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国民党潜伏特工 正文 美国大兵要来了

北漂联盟 收藏 0 2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14.html


14、战争又爆发了


朝鲜战争爆发了。

大家都在“嘿啦啦啦,嘿啦啦啦”地激情歌唱时,李素琴却发现了丈夫的阴郁和异常。

回到了家,他就会伫立在墙上的那张世界地图跟前,久久不语,迟迟发呆。

是的,妻子李素琴的心中疑云飘荡,却又不敢往丈夫身上胡思乱想。她倾心丈夫,也信任丈夫,绝不相信丈夫能做出非常之事来,但她又不理解丈夫的一些异乎常人的举动。出于对丈夫的负责,她总想找个理由,探探他的底儿。

机会来了。这天下午,李素琴攥着几张彩纸风风火火地赶回了家。丈夫还是那么故我素常,站在地图前。她一进门,就将几张彩纸摔在了三抽桌上,那儿靠近丈夫:“太不像话了,这反动派也太嚣张了,把传单都撒到院子里了!你看看,你瞧瞧!”

金云鹤仅仅扫了她一眼,又去练他的“地图功”了。

见他没反应,李素琴有点儿沉不住气了,她拍着传单向丈夫喊道:“你跟地图较什么劲?上头有金矿还是银矿?你看看,你看看,窜到台湾的国民党多嚣张啊!”

金云鹤却笑着对她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国民党利用朝鲜战争做文章,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嘛,你何必这么过敏呢?”他又不以为然地对她说:“国家大事,文治武力,以后再说吧,你先吃饭,馒头在锅里呢。”

李素琴扭过身去,从锅里抓起一个馒头,狠狠咬了一口,然后又瞪着眼睛说道:“你可别两耳不闻窗外事呀,要随时注意阶级斗争的新动向。要是国民党真的闹腾起来,就会有变天、复辟的危险!”

“别那么危言耸听了。”金云鹤不轻不沉地说道,“前几年,不是旧社会吗,我们不是也活过来了吗。”

“不行!”李素琴一把将馒头攥扁了,“你的思想有问题,属于严重的黑白颠倒,是非不清。”

金云鹤不再吭声了,因为再讲,那就太显眼了。汪教员曾经告诫过他,潜伏就应当从众,而不应当另类,一旦让人判若天渊,就等于将自己送入绝地。

也就在他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他忽然反思起了自己近期的表现。朝鲜战争爆发以来,由于内心的激奋,他的行为产生了一些反常和畸形,天天观摩地图,总是在计算着美国大兵跨过鸭绿江的日子,到那时,他说不上自己是枯木逢春,还是扬眉吐气,但至少他有一种期盼,这似乎是每一个潜伏者的普遍心理。现在,他矍然而惊,感到自己的一些行为太缺乏理智了,应当赶紧收起墙上的那副地图,尽快像周围人那样平静地生活,哪怕这种平静是一种伪装。

于是,他故意凑近了妻子,用检讨的口吻说道:“素琴啊,你这么一提醒,我还真觉得自己思想有问题呢。新中国建立了,我的封建残余观念还在作怪,值得反省呀。”

李素琴琢磨着他的话,一时竟找不到延续话题的由头了。

而金云鹤轻松递给妻子一杯开水,诚恳地说:“素琴啊,你是抗战时期的老党员,今后要多多帮助我啊。”

这时,李素琴猛地皱了眉头,对丈夫说:“啥话呀?把我当啥了?我不是你的领导,我是你的老婆!这么见外!”

突然,李素琴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她瞪着丈夫问道:“我还有个事要问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上级让咱捐款捐物,你怎么就捐了一斤小米?平时你不很大方吗?”

金云鹤答道:“捐一斤的,不紧紧我一个人吧?”

“是,还有一个谭老黑。”李素琴气呼呼地说,“谭老黑是个啥人?他当过还乡团!放着好人不学,咋向他看齐呢!”

金云鹤扬起俊朗的面孔,低沉地问妻子:“那你想让我捐多少?”

“不是我想,是你想!”妻子不依不饶。

对于妻子的激进和强势,金云鹤平时还是能够接受的,但对于她指责抗美援朝捐赠这事,他却产生了一种反感和厌倦,因为这事关系到个人信仰,是一个人的准则,不可动摇,也不可退让。

金云鹤不太耐烦地对妻子说道:“行了,我虽然不会唱高调,但对国家的贡献也是与目共睹的。”

“你不就房屋租金那点事吗?一码归一码啊!”

这样的话,让金云鹤大为不满,但他依旧压抑着自己,用诡秘的微笑来抗议着她。

由此,喜欢直来直去的李素琴更是受不了了,她“啪”地一拍桌子,想骂什么,但终没出声。她会骂人,可出于对丈夫的尊重,她从来没骂过他。

见李素琴拍了桌子,金云鹤担心激起战争,礼貌地朝着妻子点了点头,走了。夫妻间在火头上,选择逃避既是一种策略,又是一种涵养。

望着丈夫的背影,李素琴心里升腾起一股失落,她觉得今天的一番试探,让错落有致的丈夫一一化解了,没有形成高潮,也没有达到效果,她甚至后悔,不该给丈夫出些难题。


晚上,金云鹤从那片雾蒙蒙的小树林回来时,竟发现马书记坐在家里,这让他惊恐不已。

陪着马书记说话的妻子见到了丈夫,起身介绍道:“云鹤啊,马书记代表组织来探望咱家了。”说这话时,她仿佛白天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似的。

一个堂堂的区委书记怎么会突然来到自己家呢?潜伏以来,对任何异常,他都免不了多一份忧思。金云鹤眼里看着客人,心中却没有一点儿数。

“是这样。”马书记见到了金云鹤,开门见山地说道。“这次抗美援朝捐款,不仅是一次爱国行动,也是一次民情大调查。我们要对区里一些捐献较少的同志,普遍进行一次家访,发现什么困难,争取就地解决。”

马书记那永远琢磨不透的微笑让金云鹤有点儿不寒而栗,马书记见他神情有些紧张,哈哈一笑说:“云鹤,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吧,能解决的,组织上尽量帮你解决。”

金云鹤感觉不妙,因为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成了大家关注的目标,捐献的事让他后悔不已。

“我刚才跟马书记说了,我们家没啥困难。云鹤捐献少,是因为这几个月我天天抱着药罐子,把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没事,下次捐献,我们家云鹤一定争取当状元、戴红花。”

妻子的掩护很得体。

马书记却依然不放心地对金云鹤说:“云鹤,如果实在困难,区里就先给你兑现部分房租,这个金家大院,一年不少钱唻。”

马书记的话,立刻提醒了金云鹤,他眉毛一挑,一本正经地说道:“马书记,这不,我也正要找你汇报。我跟素琴同志商议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事关国家兴亡,作为新中国的公民,我们要积极贡献,不遗余力,所以,我们想把金家大院全部捐给国家,希望马书记能接受我们的一片心意。”

马书记惊喜地站了起来,紧紧握着金云鹤的手,夸赞道:“云鹤、素琴,你们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呀!我代表组织感谢你们,谢谢!”

李素琴目瞪口呆地看着丈夫。

……

马书记一走,李素琴就亲热无比地抓住了金云鹤的双肩,拼命摇晃着,激动地语无伦次,都不知道干什么好了。

对于这样亲密的动作,金云鹤一时有点不太适应,他把妻子的手拿下来,有点躲避地说道:“好了,好了,让别人看见不好!”

“看见又怎样,你是我男人!哪个爱看,就让他看去!”李素琴又把手搭上去,热的像一盆火。随即,她神秘地说道:“你等着!”就转身进了厨房。

不一会功夫,她就端上来了两盘家常菜,末了,又拿出一瓶酒,兴奋地说道:“云鹤,你觉悟这么快,我很高兴,今晚就陪你喝两盅!”

听她这样说,金云鹤也来了兴致,他拿过酒杯,给自己斟满了,又给李素琴斟了半杯。

“倒满倒满!”李素琴豪爽地说道。 “云鹤,我今天特高兴,你知道吗?你在向组织靠拢!”

“向组织靠拢?”金云鹤警觉地疑问道。

李素琴却轻松一笑:“云鹤,看你慌的,这不是好事吗?你知道吗,马书记让我好好关心你的政治进步,争取把你发展成‘纳新’对象呢。”

“‘纳新’对象?”

妻子眼笑眉笑地讲解道:“‘纳新’,就是发展新党员啊,”

“噢!”金云鹤明白了,他的情绪也激扬起来,这倒不是一个信仰问题,而是这一走向将给自己的潜伏戴上一定安全帽,因此,他端起了酒杯,对妻子说:“如果真是这样,是该好好庆贺啊!”

夫妻俩边喝边聊,很是热烈。

妻子说:“云鹤啊,自从嫁给你,我是铁了心的呀!过去,我是秘密共产党员,咱俩的思想差距看不大出来,可解放后,我的身份公开了,总觉得跟你不那么黏糊,说咱俩有差距吧,又怕你不接受,可这是真真切切的啊!”

她一只手揽着丈夫的胳膊,又说道:“云鹤,你知道吗,我对你是一肚子话啊!你对我,不冷不热,我不在乎,只要你这个人在我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但有一条,我不得不说,你整天荤不荤素不素的,做的一些事,我看不懂,说的一些话,我也听不懂,我一直觉得你心里有一扇门,就是不跟我打开啊,有时候,我这心里也怕啊!”一释为快的李素琴又端起了酒杯:“来,再喝!”

她觉得,这喝酒的感觉真好,喝了酒,就能说很多的知心话,喝了酒,平时不远不近的丈夫就能拉近距离。

她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拉开床头上的柜子:“云鹤,你看,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衣服,从春到冬,全套的,我这心里害怕的时候,我就做衣服,我就是想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不能让你穿着旧衣服走,我一定要让你体体面面的。”

金云鹤看着这满满一柜子的衣服,心里涌起了万般的柔情,他的眼睛有点湿润了,不由自主地站起来,把妻子揽到了怀里。

一向强势的李素琴被他这一抱,竟然有点不知所措,她涨红着脸,狠狠地咬了丈夫一口。

金云鹤吓了一跳,“哎呀”一声叫了出来。李素琴不停地捶打着他的肩膀:“云鹤,我再罗嗦一遍,你是个好人,只要你不愧对良心,不愧对新中国,我永远信你,一万个不变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