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全国总人口中,男性占全国总人口51.27%,女性占48.73%。总人口性别比为105.20。从全国31个省份的数据来看,我国有20个省份性别比高于全国总体水平。


人口专家表示,我国的总人口性别比,处于正常范围。但是,出生人口性别比和可婚人口性别比失调,预计到2020年,将导致2020年时20岁至45岁男性比女性多3000万左右,或将有上千万男性面临“娶妻难”的问题。


性别比·地区


总体下降东部地区偏高


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全国总人口中,男性占全国总人口51.27%,女性占48.73%。总人口性别比从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的106.74下降到105.20。


在我国31个省份中,天津市男女性别比最高,达到114.52,位居全国之首,而江苏省男女性别比最低,为101.54。


记者通过统计后发现,在2000年的“五普”数据中,天津的男女性别比仅仅为103.99,而这次的“六普”数据显示,天津的男女性别比在10年内上涨了10.53。


此外,根据“六普”数据显示,男女性别比前十的省份中,位列前三的天津、海南、广东均位于东部地区,而第4至10名基本都为西部地区的省份。


●专家解读


人口选择性流动改变性别比


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穆光宗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的总人口性别比,尚处于正常范围。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翟振武则认为,由于老龄期的妇女寿命高于男性,而我国又正加速进入老龄化社会,这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总人口性别比例。


记者从天津市人口计生委了解到,天津市人口性别比偏高的地区主要集中在外来人口相对较多的城郊接合部。


翟振武认为,男女性别比统计的是常住人口及外来人口。由于我国的经济快速发展,导致人口流动增加,各地对于外来人口具有选择性,比如一些建筑发达的省份和重工业较为发达的地区,可能需要男性多一些,所以一些经济发达的省份不仅总体的人数比较多,可能还出现男性比例较高。


性别比·变化


20个省份男女比例“失衡”


记者注意到,全国31个省份中,有20个省份的男女性别比高于全国总体水平。从区域分布来看,在这20个省份中,9个省份位于西部地区,4个省份位于中部地区,7个省份位于东部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较“五普”数据,“六普”数据中全国有8个省份的男女性别比上升,分别为浙江、青海、上海、内蒙古、海南、西藏、广东和天津。


●专家解读


人口大省比例容易“失衡”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翼认为,从地区结构来说,“五普”之前,东南沿海地带的出生性别比普遍高于西北内陆省份。


而地广人稀的地区出生性别比比较低。在人口稠密地区,在四川、河南、山东、河北、广东、浙江等人口大省,出生性别比都是出奇的高。


而根据“五普”数据显示,“五普”之后,出生性别比偏高的地区由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地区扩展。


“六普”人口性别比(前12个地区)


(以女性为100,男性对女性的比例)


省市2010年总人数男女比例


1.天津1293.8224 114.52


2.海南867.15 110.9


3.广东10430.31 109


4.广西4602.66 108.76


5.内蒙古2470.6321 108.05


6.云南4596.6 107.84


省市2010年总人数男女比例


7.江西4456.7475 107.46


8.青海562.67 107.4


9.陕西3732.7378 106.92


10.贵州3474.65 106.89


11.北京1961.2 106.8


12.上海2301.9148 106.18


(人数单位:万人)

性别比·重点


出生性别比“超常”10多点


在谈到人口性别比时,穆光宗认为,我国的总人口性别比,尚处于正常范围。但是,出生人口性别比和可婚人口性别比失调的问题需要特别注意。


据了解,总人口性别比受出生人口性别比、死亡人口性别比、分年龄人口性别比,以及目前人口年龄结构的影响。然而,影响最大的还是出生人口性别比。


出生人口性别比也叫婴儿性别比,正常情况下,每出生100个女孩,相应出生103—107个男孩。


由于男孩的死亡率高于女孩,到了婚育年龄,男女数量趋于均等。因此,联合国设定的正常值为103—107。


然而,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从1982年普查时就发现有所偏高,达到108.47。1990年普查仍然继续上升到111.42,到2000年人口普查时,这一数据提高到116.86。而2005年和2009年人口抽样调查的结果显示,出生人口性别比继续上升到118.59和119.45。


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虽出现略微下降,但仍达到118.06。


●专家解读


“重男轻女”导致男多女少


国家人口计生委主任李斌8月16日表示,这是“十一五”以来出生人口性别比连续第二年出现下降,表明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的势头得到初步遏制。


但是,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仍处于高位。李斌表示,“两非”行为是导致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的直接原因,为此,国家人口计生委等6部门在未来8个月内将开展打击“两非”专项行动。


不过,卫生部副部长刘谦日前表示,我国出生人口的性别比偏高,除了存在医学技术、检查技术滥用现象外,也有“重男轻女、养儿防老”等传统观念以及经济因素、劳动力因素的影响。


对于坊间有关人口性别比例失衡是和计划生育政策有关的说法,国家人口计生委人口专家委员田雪原认为,性别比失衡的最根本原因,在于重男轻女。但也和国家生育政策有所联系。生育数量上少了,就在性别上找,而且现在技术上又提供了条件。


性别比·影响


10年后千万男性或“娶妻难”


中国社会科学院此前发布的《社会蓝皮书》指出,目前我国19岁以下年龄段的人口性别比严重失衡,到2020年,中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多出2400万。经测算,届时将有上千万适龄男性或面临“娶妻难”。


翟振武对此表示,如果出生人口性别失衡得不到缓解,将给中国未来几十年的发展带来一系列重大社会问题和隐患。


“其直接影响是‘婚姻梯度挤压’现象凸显。”翟振武说,同龄适婚女性短缺,男性就会从低年龄女性中择偶,“老夫少妻”增多;挤压到一定程度,就要向别的地区发展,“城里哥找乡下妹”。


“婚姻挤压之痛不仅在于产生多少‘光棍’,更在于其后果主要由贫困人口承担。”翟振武指出,由于农村出生性别比失衡比城市严重,今后“剩男”将更加沉积于边远贫困地区。


贫穷又无子嗣的男性剧增,可能会增加买卖婚姻、拐卖妇女、卖淫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危及婚姻家庭和社会的稳定。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翼认为,想要扭转人口性别比例失调的局面,也需要从社会和技术双方面入手。


一是必须推出强有力的措施,打击非法的胎儿性别鉴定,对B超等医疗手段进行严格监管,对医院的性别检查进行登记,此为“治标”之策。


同时,社会中也需要贯彻男女平等的精神,从教育、就业等方面,体现出生男生女一样的原则,此为“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