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个动荡的年代 [蓝剑军团]

王浩林19541017 收藏 11 177
导读:偶尔一番案头的台历,发现今天是八月十八日,已经过去将近半个世纪了,这是个令人难以忘怀的日子啊! 一九六六八月,文化大革命以开展了三四个月了,据当时报道,全国革命形势一片大好,原来的领导班子已经打到,新的革命委员会也已成立,但各地的革命事业发展速度不统一,于是就开始全国范围的‘大串联’,以取到先进的革命经验。 那时我在读小学五年级,其它高年级的同学都走了,到北京、井冈山、瑞金、延安等地串联,而我则被排除在外,咱是‘黑五类’的子女,没资格参加‘革命’。只能与几个‘同病相怜’的同学瞎混。但见人家一批批的走了又

偶尔一番案头的台历,发现今天是八月十八日,已经过去将近半个世纪了,这是个令人难以忘怀的日子啊!

一九六六八月,文化大革命以开展了三四个月了,据当时报道,全国革命形势一片大好,原来的领导班子已经打到,新的革命委员会也已成立,但各地的革命事业发展速度不统一,于是就开始全国范围的‘大串联’,以取到先进的革命经验。

那时我在读小学五年级,其它高年级的同学都走了,到北京、井冈山、瑞金、延安等地串联,而我则被排除在外,咱是‘黑五类’的子女,没资格参加‘革命’。只能与几个‘同病相怜’的同学瞎混。但见人家一批批的走了又回来,实在是眼红,几个人就一起商量,也出去走走。

几个同学在一起商量,如果要走的话,首先是身份问题,我们连红卫兵都不是,何谈串联?就把存在的问题拉了一个明细:

一, 串联介绍信。

二, 红卫兵袖章。

三, 钱、粮票。

四, 其他物品

心里明白后,就开始分工准备:我和老柴负责介绍信和袖章,老胖预备水壶和提包,铁军筹备钱和粮票,(如有不够,其他人能拿多少是多少。)

老柴的父亲是刻字的师傅,所以他家学渊源,我们几个都有他刻的私章(这在当时可能是绝无竟有的)。老柴用土豆刻了一个公章,是“井冈山兵团,红卫兵”,刻得十分逼真,从语文老师要了几张公白教案纸,盖上后,真像那么回事。

至于袖章,就简单了,把妈妈的红包袱皮拿了出来,裁成十五公分宽,四十公分长的布块儿,再用硬纸板刻上字样,用毛笔蘸着黄油漆细心涂匀,一块儿袖章就完成了。

其他几个也按时完成了任务,铁军拿来三十五元钱,八斤半全国粮票,加上我们凑的,共计五十余元,十五斤粮票。老胖则是两个军用水壶,一个牛皮旅行包,这就全齐了,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与家里说了,我说要去大同的姥姥家,老柴是去河北,老胖母亲去世了,父亲工作忙根本顾不上管他,铁军的父母都被关押也就省事了。

打听到八月十一日有趟红卫兵专列,就决定那天出发。

上车倒是没费劲,可车上的人实在太多了,挤得连气都喘不过来,好些小说中描写这种情况叫‘沙丁鱼罐头’,真是恰如其分!

车座上、茶几上、车座下面全是人,我们几个年幼体轻,索性就爬到行李架上,倒是松快一些。最大的问题是上厕所,费劲挤过去不说,还得先让里面的人出来,随意大家都尽量控制着少喝水,少吃东西。

由于是加车,根本没点儿,走走停停,晃悠了二十多个小时,要不是同行的内蒙大学的大哥哥大姐姐照顾,还真坚持不下来。

十三日的早上,才算到站,及至下了车,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就像得到重生一般。

在内大的哥哥姐姐的带领下,我们到了车站的红卫兵接待站,在那里登记后,被分到西河沿儿第五旅馆住宿,又领到十五天的生活补助,每天一元五角,八两粮票,哈哈,长这么大咱的兜里也没装过这么多的钱粮!

那个旅馆就在前门附近,规模中等,除了串联的红卫兵以外,没有别的客人,房间不大,但很清洁,对我们这些头一次入住旅馆的孩子来说,处处都新鲜。同行的大学生们每天忙忙乱乱,早出晚归,房间里的传单和资料都堆满了,革命热情实在高涨。

而我们则成了专业的旅游团,北海、颐和园、故宫、天坛,就连中山公园都跑了个遍,在接待站吃饭免费,那点补助就完全成了零花钱,那个惬意,无法用语言表达。

转眼间三四天就过去了,十七日晚上,一位大哥哥告诉我们明天早点起,随他们一起到天安门广场,据说毛主席要接见红卫兵。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欢喜若狂——要见到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了!

兴奋之余,晚上就睡不着了,天快亮时才算迷了一会儿,待被人叫醒,一看,人家都收拾好了,就等出发了,我们赶快起床,简单洗簌,就跟上人家出发了。

到接待站领了早点(两个面包,一颗鸡蛋,一块儿咸菜,),就向天安门广场走去,我们已经不算早了,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好容易被纠察队安排到纪念碑附近,才与红卫兵大军融为一体。

挤到纪念碑的台阶上往四外一看,好家伙,广场上人头攒动,红旗招展,各种试样的标语牌如同森林一般,到处洋溢着火一样的热情。人虽多,但秩序井然。

我们却对这一切没啥感觉,只是挤到一起吃东西,放在身上是个累赘,不如吃了省心,

大约十点多钟,从前面传来消息,毛主席和中央文革的领导已经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欢呼声立刻响彻云霄,我们个子太矮,啥都看不到,只是看到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热泪盈眶,嗓子都喊哑了,那个激动劲,现在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一会儿,广场上的大喇叭响了起来,好像是副主席在讲话,我是一句也没听懂,但毛主席那几句话我还是听到了:“同学们,你们好,你们辛苦了!”

直到下午一点多,接见才算结束,我们回到接待站吃饭,那天吃的是大米饭,西红柿炒鸡蛋,还有紫菜汤,大伙饱餐一顿,就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内大的同学们要走了,他们是要步行到延安,我们也要跟他们前去,人家说是我们太小,是个包袱,等长大了再说吧,就和电影里的孩子要参军的台词一样。

他们走了,诺大的旅馆空空荡荡,就剩下我们几个人,虽然其他红卫兵来来去去,如同走马灯一般,但都是匆匆过客,没啥印象。

成立该玩的地方几乎都去了,就开始到远一些的地方,香山、八达岭、十三陵、圆明园遗址,再就是密云、官厅水库,不知不觉中,留京的期限快到了,开学的日子也不远了,该回家了。

这天到王府井逛商店,回来时穿小胡同抄近路,看到一群中学生摸样的人拥着一位中年妇女从一个广亮门中走出,老胖眼尖,惊叫道:“那不是潘校长吗?”我们一看,是潘校长!

我们的校长叫潘巧云,是北京人,年轻时参加革命,后与丈夫一起被派到绥远做地下工作,解放后就留在呼市工作,她为人谦和坦率,对工作极端认真,因此得罪了不少同学和同事,她的小女儿李雅丽使我们的同班同学,那群学生原来也大都是我们学校的,高我们俩三届,现在是十六中初二的,老胖凑上前去打听,一个女同学告诉他说,这是个走此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逃避运动跑回北京,他们是押解她回去接受批判,的晚上八点三十的车,票都买好了。

奇怪,这么好的校长,咋就成了啥‘走资派’了呢?这个年代不懂的东西太多了!

回到旅馆,大家一商量,马上动身,和潘校长一起回呼。

我们立马收拾东西,清点了一下钱粮,一共还有二十七元,六斤多粮票,就在离开时在前门全都买了食品,面包、酱牛肉、小肚以及酱菜等,然后直奔车站。

上车很顺利,见我们带着袖章,也没人要票。

我们上了十二号车厢,回内蒙的车上没啥人,空得很,一个乘务员告诉我们,凭串联介绍信,在餐车可以免费就餐,这倒是好事,不吃白不吃。

占了座位后就开始找潘校长她们,我向后,老胖向前,我一直到底也没有看到,待回来时,老胖已经等在那里了,说潘校长在七号车,我就向那里走去,先看看情况,那个车厢只有他们那群人,潘校长倚在靠背上闭目养神,离远看去,只是脸色有些憔悴。

见我过来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家伙厉声喝道:“干啥的,这个车厢不许待,前面是卧铺,回去吧!”

“你管得到宽,我去餐车看看有饭没了,咋地,不行啊?”见我不买他的帐,也就没再说啥,其实,我的原意是引起潘校长的注意,这个目的达到了,只见她睁眼看了一下我,略有些惊奇,看来是认出我了,但她没动声色,又闭上了眼睛。我到餐车看了一下,没饭了,厨师说一会给我们送盒饭,就返回了。

老胖说咱先吃饭,完后睡觉,打个时间差,估计那群小子到后半夜就不行了,到那时再去看潘校长。

餐车的服务人员送来了盒饭,还不错,肉多菜少,吃饱喝足后就睡了,要不是铁军记事儿,我们非得睡过头不可,约两点多钟,我们来到七号车,那群小子睡得东倒西歪,像死猪一般,悄悄叫醒潘校长,见她有些惊讶,我就小声解释道:“潘校长,您认识我,我和李雅丽是同学,到过您家,别的事我们帮不了忙,只能给您送点吃喝,您先垫补一下。”看来她是渴极了,把多半壶水一气喝完,然后吃了一些面包酱牛肉咸菜之类的,对我们问道:“你们这是干啥去了?”

“我们是到北京串联,刚巧看到您被他们带走,就打算和您一起回来。”“串联,你们也串联?”看来潘校长深知我们的底细,就把实话和她说了,她微微一笑,说道:“孩子们,现在没法说你们对还是错,但要知道这样会给你们的家长带来麻烦的,以后干啥事都要认真思考,这样吧,快到站了,你们回去吧,谢谢你们了,好孩子!”

这时,一个家伙嘴里嘟囔着翻了个身,我们也就告别潘校长回自己的车厢了,下行的车很正常,大约运行了十个小时,就要到站了。

虽然还是八月底,临晨已有些许凉意了,我们在瑟瑟秋风中下了车,目送着潘老师被他们押走了,可是,我们却没有丝毫办法,能做到的,也仅此而已了。

回到家里,一顿责骂是少不了的,一封书信来往还不到一个礼拜,我们的老底早就被拆穿了,其实就是掩耳盗铃吧。

那段令人难忘而痛心的日子过去了,留下的教训和思考却不少,但愿那样的事情不再发生,人们都在‘和谐’中生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难忘的经历,受到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见。六六年我也是上五年级,,我也带过“红卫兵袖章”,袖章是红布黄字,上面是一行小字“捍卫毛泽东思想”,下面是“红卫兵”三个大字。我们村很多哥哥姐姐都串联去了,怎奈母亲管得严一直没能成行。不过看当很多红卫兵长征队,扛着红卫兵旗帜背着背包从我们村经过。真羡慕他们雄赳赳气扬扬的样子。这也算我们这代人的一段特殊经历,这些已经成为历史。文革时期还有一种说法叫做“乱了敌人,锻炼了人民”。是非曲直我们现在已经很清楚了。

动荡的年月,希望历史不要重演!

呵呵,我们家老爷子也去北京串联了,家里还有几张照片呢,那个穿着叫一个寒酸啊,还有赤脚的呢

动荡的年代,总有一些出乎意料的事,也是一些难得的回忆!



串联,那个时代,年轻人最热衷的、最向往的活动。。。自我膨胀的最直观表现方式,时代的弄潮儿,呵呵。


可最终,历史给了我们一个公正的回答。。。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