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哥的教书生涯——故地重游,寻回友情 [蓝剑军团]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38 488
导读:[center][size=16][B]故地重游,寻回友情[/B][/size][/center] [center][B]故地重游 故旧相见友情永恒 找寻足迹 慰问盲妇心情凝重[/B][/center] 不知不觉中迎来了2001年。10年前的1991年11月16日,我在樵山的好伙伴丁太平,率黄山区教育考察团来黟中、碧阳初中参观,中午找到我,久别重逢十分亲热;我俩出学校大门步行,边走边聊;我们绕马道路,过向阳桥,走直街,到北街碧阳饭店门口,已有好几个人在等他吃饭,我们才依依不舍地告别。千言万语一句话

故地重游,寻回友情

故地重游 故旧相见友情永恒

找寻足迹 慰问盲妇心情凝重

不知不觉中迎来了2001年。10年前的1991年11月16日,我在樵山的好伙伴丁太平,率黄山区教育考察团来黟中、碧阳初中参观,中午找到我,久别重逢十分亲热;我俩出学校大门步行,边走边聊;我们绕马道路,过向阳桥,走直街,到北街碧阳饭店门口,已有好几个人在等他吃饭,我们才依依不舍地告别。千言万语一句话:邀请我到樵山旧地重游。以后年年春节来电、来信、寄贺卡,向我拜年,称我是“伯乐”;次次邀请,我一直未能如愿。

2001年元月8日,家里安装了电话机,首次用电话与丁太平通了话。大年初一,他来电贺新年。正月初六上午,我和小苏乘车,绕道汤口前往太平。汽车盘旋在黄山到潭家桥的公路上,我透过车窗看着周围的风景,回想着过去走这条公路的情景:从32年前到太平任教起,几乎年年路过这条尘土**、弯弯曲曲狭窄的山间公路,人和行李挤在车蓬里,不是卡着脚,就是人撞人,车尾锅炉灼得人喘不过气来;下了车,从头到脚一身尘土,任你再怎么拍、怎么跺也是枉然。如今,车子在宽敞的林荫道上平稳行驶,车厢里悠扬的音乐声洗刷过去,迎接未来••••••

中午时分到了柑棠,找到了丁太平的家。丁太平以为我们是从羊栈岭过来,早到六角亭去接我们了。丁太平和我同名不同姓,也许是缘分的安排,1964年在樵山团龙头任教的郑梦仙应征入伍了,我就推荐当时辍学在家的小丁接替。虽然不在同一所学校,但各项教学活动都在一起,经常同吃、同睡一张床,情谊深厚,直到1969年我离开樵山。在离开后的30余年里,丁太平变化很大,先是结婚生子,再是上大学深造,毕业后在池州专署任职,八十年代末调回太平县,现在黄山区政府办公室任职。

在小丁家吃过中饭,乘坐他的小车,从柑棠出发,经仙源前往樵山。途中,在一处山坡前他招呼司机慢速,然后对我说:“这就是你当年待过的招桃小学旧址。”我一愣,啊!面目全非。一瞬间,又来到一个岔路口,他说:“这就是樵山岭脚,我们当年往返学区开会,都要在这里歇脚。”我向四周环视许久,脑海里浮现一位鹤发童颜的老翁,当年上下这里时,我总要情不自禁地推开老人的屋门,欣赏他那苍劲浑厚的书法墨宝。接着,小车倒回,轮胎碾压着石渣路面缓慢向上行驶。放眼望去,山坡、沟壑全被白雪覆盖,一派银装素裹景色。随着喇叭声,车子驶上了山梁,附近有一处人家,小丁指着说:“这是丁家,前面山脚下就是你住过的樵山小学。”我仔细寻找,却找不到原来的摸样了。

下午4点钟,车子亭在了村委会门口,小丁由于还有其他重要应酬,就驱车回柑棠了。早就等候在这里的汪时九迎上来,帮我们拿行李,扶我上了三轮车,径直开往荷花坑,走进汪时九的家。已经87岁高龄的汪老乡长正在门口迎候。老人还象当年那样壮实,嗓门洪亮。他告诉小苏我在樵山时的种种好处,说是我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帮助他儿子解围,保住了教师资格。用过晚餐,我夫妻俩和他的家人欢聚在客厅里,边烤火边聊天,连电视都顾不上看;回忆当年的事情,总是有说不完的话,直到深夜。

正月初七一大早,我独自踏着霜冻的土地,在松树下做完体操,登上我曾经摘过茶的山梁俯视山村,当年那些家家相连的老屋不见了,取代的是一栋栋单家独户的新房子;抬头远望,丁氏祖坟成了黄土坡,原来那里是一片竹林,我当年曾经进去拔很多的笋子,晒成干盐笋带回家,••••••往事多多,突然想起小苏有事要找我,赶紧顺着自来水管回到汪时九家。汪时九一大早就在灶台前烧锅。我开玩笑说:“当年的大少爷,如今也成了火头将军了。”他不好意思地说:“我小时侯懒得很。”上午,汪时九约来小四轮车(拖拉机),陪我们去丁家。

一下车,我急切地要见到丁太日的妈,汪时九把我带进一间倒塌一半的房子里,只见一位双目失明的老太太,孤零零地拄着棍子坐在长凳上。我心头一惊,当年慈祥厚道的大妈,怎么三十几年过去了,竟活得这么惨。俗话说“养儿防老”,她年轻时有两个痴呆儿子,全靠她养活,如今落得如此境地,令人心寒。我怕老人受风寒,便扶她进了有墙体的另一半。尽管她看不见,我还是双手抱拳毕恭毕敬向她拜年,送上礼物和现金,祝老人健康长寿。当了解到她在泾县的两个女儿对她很孝顺,外孙在部队已提干时,我悬着的心才平静下来。

走出断壁残垣,看见前面大院里聚来许多人,正在迎接我的到来。我在大家的簇拥下到了丁六斤(汪时九的姨表弟,丁太平的妹夫)的家。簇拥的人中,壮年人几乎全是当年的学生。其中,已是村支书的丁新强话语最多。记得我刚到樵山时,就数他的胆子大,压着我的肩背报名。中午,丁六斤请客,我和小苏坐正中。桌上摆满了菜肴,学生们轮流举杯敬酒,师生情交融在杯中,说不尽,道不完,屋子里洋溢着喜庆的气氛,一直到天黑才散席,村里派车把我们送回荷花坑。

初八那天清晨,汤智慧闻讯从汤家翻山抄近路,赶到汪时九家来看我,一见面,他就激动地握着我的双手,久久不放松。30多年前,我把他带在身边,担任民办教师;他母亲经常为我洗衣浆被。这段情谊,我深埋在心里。由于汤智慧那天要帮人家主持婚礼,我们依依惜别。汤智慧精明干练,我当年离开樵山后,他考入屯溪师范,我去屯开会时,曾到黎阳会过他。

小汤走后,我和小苏来到一处山洞前。我对她说,这就是神仙洞,神奇而美妙。洞很深,很大,里面有梯田,有戏台,有狮虎模样的卧石,头上有石钟,脚下有石笋,顺洞而下有哗哗的流水,一直流到十几里之外的三河村。有几年的端午节,我跟当地人举着火把进洞游玩,还看见过历代游客在石崖上的留言。

上午,汪时九和吕兴发(当年学生,现樵山小学教导主任)带我们徒步前往余项村,汪时九妻舅余敦和家。这天中午,余敦和设家宴接待我们,在座的大多是樵山小学教师。在大家的要求下,我借酒兴赋诗一首:“云骑山巅松涛涌,村落山腰卧凤龙;飞车山崖穿雾过,笑看山际渔舟游。”

傍晚,告别了后起之秀,回到汪时九的家。在仙源办厂的汪时俭带着干茶来看我。当年他兄妹六七个,家庭生活困难,大冷的天,拎着烘炉,光脚踏着不合脚的回力鞋上学、回家,冻得脸色发青,我见了心疼,曾送给他家衣、帽、鞋子等。如今他知情知义。

正月初九早上七点,我和小苏告别了汪时九一家,离开樵山,乘班车到仙源,向王芳成夫妇拜年。王芳成是浙江永康人,当年在樵山小学附近开铁匠铺,我们相处多年,十分友好。1993年他来黟县会同乡,特地到碧阳中心小学来看我,并邀请我去仙源玩。这天,我的到来,他十分高兴,特地邀请当年新明乡书记王恒俭、校长徐林玉以及在太平中学任教的儿子、媳妇共进午餐。席间,有敬不完的酒,有忆不完的往事。当年意气风发,现在年老失落。

正月初十上午,在王芳成、王恒俭、徐林玉的陪同下,来到枧村向陈建熙一家拜年。陈建熙小时侯叫陈德堃,他的父亲早年是横岗村有名气的庄户人,同我父亲交厚。由于感情纠葛,他那好端端的家就散了;他被过继给江家段一户殷实人家,1957年徽师毕业后来到太平县当教师。由于是世交,我到太平后,俩人走得很近。今天,他邀请几位同学共聚午餐,大家频频举杯,互相祝福。饭后,大家在门前合影留念。后右起:章云庆(前面提及的“文革”政工组长)、陈建熙、孙有根、徐林玉、王芳成;前左起:王恒俭、曹子威、我和建熙长孙、小苏。据我所知,他们都是当年太平县的教育精英。

傍晚时分,丁太平驱车到枧村,我抱拳告别各位兄长,随车来到柑棠丁太平的家。他的家可谓富丽堂皇,我有些拘束。但厨房后面的柴房里有杂七杂八的东西,还有无土栽培的蔬菜,可见小丁还没有丢弃山农的本色。那天参加晚餐的,还有他的儿子丁明(太平湖镇副镇长)、儿媳(国税局任职),程富国(学生,区发改委主任)。我们一次又一次举杯,共祝新春。

正月十一清晨,吃过早餐。丁太平赠我一令宣纸和“文房四宝”,冒着霜冻严寒,带我们穿过街道,到车站揽车。我们上车后,他还尾追车行,挥手告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通过该文的描述,我们看到了一个为乡村教育事业孜孜不倦、精心育人的乡村教育工作者的平凡而又灿烂的人生轨迹及美好形象,写得好!

 以下是引用小老百姓一个 在第9楼的发言:
当年辛勤做园丁,

如今桃李遍皖南。

全凭仁义助人乐,

铸得丰碑相口传。

人生到底图什么,我以为就是身退后仍有人记着。

作为一个平常人,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你欣慰的呢!

 以下是引用桑泊渔翁蒋山樵夫 在第8楼的发言:
人生有几大快事,罗列起来估计也是见仁见智,最终兴许能列出十几种几十种。但老年故地重游,故情重温,绝对能上榜。

是的,还有什么比身后有人赞誉更让人欣慰的呢?!

 以下是引用lrq3333lrq 在第3楼的发言:
故地重游寻友谊,慰问盲妇重乡恩。二哥好样的,支持战友原创!

一个人,当你为别人付出了真心真情,就一定会得到超值的回报的,只是自己不要刻意索求。

 以下是引用将帅校尉 在第20楼的发言:
楼主好像写了很多教书生涯的东西,我虽然没仔细看,但是,老师,的确是非常的不容易,尤其是乡村教师,最厉害的人物,也是老师教育出来的,所以,我说老师才是最厉害的,最好的人

这是我家二哥个人自传的有关读书与教书部分,由我编辑后在此发表。

二哥当了42年的教书匠,吃了很多的苦。由于担心百姓孩子耽误学业,他一心只为别人着想,却忽视了自己孩子的培养教育,以至于我那三个侄儿(女)竟没有一个正经高中毕业,使他仨的人生与前途不是很顺利。

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