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嫌疑人小丽面对提问不时双手掩面,然后长叹一口气。穆奕 摄




在丽江古城,北大教授王学明(化名)和高中生小丽(化名)邂逅,当晚就开房成为情人,两人年龄相差26岁。


随后小丽数次来京,在宾馆或对方家里和王学明幽会,还在一次回程途中烫伤双脚,从而与高考失之交臂。因王学明承诺帮她找学校上北大,小丽义无反顾地跟他好了两年,终究未能圆大学梦。今年4月,小丽再次要求上大学未果,便以伤害对方家人相威胁,向王学明索要30万元,两天后被情人带来的民警拘捕。昨天记者获悉,小丽因涉嫌敲诈勒索罪,已被检方批捕,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邂逅当晚丽江开房


在小丽的供述中,她和王学明相遇是在2009年元旦,彼时北大教授王学明前往云南丽江古城度假。一天下午,他在古城区散步,遇到了纳西族高中生小丽。虽然才读高三,小丽却已年满20岁。她扎着两个小辫,细长眼睛,圆脸,据见过她的证人描述,一看就是少数民族。王学明上前主动搭讪,询问小丽是否纳西族。得知对方是北京大学教授,小丽迅速对王学明产生好感,两人相谈甚欢。当晚,王学明在古城区开了房,两人虽未发生性关系,小丽已认定彼此的情侣关系。


小丽在供述中称,次日王学明给了她200元钱,她便去买了一部旧手机,美得欢天喜地。她来自丽江的农村,父母都是农民,还有一个妹妹也在读书。因为经济困窘,家里既没电话,也没人有手机。随后,小丽便用这部手机和王学明频繁联系起来。小丽供述称,王学明屡屡在短信中表达爱意,她便也同意了。


一个月后,王学明让小丽来北京,并给她汇去3000元。收到钱后,小丽偷偷坐火车来京,在北大南门和他见了面。当晚,王学明把小丽带到自己家里,两人发生了性关系。因妻子孩子都不在家,王学明让小丽在家里住了一周,才让她回到丽江继续上学。当年5月,正在预备高考的小丽又接到王学明的电话,希望她再次来京相聚。她考虑片刻,买了张车票就来到北京,依然住在王学明家里,其间保持情人关系。


来京幽会耽误高考


此次返程途中,小丽在火车上被热水烫伤双脚。回到丽江,小丽无法继续复习功课,只好呆在家里养伤,与当年高考失之交臂。王学明得知此事后,给小丽汇了5000元让她安心养伤。7月份他接到小丽的电话,说希望他能凭借北大教授的身份,帮她找所学校读书。小丽回忆说,王学明并未马上答应,他只是劝慰自己好生在家复习功课,准备来年的高考,还承诺说,如果来年差点分数也没事,他一定会找关系让她上北大。此时,家人也已知晓小丽和王学明的关系,但没有阻止他们继续来往。


去年5月,又到临近高考时。小丽突然接到王学明的电话,说不必参加高考了,因为找关系上北大的事需要一大笔钱,现在办不成了。尽管略带失望,小丽还是再次应情人要求来到北京见面。这次,王学明带她去了南戴河,在海边住了一个月才返京。其间,两人多次发生关系。据口供称,被问及是否自愿和王学明发生关系时,小丽一直都坦白说自愿。她多次对家人表达过对王学明的仰慕,并认定他一定会帮助她上学,跳出丽江农村,融入都市成为有文化的人。据她自称,与王学明的频繁联系中,她提及最多的就是上学问题。开始王学明还耐心安慰,后来索性说根本办不成。


求帮上学不成改索钱


今年2月,小丽再次对王学明提到上学的事。王学明满口答应,让她来北京办手续。然而两人相见后,王学明又称变故突生,恐怕难以办成此事。此次,小丽自称已经很失望。她回到丽江后没几天,突然声称要跟朋友合伙到北京做生意,主动来京投奔王学明。在王学明家里幽会时,小丽的包里掉出一个借条,内容是朋友向她借款千万。王学明询问她哪来的借条,是不是真的,小丽没有回答。据她的口供称,这张借条是用来吓唬王学明的,她希望他看到后能继续帮她找学校。


4月,小丽再次独身来京,在五道口一家宾馆开了房间。4月15日,她约王学明在立水桥地铁站附近吃饭,其间继续追问上学的事到底能不能办。王学明直白地说,自己确实办不了。这是小丽最后一次问上学的事。得到否定答案后,她灰了心,表示要回丽江开家客栈,希望王学明赞助30万元,王学明让她等等再说。


4月21日中午,两人再次于老地方相见。小丽追问钱的事,王学明此次明确表示拿不出这笔钱。小丽着了急,口不择言地说自己是被他所耽误,先是错过了高考,又白白浪费了两年。“我特别生气,就说你如果不答应,我要找媒体曝光我们之间的关系,反正你是有身份的人!”小丽回忆说,自己不但以曝光情人关系要挟,还信口开河说带了个彝族的男同学过来,对方有猎枪在身上。


赴约谈判被警察抓捕


“如果你还不答应,就让你尝尝家破人亡的感觉。”小丽的这句话让王学明害了怕,他提出要见彝族男同学一面,被小丽拒绝。为稳住小丽,王学明假意答应下来,并约好晚上一起吃麦当劳。小丽信以为真,当晚一进麦当劳,就被王学明带来的民警拘捕。原来,王学明当天下午就向海淀警方报案称,自己遭到小丽的威胁,如果不给30万元,自己和家人将随时面临人身危险。


王学明的报案材料中,承认了他和小丽的情人关系。他还特意提及,两人交往期间他多次给予小丽经济上的帮助。对此小丽亦不否认,她表示从交往到归案,王学明一共给了她约2万元。记者注意到,在证言中,王学明没有提及小丽要求上学一事。他对警方表示,小丽再三跟自己要钱,时而声称患了子宫肌瘤,时而声称要开客栈,自己忍无可忍才报警的。


检方指控其敲诈勒索


审查起诉材料称,今年4月21日下午,小丽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向被害人王学明索要30万元,否则就将两人之间的奸情公布于众,并以从云南老家带来一名带着猎枪和砍刀的彝族男子,可随时杀掉王学明家人相威胁。警方认为,小丽的行为涉嫌敲诈勒索罪,将案卷移交检方审查起诉。


对此,小丽的辩护律师许昔龙认为,在这场感情纠葛中,小丽和王学明的关系无论身份、年纪、阅历都是不对等的,小丽处于弱势一方。她还在读高中时,就被大学教授王学明发展为情人关系,并因此错过了高考机会。出于对王学明北大教授身份的仰慕和信赖,小丽对他能帮忙来京上学一事有着强烈期待。后来得知此事落空,她便提出30万元了事,实际上是天真地想给王学明施加压力,以实现自己来京上学的目标。


许昔龙表示,最终小丽也没有得到30万元。小丽之所以到今天的地步,与王学明利用北大教授身份玩弄女生的不道德行为分不开的,对她不宜科处刑责处理。目前,此案正在检方审查起诉中。


>>对话


8月19日,记者在看守所见到了小丽。她表情平静,用平稳的语速回答着记者的每一个问题,只是不时用双手掩面,然后长叹一口气。


记者:你上学的时候有男朋友吗?


小丽:没有。


记者:你们第一次去宾馆时你了解他吗?


小丽:不算了解,但我相信他不像是在骗我。


记者:他邀你来北京你为什么答应他?


小丽:我没来过北京,并且他说可以去北大听他讲课,让我认识他周围有本事的人,我就同意了。第一次来北京后我爱上了他。他说他已经离婚了,要跟我结婚。我认为他是北大老师,应该有修养的,他说什么我都信。


记者:你跟他在一起时他对你好吗?


小丽:他对我挺好的。他说能在学业上帮助我,已对我挺好了。虽然没有帮我,但我相信他是个好人。


记者:你什么时候决定向他要钱的?


小丽:在我们家乡只要跟一个男人发生关系就必须嫁给他,家乡的人都知道我交了一个北京男朋友,我要是这样就没脸回去,所以我很生气,就想管他要钱。


记者:你现在恨这个男人吗?


小丽:不恨。我不应该说伤害他的话。


记者:你后悔认识这个男人吗?


小丽:不后悔。


记者: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小丽:回丽江,不会再来北京,也不会再和这个男人联系。


>>链接


20余条短信显示感情起伏


警方在调查中发现了两人20余条涉案短信,时间从去年11月到今年4月21日。从开始的“曾经给你带来了很多伤害啊”,直到“只好破釜沉舟了,是吗”,再到最后的“昨天你告诉我,今天会给我满意的答案!答案呢?别这么玩我,我都家破人亡了”,情绪日趋激烈,反映出两人的感情破裂轨迹。(刘杰 穆奕)



热议转帖,点击过万,奖励工分,感谢楼主对社会聚焦版面的支持,祝您愉快

本文内容于 2011/8/22 19:52:50 被韵儿笑笑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