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副局长实名举报市长:不举报 张家界就完蛋了zt

小日本蝗军大队长 收藏 15 15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举报人是城管局副局长,被举报人是市长夫妇。事实上,在网络实名举报之前,举报人已通过正常纪检程序举报过两次。之后选择了网络实名举报,说:这是无奈的选择


这是龚厚钦第二次实名举报。


与第一次向上级组织发举报信不同,这次,他选择了网络。如今,实名举报并不鲜见,而引起舆论关注的是两者的身份――举报者为张家界市城管局副局长,被举报人是张家界市市长赵小明。


8 月8日,11时30分,一个题为《步入地雷阵,无惧无悔!》的网帖出现在张家界公众论坛上,该帖直指张家界市市长夫妇“染指”张家界重大工程项目,并称,张家界重建长11.2公里的永定路、崇文路、迎宾路、子午路(以下简称“四路”)耗资6亿多元,是同期省内其他地市的3倍,但工程竣工不到一年便出现质量问题。更为劲爆的是,帖子称在市长夫人的帮助下,长沙顺天建设集团在张家界多项工程中中标,工程总造价达数十亿。帖子署名为龚厚钦。


城管局副局长网络实名举报市长,一石激起千层浪。


“我就觉得要不举报,张家界就完蛋了”


了解龚厚钦的朋友得知这一消息后并不吃惊。在朋友眼中,这个一米八二的苗族汉子爱认死理儿。“只要他认为正确的事情,拦也拦不住。”龚厚钦妻子陈春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1988年,20岁的龚厚钦警校毕业后进入公安系统,后调入张家界特警大队,26岁便两次立二等功,连续三年成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27岁就担任了特警大队大队长。


龚厚钦“爱管闲事”,曾多次见义勇为。1993年在广州出差期间,他路遇行凶歹徒,出手制服,后来还登在《羊城晚报》上。最让龚厚钦津津乐道的是,参加建国50周年全国公安英模代表大会期间,与自己的偶像、时任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立军相邻而坐,谈笑风生。


2001 年,龚厚钦调至张家界市城管局任副局长。他常常在会上提出个人意见,从来不看领导眼色。不过,龚厚钦觉得这种“不讲政治”的做法,并没有惹领导生气,反而有更多的工作让他感到充实。在同事眼中,龚厚钦也不像个副处级干部,常常是一件POLO衫,一条七分裤,一双耐克运动鞋,肩挎一个“为人民服务”的绿帆布书包,“一下大雨他就会卷起裤子上街捅下水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同事说。


举报之事起于今年3月。龚厚钦开始分管市政,发现2008年建成的“四路”损毁严重,不少井圈井盖需重新更换,多处地下管沟要重新开挖,多处路面下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现场看到,多处人行道道板损坏,井盖破损。更为严重的是,2008年才重新改造的观音桥桥面钢筋已裸露,大面积沥青脱落,被当地人戏称为“豆腐皮”工程。


龚厚钦说,他向所分管的市政公司和市政管理处询问了道路基础部分的价格,又在网上与益阳、长沙等地比较,发现长沙的道路建设平均成本只有张家界的一半。


龚厚钦在走访中得知,张家界工程大多由长沙顺天建设集团承建,当时,社会上已有关于张家界市市长赵小明将长沙开发商带至张家界的传闻。“每年政府贷款利息超过财政收入,城区土地基本卖完了。我就觉得要不举报,张家界就完蛋了。”


5月1日,没和任何人商量,龚厚钦将实名举报信分别寄给了中纪委和湖南省委。在此之前,龚厚钦还特意写了篇私密博客,把这次举报称为“通天行动”。龚厚钦执意实名,并留下联系方式。“实名会引起领导重视,也表示我对举报负责。”


半个月后,有人私下问龚厚钦,是不是写信告了市长的状,他意识到赵小明已知此事,举报信可能没起作用。5月17日,他再次发出挂号信。一个月后,湖南省纪委派人赴张家界调查此事,并告诉龚厚钦,省领导有批示。


随后,省纪委工作人员找到龚厚钦说明调查情况。在写给省领导的举报信中,龚厚钦称,张家界鹭鸶湾大桥环岛工程拟定于今年4月12日开工,但在11日下午,赵小明带领一家北京的公司来到现场,要求原中标单位停止开工,同时,还要求张罗公路城市段的中标公司停止施工。赵小明将两个工程转给这家北京公司以BT模式 (指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进行基础非经营性设施项目的一种融资模式)承建。与此同时,还取消了一家准备开发南庄坪某片土地公司的开发权,将该宗土地以低廉的价格用于置换上述两个工程的投资。


省纪委工作人员告诉龚厚钦,经过调查,用BT模式承建上述两个工程,是市政府召开两次政府常务会决定的,现在已由一家长沙的公司接手。不过,龚厚钦并不认同这个说法。


在其举报信中还称,“四路”工程采取假招标,而实际指定由长沙顺天建设集团和长沙市政公司承建;赵小明的妻子以顺天建设集团的名义顺利获得多项工程,且均为天价。“这些问题,他们都没有答复我。”龚厚钦说。


此间,多位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赵小明的胞兄xxx为湖南省纪委常委、秘书长。《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查阅履历也发现,赵小明与 祖籍均为河北抚宁。


“根据我掌握的情况,他肯定有问题。像工程资料方面的证据是无法销毁的,就看上面查不查了。”龚厚钦说。


7月20日,龚再次给省长和省纪委书记发出举报信,这次没有回音。“按程序走不下去了,只能靠网络举报了。”他说。


8月8日,龚厚钦在办公室将帖子发在张家界公众论坛上,不到十分钟即被删除,但同样内容的帖子很快就出现在了凯迪社区、天涯等知名网站。


《中国新闻周刊》试图联系xx本人,但秘书以领导开会为由婉拒。张家界市委宣传部一位主任亦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此事新闻性太强,对张家界发展和稳定很不利,在上级部门调查结论公布前,不宜回应。”


“不懂政治”的龚厚钦并不关心是否惹上官司,他希望上级纪检部门尽快调查,公布调查结果。自从他在张家界公众论坛的ID被封后,他注册了微博,一夜之间粉丝增加了600多人。


“看着网友的留言,我才发现,自己并不孤单。”他说。

本文内容于 2011/8/21 20:06:16 被小日本蝗军大队长编辑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