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18章 柳老爷子(中)

亦浩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过江以后,一路南下,直捣海南岛。也是训练准备渡海作战,解放海南岛。 海南岛战役也死了很多人。刚刚打完海南岛,朝鲜战争就开打了,部队又接到命令挥师北上,入朝参战。 我们是最早一批入朝作战的部队。 寒冬腊月冰天雪地的,我们的战士穿着单衣和美国鬼子的联合国军还有南韩伪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过江以后,一路南下,直捣海南岛。也是训练准备渡海作战,解放海南岛。

海南岛战役也死了很多人。刚刚打完海南岛,朝鲜战争就开打了,部队又接到命令挥师北上,入朝参战。


我们是最早一批入朝作战的部队。

寒冬腊月冰天雪地的,我们的战士穿着单衣和美国鬼子的联合国军还有南韩伪军李承晚部队打啊。打的那个惨烈,那那叫是打仗了,那就是拿命往上堆,战斗的胜利都是军人的命换回来的。

柳老爷子和年轻人说的时候,就是这口气。

知道黄继光吧,就是扑上去用身体堵鬼子枪眼的那个,那叫一个真英雄,看看不行了,部队就要上来了,但是敌人的机枪还在响,挺起身子就趴了上去,双手还死死抓住鬼子的枪管。战斗结束,部队去收拾英雄遗体的时候,那身上啊,就跟个打烂了的筛子一样。

还有那个叫《英雄儿女》的电影,电影中的那个王成,那都是有真实原型的,就是我们部队步话机连的一个战士,老家东北的,扛着步话机,步话机知道吧?就像现在的对讲机一样,就是个头大点。那会,打炮为了节约炮弹提高准确度,要有专门的人在前沿看着,哪里鬼子人多就直接对着步话机喊着往哪里打炮,他们就是炮兵在前沿上的眼睛。电影上那王成喊,“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其实,真实的战场上,哪有这么斯文,我们那个战士说的比这更狠多了,急了就喊,“鬼子上来了,鬼子上来了,离我还有三十米,还有二十米,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就朝我头顶上砸,狠狠的砸呀。”扯裂了嗓子的喊,炮弹把耳膜震坏了听不见了,只知道喊了,“往我身上砸,砸呀。”这就是我们的战士。要是我在那里当那个步话员,我也会这么喊。什么?那不把自己也打死了?死就死了吧,都打红眼了,哪顾得上那些,打仗嘛,命是不值钱的。

那人死的太多了,后来垒工事都来不及了,也没那些多的沙包袋子了,就用死人的尸体摞起来当掩体,美国鬼子的南韩伪军的也有自己人的都有,只要能挡子弹的都行,那是战场,哪像那些文人写的那么斯文,打仗就是你死我活的,得把敌人打死自己才能活下来,就这么简单,想不了那么多。

还有,你听说过那个女卫生员给一个排长吸尿的故事吧,听说过吧,那可是真事儿。战场上管不了那么多,女人也跟男人一样,除了蹲着尿尿,没啥区别。

后来,部队作家魏巍去了前线采访,回去就写了一篇文章叫《谁是最可爱的人》,毛主席都看了,批示“印发全军。”那文章凡是上过前线的看了以后,眼泪哗哗的。说着,老爷子的眼里就有点盈出眼泪的意思。


柳老爷子说话,有时候显得絮絮叨叨。

柳老爷子是有些老了,思想有时候会凝固在某一个时刻。这段时间柳老爷子脑子里总是闪现炮火连天的景象。这会儿,柳老爷子的思绪就从朝鲜战场漂移到越南战场。


从抗美援朝到抗美援越,这中间停顿了十二年,柳老爷子也从副排长成了营长。1955年授衔的时候,扛上了大尉的军衔,一条杠四颗星。


这么多年来,越南一直在打仗,先是法国人,后来西班牙人掺和进来,再是日本人,日本投降了,法国人又回来了,把法国人打跑了,美国人来了。

和美国人这一打,就是十年,还把中国人也扯进去了。


从朝鲜回来以后,年轻的柳老爷子被送到南京炮校学习,毕业后就分配到了高射炮兵部队。

他们部队主要是以59式100毫米高射炮为主。因为这种炮,他们部队被从昆明调到了越南参加北越的防空战斗。

有数据显示,解放军在历时3年9个月的援越抗美防空作战中,共作战2153次,击落美机1707架,击伤1608架,沉重地打击了美国侵略者,保卫了越南北方领空,有力地支持了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

而柳老爷子所在的高射炮部队,时刻都在高度紧张中度过。


柳老爷子,在六十岁以前,都是在部队里,跟着部队这里那里的,打来打去的去过很多地方。


两年以前,柳明全和几个朋友自驾去青藏高原,柳老爷子听说了,就跟柳明全说,你们应该怎么怎么走,从西宁到玉树再从玉树到昌都,从昌都到拉萨,还要经过唐古拉山口,那里的高度可是5000多米,很多人受不了的,说起青藏高原,如数家珍一般。

老爷子还说,从西宁到玉树,要路过一个叫花石峡的地方,多好听的名字。

柳明全去过很多地方,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可从来没听说有花石峡这个地名,就在地图上找,愣是没找到。柳明全就想,可能是老爷子年纪大了,把地名记错了。

等到他真的到了青海,开车走在214国道,进入玛多县境内的时候,还真的看到了花石峡的标志,走到花石峡镇的时候。

其实,花石峡就是一个小镇,现在也没有多少人家,几个牌子,说明这里是镇政府所在地。那要是在几十年前,还不得荒芜成什么样子,可柳老爷子就是记住了。

柳明全他们特意改变计划在镇上住了一夜,和当地的农牧民聊了一夜,为的就是加强对花石峡的印象。

由此,柳明全对自家的老爷子,又多了一份敬重。

柳老爷子对儿子说,“花石峡啊,你们是开车路过,我们可是一步一步走过去的,从西宁到玉树,走了一个多月,那个高原反应还有吃的又跟不上,有多少战士就死在路上。”

一个战士,老家是山东曹县的,当兵才不到一年,浑身充血嘴唇是酱紫色的,没有营养没有药品,一点办法都没有,就那么眼看着死在我的怀里,死了就埋了了,心里难过了好几天,难过是难过,但是,部队还要赶路,还得往前走,前面还在打仗,我们早一天到达,就早一天胜利。

柳老爷子话语中依旧透着一股豪气,而且,那眼光就牢牢的钉在一个地方,很久回不来,像是在怀念他的那些死去的战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