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次修改稿 第二十三章 续60-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二十三章 续60



缓过气来,刘朋让抢修营的工程技术人员回舰加入抢修,毕竟台湾号的状态决定了能不能维持住东京防御圈,战斗人员留下来,抢修营编制不变,但每个连的实际兵力缩减为1个排,抢修3连任务仍为守卫江户川中心大桥,国会公园地带叛军已基本肃清,江户川守军的任务只是防备小股敌军窜扰,一个排也够了。抢修1、2连的任务转为确保补给通道畅通,特别是维护住台湾号对分散游动的155数字化迫击炮车的弹药补给。兵力分配上,防御核心枢纽是坚固的防务省建筑群,防务省以北防线由南京团2连带一个安全区自卫队中队防守、2连长指挥,防务省以南由南京团1连的3个分队、加强了合成步兵5连的2个分队附一个中队的安全区自卫队防守,由1连长统一指挥,防务省枢纽由5连主力和1连3个分队、垂直突击2连2个分队防守,由5连长统一指挥,垂突2连的2个分队乘3桨变轴机增援防御吃紧的沈湘部,1个分队增援练马大钉子老曹,第一成组坦克连加垂突2连1个分队组成快速机动预备队,摆在防务省建筑群后方,哪里吃紧就增援哪里。

战场的制信息权在我军手里。鬼子失去卫星后的简易通讯手段基本被我方掌握,像眼前这个对手藤田大佐,数据库里可以调出他相当详细的资料,看来此人对于步兵信息化作战研究颇深。藤田集群的实力是8个轻步兵联队,前次攻击只用了2个联队,一个打防务省右翼的法政大学,另一个攻击防线南段的三丁目,都没占着便宜。下一次攻击的重心在哪里呢?敌我兵力对比超过20倍,我方以千人兵力防守十几千米长的防线,藤田可以重兵突破一点。应对的办法,只能判明敌军主攻方向,及时投入有力预备队打反突击。

藤田老鬼子倒挺明白,知道我军大规模制导炮击的厉害,不敢大规模集结兵力。我们也有顾忌,台湾号155口径以上大炮已数个小时未发一炮,鬼子不明白是第一次总攻的迫击炮攒射真打哑了舰炮,还是诱使其集结兵力来个一勺烩。我们心里是明白的,台湾号舰炮损伤严重,修复和积蓄能量都需要时间。如果台湾号舰炮完好,分布在十几公里方圆的鬼子也甭讲究集结不集结,一次性密集覆盖这一两百个平方公里就是了,8个联队的鬼子逃不出去多少。目前只是靠南京团3个合成步兵连18辆炮车加上成组坦克连的2辆155炮在撑门面,其中三分之一已部分损坏,不能机动,当固定炮台使用难以持久,实际状态完好还是12辆炮,且弹药供给路线受到鬼子特种兵和散兵游勇的威胁。我们真能打的也就是一次2千发炮弹,它集结一个联队就灭它一个联队,集结一个大队就灭它一个大队,但是,打击过后要有一个几十分钟的补充弹药的空档期,所以要集中射击就要打到它的主攻方向上,否则不如现在这种支援各部的“应召射击”。

麻杆打狼,两头害怕。鬼子只以大队甚至中队为单位分开运动。还看不出它们朝着一个地方运动。刘朋有点烦躁,在不大的指挥车里急急地来回走了几步,再回头查看战情视屏。制信息权既然在手,慌什么!

鬼子运动的队伍标识为一个个箭头,长短粗细表示兵力大小,细实线表示小队,几格细实线表示几个小队,标准实线表示中队,粗实线表示大队级兵力,空心线表示联队,这些长长短短的实线、粗实线像短蛆一样蠕动着满视屏爬,看不出整体方向。但是数量呢?

手指划出一个大格子框住这些蛆虫,刘朋再按下一个软键,计算机立即给出统计数据:合计5个大队。嗯,这就是了。运动的兵力不过总兵力的不到1/4,且未向一处向心运动。这个应该是佯动。它的主要兵力还在静伏,佯动是为了掩盖主力静伏。主力只能在防务省西侧一带,来的时候就是这里。你不动,就离不开。那么,主攻方向应该就在防务省,或者防务省近旁两翼。右翼是法政大学,刚才试探性攻击过了,左翼,应该在署桥,方才攻过更远一点也就是更靠南的三丁目,是不是三丁目呢?

三丁目防守分队刚才打得很漂亮,标准的机动防御。鬼子一次展开一两个中队攻击,防守分队做一次火力突袭后立即撤出阵地,听任鬼子的60炮把阵地轰得一塌糊涂,本来就是废墟,再轰无非破上加破,鬼子一上阵地立脚未稳,这边立即一通155钢珠弹罩下去,灭掉十之八九,数字化步兵反击,在地网照射下以制导枪榴弹消灭隐藏在角落里还想顽抗的残兵——这些红外大字形多少会动,与放躺下那些不同,就算猫在一处一动不动,体温不下降也说明了身份。反击夺回阵地后不等鬼子炮击立即撤出阵地,什么修整阵地加固工事补运弹药那一套就省了。下一处阵地选得是右前方2座残破小楼,鬼子没想到中国军不在老地方了,阵地没向后撤反而前移,又2个中队沿着原攻击路线上来,突遭左前方小楼疾风骤雨般的子弹扫射,一小群一小群的制导枪榴弹飞过去炸掉鬼子携带的小炮、火箭筒、榴弹发射器,只打了1分钟就走,当鬼子呼叫后方迫击炮火密集轰击小楼时,防守分队早已人去楼空,攻占原阵地的一个中队鬼子照例给155钢珠弹罩掉,进入小楼的两个小队刚找到火力支援射击位置,埋在楼底下的两箱塑料炸药爆炸了,两座小楼随即从双方的战场地图上抹去。第三次鬼子只出动一个中队,拉开宽大的散兵线,慢吞吞地稳扎稳打步步推进,防守分队以分散对分散,散成单兵状态,利用充分的单兵作战训练、复杂的废墟地形、优越的地网系统和中岳级步枪的性能,十几个人展开猎射比赛,既是单兵作战,又随时变换构成交叉火力,每个鬼子班都受到大角度、近于垂直的两个方向的火力打击,甚至从侧后射来倒打子弹,火力短促密集,两支中岳枪哗一下子几秒钟百多发子弹交叉射到,一个班鬼子基本放平,剩下一两个照例1、2发枪榴弹解决.有一个兵打倒射火力点,配合前方战友灭了鬼子一个班,打完倒射没及时转移,贪恋位置好对侧面一小群鬼子多打了一梭子,放倒了几个,由于事先没用侦制通单元跟战友组织配合,单兵一个从一个方向打,鬼子对这个火力点又有了警觉,效果大打折扣,剩下大半个班的鬼子把这名战士缠上了,三面围攻,眼看摆脱不开,不得已叫了两发珍贵的155钢珠弹,自己躲在废墟板子底下听响,周围没动静了才撤回来。一中队鬼子的宽大散兵线推进几百米就全军覆没。分队18名数字化单兵有2人牺牲8人负伤,机动防御的战果是打掉鬼子5个中队,防线总体上一寸也没后退。三丁目的分队长表示只要有155的支援,再打掉鬼子5个中队也没问题。

刘朋苦笑了一下。问题就在这里。机动防御好是好,但是要炮,要弹药。155炮火力不足了。没舰炮,仅仅12辆155,弹药补给速度慢,火力规模充其量只够支援一处的大规模机动防御,只能用在鬼子的主攻方向上。

不会是三丁目。那里鬼子吃了大亏,摸不清我们虚实,以为是守军重兵所在,离防务省西侧鬼子静伏主力又远,蠕动的蛆虫里只有一个大队是向三丁目运动的,这点兵力,不够。

左翼最近的是署桥,鬼子静伏主力可以直接发起攻击,而且,署桥守军除1连一个分队外,还有安全区自卫队一个中队。这个中队不会打机动防御,只能打老式阵地防御,拖累得我军那个分队也打不了机动防御,友军在阵地里,没法打炮。安全区这两个中队其实是累赘,要不是我们炮火不足只能部分转入阵地防御,是不会把这两个中队摆上去的。这两个中队的位置鬼子应该清楚。安全区自卫队通讯密级不高,缺乏正规训练,士兵打手机无度,叛军侦测确定其位置不算困难。

鬼子的主攻方向不出左翼署桥、中间防务省、右翼法政大学这3处。那么,机动预备队放在防务省后面是正确的。部署不变,以静制动。

刘朋坚定了决心,回过头去询问弹药补给的情况,一名参谋大声报告:“刘大队,鬼子要打法政大学了!”

刘朋一大步迈过去,看见参谋打开的战情视屏页面上一个空心线箭头向法政大学运动,二十几个指挥部标识、二三百个81口径以上火炮标识在其间密密麻麻地闪动,哼哼,鬼子主攻法政大学,兵力不止一个联队!不假思索,刘朋大喝:“打掉它!”





第二十三章 续61



眼看着急促准确的6英寸制导弹3分钟内打掉了几乎所有的指挥所伪装物和火炮伪装物,连带近千名人员也给裹了进去,藤田大佐的牙齿深深咬进嘴唇,沉声命令:“总攻开始!”接着吩咐指挥所转移。

上万名鬼子嚎叫着挺身冲锋,向署桥、防务省、法政大学同时发起猛攻。


刘朋看出不对,是155急速射打到2分钟的时候,打掉了两百多迫击炮,为什么没有一处弹药殉爆?

多亏有地网光学系统可以看得明白,越看得明白心里越毛,打到3分钟,刘朋大喝一声:“炮火停止!”


攻击方以60炮射出数十发烟幕弹遮蔽了法政大学西侧开阔地,使南废墟带南京团小分队侧射火力效果骤然下降,法政大学内安全区中队的机枪火力已失,短暂的间歇内只来得及按刘朋的命令在一些不设防建筑物底层摆放了十几箱炸药,里面插着半枝烟大小的感应引信。对着眼前一片烟幕,守军紧张万分,对着烟幕胡乱放枪,看到大群头戴钢盔端着刺刀士兵从烟幕里钻出来,距离只有几十米,守军却放弃了这个唯一的打击机会——你看不清烟幕里的人,烟幕里也看不清你,一般不知道你火力点的位置,一钻出来,正是你发扬火力突袭的绝好时机——没想到守军在这个时候掉头便跑,军官喝禁不住,有的转身抵抗,有的也跟着跑了,只一个冲锋,叛军即夺占了法政大学,损伤不大,只在一些建筑物里的被炸掉2个中队,

署桥的安全区自卫队同样一触即溃,攻击方从地下毗连的大型商场通道里钻过来一个大队,炸开出口一涌而出迅速攻占了商场大厦,居高临下以火力压制附近守军据点,一个个小队涌出轻松夺取了放弃抵抗的各个据点,安全区守军一个中队如流水般往后撤退,被鬼子火力打倒了不少。

攻击防务省建筑群的鬼子又一次踢到了铁板。集中二十几具60炮掩护,大量的火箭筒抵近到300多米射击,但所有小口径炮一开火即被东面打来的50枪榴弹消灭,2千多步兵的冲锋一开始顺利,没遭到梦魇般的155钢珠弹射击,又使用烟幕弹在百米地带筑起一道遮蔽墙阻挡守军视线,冲到最后300米开阔地时,

鬼子看到烟幕墙覆盖了守军一线阵地,听信长官“中国军炮火已被消灭”的保证,安全感大增,纷纷伸直腰杆挺身猛冲,就在这时,刮风般的子弹迎面射来,

烟幕能挡住视线,可惜挡不住头上无人机和悬浮单元的电磁-红外合成观察,地网操纵员知道鬼子冲到这里既没有装甲车也没有自行炮,早已把阵地前方数百米地带上空的2挂悬浮单元一架无人机的灵敏度峰值通带设定在人体特征,中岳级步枪能打盲射就是靠的地网联网,这会儿一道烟幕当然是拦不住的。

近在300米,中岳级步枪、机枪都打起一推2急速射,射界划分目标分配都是上级节点计算机自动完成,射手只管微晃枪口把侦制通上的虚拟十字线对准目标框格,数十道火流穿过烟幕分头缠绕着一个个小步兵群,枪声一起,一个班步兵群就放倒一多半,子弹火流急速转移,纠缠上了下一个班步兵群,鬼子们像踩着弹簧地板跳狂欢舞会,只半分钟功夫,近2万发子弹扫过宽阔的战场,一千多鬼子栽翻在地,剩下几百个急忙就地找了隐蔽,

侦制通上看见几百号鬼子卧倒在300米远近的开阔地,战士们想拿枪榴弹打,分队长们制止了,说宝贵的枪榴弹得留给鬼子下一次攻击,几个小战士就跑出去开了2辆皮卡码上足数的易拉罐弹药箱,借着鬼子的烟幕掩护接近鬼子隐蔽地,从烟幕里对照侦制通上大致方向以简易发射管把一枚枚易拉罐“通、通”地打了出去,二十几分钟光景烟幕地带一趟转悠下来把2车易拉罐打光了,摘了三防面具,小战士们抢着看战果,分队长的黑脸也绷不住了,告诉他们甭看,分队要给他们几个请功,鬼子三分之二都躺在原地了,剩下的吃不住劲往回跑,给我们的子弹追掉大半,最后回去的也就几十号吧。


中间踢正了铁板,两翼却取得突破,藤田大佐知道机不可失,牙关一咬,把预备队投入两翼突破口。藤田研究过不少知名军事家的战术,包括林彪的“一点两面”突破法。两翼突破不是同时并举,而是有一个先后时间差,也有轻重的分别。活学活用,用在了眼下的同向突破上,这就让先发的一翼吸引走刘朋的预备队。


刘朋紧闭嘴唇冷冷注视着战情视屏上的剧变,手握机动预备队,就是隐忍不发。敌我兵力对比达20倍以上,预备队不发则已,发则必中,否则防线将崩溃。

北段防线告急,2连长请求增援,预备队没动,

南段署桥被鬼子突破,1连长请求预备队反击,没动,

北翼法政大学被攻占,预备队还是没动。

制信息权在我手里,我清楚知道你的兵力。8个联队,第一次攻击,你在法政大学和署桥各打残了一个联队,本次攻击,你在防务省正面打光了一个联队,眼下你突进法政大学和署桥的各有一个联队,相当于一个半联队的兵力在佯动乱窜,所以,法政大学和署桥,哪个方向你再拿进来一个联队,哪里就是你的纵深突破方向。


叛军从法政大学里钻出来5个大队,一部包抄防务省侧后,主力直冲向国会公园,

刘朋冷笑一声,大吼:“预备队,跟我上!”


10组轻型成组坦克悄无声息地一线排开疾速推进,50辆无人坦克上的短管155线膛炮连连射击,数百发大口径榴弹在步兵群里爆炸,把各种各样的残枝碎块炸飞到半空,每组成组坦克控制车上装有一挺7.62机枪,还配有2辆蜂巢式无后座力炮车和2辆无人重机枪车,此刻30挺50管重机枪向鬼子冲锋队形猛扫,6万发/分的总射速,水冷枪管持续射击,充当防护层的不要钱的子弹如一阵狂风扫过,2个大队的鬼子忽一下子不见了,剩下几个抱头卧倒,呆呆地看着上百辆喷吐着火舌的各型无人车辆从他们眼前嗡嗡地开过。

冲向国会公园的3个大队鬼子受到侧后火力的凶猛打击,20辆64管无后坐力炮车在一瞬间打出全数弹药,1200多发155榴弹呼啸着落进鬼子尚未来得及充分展开的密集队形里,一下子炸掉2千多鬼子,成组坦克连的百辆无人战车嗡嗡轻响着向鬼子残兵碾了过去,以少打多不能给鬼子缓过神来的机会,

看到中国军预备队果然给法政大学突击群以高昂代价引了开去,藤田大佐脖子上青筋暴起,对着话筒大吼了一声:“耗子给给!”立即就转移了指挥部,

前次攻击在署桥打剩下的半个联队加上运动到位的一个大队组成署桥突击群,士兵鬼哭狼嚎般嚎叫着拉开散兵线冲出掩蔽处向东面漫了过来,正面宽大,后面,无规则佯动的鬼子各部和前几次攻击打残的残兵败将一股脑冲向署桥缺口,趁着中国军的大炮不发言的黄金时机,一个大队一个大队地向东冲出署桥缺口,

百十具火箭筒调到面东北一线找好射击位置堵住了中国军轻装甲预备队的回援路线,掩护一个大队的鬼子插到防务省建筑群侧后,与法政大学突击群的预备队——首次攻击打剩下的半个联队——完成对防务省中国守军的合围,署桥突击群的主力则向东东南直插入国会公园西南角,迅速向台湾号方向逼近,

藤田大佐声音疲惫地向练马指挥所的杵村嘉次少将报告:“我部已在署桥达成突破,前锋距中国军战列舰5千米,突击部队伤亡巨大,请求西部方面队主力迅即于突破口跟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