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十八章(上)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郭啸江发狠的捏着手里的钢笔,不安的看着高层办公室外面的车水马龙。 坐在对面的林薇儿皱紧眉头,许久才说出后一句话:“我知道我不该擅自行动的。”她愧疚的说。 “你还知道!”郭啸江声音大的快把办公室的地板掀起来了。 林薇儿沉默,昨天晚上的危险现在想想还后怕,让她想不到的是姚贝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郭啸江发狠的捏着手里的钢笔,不安的看着高层办公室外面的车水马龙。

坐在对面的林薇儿皱紧眉头,许久才说出后一句话:“我知道我不该擅自行动的。”她愧疚的说。

“你还知道!”郭啸江声音大的快把办公室的地板掀起来了。

林薇儿沉默,昨天晚上的危险现在想想还后怕,让她想不到的是姚贝莉紧接着就遇害了,更要命的是有人看见她曾经和姚贝莉见过面,出事的时间不过三十分钟。

郭啸江按住桌子角,有那么一段时间林薇儿以为他要掀桌子,还好他只是站起来,他长叹一口气,说:“现在我们不能暴露身份,等着警察来调查吧,我会联系人把这件事压下去的。”

“我本来就什么也没干,昨天她想杀我来着,要我说我还是受害者呢!”林薇儿有些不可思议。

“可是我们身份不一样,你还真以为你是一个公司职员啊?”郭啸江有些刻薄的说。

林薇儿脸上片刻的厌恶,好像看见了什么不喜欢的东西一样。

“任务加紧,还有,你出去吧,你进来的时间太久了。”郭啸江第一次下逐客令。

林薇儿站起身,想了想,说:“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使了?”

郭啸江一愣,他没想到林薇儿会问出这样的话。

“我和我不认识的陆江华,你到底怎么看的?”林薇儿没指望他马上给出答案,推开门的时候留下一句话。

门在林薇儿身后关上,郭啸江愣愣的看着门缝合上。一阵邮件接收的提示声让他马上警觉起来,他快步来到电脑前,打开一张邮件,他迅速打印出来,紧接着从随身的手机连接到电脑上,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手上的动作娴熟而镇定,过了一会儿,当几张纸从打印机吐出来的时候,最后将几张纸叠加在一起,将它们贴在透光的玻璃上,看了一会儿后脸上慢慢沉下来,他慢慢的将所有纸放进粉碎机……


特战大队照样例行训练,今天的训练是武装越野,这本来对已经经过陈风“锤炼”的队员来说没有什么,刘坤最近感觉体力越来越差,有的时候甚至犯晕,不过这些她都没放在心上。

“刘坤,跟上,跟上。”徐青林在队伍一侧催促着。

高芸芸跑到她身边:“还好吗?最近你体力下降的怎么这么快。”

“还好,昨天晚上可能没休息好。”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脸上豆大的汗珠已经像下雨一样淌下来,嘴唇也开始变色

“刘坤,你没事吧?”徐青林也感到最近刘坤有些异样。

刘坤勉强挣扎起来:“没事。”刚要上负荷的时候,一头栽了下去……


刘坤不知道怎么被送到医院的,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看见高芸芸和几个队友在病床前焦急的围上来,看到她醒后几乎同一时间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醒了,醒了。医生!”高芸芸第一个知道要干什么。

透过人缝,刘坤看见徐青林和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进来,徐青林表情严肃,看到刘坤在看着他们的时候忽然脸色一转。

“副队长。”刘坤勉强撑起身子。

徐青林上来,坐到旁边的椅子上:“躺着别动,没事了。你只是最近太累了。”他微笑着说。

想想刚刚徐青林那严肃的表情,再看看现在徐青林轻松的微笑,刘坤有些怀疑的躺下。医生是个年过40的中年男人,温和的微笑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父亲对孩子的关怀。

“我是怎么回事?”刘坤看着身边的医生。

医生笑笑,深邃的眼睛里读不出什么,他的声音和他的表情一样温和:“你只是最近太劳累了,注意休息。”

听到医生的回答,刘坤有些认可的放松下来。

徐青林待刘坤稍稍睡着后来到医生的办公室,刚刚的医生脸上也不是温和的笑容,徐青林坐定,有些沉重的说:“王医生,她有多少治愈的几率?”

王医生刚要说话,敲门声响了起来。


“可能是队长。”徐青林过去开门,在刘坤出事的时候他就通知了自家队长。

门开了,果然是陈风,陈风皱着眉头,进门打招呼的方式很特别,他上去揪住医生的衣领子:“你怎么检查的?”

徐青林赶紧上去掰队长的手,可陈风的手像钳子一样。

王医生没有一丝慌张,他任凭陈风发疯,也没有反抗。

“够了!陈风,这不是医生的问题,是她自己的问题!”徐青林实在没招了。

王医生不忍心的说:“如果我们的分析没错的话,她的肾功能正在衰竭,原因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不可能,她身体一向很好的,五公里比男队员跑的还快。”陈风看着徐青林,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肯定,徐青林也点点头,的确,刘坤的身体向来很好,要不然特战的一半训练量也把她压趴了。

“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陈风怒不可竭,徐青林清晰的看见他眼中的水光,他不忍面对队长。

“我也不好说,但是有些病症前期不明显或者根本体现不出来,还有后天得的,这些都有可能,现在我们只能够尽力。”看到这情景,王医生遗憾的说。

“换肾,是吗?”陈风说,旁边的徐青林吓了一跳。

王医生点点头:“如果有那么少数的希望的话,可能药物也能控制,她可够能忍的。”他最后加上这么一句话。

“药物控制?那么说最后还是要换的。”徐青林听出了里面的端倪。

王医生点头,他已经不忍心开口了。

“暂时不要告诉她,队里谁也不准说,我想想办法。”陈风深深吸了一口气,最近他快疯了。

“明白,队长。”徐青林敬礼。

王医生看着这俩人,心中赞许。


陈风在办公室里疯狂的整理自己的东西,其实这样做是为了平复他混乱的思绪,刘坤还在医院调整,不仅要计划她回来怎么办,还要为她的病想一切办法,肖锐已经去世几天了,他还是忘不了肖锐生前对他说的话和做过的事,肖锐的死真的是意外?他是那么一个精明的人,怎么会因为车子没检修好这样的小事而送命?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队长,大队长找你。”徐青林手里拿着一本薄薄的文件夹,敲门进来。

陈风停下手中的动作:“有没有告诉你什么事?”

“没有。”徐青林平淡的说。

“武警那边有什么消息?”陈风抛不开自己的念头。

“最近还没有。”

“医院呢?刘坤最近情况怎么样?”陈风低头翻着一份过期的文件。

徐青林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队长:“队长,你不能在这样的高压下生活,早晚你会受不了的。”

“我知道,谢谢。大队长那我马上过去。”陈风点燃一支烟,决定就此不再看徐青林并也不和他说话。

徐青林还是了解陈风脾气的,他慢慢的走出去,连最平常的招呼也没打。不只他,恐怕队里不少人都觉得队长有些生分了。


刘坤拖过一个武警着装的女兵:“我知道你有那能力,你把那份程序给我,我绝不抖露出来!”她穿着病号服,在医院的花园里看着自己的朋友。

“刘坤,你疯了是不是?不可能,那份程序不是你用来做这个的。”对方年纪轻轻,居然是个少校的军衔,鼻梁上驾着一副金属眼镜,脸上写了一份和不同于年龄的军衔相同的自信。

“你我一起开发的这个程序,给我,要不然你以后别想要我这一半。”刘坤恶狠狠地说。

对方没有被她吓到:“刘坤,恐怕我们从军校毕业之后你这是第一次跟我急眼,我还是告诉你,你不说出来用来干什么,别说咱俩之间这情分,就是我死了也不给。”


刘坤有些泄气的坐在石凳上,今天她把好朋友约过来原本以为能拿到她要的东西的。

“告诉我,刘坤,你到底用来干什么。我们当初发过誓的,如果用来做什么,一定要得到两方的许可。我相信你不会做我以为得那种事的。”武警少校过去轻轻的把手搭在她肩膀上。

刘坤慢慢的抬起头,有些伤感的说:“为了救我妹妹。”

对方的手明显的是紧了一下,眼镜框下写着不可思议。

刘坤看着刺眼的太阳,以为阳光可以晒干她涌出的泪水,但这样只会让泪水流的更快,她闭上眼,两行泪珠滑落。

“告诉我一切,还来得及。”武警少校紧紧攀着她的肩膀,镜片下的眼睛闪烁着万般的不忍和痛苦,她和刘坤,不是姐妹但胜似姐妹。


与此同时雷震霆的办公室里——

“我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巧合的事!”

陈风接过雷震霆几乎算是劈头盖脸扔过来的文件档。他有些犹豫的看看雷震霆,随后慢慢打开。

“DNA吻合的几率这么大?”陈风一眼就被文档上的最尾一行文字吸引住了。

雷震霆点点头。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有血缘关系!”陈风这次是惊叹的语气了。

雷震霆显然是早就知道了,也料到陈风会有这样的反应,他还是点点头。

陈风合上文件档,好像一座大山压上来的感觉:“人哪,这辈子要遭受多少灾才是个头啊。”

“别告诉她们这件事。”雷震霆把文件放到保险柜里。

“你是怎么知道的?”

“有次演习的时候,刘坤从楼上摔下来大出血,你们的血型都一样,本队所有队员的DNA都有记录,”雷震霆眼看着天花板,像在寻思着什么,“但刘坤的生物样本最后一个出来,那段时间王军医忙的要命,他也是偶尔发现的。就是这个结果。”

陈风缓缓的喘着粗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我们基地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都有必要翻出祖宗十八代的家谱了。”


“该来的躲不了。”雷震霆手轻轻的放在一本书上。

“于晴的经历本身就不一般,而刘坤也是收养的孩子,这些外人都不知道,选择这个职业,注定不能照顾家庭。或者说刘坤和于晴相遇也不是纯粹的巧合。”最后一句话他说的很小声。

“一直瞒着她们?”陈风没听雷震霆这些解释,他关注的更实际一些。

“那刘坤的病就也可能耽误了。”雷震霆这方面不会逃避。

“大队长,要知道如果换肾的话她也不可能再上特战大队的战场,另外一个人也不可能再上战场了。一下废俩,这事有待考虑。”陈风有些犹豫了。

此时他俩像换了个位置。

雷震霆为难的说:“陈风,很多时候由于职业的关系,我必须从人和职业两方面考虑。从人的角度来看,如果像我于晴和刘坤似的的战友得了这种病,现在我真的问心无愧的说我会义不容辞的去干,但是从职业的角度考虑……”雷震霆顿了下,“你知道你们是多么的不可得吗?为了训练你们花了多少心思和物质吗,当然这些不是最重要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