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美丽青岛(1)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1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三十五章: 美丽青岛(1) 在入伍来到青岛、进入海航机务学校大院被封闭了整整69天后,我们五队新兵终于盼来了第一次有组织集体外出、漫游青岛的日子。 此时的我们,就像是在笼子里被禁锢了很久的野生小鸟般,日夜都在渴望着能早一点到外面的广阔世界里自由地飞翔上一圈,呼吸那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三十五章: 美丽青岛(1)


在入伍来到青岛、进入海航机务学校大院被封闭了整整69天后,我们五队新兵终于盼来了第一次有组织集体外出、漫游青岛的日子。

此时的我们,就像是在笼子里被禁锢了很久的野生小鸟般,日夜都在渴望着能早一点到外面的广阔世界里自由地飞翔上一圈,呼吸那久违的外部空气,感受那日夜思慕的海天美景。

学校这不算太高的大墙之外,处处对我们都充满着诱惑和新奇。

晚点名时,当周队长宣布:第二天、也就是周日,将要组织全队人员前往青岛市区游玩的时候,我在极度的兴奋之余,对青岛这个近在咫尺的海滨旅游城市的感觉,已恍若她是远在千里之外,曾经那么地陌生和遥不可及!

新兵的第一次有组织集体外出,各员班学员队领导都是格外重视同时也是高度紧张的!据说,北海舰队和青岛卫戍区的纠察队会重点在新兵配发领章帽徽后的几个礼拜天和节假日对我们这些外出“菜鸟”的军容风纪和举止仪容进行重点“狙击”和纠察。

每年都有几个初次外出的航校“傻B”新兵“很不走运地”被以上单位查处并遭到通报。而一旦被这些六亲不认、铁面无私的冷血纠察查处后,就将会在北海舰队(北航)驻青的整个海军系统内进行违纪通报。

因此,这种外出违纪和遭受到纠察并被全系统行文通报是最让我们海航机务学校领导和军务科感到头疼和恼火的。基于这种对外影响,一旦有新兵在校外被纠察查处的事件发生,还将直接影响到各队入伍训练后期的考核评比分数。

时至今日,我也说不清楚了,在航校这个“牢笼”里被关了这么久之后,等到这终于可以外出的时候,自己和兄弟们身上的野性是被彻底磨损消失了,还是将会更猛烈地释放呢?真的不敢想象,在此次外出的过程中,我们这批“少爷兵”和“捣蛋虫”又会演绎出怎样的新奇故事。

因为我知道,在我和身边的兄弟们身上永远都不缺少“创意和惊喜”。

周队长在讲话的最后还特别强调:“明天外出,全体人员必须保持良好的军人作风和行为举止,注重群众纪律!如果有人因为违纪而被北海舰队或青岛卫戍区的纠察队查扣了,我们学员队和学兵大队都没权利前往领人,只有通过学校军务科到北海舰队军容风纪检查学习班才能把违纪人员领回。

而通过这个方式将你们中间的违纪人员接回的时候,就等于直接宣布了这位违纪者的纪律处分决定。因此,在这次外出期间,除了严格按照《条令》要求,保持严谨的行为举止之外,还严格禁止酗酒,并尽量保持班的集体行动,随时注意集结和归队的时间。

对于以上的要求,大家能不能做到?”

“能!”我们不假思索便异口同声地响亮回答道。

第二天清晨,时间还不到五点,我就在极度的兴奋中醒来了、、、

早饭后,外出前整队集合时,郭中队长在认真检查了全体人员的军容风纪后,对我们再次重申了外出时需要特别注意的相关纪律和重点事项。

讲到最后,他还故作神秘地低声叮嘱了我们:“目前,青岛市正在大力开展美化海滨环境和保护海洋生态的环保活动。因此,前海沿观光区一带禁止游人下海戏泳和品尝海水,以避免对海洋生物造成的间接污染。所以,这次外出前我要特别提醒大家:‘禁止下海游泳和偷喝海水,违者将被罚款!’”

这么寒冷的天气,我们又不是冬泳爱好者,谁会有毛病了还下海去游泳呢?反正,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下海的。但是,关于偷偷品尝海水这件事吗,倒是有那么点意思!都说海水是咸的,真的是这么回事吗?是不是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偷偷尝一尝呢?

公交二路在市区的终点站,位于青岛火车站的西边,此处距青岛前海沿著名的景点——栈桥以及商业最繁华的中山路仅一路相隔。我们乘坐“共建单位”的公交车到达这里、下车之后,队干部便将与此相邻的火车站站前广场规定为全队下午收假时的集合地点。

在干部们再次叮嘱了外出时的注意事项后,我们就解散开始了自由活动。

随着人流穿过拥挤喧闹的旅游品叫卖摊点,南行不多一会,便来到了海边。

我漫步在前海沿风景区,放眼望去,只见,美丽的栈桥如玉带入海,似长虹卧波。不远处,小青岛畔绿树成荫,风帆点点,白色的灯塔与红色的回澜阁遥相呼应,在碧波中相映成趣。东面的小鱼山上,红瓦绿树交相辉映,各式异国风格的建筑参差错落地分布在海岬坡地之上。

我离开吵闹的众人,独自一人走下防波堤坝,拎着鞋、光着脚,信步于细碎如绵的冰冷沙滩之上,远观海天相接、浪帆滚滚,一望无际;近看潮涨潮落、浪花拍岸,海鸥翱翔。

面对宽广莫测的碧蓝色海面,我的心境随着眼前这起舞的海鸥开始自由地飞翔,思绪已经回到了家人和爱人的身边。二个多月来不断在胸中积蓄的所有郁闷、压抑、疲劳和烦恼在这一刻间都如同拍岸破碎的浪花一般,瞬间消弭全无了。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面对和感受真正的大海(眼前的这处大海可不是在大队部前操场上看到的那个胶州湾海域所能相提并论的),我安详地陶醉在大海的壮美和宽广之中,渐渐地便进入到了心如止水的境界。

此时,渐渐沉静的我,没了兴奋、没了感慨,没有了周围能感知到的一切事物,就希望自己能彻底地融入其间、化作一片浪花。

痴痴地在沙滩上呆坐了很久,脚下感到被涨起的冰冷潮水所浸湿,才猛然在冰冷中惊觉地跳起!

自感到有些狼狈和尴尬,于是,便连忙去装作如无其事地掩饰自己失态的动作,同时,左右观察是否有人在关注自己。

正在这时候,我意外地发现:就在我前面的不远处,左肩右斜背着个军用挎包的沈玉强蹲在岸边海水中的一块礁石上,正偷偷地捧起一汪海水吸入口中作品尝状。

很快,密切关注他这个动作的我就见他表情痛苦地扭头四下张望。显然,是被喝下的大口海水的苦涩所害,又恐被人发现后遭到“罚款”处理,一时间便欲吐还止。最后,只得硬生生地将海水吞入了腹中。

这个“傻孩子”,还当真偷偷尝起了海水!看来,他还真中了咱中队长那“兵不厌诈”之计了!

看着沈玉强的可笑动作,我同时又在幸灾乐祸地联想:出于大家的好奇和中队长不怀好意的暗示,我们中队的这帮人中间,今天,‘冒险’偷尝海水的,相信沈玉强绝不是唯一的一位。

起身有点不舍地离开海滩,沿着海边的观光堤继续向东行走。

我一路欣赏着海天美景和沿岸美丽的“万国”建筑,独自向东溜达到了小青岛对面的海湾处。正当我在一处旅游纪念品摊点上饶有兴趣地挑选着准备买给方妍的几个精美贝壳时,赵立君、刘畅、田小光、葛德权还有十班长肖小军等五人突然鬼魅般地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老李,哥几个都找你半天了,原来,你小子是躲在这里呀,让我们一番好找。你这是在给谁买纪念品呀?是给心上人的吧?走、走,找个饭店咱哥几个好好地搓一顿去!”赵立君在我肩头上重重地拍打了一下,豪气十足地大声向我发出了邀请。

看来,他没有忘记不久前向我承诺过的那顿“大餐”。

听着赵立君发出的邀请,再看看站在他身后正在猥琐地说着流氓话、没有一点正形的肖小军和葛德权等人,我不由自主地犹豫了一下。

同样好吃的我之所以会对赵立君发出的邀请有所犹豫,倒不是我不想利用这个机会彻底轻松和放纵一下自己,再满足一下垂涎已久的食欲。当然,更不是心里不愿意和这几个“混小子”一道“同流合污”一把。

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还是担心和他们这几个心里没有一点系数的家伙烂喝胡饮一场之后,会不会又惹出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非来。外出前,队长和中队长的告诫以及他们那严肃的神情,一直都在沉沉地扣紧着我的神经和不断告诫着我!

十班长肖小军见一贯爽直的我不知为何突然表现得不太爽快,便跟着动员起我来:“李冰,走呀!别扫兄弟们的兴致,我向你保证:待会,一定不让你老兄喝多。我们刚才打听过了,这一带大部分的饭店和特色小吃都集中在前面不远的中山路上。都吃二个多月的JB烂咸菜了,你小子就不馋吗?”

在肖小军费力劝说的同时,葛德权和田小光二人已经走上来热情地拉扯起我来。

眼前站着的这五个伙计,我可是都太熟识不过了。葛德权是我不打不相识的安徽老乡;赵立君、刘畅是我同班的战友;田小光是赵立君的保定老乡,以前常常偷抄我写好的情书,不久前还为此闹出误会,以致于同上大学的女友搞了个不欢而散;肖小军和我同为五队的班长,外号“肖大侠”, 是刘畅的烟台老乡,也是烟台兵中的“大哥”。(毕业之后他和我同时留在五队当上了区队长,我俩继续同事了三年。)

在盛情难却、美味诱惑以及自己的心痒难耐等多重夹击之下,我也就不好再继续客套和推辞了。再说,我也的确不是一个难说话、不给别人面子的人。哈哈!

赶紧将付过钱的贝壳用报纸小心包好揣进挎包里,我便和眼前这几个全五队都知名的“烂仔”(刘畅除外)一路说笑着向中山路的方向走去。

尽管几乎所有的中国大、中城市都有自己的中山路,但青岛的这条中山路似乎在什么时候都是最名闻遐迩的。这条纵贯南北,长约一千多米,略呈S型的道路,是青岛开埠以来的一条“王牌”商业街。她在青岛的地位,就像王府井在北京、南京路在上海一样,是青岛这座美丽海滨城市的“名片”和地标。

八十年代中期,随着“占路建市”之风在全国各地的盛行,中山路侧的即墨路被大棚罩了起来,建成了在山东乃至全国都小有名气的小商品市场。“到即墨路,买小商品!”一时间成为当地百姓和外地游人购物的时尚,与之相邻的中山路自然也水涨船高,街上车水马龙、人涌如潮,这里的人气飙升到了历史最高峰。

不仅如此,眼前的这条中山路还是当时青岛购物、游览、休闲、餐饮最集中的商业和休闲中心,为外地游客游览、购物、观光的首选之地。

我们一群人在中山路上一边看着街景一边寻找着适合自己口味和消费水平的饭店,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中山路和即墨路那人潮如织的路口。

在这里,一间座西朝东的“川府饭店”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只见它:门庭若市、车水马龙,食客如云、好不热闹,想必是一家聚餐小酌的理想所在。

于是,我们六人便结伴相拥而入。

满带着喜悦走进这家“川府饭店”的大厅之中,才发现里面已经是人声嘈杂地座无虚席了,十几名穿着白色工作服的服务员正在异常忙碌地往来穿梭、待客点餐、端盘送菜。另外,还有很多食客在大门的一侧无奈地或倚或立、排队等座。

我们几个人傻立在拥挤的大厅中间正在大声讨论着到底是走是留时,只见,在队里时就常表现出“二杆子”特性的田小光已大咧咧地伸手拦住了一个端着几只空盘子正在他身前路过的男服务员

他拿出了保定小流氓的油滑做派,不客气地开口说道:“哎,伙计,赶快给我们哥几个找个空座。”

这名身形干瘦额头已然见汗的服务员停下脚步,很不情愿地上下打量了田小光几眼,又看了看站在他身后同样穿着海军战士军装的我们五人,眼角间马上流露出一种不轻易察觉到的轻蔑神情。他以略带挑衅的口吻对我们说道:“几位海军同志,想吃饭是吧?你们是想坐大厅还是进小间呢?”

不待我们回答,他已接着说道:“如果坐大厅,那就得在门口排队等座,估计怎么也得等上个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要是进小间,倒是还有最后的一间,可是,坐小间的最低标准是每人最少花费30元。你们想想看,到底是等大厅还是进小间?”

很显然,“狗眼看人低”的他这是存心要“将”我们这几个“穷大兵”一军。

按照他所说的这种规定,我们六个人、每人30元钱,那一共就得180大元!乖乖!这个数字对于每月津贴费仅有12元钱的我们新兵来说,有点太奢侈了吧!更不争气的是,此刻的我们都已经是囊中如洗了,纵然是翻遍全身、倾其所有,估计六个人也仅能凑出个七、八十元钱来。

看来,这顿饭我们在这里真的是吃不成了。

正当我们犹豫和相互面面相觑的尴尬间,边上不知何时凑上来了一个戴着蛤蟆镜的本地年轻人,在听到服务员所说的话后,只听他用地方口音很重的青岛话开了口:“哎,我说,你这个伙计可真是的,有小间怎么不早说,我们要坐小间。”

闻听到他的说话,我回头不满地一望。看见:眼前站立着的这帮人三男加三女也是六个人,在当时看来,属于那种很时尚、很赶潮流的年轻人。

“蛤蟆镜”说完话,也没等服务员回答可否,就摆头招呼了一下同伴,接着,领着他的一群伙伴旁若无人地从我们身边挤过,就想要跟随服务员进入到里面的小间去。

我看得出,这伙人的脸上都满带着对我们这些身穿军装穷大兵的不屑。最气人的是,走在前面的“蛤蟆镜”居然还得意地吹起了口哨。

我们傻立在饭店那喧闹的大厅中间,一时间是又气又恨,可同时又感到非常地无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