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中的对决 正文 第44节

于建立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size][/URL] 44 日军的机枪火力网瞬间被瓦解,战士们鱼贯着冲入了包围圈内。团长立刻跑到戴安澜面前,立正敬礼道:“报告师座,五十五团团长郑天成前来策应您和师直属部队突围,请指示!”戴安澜对于团长率队策应他的做法很感动:“郑团长,你们的行动令我非常的感动,等回国之后,我一定向国民政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


44

日军的机枪火力网瞬间被瓦解,战士们鱼贯着冲入了包围圈内。团长立刻跑到戴安澜面前,立正敬礼道:“报告师座,五十五团团长郑天成前来策应您和师直属部队突围,请指示!”戴安澜对于团长率队策应他的做法很感动:“郑团长,你们的行动令我非常的感动,等回国之后,我一定向国民政府为你和你们五十五团,申请一份嘉奖,我要让你们五十五团名垂青史。郑团长!”团长喊道:“在!”戴安澜命令道:“我命令你们五十五团,立即掩护师部以及师直属部队突围!”团长敬礼道:“是!”戴安澜冲着身后的士兵们说:“弟兄们跟我来!”说完,戴安澜率领着战士们狼狈不堪的冲出去,团长立刻从一个士兵手里接过一挺捷克式轻机枪,拼命地打完了一梭子子弹,扫死了十几个鬼子。团长喊道:“弟兄们,撤!”战士们在他的率领下边打边撤退。

突然,就在这紧要关头,一支日军突然从对面杀了过来,将五十五团的归路拦腰斩断。五十五团再次身陷重围,团长一边用捷克式轻机枪猛烈还击一边问参谋长:“师座以及师部和师直属部队有没有突围?”参谋长说:“师座他们已经成功突围,和对面负责接应的人接应上了。他们正在赶往安全的地方。”团长终于放下心来:“好!只要师座平安突围,我就放心啦!”参谋长问:“可是现在,我们又身陷重围,我们该怎么办呀?”团长说:“只要我们一头扎进背后的丛林里,日军就拿我们没办法啦!传我命令,立即向丛林里转移!”参谋长说:“是!”

战士们躲入了丛林深处,团长扒开灌木丛观察敌情,见日军还没有追上来,低声命令道:“小鬼子肯定会追上来,这里地势险恶,敌在明我在暗,我们就在这里打小鬼子一个伏击,出出咱们心中的这口恶气!”战士们异口同声的低声回答道:“是!”余晓波利用这段闲暇时间,微闭着双眼庸懒的躺在地上,苏成惠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睡觉哇!日本人马上就要追来了。”余晓波照旧躺在地上,微闭着双眼说:“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忙活了大半宿,我早就累了,该利用这段闲暇时间休息休息了。等日本人来了我用子弹送他们去见阎王。”苏成惠不屑地说:“看把你能的,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英雄呢!”余晓波听到这话来了精神,噌的从地上坐起来:“说我是大英雄我可不敢当,我就是我——余晓波,我只是‘飞鹰’狙击队队长,我只是中国远征军的普通一兵。”苏成惠不屑于和他斗嘴:“算了,不和你斗嘴了,战斗马上就要打响了,你这个队长可得要专心一点儿!”余晓波一边将子弹腿上枪膛一边说:“放心吧,在战场上,我的眼睛在盯着每一个小日本儿的脑袋,我的子弹都是冲着他们的脑袋飞过去的!”

日军的追击部队小心翼翼的在丛林里进行搜索。漆黑的夜晚使他们无法看清楚前方的情况,指挥官环视着四周,军官谨慎的叮嘱道:“你们都要小心一些,敌人在明处我们在暗处,这种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利,我们尽量不要散开!”日军士兵们低声回答道:“嗨!”

团长瞄准了这个军官的脑袋,随意扣下了扳机。砰!一股白花花的脑浆子迸裂而出,军官被爆了头。日本兵们见到军官的惨状,更加的惊慌失措了,慌手慌脚的朝四下里乱开枪。团长一声令下:“弟兄们,打!”突突突!突突突!轻机枪不分点的超日军开了火。一个日军机枪手架上歪把子迅速还击。苏成惠瞅准了这个机会,砰!子弹带着哨音窜进了这个家伙的脖颈,这个鬼子如死狗般倒在歪把子机枪上一动不动。一个日军士兵做出个射击的姿势,在他的手指刚刚扣下扳机时,砰!胡炳义的子弹先窜出了枪膛,贯穿了那个日本人的钢盔。 五十五团的攻势越来越猛烈,日军的死伤越累越多,见己方占不到任何便宜,日军被迫撤了下来。

炮楼里,吉野正在听取副联队长汇报战况:“此役,我军歼灭敌人一千余人,缴获轻机枪四十挺,步枪九百支,子弹两千余发。击毙敌人少尉以上军官二十人,中尉以上军官十五人。上尉军官二十五人。还有……”吉野打断了他的话问:“好了,不要再汇报这些了,我希望从你的嘴里听到的是,击毙了敌200师师长戴安澜!可是我却没有听到这句话。”副联队长遗憾地说:“戴安澜率领着他的军队成功突围,我们没有干掉他,这是我们的一大遗憾呐!”吉野否定的摇摇头:“不能这么说,虽然我们没有干掉他,但是我们把敌人赶入胡康河谷的目的达到了,这就足够啦!我军的伤亡大吗?”

副联队长心痛地说:“我军伤亡了四分之二,少尉以上军官阵亡了二十二人,中尉以上军官阵亡了三十八人,上尉军官阵亡了五十五人……”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吉野十分心痛地说:“不要再说这些了,为天皇陛下尽忠,为大东亚圣战献身,是我们大日本军人的天职!就算是我吉野联队全部玉碎也在所不惜!绵贯回来了吗?”副联队长说:“回来了,听说他有遇到了那个支那狙击手,而且还牺牲了两个队员。”吉野说:“我去看看他。”

绵贯的左眼被缝上了纱布,虽然失去了一双眼睛,可是他的眼神依然是那么的冰冷,他的脸色十分的阴沉。他今天有死了两个队员,而且还是死在同一个对手的手里,这是他无法容忍的事情。他的手紧紧的握住狙击步枪,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他不会原谅对方绝对不会!

由于此刻愤怒正如熊熊烈火般燃烧着他的心,使他没有察觉到吉野是在何时走到他身后的:“绵贯君,想什么呢?”听到吉野的声音,绵贯慌忙站起来,低头说道:“联队长好!”吉野关切地说:“听说你今天又遇到了那个支那军的狙击手,而且还牺牲了连个队员,我非常理解你此刻的心情。所以我来看看你。”提起这件事,绵贯恨得牙根疼。他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我发誓我一定要亲手宰了那家伙!”吉野看着绵贯这副凶狠的样子,非常满意的微笑道:“绵贯君勇气可嘉,但是我希望你不仅仅是用语言,而是用你手中的枪,去兑现今天晚上,你许下的诺言!因为只有这样,才足客以告慰那三个牺牲的队员的在天之灵!”说完,吉野充满信任的拍了拍绵贯的肩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