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美丽青岛(2)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三十五章: 美丽青岛(2) 正当“蛤蟆镜”一伙满带着胜利者的神情,趾高气昂地经过葛德权身边的时候,却冷不防被葛德权突然伸出的手臂给拦下了:“等一下!朋友,凡事要讲究个先来后到吧。这个小间——我们要了!”说话间的葛德权,眼神中也对面前的一群社会青年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三十五章: 美丽青岛(2)


正当“蛤蟆镜”一伙满带着胜利者的神情,趾高气昂地经过葛德权身边的时候,却冷不防被葛德权突然伸出的手臂给拦下了:“等一下!朋友,凡事要讲究个先来后到吧。这个小间——我们要了!”说话间的葛德权,眼神中也对面前的一群社会青年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小、、小大兵,不、、海、海军同志,我刚才可是说过了,你们要进里面的小间吃饭,每人最少要花30元才行!你们五、、六个人,一共、、一共就是、、、”眼前这“狗眼看人低”的服务员加重语气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过的废话。

其实,他这时再说这番话时,并不完全是“狗眼看人低”心态,我想:多少有点善意规劝的意思吧。

“少废话!看不起我们是不是?告诉你,我们虽然是小当兵的,但我们有的是钱。前面赶紧带你的路,进小间。”葛德权打断他下面还想要说的话,厉声训斥他道。

“呵呵,我说大兵朋友,可别跟自己较劲呀。你们一个月才十几块钱的工资(津贴),这山珍海味的你们吃得起吗?”“蛤蟆镜”嬉皮笑脸地说道。他是想借此缓解自己刚才被葛德权搞得那一脸难堪。

“大兵兄弟,可不要打肿脸充胖子呦!嘻嘻——”这是一个卷发女人发出的浪音。

“年轻小大兵,从那里来的呀,没来过大城市、没上过大饭店吧?知不知道?进到小间里是不能光吃面条的呦、、、”

“嘻嘻、、哈哈、、、”

和我们争抢小间未遂的这群“狗男女”,七嘴八舌地在身后开始用言语在轻贱和羞辱我们。

“这顿饭爷爷我今天吃定了!带我们进房间。”因为气恼又无处发泄,葛德权的脸色已经由黄蜡色变成了绛紫色,看得出,拳头紧握的他正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善于察言观色的瘦猴服务员见此情况,生怕双方僵持对立下去会闹出什么事来,于是,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的他赶紧加快脚步领我们进入了小间。

大家在小间围圆桌坐下,见“瘦猴”服务员离开去取菜单。一直站在门边犹豫着没有坐下的肖小军便急匆匆地开口说道:“各位兄弟,依我看,咱们还是赶紧从后门撤退吧!葛德权,你刚才在大厅里的做法很像个老爷们,为大家、更为我们当兵的长了志气!现在,我们面子也撑了、气也出了,事也做了,那就快点撤退吧。免得待会自找难看。”

我也顺势规劝道:“对,弟兄们,老肖说的有道理,我们也别太跟他们这帮X人一般见识了。不说别的,目前,这每人30元一顿的饭,我们还真的是吃不起。对于当前的情况,我的意见也是:趁现在还未点菜、上菜,抓紧时间赶紧开溜。”

“几位老兄,今天这顿饭就是再贵我都吃定了。你们都别担心,我心里很有数。现在,我出去一趟,前面那条街的路口上就是我一个亲戚的家,我去他那里借点钱。你们也别闲着,先把菜给点上,可别不敢点好吃的啊,就给我按200块钱左右的标准点。今天这顿饭,我葛德权请定了!”

说罢,葛德权站起身,不再理会肖小军的阻拦和劝说。只见他迅速地摘下棉帽、脱掉冬装上衣。接着,变戏法式地从自己的军用挎包里拿出了一件藏青色和尚领夹克穿在了身上。然后,在众人满脸的困惑中,他迈步走出了小间。

我们悬着五颗忐忑不安的心,如同做贼一般心思重重地呆在饭店小间里,都在担心葛德权能否顺利地从“亲戚”处借到这笔关乎于大家脸面的“救急钱”。在此时此刻,至于30元一个人的标准,究竟都能吃到些什么东西,的确是没有人再去考虑。

见大家都神色黯然,赵立君便开口宽慰我们说:“哥几个,大伙都别闲着。我的意见是:既然已经坐在这里了,葛德权又不让走,那大家就先凑凑钱,看现在到底能凑出多少。待会,我们有多少钱就先点多少菜。反正,身上就这么多钱。这样做,到最后对饭店也算是有一个说法,也好给自己有一个退路。”

大家一想,事既已至此,目前,也只能如此了。

于是,众人掏空军装上下所有的口袋、把零零散散的钱钞全部放在餐桌上一凑,目前,我们均倾其全身所有,也仅凑出91元钱。其中,有50余元钱还是这顿饭的倡议者——赵立君凑出的。看来,他今天还真是有诚心请我们吃上一顿“小宴”的。

看着菜单上那琳琅满目的菜品,田小光趴在桌上瞪大眼睛小心翼翼地开始点菜。几乎是每点一道菜,他都要征询大家的意见,然后,反复比对菜单上的标价半天,再仔细计算一下手中尚存的余额还有多少。

其间,那个长着一双“狗眼”的瘦猴服务员溜进来二趟,不住地催问我们的菜品落单了没有。最后,心虚而又不耐其烦的“肖大侠”用烟台脏话很难听地痛骂了他二句之后,才总算不见了他那烦人的鬼影。

在我们如坐针毡的等待中,可能实际上也就是过了有三十多分钟的时间,门突然“吱呀”一响,只见,身着夹克衫便装的葛德权兴冲冲地赶回来了。

看见他脸上神采**的表情,不用多问,大家已知道:我们一直最担心的事——饭钱的问题,已经顺利地解决了!

闪身进入包间之后,葛德权二话不说,也不回答田小光的问话,只见他:返身迅速关好小间的房门,在走向靠近屋角座位的过程中,已快速地脱下身上的夹克便服,重新换上了自己的军装。

在我们都疑惑和不解、正准备开口询问情况之际,他已快速坐下并从那不知所措正为如何点菜而烦心的田小光手里抢过了菜单。

“招牌大对虾不错,**!16元一只,不贵!给我们每个兄弟都来一只尝尝;这葱姜炒肉蟹看来也很美味,一定要来二只;再有这特色清蒸嘉吉鱼,这可是大菜,咱也不能不吃;还有什么鲍汁海参、蛏子豆腐、姜汁毛蛤、、、都来一份尝尝再说!”

葛德权这旁若无人地一番乱点,把围坐在一旁密切关注着他一举一动的我们都给看傻了!为什么呢?因为,那菜点得真叫一个丰盛呀!

看着他神情自若、胸有成竹的做派还真是让我感到吃惊不小,真是没有想到,这小子在关键时刻还真有魄力!单看他眼前拉出的这副架势,少说也是借来了有三、五百大元,否则,他哪里敢有这么大的豪气!哪敢这么底气十足地狠折腾呢。

最后,在点完菜之后,牛气十足的葛德权没忘记特别交待那名看着手中菜单显然是有点发呆的服务员:“伙计,再给我们来一箱——12瓶的‘青岛啤酒’。记住了,兄弟我要的可是正宗的‘青岛啤酒’,就是那种高价的、青岛人过年才能喝上的。可别给我们又上成了什么青岛‘汇泉啤酒’了啊!”

这顿异常丰盛的海鲜大餐,不用说,肯定是我当兵这二个月时间以来吃得最夸张、最解馋、最豪华的一顿!不仅如此,就是当兵前在家时,我也从没一次性吃过这么丰盛的海味。

热气腾腾的菜肴上桌之后,不需要谁再吆喝、动员和客气什么,大家立刻都瞪圆了眼珠、伸长了脖子,甩开了腮帮子可劲地往嘴里猛造,在杯盏交错中开怀地畅饮。

要说人家山东人做事还真是实在,单看这上到桌上每道菜的大盘头就感觉真TMD过瘾!一时间,刚刚在大厅里发生的所有不愉快全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我们尽情地品尝起这诱人的美食和畅饮那闻名久远的“青岛啤酒”!好在桌上的众兄弟都有几分酒量,每人二瓶啤酒下肚后竟没有一丝的醉意。

、、、

结完帐,酒足饭饱、红光满面的我们兄弟六人在那个长了一双“狗眼”的瘦猴服务员叹服和钦佩的眼光注视下,叼着牙签如凯旋的将士般昂首阔步地离开了这间依旧喧闹的“川府”饭店。

(对于葛德权那天“借钱”请客这件事的戏剧性发展过程,我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可一时间又说不出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直到我留校在五队当上区队长的半年后,才在一次偶然的闲聊时,从肖小军嘴里得知如下情况:

葛德权当兵前本就是一个有着专业师傅传授空空之术、技艺精湛的“梁上君子”。迫于家庭和社会的压力,才参军入伍的,他是想利用参军入伍这个机会,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彻底告别过去。

无奈,那天在“川府饭店”里我们几个“穷大兵”被地方青年出言相激、相辱。他才在十分不得已的情况下,又破例施展了这不光彩的“技艺”,为大家挽回了面子。在这件事之中,比较戏剧性的是,他当时下手盗取的对象,亦就是那位和我们争抢小间席位未果并出言羞辱我们后离去的“蛤蟆镜”一伙。

听肖小军这么一说,我终于想通了心中那一直不得其解的困惑:囊中羞涩的葛德权赌气坚持要进小间吃饭;突然在青岛的闹市又冒出了一个所谓的亲戚;出门借钱前后还要快速地来回更换衣服、、、这等等不好解释现象背后的真正原因。

退伍之后,又一次同许久未曾联系的葛德权见面,是在航校分别的六年之后。当时,我和他都已退伍回到地方。那是他路过B市时“特意”前来单位找我叙旧。

看见昔日战友兼兄弟的葛德权,我在饭店备好酒菜,推杯换盏之际,兄弟之间叙说离别感怀、战友情深自然是我们谈论的主题。

但是,在最后临别时,他却编造理由从我这里“借”走了500元钱。

虽说至此之后,他和被“借”走的那500元钱都如“黄鹤一去而不复返”(后来我还了解到,他以同样的方法也从李建国那里借走了500元),但回想起当年在川府饭店他豪爽地“借钱”请客这件一直令我无法释怀的经历,我的感觉却是在受骗之余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算是彻底了结了一份在内心积压已久的心思!)

搂头抱颈、相互起哄玩笑,牛B哄哄地步出了“川府饭店”的我们六人,被午后清凉的海风一吹,顿时都清醒了五分。于是,大伙不敢再走各路纠察重点巡查的中山路路段。因为,我们赤红的脸上一眼就会让纠察们看出曾经有大量饮酒的事实。部队《条令》明确规定:“战士严禁酗酒!”此时的我们一旦遇上纠察,就会给自己和所在部队惹来大麻烦。

沿着与中山路并行的东面一条马路曲折地行进,我们绕过鱼市街和天主教堂;经过老市政府门前和小青岛东侧;路过鲁迅公园和海产博物馆,最后,辗转绕行就来到了汇泉湾第一海水浴场的海边沙滩前。

驻足在这美丽呈半月状的海湾前,我们在疲倦和酒乏之余,都不想再往前面行走了。反正,今后剩余五个月的时间里还有很多外出的机会,那就先不去理会什么著名的八大关和中山公园的美丽景色了吧。

躺在细白柔软、微微发热的黄白色沙滩上,看着已然涨潮、海浪不断拍打下细浪淘沙的海岸,闻着海风轻抚面庞带来的海洋气息,瞧着海滩上追赶潮汐戏水和赶海拾贝的游人,吹着温暖清新的海风,置身在这如画般奢侈的美景里,立刻让人感受到了自由的美好和生命的多彩。我心醉神迷而乐不思蜀。

在我的视野中,眼前不远处的沙滩上有二个头发已经花白的年老夫妻,正在近水那潮湿松软的沙滩上踩踏。他们相互搀扶着、随着涨落的海潮不断地进退追逐、爽朗欢笑,一时间好似童趣大发而兴致盎然。显见,玩得是十分地开心。

我双肘支地、抬头入神地观瞧着,被他们返老还童般天真稚趣的举动而深深地感染,幻想着未来有一天也能和方妍一起携手在这美丽的海滩上踏沙戏水、重拾童趣。

为此情此景所感所诱,原已酒乏困顿的我却一时间困意全无。于是,我干脆脱掉了鞋袜,离开了躺卧在沙滩上酣睡的几位战友,赤脚漫步走到水边。顾不了海水的刺骨冰冷,也开始了在细沙和浪花之间释放自己久违了的童趣和欢乐!

这时,一排半米多高的海浪向着岸边翻卷而至,弄潮的人们都在欢笑和惊呼中急速地后撤。

突然,我听到那对白发老夫妻中的老先生发出失声的惊呼:“唉呀,老太婆,不好、、不好!我的钱包掉进海里了、、、”

原来,在刚才逃避汹涌而来的海浪急转身之中,老人随意装在上衣夹克口袋里的钱包不慎滑落到了席卷而至的潮水里。

二个老人异常着急地相互搀扶着就想冲向刚刚涨起潮水的海里去寻找钱包。却被站在他们身边的我及时制止了。因为,此时正值涨潮,我生怕年老体衰行动不如年轻人便捷的老人家在情急之下会出现什么闪失。

顺着老人指点的方位,我循着海潮退去的间隙机会,高挽起裤腿,快速趟水向前进行搜索、一步一步地向水深处探查,找寻着钱包。

眼见前方又有一排更大的海浪翻滚将至,寻找未果的我正要转身向岸上后撤,却猛然觉得脚下有一种不同于沙地的异样。当即,我连忙俯身用手抄起一看,正是一只夹带着海水和泥沙的厚厚老式钱包。

待我一阵快跑、三蹿二蹦摆脱了急速尾随的海浪追赶,逃到了沙滩上离开海水的高处,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然挽起的大半截裤管还是被尾随而至的海浪给打湿了。

把湿漉漉、浸透了海水和沾满了沙粒的钱包交还给二位老人家之后,我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俩的再三感谢和不断地问询。

因为裤脚尽湿,我的玩兴当即也全然消退。于是,转身重又回到仍在沙滩上闭目躺卧酣睡的五个兄弟身边躺下,用帽子遮住双眼,门户大开地晾晒起自己潮湿的裤腿。

不久,我就在赤目炫晃的光线照射下和暖洋洋的快感中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迷迷糊糊地可能睡了不多一会的功夫,我就被沙滩上游人的高声喧闹和叫嚷声给吵醒了。

醒来后不经意地抬臂看了一下腕上电子表所显示的时间,乖乖!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到全队集合的时间了!我一个“鲤鱼打挺”从沙滩上跃起,慌忙招呼身边还在酣睡的众兄弟“起床”。

事不宜迟、一刻也不能再耽搁。在这全队第一次集体外出时就集合迟到可是件要命的事情!

在我的连续催促和推搡下,惊醒后的大家都不敢耽搁。于是,六个人快速离开沙滩,沿台阶攀上向西的海边小径,顺着水族馆一侧的半坡林中小路,向栈桥的方向疾行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