击 03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包月禄发现这个满是尸体的会议室墙边有个铁架子,上边挂了一面绣着一只白色虎头的军旗,旗上还绣有“优胜”二字。“排长,这里有只白老虎头!” “什么‘白虎’、‘黑虎’,都是纸老虎嘛!”杨育才冲过去一把扯下这面绣工精美的旗子,顺手揣进了怀里,韩军首都师“白虎团”的团旗就这样成了中国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包月禄发现这个满是尸体的会议室墙边有个铁架子,上边挂了一面绣着一只白色虎头的军旗,旗上还绣有“优胜”二字。“排长,这里有只白老虎头!”

“什么‘白虎’、‘黑虎’,都是纸老虎嘛!”杨育才冲过去一把扯下这面绣工精美的旗子,顺手揣进了怀里,韩军首都师“白虎团”的团旗就这样成了中国军队的战利品。

这面“白虎团”军旗如今仍然保存在北京军博(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成为这段历史的见证。

杨育才和侦察兵们提着枪冲出房门,临走又扔进了一颗手榴弹善后。

在杨育才率领下,十三名侦察兵把“白虎团”后方搅得天翻地覆。端掉了二青洞“白虎团”团部后,他们继续寻隙进攻,又连续干掉了团部附近的油库、弹药库。四处都响起了爆炸声,熊熊烈火映红了半边天,“白虎团”团部警卫部队乱成一团,天知道来了多少中国人!剩下的人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赶紧拼命逃向远方。

韩国人编著的《韩国战争史﹒金城西南地区战斗》中这样描写了这场战斗:


团部正面第一线防守部队第1营处于四面楚歌的时候,团长意识到敌人很快会向团部冲击过来,故于3时30分决定除团警卫排外把团部连和勤务连全部紧急动员起来,扼守直木洞、二青洞公路的桥梁,并督促机甲团火速赶来保卫团部。

然而,这时敌人两个营已经从第2营和第1营的结合部突破。二十分钟后即3时50分,其先头两个连(注:实际上是杨育才等十三个侦察兵)……比机甲团先一步逼近团部,……后续之一部从西北和西南两面包围了团部。这样,4时左右团部警卫人员和敌人展开激战,停车场上的汽车变成了火团,弹药库的弹药满天飞。窜入院中的敌人用冲锋枪猛烈扫射。因此,情报室的人员同敌人一面混战一面烧文件,准备突围。但是团部三十来人是根本无法挡住近一个营(?)的敌人。因此,团长下达命令:向间榛岘各自突围。

从此,团的各级指挥通信网全部断绝,前线的各营无从接到命令,后方的师部无从接到报告,他们从团部南侧山坡冲出敌人的火网,在辨不清方向的大雾中副师长失踪,其余人员历尽千辛万苦,于这一天到达间榛岘新防线。


后来经过战场统计,这个小分队十三名侦察兵竟在一个多小时内消灭了二百二十多名敌人,其中包括“白虎团”团部大部分军官七十余人,而小分队仅有一人轻伤。

“白虎团”团部被消灭,就好像一个人没有了大脑,通信联络也断绝了,“白虎团”部队失去了指挥,陷入了更大的混乱。

203师渗透穿插支队乘胜追击,将韩军首都师赶来增援的机甲团第7连大部歼灭,将机甲团第2营汽车队全歼。随即又摧毁敌人一个多管火箭炮阵地,并将赶来支援的美军一个榴弹炮营截歼大部,于14日3时胜利占领了梨实洞、北亭岭、下榛岘以北诸高地。

杨育才等十三名侦察兵这次杰出的特种作战行动对整个金城战役的胜利起到了重大作用,杨育才和他的侦察班也因此名扬神州大地。后来,他们的传奇经历被拍成八个样板戏之一,还被拍成了电影《打击侵略者》。甚至还有多情的戏曲工作者把它改编成了唱遍全国的现代京剧 ——《奇袭白虎团》。

杨育才等人这次组织严密的战术行动,其实就是中国军队令对手闻风丧胆的经典战术——穿插迂回。

战后,杨育才被志愿军总部记特等功,并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也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同时授予金星奖章和一级国旗勋章。

杨育才1978年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83年退休。退休前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某师副师长。

志愿军老兵康海(时任志愿军第68军203师作战科副科长)曾回忆道:


“他们(指杨育才小分队)的关键作用就是使敌人整个的防御部队失掉了指挥,所以想跑是跑不了的,不可能了。这样就为正面进攻部队全部歼灭敌人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条件……”


14日4时30分,在师长王钧指挥下,第204师主力占领了月峰山。王钧手下也有一支渗透穿插分队,正当师主力发起攻击的时候,他们悄悄地向韩军首都师的二线阵地 ——下榛岘猛插了下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咱们这边再说南韩军首都师副师长林益醇、“白虎团”团长崔喜寅上校。

在好不容易才逃脱了杨育才那些侦察兵们的手掌之后,林益醇和崔喜寅急急似丧家之犬,惶惶如漏网之鱼,匆匆向东南方向逃窜。谁知越急越出事儿,没多久,两人迷失了方向,相互跑散了。当跑到下榛岘附近时,气喘吁吁的林益醇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上,想休息一会儿再跑。

这时候,几个中国侦察兵悄悄地围了上来 ——他们正是204师王钧师长手下的渗透穿插分队。

曾经在白马山和上甘岭迭立战功的韩国首都师副师长林益醇就这样被中国军队生擒活捉。他也是中国军队在朝鲜战场俘虏的敌军最高级别的军官。

当林益醇被活捉时,奉命增援的机甲团团长陆根洙也陷入了中国军队的伏击圈。在密集而来的弹雨中,陆根洙身上被打得像蜂窝一般,他的四个忠心的卫士抢出了他的尸体,抬着死去的团长向师部撤退。跑出去没多远后又一次遭到伏击,四个卫士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激烈的战斗打了整整一个通宵,凌晨,伴随着耀眼的闪电和轰隆隆的雷声,铜钱般大的雨点从空中泼了下来,大雨来了!

大雨显然对中国军队是有利的 ——美军的空中支援已经无法到来。杨勇司令员立即转头对参谋人员道:“命令部队,打破常规,白天进攻!”

中国军队立刻又发起了凶猛的进攻,配属我二十兵团的二十辆坦克也积极配合步兵向纵深发展!

在豪雨中开始布局的朝鲜战争,注定又要在一场瓢泼大雨之中收完它最后的一颗官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