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佣兵!!

更改中 收藏 3 609
导读:逃——不断地逃!!   南美热带丛林中的丁海在迅疾地穿越着茂密的灌木丛,荆棘划破了他的脸,千奇百怪的树腾伸展出柔韧的臂膀挽留着身边的过客,甚至那些在树林中繁衍了无数代的奇怪生物也好奇的看着这个近乎赤裸的家伙。   已经五天了,身后的追杀者就象是家乡传说中的吊脚鬼一般,总是出现在自己最意想不到的地方,阴险地发出致命一击后,消失在茂密的丛林中。   从开始加入这支突击队开始的第一天晚上,同队的一名士兵就在丁海身旁被狙杀!当时他正好欠身想从燃料罐旁边取回自己的作战口粮,但黑暗中丝毫没有预兆的一颗子弹结束了他

逃——不断地逃!!

南美热带丛林中的丁海在迅疾地穿越着茂密的灌木丛,荆棘划破了他的脸,千奇百怪的树腾伸展出柔韧的臂膀挽留着身边的过客,甚至那些在树林中繁衍了无数代的奇怪生物也好奇的看着这个近乎赤裸的家伙。

已经五天了,身后的追杀者就象是家乡传说中的吊脚鬼一般,总是出现在自己最意想不到的地方,阴险地发出致命一击后,消失在茂密的丛林中。

从开始加入这支突击队开始的第一天晚上,同队的一名士兵就在丁海身旁被狙杀!当时他正好欠身想从燃料罐旁边取回自己的作战口粮,但黑暗中丝毫没有预兆的一颗子弹结束了他的动作,脑浆和鲜血喷到了丁海手中的军用干粮上,看起来就象是圣诞节蛋糕上的奶油和果酱!

第二个战士被杀更加离奇,走在队伍中间的他竟然被最原始的吊索陷阱挂到了空中,然后被一支尖锐的木箭贯穿了身体。当随队的医生想上前救援时,从右后侧的灌木中飞出的子弹准确地击中了他的脖子!

往后的几天,越来越多的战友被莫名其妙的狙杀,暗中的狙杀者好象在欣赏他造成的死亡,甚至象个艺术家在品味自己完美的作品,尤其是在一个被钢丝勒死的战友身边,甚至还发现了一张制作精美的烫金名片,用优雅的英文花体字写着——死神的画笔!

没有人听说过这个狙杀者的真实名字,也没有任何人对这个冷静、残酷的狙杀者有任何的印象!

只知道这个在一年前出现的家伙是一个孤独的刺客,一个用人命和鲜血绘画的变态杀手!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本来面目,甚至他的代理人都没有见过他,只有每次被猎杀的对象身边会留下一张烫金的名片——死神的画笔!

在面对强悍的对手也许还有人有拼死一战的决心和勇气,但面对看不见的威胁更让人感觉到绝望的威胁。

只有逃,拼命地逃!远远地离开这片令人恐惧的丛林,远远的离开死神的画笔!

昨天,最后剩下的两个人一个在狂奔的过程中迎面被一支巨大的木桩砸死,另一个不顾丁海的劝阻向着周围的林地跪地求饶,但随后不久,丁海的耳中就听见身后传来的凄厉的惨叫声!

面前出现的一个死水塘让丁海停下了脚步,浸泡在水中的动物尸体和盘恒其上的蛆虫、漂浮着白色泡漠的水面上蠕动着的水蛭和池塘中心不断翻涌而出的气泡无一不让这个死水塘里散发着恶臭!

岸边突出的岩石上爬满了黝黑的死藤,好象它们都无法忍受这个死水塘带来的这种恶心的感觉。暮色低垂,丁海快步来到死水塘边,他抓住一根悬挂在死水塘岩石边的枯藤,尽量缓慢地将自己滑落到水中。

水中的水蛭蜂拥而上,很快地爬满了他浸泡在水中的身体。丁海默默的忍受着水蛭在自己身体上吸血的痛楚,尽管疼痛让他的脸在不断的抽搐,但他的身体仍然一动不动。

一批批的水蛭终于心满意足地游开了,丁海安静地闭上了眼睛,开始了五天以来第一次安静的睡眠。死水塘的恶臭可以完全掩盖自己的气味,即使是最好的狙杀高手也不会发觉。

“不要破坏大自然的宁静,大自然会很好的保护融合在它怀抱中的人!”这是谁说的话?是那个在军事教官学校的老军事长,还是在狙击手集训营里那个以色列教官的叮咛?

丛林中的狙杀远远不是一个普通的军人可以了解的,茂密的树林不但会阻碍自己的视线,也会影响子弹的飞行轨道,让自己射出的子弹偏离目标。被惊扰的动物、自己身体散发的味道、行动中不慎触碰的树枝和阳光照射的阴影都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为自己带来对手的致命攻击!

身上的衣服早就成为了陷阱上的诱饵,除了手里的这支SVD狙击步枪和一把戈博搏击刀,什么都没有留下。最令丁海惋惜的是自己的弟弟丁洋从法国卡昂地区高级美术学校给自己寄来的一个小巧的项链吊缀,里面有丁洋的照片,在法国的阳光中,丁洋的微笑还是象两年前一样,淳朴、天真!

如果可以回去,自己可以拿到六万美金了吧?足够丁洋最后一年的学费了,再干上一年,回中国开个小酒吧,在酒吧里全部挂上丁洋的作品,两兄弟就再也不用分开了!

呼吸着死水潭里恶臭的空气,丁海慢慢的进入了梦乡。梦里的酒吧,应该有原木制作的半截拉门,还要有最好的法国红酒,还要有不少和弟弟一样的画家在柔和的音乐中,高谈阔论......

第一绺阳光照到丁海的脸上之前,丁海就拖泥带水地从他睡觉的死水塘中爬上岸来,象昨天一样,他飞快地穿过低矮的坚果丛,一边跑一边从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坚果丛中摘取坚果充饥,全不顾身后留下的泥水痕迹和被自己折断的树枝.

大概半小时后,太阳已经懒洋洋地从东方爬升了起来,灌木丛的尽头出现了一个相对荒凉的小山包,除了山顶上有几棵比较高大的树孤零零的站立在清晨的阳光中,其他都是一些矮小的植物,从山包上看去,四周没有任何的障碍影响视线,绝对是个狙击的好地方!

拆下SVD狙击步枪上的瞄准具,丁海很小心地把瞄准具放在了两棵相临的大树中间,用一个小小的枝杈轻轻固定,自己则慢慢藏到了与瞄准具相临的另一棵大树下。

从山顶到树丛的距离只有五百米,凭借着多年积累的狙击经验,丁海有绝对的自信可以在一秒钟时间内命中任何目标,没有瞄准具算什么?最好的荷兰狙击手斯摩黑尔不是靠一支莫辛·纳甘步枪在700米外狙杀苏军指挥官吗?

几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太阳也渐渐升到了半空中,安装在两棵树之间的瞄准具开始在稍稍偏西的阳光中反光了!丁海慢慢地牵动着手里的两根细细的腾条,让瞄准具慢慢地左右晃动着,看起来就象是个老练的狙击手在搜寻目标。

山包下的灌木丛也开始有了动静,一团看起来稍微隆起的灌木在蠕动着,如果不是仔细地观察,根本发现不了!

丁海布满汗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到底上当了啊!连续几天的追击中,身后的追杀者总是精明地避开了自己设下的任何陷阱,可这次是避不开了!

缓慢地将SVD狙击步枪的枪口从草丛中伸出去,眼睛死死地盯住那团慢慢蠕动的灌木,丁海开始计算着风向和风速。稍微有点南风,风力二级、距离四百五十米,标尺......

丁海猛地停止了伸出枪口的动作,那团灌木怎么会毫无方向地移动?如果对手是个如此蹩脚的狙击手,那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战友被干掉了!

又仔细观察了一个小时,那团灌木总是在向着稍微右边的方向移动,右边是......一团显得凹陷的灌木,一堆不大的石头和几棵坚果树,最好的狙击位置在哪里呢?

石头旁的那团乱草?

从那个位置来说,右边可以获得良好的视线,但石头的另一边就成了盲区!不应该是那里!

坚果树中间的位置?

应该不会的,那么稀疏的坚果树怎么也隐藏不了一个大活人吧?

凹陷的洼地?

好象有个人形的轮廓,尽管用伪装服遮盖了大部分的身体,丁海还是看出了其中的破绽!

丁海牵引着手里的腾条,让瞄准具向着移动的灌木瞄准,然后猛地一拉两根腾条,让瞄准具从细小的枝杈上掉了下来,看起来就象是狙击手发现了移动的灌木就是陷阱,准备马上撤退的样子!

洼地中的狙杀者终于上当了,一颗子弹准确地击碎了瞄准具,应该是颗达姆弹,整个瞄准具都被炸得四分五裂!

洼地中的狙杀者又等待了片刻,终于从洼地中直起腰来,打算检查他的最后一个猎物!

丁海慢慢地扣动了扳机,SVD狙击步枪的后坐力与它的威力成正比,与狙杀者一样,丁海也偏爱使用威力巨大的达姆弹,尤其是美国人制造的那种充满了液态氮的爆裂子弹!

准确集中了目标的子弹在瞬间将狙杀者的整个上半身分解开来,在中午的阳光下爆开了一团血雾!

两个月后,坐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酒吧里,丁海再次拿到了行动的报酬,从南美丛林中独自归来的的奇迹让丁海成为了南美雇佣兵中的神话,身价也自然上升了,从原来的一次行动六万美金飙升到了现在的二十万美金!

喝下一杯上等的好酒,与要好的兄弟吹嘘着与‘死神的画笔’那充满智慧与勇敢的较量,丁海很快地醉了,在踉跄着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前,邮差给丁海送来了一个包裹。

宿醉让丁海的头剧烈地疼痛着,喝下整整一大杯冰水才稍微好了一些。丁海拿起昨天来不及拆开的包裹,上面的地址赫然是法国卡昂地区高级美术学校!

包裹里是一个黑色的盒子和一封法国卡昂地区高级美术学校校长的来信,打开信封,法国人那标准的谦恭幽雅气度跃然纸上:

尊敬的丁海阁下:

我谨代表法国卡昂地区高级美术学校向您表示诚挚的敬意!

鉴于您的兄弟,我校学生丁洋先生没有在学期开始前报道,我们只有遗憾地通知您,丁洋阁下已经不再是法国卡昂地区高级美术学校的学生,他的私人物品也随函件给您寄去,请您查收!

您忠诚的朋友 让.克拉贝尔 上

没有去学校报道?那丁洋能去什么地方?如果不是自己留下了联系地址,那恐怕自己要很久才能得到这个小子的消息了!打开黑色的盒子,最上面的是一些中国古典音乐磁带和光碟,还有不少的明信片,基本上是自己给丁洋寄去的,还有写法国朋友的,一支上等的狼毫笔,还有一把卡昂火车站的寄存柜钥匙,几张酒吧内部设计的草图,还有一盒没有用完的名片,精美的烫金名片,用优雅的英文花体字写着——死神的画笔!!!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