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人的一生中,总能直接或者间接的遇上一些意外事件的发生。这些事件有的是微不足道的令人虚惊一场,有的是惊心动魄让人刻骨铭心。我在部队经历了一次小小的意外爆炸事件,虽然没有造成大的伤亡。但是,这场意外事故发生后,阻止的更大的爆炸隐患,让我至今心有余悸。

我把这个故事分享给大家,请各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发挥自己的想象力,预测它能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时间是1980年,刚过了‘元旦佳节’的4号上午,温暖的阳光给人带来阵阵暖意。连队分班排进行野外训练。我们排的训练科目是[防坦克地雷的原理结构,埋设与排除],我们背着野战桌,提着三颗防坦克教练地雷(型号记不清了)和一盒地雷引信。我拿着制式的防坦克地雷的剖面图,带着全排来的训练场地。我按着教学计划,分步骤地给大家先从理论上讲解防坦克地雷结构,怎样埋设与伪装和怎样排除地雷后,又给大家做示范讲解。然后分班带开进行实际埋雷练习。战友们听得仔细、练得认真,个个挥动着作战锹挖埋雷坑……。整个训练氛围非常高涨。

当时是带了三颗地雷。各班分开训练时是每班一颗地雷一个引爆引信(都是训练模型)。引信是白色塑料质地,直径大约2厘米宽、高约6厘米的圆柱体。里面有个弹簧套着击针,有个小钢珠阻绊着击针,击针对着下面的底火,底火是引爆药,药名是‘黑索金’,药量是普通火柴磷头的四分之一。遇有压力后,击针撞击底火即可引爆地雷。这是俗称的‘压发式’起爆装置。(凭记忆描述,不足之处请各位补充)训练用的引信是没有底火装置的。把引信握在手里按着‘咔吧、咔吧’的响声,如同现在我们使用的一次性打火机的响声。

休息的时候,九班副和我一起到坡下,找个朝阳的地方,吸着烟闲聊起来…..。

我俩正在吞云吐雾的时候,忽然,从坡上传来一声‘啪’的声音。‘不好!出事了。’我俩连忙往坡上爬去。上去一看,只见几个战友围在一起,其中一个在使劲地甩着右手。我俩跑到跟前,见甩手的战友右手掌上血糊糊的冒血。‘不要甩了,举起手!’九班副见是他们班的士兵,上前托住那个战友的肘部,我连忙解下鞋带,当做止血带给他扎住肘部。

团卫生队在训练场上有临时医疗点。这时候,军医和护士跑来了,军医看了伤情后,说:跟我走吧。九班副陪着受伤的战友向医疗点走去。

‘怎么回事?’我忙问其他几个战友。

‘那个引信爆炸了!’几个战友异口同声的回答着。

不可能吧,这都是训练器材呀,难道是有……我心里嘀咕着。赶紧向全排的战友说:‘把器材全部交过来吧!’

战友们小心翼翼的把地雷和引信放到了桌子上。

连长、指导员从另一个山坡赶来了,我刚把事情经过介绍完。团参谋长带着几个参谋也赶来了。

连长又把事情经过向参谋长做了汇报。参谋长命令随身来的一个参谋:十万火急!命令各营停止训练!封存训练器材。

下午,团里来了一个参谋,把上午的事情又重新问了一遍,并做了一个书面记录,安慰了受伤的战友。好在战友的伤没有伤到筋骨,

这个事件到此为止,我没有往严重的方面考虑。

二个月以后,我调到了师部。

一天, 司令部一个参谋问我,你就是XXX?

我点头说是。

又问:你们团里在元月份那个小爆炸,是你讲课的时候发生的吧?

我心里一惊,表情一愣。问:你怎么知道的?

你等着,他从墙上挂着的一排子大夹子中,拿来一本递给我,说:上面记得清清楚楚,自己看吧。接过大本子,上面印着(陆军XXX师训练事故登记)。

‘那事故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嘴里嘀咕着,翻开了大本子。

他笑着说:‘没有说是你的责任,慢慢看看。’

记录上对那场事故登记的很详细也很客观。‘你看看这里,’王参谋指着(大概是)排查结果栏目。上面写道,事故发生后,及时停止了器材方面的训练,立即对各营训练器材进行封存和排查。通过排查发现,有个别实战弹药器材与训练器材混在一起。原因是部队调防中……。共排查出实战爆破筒X具,各式地雷X颗……。

‘你想想,如果你们那天是训练爆破筒,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看记录看的我是头皮阵阵发麻,王参谋的话让我听得脊背上冷汗滚滚…….幸亏发现的及时呀,要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

刚发生事故后,由于不了解事故背后的情况,所以没有多大的感想。看了这个登记后,才产生了后怕的想法。从此以后,再使用器材训练的时候,我都要不厌其烦的仔细地对器材进行一番检查和鉴别。

这就是那场小事故给我带来的刻骨铭心的记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