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十八章(下)

墨檀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陈风第一次有些感觉面前神武的大队长有些难以捉摸。 “你是从什么角度考虑的?”陈风有些讥讽的问。 “让我想想,”雷震霆第一次用这种犹豫不决的语气说,“这是我在特战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你要知道,就算于晴的任务圆满完成,她也不可能回来了。” “什么意思?”陈风猛地回头看着他,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陈风第一次有些感觉面前神武的大队长有些难以捉摸。

“你是从什么角度考虑的?”陈风有些讥讽的问。

“让我想想,”雷震霆第一次用这种犹豫不决的语气说,“这是我在特战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你要知道,就算于晴的任务圆满完成,她也不可能回来了。”

“什么意思?”陈风猛地回头看着他,眼神里写满质问。

雷震霆看着他,不为所动:“假作真时真亦假。”

“于晴参加的到底是什么任务!只是像报告上说的那么简单吗?你到现在还瞒着我,雷队长,我现在已经踏进这件事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实话!”陈风现在完全是在逼问雷震霆。

“做好自己的事就好。”雷震霆对他的狂怒不屑一顾。

“什么是自己的事,上次我送任务给于晴的时候你看见她的样子了吗!你……”陈风欲言又止,他还没到失去理智的程度上。

雷震霆大约揣摩出了八九分:“我怎么了?”

陈风看着他,眼中由原来的炙热缓和下来。

“大队长,我先出去了,这件事我会保密,还有,刘坤回来怎么办希望您给我个明确的指示。”陈风起身,没等他说话就走出办公室。

出了大队长办公室的门,陈风显得有些萎靡,为了不让别人看出他脸上的挫败,他扣上帽子,把帽檐压低。国家、使命、责任,这是他一直坚持也是一直的精神支撑,但现在问题实际的摆在面前,要么损害大局利益完成并不确定的小家和睦,要么牺牲一个人,换来国之大安进程中不起眼的一笔,但这小家的和睦将不复可能,人总是在身临其境的时候才会感觉自己的处境有多艰难。

雷震霆看着桌子上那本旧书出神。现在的特战大队,已经鸡飞狗跳了——


刘坤拿着一个优盘,紧紧的捏在手里,她在自己的电脑上费劲的鼓捣着。看来那位武警朋友显然不想轻易地给她这些东西,大约过了一个钟头,她瘫坐在椅子上,做好了!

此时寝室里就一个人,欧阳玲出去疯玩了,她心中暗暗庆幸有这么一个队友。她进入网络,她小心的一层层通过,在最后的一关的时候,按在回车的上的手指久久不能按下,按下了,自己就可能犯下盗窃国家机密罪,最终,她收回了手指,不能,她还是不能做这种事,强烈的责任感让她关上了机器。

既然不能这么做,还能怎么做呢?她苦苦思索着。

“转业?”陈风惊愕的看着一个信封从刘坤手中递过来。

刘坤从容的点点头。

“为什么这么做?”队长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呆住了,徐青林手上杯子直接掉在地上,不锈钢的杯子发出清亮的响声。

“我想转了,思索了好久了。”刘坤看了副队长一眼,淡淡的说,脸上的微笑从容。

“你才来这一年,是不是对这不满意?或者失望了?”直心肠的徐青林顾不得地上的杯子。

刘坤走过去捡起那个杯子,放回办公桌上。

“这个地方很好,人也很好,只是我想退伍了。”刘坤依旧淡淡的微笑。

陈风把信放在桌子上,说:“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到时候是走是留,我不阻拦。”

“队长你——”徐青林不可思议的看着队长。

“让她做吧,我知道她有自己的想法。”陈风从座椅上站起来,眼神在传达着一些意思。

刘坤敬礼:“谢谢队长!”她似乎有些明白队长眼中的含义。

看着已经无法挽回的一切,徐青林一屁股坐在陈风坐过的椅子上:“疯了,都疯了——”

陈风还礼,送刘坤出门。

就在几天前,训练基地的山坡上。

“队长,怎么才能救于晴?”刘坤见到陈风没有多余的寒暄。

陈风淡淡的说:“凭你我现在的实力,不大可能。”

“给我一个方法,我必须救她。什么代价都无所谓。”刘坤果断的说。

“只有接近那个组织才会有机会,还有,你为什么那么关心她?”

“你应该知道了,我偷看过一些资料,抱歉,我进到网络里了。”刘坤有些愧疚的说。


陈风意外的点点头:“转业,一个最好的选择。至少机会比在军队多一些。”

“那我就转业。”刘坤明显是犹豫了一下

“你决定了?”

“决定了,我马上回去写申请,不过请你保密。”刘坤留恋的看向基地。

“一定。”

刘坤转身往回走。

“请你照顾好她。”陈风在她往下走的时候忽然说,刘坤在原地停了一秒钟,继续往前走,她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


不到一个月,一分队的官兵在基地门外送一位战友,刘坤转身敬一个军礼,坐上一辆车。队伍中依依不舍的挥手,几个人流下了眼泪,女兵们追着车不放。

刘坤最后一个眼神看向陈风,她看见陈风从没有过的恳求的托付。回过头,她有些凄惨的笑笑,这个像家一样的地方,只一年就别离,这是她和于晴曾经坐在山坡上看星星时说出来的,那个时候,于晴还说自己真的找到踏实的地方了。尽管每天的训练很多训练量很大,但外界的浮躁比不上内心的踏实,一个人心稳,一切皆有可能。但是现在,她不能眼睁睁看于晴深入虎口,她更没想到,特战大队竟是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的地方,本来想找个机会好好说的,可自己,她无奈的看着车窗上自己模糊的影像,转而看向外面的马路,要等我,妹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