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美丽青岛(3)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三十五章: 美丽青岛(3) 正当我们相互之间打着岔、聊着天,开着没有恶意的玩笑,快速疾行到鲁迅公园中间的花坛北侧时,走在最前面的刘畅突然驻足不前了。因为,他发现,在前方路边的冬青树丛后赫然出现了二名威武的纠察。而他们正目光炯炯、如鹰似隼地注视着我们这群衣帽不整的“散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三十五章: 美丽青岛(3)


正当我们相互之间打着岔、聊着天,开着没有恶意的玩笑,快速疾行到鲁迅公园中间的花坛北侧时,走在最前面的刘畅突然驻足不前了。因为,他发现,在前方路边的冬青树丛后赫然出现了二名威武的纠察。而他们正目光炯炯、如鹰似隼地注视着我们这群衣帽不整的“散兵游勇”。

眼前出现的这二名纠察,可以称得上是高大威猛!

只见,他俩的身高都在一米八零以上,穿着笔挺的呢料特制军装、带着纠察的臂章,身上所有的军服线缝都熨烫得笔直,脚下的三节头皮鞋也搽得铮亮。要说他们的装束和穿戴上,最惹眼的还是要数他们头上戴着的那顶印有“纠察”字样的白色钢盔,让人感到威严而冷酷,使我一望之下,便一阵阵地胆寒。

而此时的我们几人,却是大敞着领口、高挽着裤腿和袖口,所有人均是衣冠不整。此外,还有二人更是将军帽拿在手里,一路打打闹闹地疯过来的。这表现出的举动和仪容,可以说完全都是违反《条令》规定而应该受到纠察的行为。

就在我们原地僵立、小声商量着是留是跑,不知如何是好的同时,二名纠察已经稳步来到了正在忙不迭地上下整理着军容的我们几人近前。只见,他俩在没发出任何口令声的情况下,很默契地同时立定、抬臂,非常标准地向着我们这伙人敬了个军礼。

我们见状,连忙慌乱地停止动作,立正还礼。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请报出所在部队的名称和番号!”其中一位纠察语气平缓但态度坚决地向我们发出了质问。

江湖出生、在此类情况下尤其识时务、会来事的葛德权又是条件反射般地快速入手进裤兜,拉出烟盒很熟练地弹出了二支“万宝路”香烟。

但是,还没待满脸堆笑的他向二位纠察递上香烟并找机会开口示好,就被右侧一名纠察抬手坚决而有礼貌地给拒绝了。

葛德权尴尬地张了二下嘴,只得欲言又止。一脸尴尬的笑容也僵在了那里。

我见眼前的事情已不可回避,又见葛德权的“马屁战术”瞬间宣告失败,就上前赔笑着向二位纠察陈述起了理由:“嘿嘿,那个、、那个、纠察同志,我们的确是违纪了,保证立刻改正!但是,我们、、我们这是有原因的,我、、我们刚才正在海边做好事。对,刚才正在帮群众打捞掉落在海里的钱包!”

在沙滩上帮老人家在海水里捞钱包一事,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参与,当然,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因为,正当我在海边戏潮、帮老人家在海水里捡捞钱包的时候,我身边的这几个小子都如死猪一般正躺在沙滩上的一处活动房边晒着太阳、睡着大觉。

听了我陈述出的这个理由,再看看我这一张长得还算诚实的脸,二位纠察的态度和表情立刻有了明显的转变,原本板起的阴沉面孔上似乎也有了一丝“多云转晴”的变化,他们手中正待对我们进行记录的文件夹也慢慢地放了下来。

看到眼下这些细微的变化,我禁不住一阵狂喜,连忙乘热打铁地补充道:“是这样的,纠察同志,我们刚才在前面海边沙滩上休息看海景的时候,身边有一个老人家游客不小心将钱包掉落到了潮水里。我们看他着急,就下到潮水里帮他找寻,也因此弄湿了裤子。等好不容易找到钱包后,因为急着赶到前面火车站集合,就没注意整理好自己的军容和仪表。我们接受批评教育,并保证立刻改正错误!”

最会见风使舵和随机应变的赵立君、葛德权二人,见我说出这么一个不知真假的理由,又观察到眼前这二位纠察正在变化的态度,也连忙迎合起我的说法来:

“嘿嘿,对、对!二位纠察同志,我们要不是因为做好事、帮助群众打捞钱包,也不会搞得这样军容不整的。但是,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看见老百姓遇到困难时,肯定要为老百姓服务!别说是下到冰冷的海水里了,就算是刀山火海也得闯呀!

现在,我们的军容确实有点问题,这也是有原因的。我们保证下次一定注意!怎么样,给个机会,给点面子行不行、、、”

眼前的二位貌似憨厚的纠察也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江湖”了,他们本来就对我这助人为乐的说法是小半信、大半疑,刚才,是因为看到我的一脸忠厚才在态度上有所缓和的。

现在,再听赵立君和葛德权这二个小子在旁边油嘴滑舌地一通白话,反倒使他们对此事增加了疑问。于是,他俩重新正色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请带我们到你们刚才做好事的地方核实一下吧。”

“这、这件事情恐怕现在有点难办了,因为,那位掉钱包的老人家夫妻估计都已经离开第一海水浴场那里了。再说,我们部队规定的集合时间就快要到了,还是不要回去核实了吧?就做了这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好事,就是小事一桩嘛,真的不算什么!”

我开口客套的目的,不是因为自己的觉悟高、做好事不留名,而是想将此事尽快了解。全队集合的时间在分秒飞逝,实在是不能再有所耽搁了。

再则,我当时是一个人做的这件好事,身边的确也没有任何可以证明的人。同时,就算是马上返回到已经离开有二十余分钟的第一海水浴场沙滩前,再想找到那二位估计早已经离开了那里的老年夫妻,真的是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

“你们要是不愿意回去找当事人证实,就说明你们是在撒谎。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不仅要处理你们几个人军容不整的违纪情况,还要追究你们编造虚假好人好事的责任!到了那时侯,可就不是给你们办学习班那么简单的处理了。”

见我闻听后仍在犹豫,赵立君等人又都支支吾吾地无以为答,纠察的口气又趋于了严厉,同时,开始认真地询问起我们所在的部队番号和个人姓名,并一一做了详细记录。

事到如今,也真的没其它什么好办法了,只有带着二位抓着此事不放的纠察返回到第一海水浴场海边,去寻找那可能没法再遇得到的当事人兼证明人。

这样一来,全队集合时的迟到肯定是没法避免了,不仅如此,如果待会到了第一海水浴场区域再找不到那对老夫妻、证明我所陈述助人为乐的理由不假,估计我们六个人今晚还真要睡在北海舰队《条令》学习班里的大通铺上了。

我们垂头丧气地被二位纠察“押解”着,无可奈何地返身向着汇泉湾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走在前面同二名尾随在后的纠察保持着一段距离的我们,赶紧小声商量着解决办法。

肖小军悄声对我说:“老李,去TMD,我们跑吧!不能就这样被他们弄到《条令》学习班去。跑掉一个是一个,跑掉二个算一双。”

“哎呀,‘大侠’,你脑子坏掉了吧?跑得掉吗?就算被抓住一个,也还是全完蛋。我们现在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听完我俩的对话,田小光满脸堆笑、心有不甘地放慢了脚步,同其中一个面色红黑看似有点面善的纠察拼命套着近乎:“嘿嘿,纠察大哥、老兵同志、班长,哥们!我刚才听你的口音,您应该是河北人吧?嘿嘿,我们是老乡,我是河北保、、、”

“对不起!新兵同志,我不是河北人,也不是你老乡。我是河南人。”

田小光最后使出的这一招——拍马屁、套近乎、叙老乡,结果又没能套上!这下,我们可真都是“黔驴技穷”——彻底地没招可施了!

众人沉默着都不再说话,低着头磨磨蹭蹭地随着纠察向前走着。

此刻,我的心已凉了大半截,对自己未来在五队的前途也开始感到黯淡。而且,不仅是心灰意冷,此时,冬日太阳已开始西坠,下午的阴冷海风吹到身上,让人感觉没了一丝的暖意,裤脚处刚才在海里浸湿还没有晒干的地方也觉得是越来越凉。

转过鲁迅公园最东侧的一片松树林,前面不远处依靠海边礁石而建的就是水族馆。虽说有不少游人在观看露天的海狮表演,我们却没有了半分兴致。我和几位难兄难弟无精打采地在纠察的看押下走下坡道,正打算从海狮表演池的左侧石板路经过。

突然,正在观看海狮表演的熙攘人群中有人伸手一把拉扯住了我的军服袖管。

我吃惊地抬头一看,不禁大喜过望!嘿嘿,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呀!这位伸手拉扯住我袖管、面带笑容的人正是刚才那二位掉钱包老夫妻中的老太太。同时,欣喜中的我还注意到,在二位老人家的旁边,还站立着一个穿列宁装大衣的女青年和一位年轻精干的海军军官。

“小伙子,我们刚才还在跟女儿他们说到你呐,这么巧,说着说着就又碰上了!你真是一个助人为乐的好小伙子啊!”老太太紧紧拉着我的手,高兴地同我打着招呼。说话的同时,还热情地将我介绍给了身边的女儿和她女儿的未婚夫——那位年轻英俊的海军军官。

有了和二位老人家的及时巧遇,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非常简单了。我们几个人在二位纠察的眼里转瞬就从军容不整的违纪人员一下子就变成了学雷锋做好事的“模范青年”了。

面对我们这几个“五好青年”,老夫妻在笑,年轻军官和女青年在笑,二位纠察也开始笑了。

我随着他们的笑容笑着笑着,可突然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这么一耽误,十几分钟又过去了,我们已经不可能准时赶到全队集合的地点了。这下子,麻烦可真给惹大了,回去后,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严重后果在等着我们。再说“学雷锋、做好事”帮人捞钱包这个理由,估计郭中队长比眼前的纠察更难说服!

情急之中,我只好对二名纠察提出了请求:“纠察同志,看来,真的需要麻烦你们给我们几个人开个证明了。否则,我们因未按时归队,回到部队后肯定会受到处理!你们看,还有二十五分钟就到我们部队规定的集合时间了,而从这里要赶到位于青岛火车站站前广场的集合地点,那肯定是来不及了。”

还没等二位纠察回答可否为我们出具证明,一旁站立着的那位年轻军官却抢先开口说话了:“几位‘二机校’的战友,请不要着急!我开车来送你们,保证你们能准时到达集合地点。”

听年轻军官说出这番雪中送炭的话语,大家都乐了!这可是太好了,真的是天助我等、与人方便就是于己方便呀!

当下不敢再有分秒的耽搁,我们告别了依依不舍的老年夫妻、女青年和二位纠察,快步跟随着年轻军官,沿石阶上坡来到水族馆正门的马路边。

只见,眼前马路边的禁停区域上,一辆悬挂着海军军牌、贴有特别通行证的“皇冠”豪华轿车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

在保定军工企业工作过几年、自小就喜欢汽车,对军牌、军车有着很深了解的赵立君歪头瞅了一眼这辆一尘不染、霸气十足的军车前端悬挂着的牌照后,立即夸张地一咧嘴。接着,他贴着我的耳朵小声说道:“**!老李,这么小的车号啊。这辆车肯定是北海舰队司令部机关的小车呀!说不定,还可能是哪位司令的座驾呢!”

当满载着我们六人、持有特别通行证的这台 “皇冠”轿车威风八面地停靠在青岛火车站站前广场的那片禁停区、郭中队长和其他中队干部眼面前的时候,挤下车来春风得意的我们几人立刻就明显地感受到了眼前几位干部脸上流露出的吃惊表情和诧异的神态!

年轻的海军军官很有素养地同我们一道下车来到近前。他没有和几位已经站起身的五队干部打招呼,而是在同我一个人紧紧握手后,竟主动地先行向我这个大头兵敬了一个百分之百标准的军礼!

**!哪有上级向下级、军官向战士先行敬礼的道理,这可是严重违反部队《条令》规定的做法呀!

就在我不知所措、手忙脚乱地拉正挎包、端正军帽、立正还礼的过程中,礼毕的年轻军官已转身迅速上车并驾车呼啸而去。

这时,原本站在花坛护栏旁的郭中队长表情复杂地踱到我的面前,侧目不可思议地上下、左右打量了我一番。语气感慨地说道:“我说李大班长!怎么这半天的时间不见,你小子就调到北海舰队司令部去了呢?真够威风,还豪华专车接送呀!哎,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刚才你们几个小子乘坐的那辆轿车是谁的专车?”

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傻站着只知道傻笑的我们几人,愈加神秘地说道:“我靠!那可是北海舰队张XX副司令的座驾!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呵呵!没什么,自家兄弟,远房亲戚!”看着郭中队长和其他干部那眼中的诧异笑意,我油腔滑调地随意回答了中队长的问话。

、、、

回到五队的赵立君和田小光这几个不甘寂寞的伙计,在无聊之余便拿这件“首长专车”事情做足了文章。几个小子在和别人议论此事时,绝口不谈外出时我在第一海水浴场助人为乐,替老人家捞钱包、做好事这件事情的正史,而是故意凭空杜撰出我了和北海舰队张XX副司令有亲戚关系、专门宴请我并专车安排游玩、接送这么子虚乌有的一整套故事来。

这个玩笑开到最后,被憋屈、烦闷,闲来无事的众人越炒越热、越扯越远。最后,我感到自此之后队里有二位干部平时看我的眼神都出现了难得的亲切感!

此后,我在学员五队就有了一个响亮而霸气的雅号——“李司令”。


明日上传:

《好男当兵》第三十六章:翱翔蓝天

敬请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