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中国澳大利亚版科迈罗后转向灯改成黄色看荒谬的中欧澳法规

从中国澳大利亚版科迈罗后转向灯改成黄色看荒谬的中欧澳法规


我一直以为,无论人的个体行为是如何的,但就一个国家和政府的行为来看,必将是理性的,否则就不能或没有资格成为一个国家和政府。但是欧洲和澳大利亚法律法规规定“车的后转向灯不许是红色,一定要是黄色”这一法规实在让人怀疑这些黄头发蓝眼睛的官员是不是吃错药了。“车的后转向灯不许是红色,一定要是黄色”这不知道是不是只在欧洲澳大利亚才有,而这一法律法规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们中、欧、澳的规定乃至文化都是多么的荒谬绝伦!

而中国虽然没有如此荒唐的法规,但是自1998年起中国进口的美国车却全都改了黄色后转向灯。俨然间,中国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开始了“欧洲风”“澳州风”。不知道的人可能会说:欧洲和澳大利亚确实比中国发展得好啊,很多法律法规方面都比中国好,食品的安全等方面没问题,实际上中国的食品的安全的方面的法律和监管几乎形同虚设,虽然咱不能完全照搬人家,但是学点人家的东西总比不学好——所以看来我国销售的美国车尾灯按欧规澳规做并非错误。那么,究竟为什么恶心呢?

首先就是欧洲澳大利亚的这一“必须”上,无论如何在欧洲澳大利亚上路的车都必须有黄色的转向灯。这真是天下奇闻,一个国家要求自己的公民守法是强制性的可以理解,但是还没听说哪个国家要求自己的车的后转向灯全都必须是黄的,这样荒谬的事情恐怕只有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时候老百姓都必须出来跳“忠字舞”才发生过。后转向灯的颜色本身就不太重要,只要灯光以特定频率明显地变化或闪烁就能传递信号,而像这种把一种模式款式以国家法律要求的形式推广出去、市民就得玩命遵守的事情,真没想到会在欧洲澳大利亚这种西方地区发生!推广黄色转向灯的“初衷”有一条就是“安全”,难道红色或白色颜色的转向灯就不安全吗?


上海通用引进科迈罗将后转向灯改了,不仅两红改成了一红一黄(每边),而且灯的作用也改了:美版是两个红尾灯又作刹车灯(非独立)又作转向灯,而中国版是一个独立的尾灯刹车灯,一个独立的黄色转向灯。因为我国无规定车的后转向灯必须是黄色,所以出现了对于上海通用的置疑。

有人对上海通用科迈罗的置疑声,很快就有一群网络五毛党积极地为上海通用解释。跟以往对车辆的质问不太一样,以前还是车辆厂商自己出来解释(像奔驰、本田什么的),这就只能说明某些人跟车厂商或是笃信、或是有利益关系。而这些人主动积极地为上海通用辩护,客观上无异于宣告了上海通用改科迈罗尾灯根本就是画蛇添足的!这些网络打手们说了,“不是说科迈罗尾灯改黄色了,其他美版车如美版奥迪Q7、丰田坦途转向灯都跟改黄色了”,“车主如果不喜欢黄色尾灯,也可以自行改装成红色,但是上海通用总的出发点是好的,是适应大众习惯”。

我真是想问问,真的一开始就有“不强迫”后转向灯改黄色的想法吗?如果有的话怎么在一开始销售的时候没有体现出来呢?这个“不强迫”的事后解释难道不是在置疑之后才说出的吗?而且这些网络打手的这个解释也显得极为不负责任,本身你就只有黄色转向灯,而且连“可以选配红色转向灯”都不给,如此的“强行推销”,那“不强迫后转向灯是黄色”的说法是否站得住脚呢呢?没强迫装黄色,又多少人有去把黄色改红色?就凭你一句“你们可以自行改装成红色”就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我们没有强迫”?上海通用当然不能要求车主“不许把转向灯改红色”,但是多种因素却使得车主或没钱、或没时间、或没意识,总之就是没能把转向灯改红色,这就跟中国近代人民反抗帝国主义,帝国主义不亲自出马整人民,而可以靠清政府整人民是一个道理!上海通用卖的科迈罗只有黄色后转向灯,市民想买红色版已不可能(除非进口美版,但那另当别论,难度极大)。但是又一句“车主如果不喜欢黄色尾灯,也可以自行改装成红色”那么车辆改装领域谁来监管?改装引发问题怎么办?你上海通用为什么不提供红色转向灯套件,而完全把改装后转向灯整成一个与自己完全无关的售后第三方改装?上海通用“强迫”所有科迈罗均为黄色转向灯,与此同时,网络五毛党们的所谓“车主如果不喜欢黄色尾灯,也可以自行改装成红色”也就没有了任何意义,成了一句对购车人的搪塞,一块遮盖自身失败的遮羞布而已了。


当然,这还不是重点,最大的乱子出在红色转向灯上,讨论最多的也在这里。

有很多人对红色转向灯这个元素颇有微词,我对此反而不认同,细分析起来还很复杂。被欧盟、澳大利亚强制实施的黄色转向灯确实是汽车设计历史上发展出来一种新元素,后来变流行、再变一手遮天,但它恰恰是美国人发明的。但如今,欧洲澳大利亚全部强制黄色转向灯,而中国市场上红色转向灯毕竟是少数,所以红色转向灯还是成了美国(以及加拿大、墨西哥等国)的“特有符号”。近几年随着中国越来越强大,不论军力、经济,中国元素文化,但是,这些方面进步,中国的某些东西却在缺失——盲目排美在不断出现。如果就因为是美国的东西就要遭到排斥,那么中国每年那么多美国大片,你们怎么还看呢?这显然是不行的。国人的可笑之处就在于一方面大喊应该不开美国汽车文化怎么怎么这个那个,但是却没有看到中国的警车、消防车的笛声却也是美式(呜来呜去的)而非欧式(两音式),更不要说气囊、汽车燃油经济性效果统计器都是美国人发明的。如果一定要去美国味,那么是不是全国使用的所有警车、消防车笛声都应该配欧式警笛呢?而且就算是去美国味也不能强制人从事,事实上美国也不是车车都有红色转向灯,总结起来,错就错在你要恨美国东西你去恨,你不能以一种带有强制或者变相强制的方式去捆绑推销。类似的还有电影院放电影,片头广告愿意看的人看,不愿意看的人没有必要看,电影院应该告知得非常清楚“几点是片头广告,几点是正片开始”,这样的强制捆绑推销的荒谬事情,真是令人作呕!

改成红色转向灯的问题并不在于有没有所谓的不让改,而是在于其他方面。比如改成红色转向灯,如此改装车辆的灯,会改的改装店多不多?没有人会的话怎么办?如果配件都不够的话怎么办?科迈罗本身就是美式全红尾灯才好看,如果不能把上海通用那黄色转向灯改成红色,那么车屁股看起来岂不是像狗屎一样?尾灯灯罩、电路线路都改(如果美式尾灯电路线路搭配黄色转向灯,不简直是在“恶搞”么?),那么电路问题怎么解决?电路是否会出问题?此改装收费与否?怎么收费?这是不是又给很多车主造成了一笔负担?上海通用自己不发布“红色转向灯可选套件”而把它用作售后第三方改装,上海通用会不会从这些改灯的改装店里抽成?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当然有人说“您可以去买一辆美版Camaro,便不必劳您大驾操心这灯的事儿了”,但是所有的人都这样的财力去进口美版车吗?有几个想买Camaro的人是有这能力的呢?中国很多只能买得起上海通用科迈罗的人又怎么办呢?如果说这只是适合部分人的措施,那么为什么有“你可以”、“你可以”之类的?这话语必然是适应全部欲买者的,怎么能搞贫富性差别呢?就算是富的买主,难道所有富的买主都懂得改装?恐怕很多都不太懂吧?还是接前面的话,你告诉我每一个上海通用科迈罗车主都有能耐去改装吗?改坏了会变成什么样?你上海通用自己不提供“全红尾灯选件”,却作为售后第三方改装,是不是想着一方面灯如果坏了上海通用自己可以免除责任不负责保修,另一方面,如有车主想改灯,那么改灯生意一来,上海通用可以抽成(反正顾客不知道)?

这些因素连一个普通人都能想得到,上海通用对于如此变相强制捆绑黄色转向灯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还敢说出“你可以自己改灯”、“你可以买美版”之类的话,都不考虑购车者能不能实行,上海通用和这些五毛党,你们有种给联络改装店或进口商啊?


当然,这事的重点也不在这里。

最大的重点在于欧洲、澳大利亚法律以及NHTSA(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里的某些受欧洲、澳大利亚煽动的人士、网络五毛党认为红色后转向灯就是在危害交通安全!

或许上面的问题都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大不了上海通用科迈罗卖得不好的时候停售就好了,反正上海通用卖得动的车多得是,说不定过几年下一代Camaro发布的时候拿辆美版车在车展、汽车节目、汽车杂志里糊弄一下就可以了,反正车厂商在中国这么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都是深谙此道的,消费者、有关部门都奈何不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都省事。反正不卖大黄蜂就不卖呗,卖不动就卖不动呗,上海通用的4S店也把克鲁兹称为“小黄蜂”,尽管那些雪佛兰克鲁兹、景程、赛欧之类的垃圾车型造型不美国,质量更是不美国,把福特蒙迪欧、雪佛兰克鲁兹当成美国车又怎么样,不懂车就不懂车呗,反正中国人拿爱马仕包来炫富、中文里夹英文、喝路易十三像喝白酒一样一顿饭好几瓶、坚决不信“历史”“干部”“电话”之类的词来自日语、用迈(mile英里的音译)和码(yard)表示公里、穿婚纱结婚还要遵从中国民间那一套不知起源何处的风俗等中不中西不西、洋不洋土不土的事情又没少干,也不差这一件。但是,红色转向灯绝对不行,红色转向灯是禁果,红色转向灯是洪水猛兽,红色转向灯就得像郭德纲被蛮横不讲理的北京电视台封杀一样!

现在的五毛党们的评论几乎无一不提到红色转向灯与交通安全这个问题,某些网络五毛党一听有车后转向灯是红色都惊慌得仿佛爆发了世界大战!车的后转向灯是红色?而且刹车灯还兼作转向灯?那不危害交通安全吗?那还得了?

对此,某些网络喷子赶紧跳出来进行危机公关,并表明自己“没那么过激,没有强制捆绑推销黄色转向灯”,说“首先,交通事故不会有红色转向灯就发生,也不会因为没有红色转向灯就不发生。而在制定中国版上海通用科迈罗的过程中,有关人员已就这个问题做了一些考虑。在考虑到中国的情况,所以将后转向灯做成黄色,避免有中国人因为认不得红色转向灯而导致某些意外后果。”

这番危机公关,耍得极其低幼化。因为如果是管理安全生产局的,就会这样说:死人不会因为矿难而发生,也不会因为没有矿难就不发生;所以,矿难可以天天发生,不值得大惊小怪。

而且一番危机公关的话明显就是自相矛盾的,前面说的意思是红色转向灯不会导致事故发生,后面又说在制定中国版科迈罗过程中已经考虑了这一问题,要将后转向灯做成黄色,避免发生交通意外——但是如果你前面都说了“红色转向灯不会导致交通事故”,那还改成黄色转向灯干什么?前一句和后一句逻辑上明显矛盾么!这些主动为上海通用进行危机公关的网络五毛党们,自己内部都有矛盾了?

要我说,改成黄色转向灯能防止发生交通事故的说法更是荒谬,因为我也可以学说“交通事故不会有黄色转向灯就不发生,也不会因为没有黄色转向灯就发生。”!

更有让人匪夷所思的说法,“人们心里不应该老去想、去关注、纠结转向灯颜色的事!”

可笑了,Camaro、大黄蜂,美国车,美版本来就是红色后转向灯,而且电影《变形金刚》系列里的大黄蜂也是红色后转向灯,看了美国街头真车、看了电影,怎么可能不去想?多看点电影、再去美国游俩月,恐怕不认识红色后转向灯的也该认识了吧?让一群人本来就时有就接触有认识还不让人往那里想,这跟让一个饥饿的人坐在一个摆满珍馐美味的桌子旁还不让他产生想吃饭的欲望有什么两样?这样的想法根本就是一种禁欲主义!难道都在想把人培养成苦行僧或者柳下惠吗?再不济,为了阻止人们想红色转向灯,难道美国电影里车辆打转向灯的片段都要删掉吗?国家不允许飙车、不允许改引擎,电影都没删片段或者拒绝引进!更何况我国法律并未规定红色转向灯违法!上海通用自己当然只敢说转向灯颜色跟交通安全没有联系了,因为如果承认有联系,那路上的美版奥迪、美版本田、美版奔驰、丰田坦途什么的都在跑,还有很多公交车的后转向灯干脆是白色,岂不是在骂国家“车辆年检允许红色、白色转向灯车上路是在纵容危害交通安全行为”吗?

至于网络五毛们的数据,那你看的时候得琢磨了。“NHTSA里大部分人员支持美国立法禁止红色转向灯”说法实在值得怀疑,NHTSA是曾经立法过“制动时所有制动信号灯必须同时亮,不能分先后”,但是这与红色转向灯没有关系,也不影响红色转向灯的特别加强型“序列式红色转向灯”的发展——2010福特野马便是序列式红色转向灯,一边三个红尾灯,刹车时同时亮,但打转向灯时则依次亮!有多少多少人不适应红色转向灯的说法,确实不是每一个人全都适应,但是“很多人”就很难说明真假了,百分之多少就更无所谓了,想当年高中的“研究性学习”搞什么调查问卷,什么调查结果都是有水分的,要么是2票比8票说成19票比81票,要么干脆根本就没发放问卷,自己捏造一个出来,自欺欺人的东西而已,还真有人当真了啊?而且我国车主、有关部门当然也都不会说什么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了。车主要是这样说那岂不是自己让自己开不了林肯、老凯迪拉克、美版奥迪之类的车?有关部门这么说,那得罪的岂不是红色转向灯车即美版车的一个巨大的群体——白牌车群体?

所以,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是一个谎言,如果非要说它危害交通安全,那也只不过是“白色车牌的美版车横冲直撞,危害了交通安全”,而绝非红色转向灯的错误,因为换个黄色转向灯,也一样。

其实真正错误的不是红色或黄色转向灯怎么了,而是“红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这个概念,所谓的“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根本就是欧洲人和澳大利亚人自己臆想出来的一个作用。红色转向灯有错误吗?红色转向灯怎么就应该被禁止了?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在美国就没有“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这一说,而在欧洲、澳大利亚却一定要有这个说法呢?

我感觉欧洲、澳大利亚禁止红色转向灯的理由简直可笑,因为转向灯为红色就必然影响人对制动信号和转向信号的分辨,这样就会混淆两种信号,然后就不能分辨别人是在踩刹车还是在打转向灯/双闪灯,就会因为误读前车的示意而发生事故。如果按照这个道理,那么美国允许红色转向灯的岂不是在草菅人命?也没看到美国就因为红色转向灯就影响美国的交通安全了啊?人家到现在事故率也没你压的欧洲和澳大利亚高,转向灯是红色就能使人分不清制动信号和转向信号,你听说过这个说法么?在中国,很多公交车、货车的转向灯干脆就是白色的,也没看有人怎么怎么大惊小怪的,更不会有人说“转向灯是白色会跟倒车信号混淆”的,呵呵,我就纳闷了,同样都是百年老牌产汽车国家,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别跟我说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的国情那一套,你告诉我欧洲、澳大利亚国情哪一点不适合红色转向灯?在大洋洲和欧洲的土地上就不让了?在北美洲的土地上就允许?还是说欧洲澳大利亚人种的大脑和眼睛发育程度不允许?还是因为欧洲和澳大利亚人国力比美国落后,所以不允许?这跟交通安全有关系么?说穿了还是盲目反美造成的!而某些人还喜欢把人定义为一种没有任何欲望的动物,我想问问那些五毛党,如果换成你开辆车,而这车的中国版相对于外国版动力下降、内饰和外观都变丑,你敢保证你自己的心一点都“不去想、不去关注、不去纠结”吗?中国和欧洲的所谓传统文化中的某些部分根本上就是压抑人性和违背自然的,而且还是虚伪的,多少中世纪的人不都是嘴上上帝的同时还做着对不起上帝的事?有人说美国人是如何如何地开放,而欧洲人、中国人是如何如何地保守,于是乎欧洲人中国人就不能采用这种太新潮的灯饰了,孰不知,中国、英国的10几岁就当妈的现象比美国要严重多了,中国、欧洲那虚伪地所谓保守与含蓄的里面是彻头彻尾的纵欲主义!而且是在禁欲主义长期压抑下几乎变态式的纵欲主义!中国人、欧洲是如此地“保守和含蓄”,但是最早禁止婚前性行为的运动却是从美国发起的,你当然也可以说他们最早发起这个是因为他们那里问题严重,但是实际上却是因为美国人只不过公开了自己的想法,而中国人、欧洲人总是把自己的想法深藏不露而已。这种自己的纵欲却是建立在对别人禁欲的基础之上,仿佛有人称汽车大排量不环保,自己却给小排量车上疯狂地加涡轮,导致很多油烧都没烧就从排气管里流出去了。现在欧洲澳大利亚和某些中国人是对红色转向灯是如何如何地想不开,但是却不想想自己在盲目追求速度、舒服、大气什么的,真是中国、欧洲的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了!

其实一个人开着阉割版的车,会去想、去关注、去纠结才是正常的,如果从来都不想,那真才是不正常,大家都是人,是人就有比较、想要更好的东西愿望,一旦你什么都没有,那你可真不是人了!

但是欧洲、澳大利亚法律以及中国某些人可真不就是在把人往不是人的方向教育么?

某些人“认识”到了红色转向灯只能“疏”而不能“堵”,但是疏的目的却还是最终消除它,为什么美国人就没这思想呢?一个人难道还没有表达自己情感的权利了?红色转向灯危害哪门子交通安全了?违反道德吗?但是为什么就违反所谓的“法律”呢?一种连人的基本权利都要扼杀的法律和文化,不是变态是什么?而更可笑的是,中国、欧洲、澳大利亚所谓的保护交通安全越保护还越危险,现在的人可真是撕去了禁欲的虚伪包装,然后走向了纵欲的又一极端,严重超速的鲁莽驾驶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现象了,甚至飙车死人的情况都已经相当严重,所谓的保护交通安全不仅从来没有成功过,而且一直以来都是越来越失败,禁欲、尤其是这些无理法律和文化中这种虚伪的禁欲主义最后只能导致疯狂地纵欲!

所以说,红色转向灯根本没什么错误,而且别忘了,黄色转向灯还就是美国人发明的,但是美国人的前提却是从来不是所谓的“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像欧洲、澳大利亚人这样虚伪地捏造出一个“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的概念。在中国,如果认为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那么上海通用科迈罗配红色转向灯则必然危害交通安全,但是红色转向灯根本就是不危害交通安全的,是在欧洲、澳大利亚的盲目反美中才捏造出来的。而更可悲的是某些中国人的意识中还已成了一种惯性,还不自觉地去捍卫欧洲、澳大利亚这套,不管它到底对不对,不管为什么要捍卫它。


最后不得不提个醒,红色对光线的反射率67%、黄色对光线的反射率是65%,根本上不存在某些人说的“红色转向灯不如黄色醒目”的问题。出于交通安全的出发点是正确的,但是搬弄“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这种歪理邪说根本就是一个或极度无知或别有用心的做法,就跟某些公司在招聘考试里要求必须会背《洛神赋》一样。大家也都知道中国、欧洲、澳大利亚的交通问题非常多,或者说一直以来就非常多,堵车、环保、安全的问题日益严重,而变态的欧洲又是禁止跳灯、又是禁止隐藏式头灯、又是强求所有车必须有对称的后雾灯,以此来“提升交通安全”,都是以名义上的胜利结束,但是实际上都以彻底地失败而告终。许多交通安全条例制定出的欧规、澳规(中国版其实就是欧规或澳规的左舵版)带来的不过是如何在保护交通安全名义之下实行不顾交通安全的追求刺激。各种交通问题也只能是越来越重,而且而且欧规、澳规(中规其实就是这两个稍微变一变)的要求内容还是那样假、大、虚、空,脱离实际,红色转向灯成了危害交通安全的凶手,而小值表(极速110mph,表最大刻度85mph)还成了“没有足够余量”,不能告诉车手时速所以会危险,完全就是为了自己的爽和盲目反美思想服务、在思想统治下愚民政策的产物。一边是连限速都敢没有的德国高速公路的玩命,一边则是连红色转向灯都骂是危害交通安全的苛严法律,这不矛盾吗?欧洲、中国有一些人总喜欢把责任推给美国人,比如说是美国人如何如何不会造车,美国人造的车如何如何丑。可笑,你国家的恶法在此(中国虽无恶法,但有欧洲味十足的恶氛),你又让美国人如何呢?毕竟法律是你欧洲人制定的,不是人家美国人制定的,审美观是你中国人定的,不是人家美国人定的,这样一来美国人不跟随你们的指挥棒,又能怎么办呢?又让美国车辆外观大胆放开造得美,又要以恶法(恶氛)限制,这不是要把人逼死吗?最有意思的是欧洲居然能出来把雾灯不仅列为强制的,还不能跟中国、日本似的不对称一边雾灯一边倒车灯,必须是对称雾灯。于是所谓的法律就将车灯的布局破坏得不成样子,装丑陋的双边对称雾灯也不过是为了通过欧洲恶法,实际上就没什么大用,这样一来欧洲法律保护交通安全的号召岂不与某种把体腔内的气体从肛门排出的动作没有了任何区别?提出的以保护交通安全为目的的法,最后实际上不过是一个丑化车辆又没么太大用的恶法,这真是欧洲佬千年不朽的成绩!本来造车的就不是神仙,造美国车的当然也不是,又笑话美国造的车丑,又恶法限制使人家造不了美的?越来越没法说,后来连隐藏式头灯都说有害——又可以说是发生碰撞时车头活动部件能把刺死,而美式的灯不动、灯罩动,还有一体式进气前脸里面藏头灯,都不行,而自身却在疯狂追求什么速度之类东西,这些诸多的保护交通安全的法只不过是表达反美决心的面子工程。

所以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在于中国不要照抄欧洲澳大利亚恶法,虽无立法明令禁止红色转向灯,但有恶气氛及将黄色转向灯的欧、澳规版变相强制的形式推广,同样无异于抄了欧洲澳大利亚恶法。至于欧洲澳大利亚恶法究竟应该如何改掉等问题,已经不是本文所能解决,只是先提出,欧洲澳大利亚恶法改掉不仅是一个法的问题,更是一个观念的问题,文化的问题,甚至是一个政治问题!一个科迈罗改黄色后转向灯就牵扯出了这么多的矛盾,可见中国的汽车市场也早已是一团糟粕,我自己的观点很明确,完全不赞成上海通用将科迈罗后转向灯改成黄色。这个问题也很复杂性,澳大利亚引进科迈罗改黄色转向灯,因为有恶法在立,所以也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在中国根本没有禁止红色转向灯的恶法。欧洲、澳大利亚在食品安全等方面的进步法律和管理经验我们可以学,但学澳大利亚将各种美国车后转向灯改为黄色完全是别有用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