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长刀 正文 第七十八章 狼之咆叫

redlancer 收藏 2 68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33.html



周末应酬很多,字数什么的有些让大家不愉快,这章免费,算作补偿。谢谢大家支持。


篝火,血一样红,跃动着如同人们的激情,蒙古汉子们喝光皮囊里的马奶酒,抽出锋利的弯刀擦拭着,多年积累的悲愤终于迸发出来。

部落里的长辈阿尔斯楞一直没有说话,他何愁不想去报仇,但是在机枪扫射之下还没接近弓箭射程这边战士们就要人仰马翻。虽说有已经成为国军军官的巴雅尔带领复仇的几率更大,但是他们毕竟只有6个人。

“巴雅尔,我知道你们几个人武器精良,但是我们部落的战士没有几支枪啊。怎么敌得过鬼子机枪、小钢炮。这些男儿不能白白送死。”阿尔斯楞不知道巴雅尔怎么有这么高的把握。

巴雅尔经过这几年硝烟洗练,不再是热血上涌只知道抽刀的毛头小伙,带领过侦搜队的敌后活动也领军侦查骑兵连,如今气质沉稳,心思缜密。他给阿尔斯楞抱胸以礼:“叔父,我肯定不会蛮干,让部落的兄弟血白流,我已经想好了计划。这片草原绵延百里,鬼子的守备小队既没有电台,也没有电话,即使我们枪声再响,大队鬼子也是听不到的。他们也是利用我们只有弯刀弓箭才如此任意欺凌我们。可惜这次我回来了,他们的两挺歪把子还有两支掷弹筒我真没放在眼里,你就等着我们带回鬼子人头,为故去的同胞祭拜就是了。”

阿尔斯楞捋着胡子缓缓应道:“那好,你也是百夫长了。打仗的事我不如你,打完之后我们又何去何从呢。”

巴雅尔呼口胸中闷气:“我们一直是只拼血勇,没有多少谋略,就连盐铁都受制于人。我要把他们带走,让我们中间也出几个军官,虽然去关内不能杀草原上的鬼子,但是我们终将有一天回来,我们的弯刀去劈碎鬼子的脑壳。甚至完成成吉思汗的梦想马踏东瀛。”

忽然一阵夜风吹来,拨云见月,北极星灼灼生辉。阿尔斯楞忽然身躯一震,认为巴雅尔说完这番话呈现如此景象,实属天意,不由跪拜长生天:“保佑这些勇士们吧,长生天眷顾我们喀喇沁草原。”

巴雅尔眼睛里闪耀着星辉,凝神不语。

“巴雅尔我们走啊!”童年好友伊勒德拨马过来,挥舞着弯刀。

巴雅尔闻言也从贾英手里接过马缰绳,纵身跃上马背,苍啷抽出日式三二骑兵刀:“杀鬼子的跟我来!”

数百勇士闻声而动,齐刷刷举起弯刀:“听令!”

巴雅尔一马当先,奔驰在前,身后是此起彼伏的呼哨。那种久违的热情充斥了巴雅尔的全身,感到每个毛孔冒出燃烧的火苗。

一百里路在以耐力著称的蒙古马蹄下不算什么,很快来到了鬼子守备队堡垒外围。今夜月色分明,视力极远。所以巴雅尔只将人马带到远远的一处矮土丘阴影下,防止鬼子发现做好应对。

望远镜里鬼子的碉堡有些模糊,但仍能分辨出是个二层的四方土木结构建筑,四围有着黑乎乎的凹陷,应该是射击孔。通过分划线辨读出碉堡大概宽15米。

脱下蒙古袍,换过一套草绿色横条纹的迷彩服,又从马鞍桥上取下加装瞄准镜的中正式半自动步枪,巴雅尔叫上贾英开始抵近观察。

两个人交替掩护着,借助稀疏的树木和草丛慢慢接近了碉堡,在离鬼子碉堡还有约500米的地方,匍匐前进了200米左右。伏在一处凹地,巴雅尔打开头盔上的夜视仪,耐心的观察了10分钟。

鬼子坚实的松木大门紧闭,发现鬼子只有二层平台矮墙后的两个观察哨。估计是其他人都睡觉了,做着蝗军无敌的清秋大梦。

偶尔远远传来的一两声狼嚎,丝毫没让鬼子有所关注。

长久以来的“良好治安”让日本“烧饼”也有点散漫,那些弯刀都配不齐的土著不被我们去找晦气就不错了,还敢偷袭纯粹是天生有受虐倾向。

巴雅尔慢慢的伸出缠有杂色布条的步枪,手指在舌头上蘸了下,判断好风向,根据那面月经旗的飘动测出风力,调整完风偏,瞄准了正对他的鬼子头顶上方30厘米高的位置。

“发信号。”巴雅尔稳定呼吸说道。

贾英随即打开新装备的SCR-530步话机,在话筒上短促的敲了三下。很快传来约定信号两次短促的敲击,哒哒,哒哒。

摩托罗拉SCR-530比以前的500通讯范围更广,抗干扰能力也更强,此次也算是实战检测。

“他们准备好了。”贾英听到信号对巴雅尔说道。

巴雅尔眼睛不离瞄准镜,夜视仪下鬼子的身影被他牢牢锁住:“收到。”呼出一口浊气,稳稳的压下了扳机“擦”一声沉闷的枪声传不出20米。只感到肩头猛的一震,随即鬼子后脑喷出一片黑色的液体,抱枪栽下碉堡。

背对巴雅尔的鬼子听到后面有声音,转头一看同伴不见了,连忙走过去发现同伴竟然栽下去了,脑浆迸裂。正要狂喊,一颗7.92mm重尖弹头击穿了他的军便帽,直达胸腔带着一小团肺叶打碎肋骨冲出这个畜生的身体获得了自由。同样没吭一声同他的战友一起参拜大婶去了。

“目标清楚”贾英得到巴雅尔的确认后向后方发了信号。

很快月光下一群勇士恶狼般涌了上来,没有呼喊,没有骑马,为的是不惊动敌人。在其他四名队员的带领下,人们分成四队成四个方向包围过去。

巴雅尔跟自己方向的人汇合后,悄声命令道:“到大门前谁也不许出声。等我的手下人进去开门,然后大家分头行事,一起剁了这帮畜生。”

人们紧紧的攥着钢刀,复仇的激动冲荡着心脏砰砰的要跳出胸膛。跟着巴雅尔小步疾行到碉堡下。

巴雅尔做个手势,贾英迅速靠墙,马步一蹲,双手叠加一起,另一名战士助跑两步,一蹬贾英的手狸猫般翻上了墙头,伏低身子滚落内院,随即取出手枪,观察了一下没有敌人。舒了口气,他连忙打开大门,放人们进来。

有人以前给鬼子送征收的牛羊来过几次碉堡,熟悉地形,再加上有巴雅尔手下的临时分配,所以大家都知道自己的任务。

每队人都配备一名持自动武器的战士,或者摸鬼子的两个宿舍,或者去找鬼子军官算账。

贾英端着冲锋枪,带领一队人来到鬼子最靠大门的宿舍前,等去相邻宿舍的队友发出就位的信号。便要破门而入,没想门突然开了,走出个睡眼惺忪的鬼子,彼此就那么望着对方,愣了1秒钟,鬼子甫一开口,便被贾英后面人砍掉了脑袋。鲜血喷了门口几个人一身,贾英闭眼张嘴,血就被吸了进去,顾不上吐出来,硬咽了下去,顺势钻进了屋,然后马上靠在门口墙角。

身后的蒙古汉子们一拥而入,举着雪亮的弯刀,各自扑向呼呼大睡的鬼子。

人多一拥,难免会有鬼子惊醒。

“有敌人,啊!”那个鬼子马上被几把刀分成三块。

屋里到处是下刀的声音还夹杂着惨叫。

“扑哧”

“啊!”

“去死吧!”

“快起来。喔~”刀尖已经从鬼子背后穿出。

人们正在发泄着怒火,隔壁却传来枪声。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