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协会黑幕:只要业绩不管什么手段

ahhboycy 收藏 1 86
导读:近日,“中非希望工程”成为热点话题。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主席卢俊卿此前表示,协会建立6年来在中国内地没有收过一分钱,而且公众可以查账(详见本报8月20日报道)。就此事,记者联系了部分参加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企业负责人,得到的答案与卢俊卿说法相反,一位南方企业的负责人甚至表示,该协会涉嫌传销,期望政府部门介入调查。一位前员工更是联系到本报,披露了世华会敛钱的“猫腻”。   >>员工讲述   一套人马三个牌子 只要业绩不管手段   天九伟业、天九儒商及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是同一组人马,搞的是俯视营销。

近日,“中非希望工程”成为热点话题。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主席卢俊卿此前表示,协会建立6年来在中国内地没有收过一分钱,而且公众可以查账(详见本报8月20日报道)。就此事,记者联系了部分参加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企业负责人,得到的答案与卢俊卿说法相反,一位南方企业的负责人甚至表示,该协会涉嫌传销,期望政府部门介入调查。一位前员工更是联系到本报,披露了世华会敛钱的“猫腻”。


>>员工讲述


一套人马三个牌子 只要业绩不管手段


天九伟业、天九儒商及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是同一组人马,搞的是俯视营销。


昨天,小慕(化名)对本报记者表示,2007年她经朋友介绍进入天九伟业集团工作,由于工作经验丰富,还当上经理,带领一个10多人的团队。


“天九伟业、天九儒商及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是同一组人马,搞的是俯视营销。”小慕说,下面有几个分公司,有的分公司有三四个总监团队,总监团队下设四五个经理团队,层层管理。


业务员进公司后,要经过严格的培训,会拿到一个固定的“话术”,上面是针对客户疑问的“标准答案”,这些问题就是上岗前他们培训的,“你问要不要钱我们怎么说;你说钱太多了,我们怎么说;你要是不做了,我们又怎么说,它让我们别把客户当回事,我们才是老大,他们都是小弟,说我们是帮他们的。”


业务员每天的任务就是打电话,从网上和报纸上找大量数据,就是所谓的客户资料,然后以各种名义和理由找他们的“一把手”,之后发文件,次日回访,有意向地重点跟踪,业务员完不成的再转给经理,经理搞不定的,就由总监、总经理出面,像几百万的单子就得卢俊卿本人出面了。


“我们的头顶还安了摄像头,随时监控,不打,看到了就罚款。”小慕说。员工是有任务的,根据团队员工的人数来定,一个经理团队差不多二十万左右,人均一到两万,完不成任务少一万扣一百,还要找担保人。


业务员每天至少要完成二三十份传真,而且是有效传真,所谓的有效传真就是和“一把手”本人通过话的,他能看到文件的。第二天回访客户时,介绍协会的高端性,然后让客户准备材料,“不做的就训客户,或者死缠烂打,客户累了烦了也就做了。”小慕说。


公司只管要业绩,不管用什么手段。


有的业务员为了拉业绩,还会冒充某个领导的亲戚,或部门的主管领导,例如为了拉企业家入会,他们会以投资部主任的身份出现,说是有背景,“一旦客户交了钱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他们承诺能见到某领导,客户来了发现不是,他们就会说某领导有事,让谁谁来了,一般客户也不会因为几千元或者几万元跟他们计较。”


公司只管要业绩,不管用什么手段。“我在的时候,居然鼓励女业务员在开大会时半夜造访客户下榻的酒店,说是清静好谈业务。”小慕说,因为不能像女业务员们那样见客户,没几个月就不干了。


2007年时,员工底薪是800元,经理1500,总监可能是2500,总经理可能是6000。经理的任务就是协助业务员跟客户进行沟通,以促成客户尽快交款入会。“一般不要底薪的提成能达到百分之二十三到二十八,业绩越高,提成和各种奖励越多。”小慕说。


领导说是接见,其实是颁奖,有些领导来了都不知道是什么会。


公司就是一个桥梁作用,企业交费后成为会员,互相认识,甚至可以见到领导,如果项目对接成功后,公司还能从项目总额中按一定的比例提成。会员和领导人合影后,拿到当地,“忽悠当地政府、消费者和老百姓去。”有的人交了几十万或几百万就能成为协会的分会会长,可以独立在当地运作和公司一模一样的项目。这是公司创收的一大部分。“他们协会下面又分行业分会,钱会少一些,但是协会分会会长就多了。”


小慕证实,他们所说的能见到领导人属实,“我还作为礼仪上台协助颁奖,领导人就在我旁边。”但是都是退下来的领导人,说是接见,其实是颁奖,颁奖完就走了,有些领导来了都不知道是什么会。


小慕在工作了三个月后,离开天九伟业集团。


>>会员遭遇


协会分为四级会员费用不同还可议价


协会收会员费还可议价,与商业行为无异。


一位西北地区的企业负责人说,他参加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是因为去年代替朋友参加了一个“中非希望工程”圆桌会议,随后该协会的营销人员不断打电话与其联系,让他的企业加入协会,这些营销人员对企业运作情况相当熟悉,包括企业发展遇到的困难,让人无法拒绝,因此才动心。


另一位北方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协会分为四级会员,每一级需要缴纳的费用不同,而且可以议价,与商业行为无异。近期,协会一直以服务成本加大为由,向他推销理事长级别的费用,8月1日起,将执行新的理事长会费制度,88000元/年(现价48800元),128800元/3年(现价88000元),680000元/终身(现价228800元),对方承诺如果尽快申请升级、延长可维持原价,甚至之前交的费用可折算进去,再补差价即可。


协会的会议完全就是一种敛财行为。


这位北方企业的负责人说,他是今年加入该协会的,参加了两次会议,第一次缴纳了12.8万元的会费,作为贵宾会员参加,除了在会场上和领导照照相,和大家吃吃饭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有利于企业发展的相关活动。本月再次来参加会议,该协会的一位助理不断要求缴纳25万元会费被其拒绝,结果被该营销人员称“连最起码的会费都推三阻四,这就是个笑话”。据该负责人说,因为没有缴纳嘉宾会员费,也拒绝了该协会要求其以140万元聘请卢俊卿担任公司顾问的要求,结果待遇与上一次天差地别,没有人告知会议安排,没有人负责接待,他笑称“就是坐着飞机来北京吃两顿饭,就回去了”。据称,此次会议费用最少的也要十几万,大多数在30万左右,高的还有上百万的。


北方企业负责人说,大家缴纳了会费,还要自行负担在会议期间的住宿费用。而该协会提供的餐饮,则是有企业赞助的,比如酒、水都有企业免费提供,还要向该协会缴纳入场费,去年是30万,今年则是50万。“这完全是一种敛财行为。”


协会组织会议都会宣传说有很多国家政要参会,这对企业负责人来说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另一位南方企业负责人说,他所在的企业先后向该协会缴纳了近400万费用,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实质效果,通过该协会花费20万聘请了一位协会的高层做顾问,该顾问却没有对企业发展提过任何建议,甚至都没有怎么说过话。他介绍说,之所以会有这么多的企业被该协会忽悠着来参加,是因为企业负责人对政府有着天然的信任。该协会组织会议都会宣传说有很多国家政要参会,这对民营企业,尤其是处在转型和发展期的企业负责人来说是相当有吸引力的。究其原因,他表示,一方面是该协会忽悠的成功,另一方面是参会的人员认识不清。该负责人希望政府部门对此事展开调查,并要求协会退还会费,如果退还的话,他要将这400万元全部捐献给国内的“希望工程”。对于卢星宇(微博)其人,该人士直言不讳:“她什么都不是,只是个导火索而已。”


几位企业负责人纷纷表示,卢星宇和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确实就“中非希望工程”向其劝募过。当问到该协会为何要操作这个项目时,一位负责人称,可以提高知名度,他们可以更好地向企业推介拉人入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