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集团 正文 第二一节 第二天

cdl1985 收藏 2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URL] 陈雨德离开道台衙门后就半是游玩半是赶路的的朝城外的军营走去,可是就在他走到城门口时被人拦住了,确切的说是被人从后面叫,他自己等人来拦;等人家骑马离他还有十几米远时就跳下来了,陈雨德当时看着人家不撑马,双腿从马头上跳下来心里就妒忌的想到:“你跳,早晚摔死你!” 那人也不牵马就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


陈雨德离开道台衙门后就半是游玩半是赶路的的朝城外的军营走去,可是就在他走到城门口时被人拦住了,确切的说是被人从后面叫,他自己等人来拦;等人家骑马离他还有十几米远时就跳下来了,陈雨德当时看着人家不撑马,双腿从马头上跳下来心里就妒忌的想到:“你跳,早晚摔死你!”

那人也不牵马就走向他,当然马是通人性的动物,那马自然跟在那骑士后面,这又让陈雨德看不顺眼,当然陈雨德可是在后世也是经历过官场考验的,也是练就了一套脸上笑嘻嘻,其实心里已经把人家骂的半死的功夫。

那人边走边抱拳说道:“陈壮士,我家老爷请你去我家赴宴,特命小人前来相请。”

陈雨德听到有人请吃饭,他想了想自己在阆中的熟人就庄宏远一个。他就试探的问道:“你家老爷可是庄宏远庄员外?”

“是的,这就更好了,我还怕您不知道。您枪等一下,等会轿子就要来了。”那人说完话就站在陈雨德身边不说话了。可是让注意到不舒服的是:这人站的明显比他落后半个身体,陈雨德也知道现在的年代是比较讲究身份的,也就不说话了。

不一会就看见一顶两人抬得轿子过来了,那骑士队着轿夫说道:“把这位爷抬到庄府。”说完就取出一些碎银给轿夫,“我还要在这等您的同伴,他们会把您带到庄府的。”说完就把轿帘拉开,等陈雨德进去。

陈雨德看着轿子,就问道:“庄先生的家离这里多远,如果不远,我等我的同伴一起吧!”

那人想了想说道:“也行,老爷的家离这里不远,那就等您同伴一起吧。你们两个在这里一个在这里等着就行了,另外一个再去叫六顶轿子。”骑士跟陈雨德说完话后又对两个轿夫说道。

“不用了,既然离这不远;我们几人走过去就好,再说我们从没做过轿子,还不知道习不习惯!”陈雨德见骑士还要交轿子,就阻止的说道。

没想到骑士抱拳反驳的说道:“不行,陈壮士不是我不答应,而是这关系到庄家的脸面问题,恕我难从命。”说完也不等陈雨德说话就对轿夫训道:“快去,客人就要到了,你们不想赚钱了?”

陈雨德一看这都跟脸面扯上关系了,他也不好说什么了,他也只能听从人家的安排了。他就站在旁边不说话了,陈德雷这时才有空注意那人骑得马,那马只有1.2米左右,一看就知道是蒙古马种;但是陈雨德可是知道,蒙古马虽然冲锋不怎么样,可是耐力绝对是世界有名。

也许是庄宏远早有准备,果然不一会祝福德他们六人就坐着一个马车来了,嘱咐道他们看到陈雨德也下车了;几人来到陈雨德面前就七嘴八舌的问招兵的事,陈雨德只好大概的讲一遍。就在几人还想问的更加详细时,那个骑士走过来说道:“还请各位上轿,我家老爷还在家中等候各位。”

陈德华先指了指轿子,又指了指他们,最后不确定的问道:“你让我们坐轿子!”

“是的,各位请;我家老爷还在等候。”跟着祝福德他们后面的骑士也说道。

陈雨德知道这次是必须做了,就对其他人说道:“坐吧,不要把人家的心意推掉。”说完就朝一个轿子走去,其他人看着陈雨德坦然的走向轿子,总有种怪怪的感觉,祝福德知道陈雨德平时不会在这种事上开玩笑,他想到这肯定有什么风俗业就说道:“好了,以前可是见过没坐过,这次开荤了。”

其他人看到祝福德也坐了,也抱着好奇心坐进去了,没想到的是小菜居然晕轿子,还好庄家离城门不远。

等他们到庄宏远家时,庄宏远已经在门口迎接陈雨德他们了;陈雨德见庄宏远站在门口迎接连忙走向庄宏远,嘴里还说道:“庄先生太抬举我等了,先生怎可在门口迎接,太捧杀我等了。”

庄宏远见陈雨德的样子,笑着说道:“诸位第一次来我家,作为主人怎可不迎啊!雨生不必挂怀。”说完话就做出请的手势。

陈雨德连忙也作出请的样子,嘴里说着:“庄先生,还是你先请吧,不然我等不好做的啊!”庄宏远见陈雨德这样子,就不推迟的先进去,等他们七人被带到客厅里时,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酒菜。几人客气一番后,庄宏远最后坐到上席,陈雨德几人也按照在以前的习惯坐好。

庄宏远见陈雨德七人坐的时候顺序,就知道这些人是陈雨德为首,然后是祝福德、张涛、楚勇、杨以军、小蔡、陈德华为顺序的。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陈德华虽然是编外人员,可是确是几人当中学历最高的。

作为主人的庄宏远先举杯说道:“来、来,诸位,我敬大家一杯,祝诸位将来前程是锦!”陈雨德他们也连忙举杯,陈雨德还说道:“谢谢庄先生的祝福,我等在此向庄先生保证:保安队练成之日就是我等回报川北乡绅之时。”

祝福德也说道:“在此我等请求庄先生快点购买军械,我们虽然有决心可也不能赤手空拳剿匪。”

“这是当然,军械之事你们敬请放心,我必定在三月之内买回。”庄宏远见祝福德说道军火的事,就保证的说道,“现在我先干为敬。”说完就把手中酒杯中就喝完。

“干!”陈雨德几人见庄宏远喝完后也把酒喝了。

等第一杯喝完,陈雨德几人也一起回敬庄宏远;几杯酒过后,庄宏远问陈雨德:“雨生,上次你们不是说,最喜欢用的枪是德国的枪吗,怎么在道台府又说用东洋人的武器?”

庄宏远的话把祝福德他们都吸引了,几人也都把筷子放下,等陈雨德的回答,只有张涛好像若有所思。

陈雨德见庄宏远问这个问题,想想说道:“是这样的,四川地处内地,无铜铁矿产;实际买枪随便哪国都可以,可是子弹确是消耗品,难以补充,最好就是自己到时候生产,这样的话就需向汉阳兵工厂购买铜铁;日本步枪口径是0.65公厘,这样的话,相同重量的铜铁就可以制造更多的子弹。”

陈雨德说完喝了一口水后,又说道:“再说日本的步枪的确比欧洲各国的步枪便宜,这样的话就可以购买更多的枪械弹药做储备!实际上,我在此还想请庄先生购买3.7公厘口径的小炮,因为川北土匪山区最为严重,那些依山而建的山寨,光靠步枪可能需要付出大的伤亡。”

陈雨德的话在祝福德他们看来有点言不由衷,可是在庄宏远看来确实老成之举,庄宏远其实也知道购买军火始终不是长久之计,陈雨德的话正合他的心意,等陈雨德说了购买3.7公厘炮的缘由后,他就说道:“步枪可以买日本人的,炮可能难买一点?”

庄宏远的话让陈雨德奇怪起来,在他们看来37毫米口径的炮只是小口径的火炮,应该很好买的啊!他就问道:“庄先生,难道炮很难买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朋友说过,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祝福德这时说道:“我想应该没事,我们要买的炮只是小口径的,应该不难买!”

小蔡皱着眉头问道:“保安队装备炮,着是不是有点不符合实际啊?”

“没事吧,不是说巡防队也有吗?”楚勇也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这次我是请你们来吃饭的,不是来谋划保安队之事的。”庄宏远见陈雨德几人有开始讨论保安队之事,就开口说道。

于是接下来几人来来往往的敬酒,这顿发吃了大概有两个小时;吃完后,陈雨德他们就向庄宏远告辞,庄宏远也知道他们要回去讨论保安队的事,也就没有挽留。

于是又在小蔡的抱怨中,几人坐着轿子回到军营,在军营门口他们要给银子时,轿夫连忙说庄老爷的管家已经给过了,说什么也不要,这又让几人感叹现在人的朴实,这要是在他们的那个年代管你给没给过,有钱不要是傻子啊!

门口的哨兵显然对他们从轿子下来,有点好奇,再看到几人满脸通红,说话也有酒气就知道,几人肯定是去参加酒宴去了,于是哨兵就跑过来问几人,要不要扶着他们;陈雨德几人这才想到几人以后可是军官了,这个样子给手下看到可是影响军容的,几人就让哨兵继续站岗,他们也快步的朝自己的房子过去,可是这一路上居然看到不少木材,村民们都在把木材劈成木板,这让他们感到奇怪。

他们回到自己的住所刚把脸洗了,就听到孙雨堂在门口喊道:“陈大哥,你们回来了啊?”

陈雨德知道孙雨堂可能在关心招兵的事,就说道:“是啊,回来了;进来吧。”

孙雨堂听到陈雨德的话后就进来,他一看其他几人也都在,几人都是满脸通红,再加上屋子里的酒气,就回头对孙雨华说道:“阿雨,你去弄点醒酒茶。”

孙雨堂刚进去,祝福德就问道:“雨堂啊,军营的木材那来的啊?”

“哦,木材啊;要到中午的时候,一个说自己的道台衙门的人送来的,他们还送来了锅碗这些生活用具和一套笔墨纸砚;他说这是道台大人让送来的!”

“哦,这事是我跟杨湘说的,没想到他们办事居然这么爽快,以前听说那些当官的最会扯皮,看来有假啊。”陈雨德听完孙雨堂的话说道。

其实他不知道的事,就在他走后不久,通江县令的求救信使就向杨湘求救,原来是广元县城也被土匪包围了,现在就靠城里的青守城,还好的是,这些土匪显然没有以前宋瞎子的装备好,这些人大都是大刀、长矛、抬枪之类的兵器。

通江县的信使让杨湘知道:保安队看来必须尽快成立了,不然说不定阆中县就要被土匪围攻了!这时杨湘也在心里死去的宋瞎子,要不是混蛋先围广元县把巡防队打的丢盔弃甲,其他的土匪也不敢有胆子这样啊!

想到这些,他就想起保安队了,想起保安队就想起陈雨德说的军营的惨状,他就让管家去买生活用具和木材送到军营,等管家送到军营后才想起要去找木匠,就在他让人去叫木匠时,孙雨堂说他们这些人都会一点后,管家就让人多买一点斧头、锯子等木工用具,着就是陈雨德他们回来见到军营里有木材的原原因。

陈雨德这时想起来,杨湘答应他招兵可以招猎户和农村子弟的事,他就对孙雨堂说道:“雨堂啊,杨湘、不是道台大人已经答应了,我们招兵可以招猎户和农村的青壮,你看我们给怎么办啊?”

“真的啊,那太好了,我这就让勇哥通知其他的村子。”说完话就要出去。

“等等,你是说会广元找人?”陈雨德用探问的口气问道。

“是啊,怎么了?”孙雨堂则用理所当然的口气反问。

“恐怕没时间给你了,道台大人可是只给我们三个月的时间,我们没时间了。所以我们只能在阆中周围招兵了,至于回通江找人的事,等以后保安队扩编的时候再说吧。”陈雨德用安慰的口气对孙雨堂说道。

孙雨堂听了陈雨德的话后,满脸失望的说道:“哦,这样啊,那就等等下次吧。”

“别灰心,我答应你,下次扩编我们一定从广元招人。”陈雨德见孙雨堂这样只好安慰的说道。

“是啊,雨堂,川北这么大,1200人根本不够啊,以后肯定会扩充的。”祝福德也对孙雨堂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等下次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啊?”孙雨堂兴致又 高起来的问道。

陈雨德他们看懂啊孙雨堂的样子,有点哭笑不得相互看了看,他们也不知道孙雨堂是不是真的没有心机,这转变的也太快了。这时孙雨堂也觉得不对劲了,可是自己不知道哪不对,他就问坐在他旁边的张涛“张大哥,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张涛连忙说道:“没有,只是我们喝酒,头有点昏。”

“哦,大哥你们等着,我去看看阿雨怎么到现在还没来!”说完孙雨堂就跑出去了。

等孙雨堂走后,张涛有点忧心的说道:“咱们是不是太相信孙忠文了,刚才看孙雨堂的样子,孙忠文有准备控制保安队的意思啊,再加上我们以前跟他约定的东西,真的让我怀疑!”

“怀疑我们也没办法,别忘了,就凭我们脑袋上的假辫子,就可以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我们现在只有靠他,你以为那些当官的是看上我们的军事才能?”陈雨德也无奈的说道。

祝福德:“看来我们想在辛亥革命后离开,必须先得保证自己的安全了!“

小蔡:“那我们该怎么做啊,我们这里可是有120个人是姓孙啊!”

陈雨德:“老祝啊,用你的政治教育能吗?”

祝福德:“那玩意第一条件是我们有什么啊,难道我们现在就让他们打土豪、分田地!”

陈德华:“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控制保安队呢,别忘了,孙忠文也是没有条件掌控保安队的。现在,这里是川北道台说的算,至少在辛亥革命前事这样,至于革命后,谁能掌控部队还说不定!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赚钱,这样我们将来到国外也可以过的舒服一点。”

陈德华的话让他们豁然开朗,是啊,现在想这些也没用,现在最重要的是赚钱,于是几人有开始讨论在1910年、1911年这两年什么最赚钱?可是几人讨论来讨论去,最后都把目光看、转向陈德华,因为他们想起来陈德华可是经济学本科、技术投资硕士!

陈德华看到陈雨德他们的目光,知道他们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了,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我学的是经济方面的,可是我书上的都还给老师了,至于1910年的中国也有上海可能赚钱了,可是你们也得给我本钱啊,我总不能空手吧!”

这话说完所有人又叹气,就在几人沉默无语时,孙雨堂端着七个碗进来了,“原来是阿雨去买姜葱了,所以迟了。”他边走边说道。

几人喝完后明显感到舒服了,就在他们聊着怎么训那些新兵时,站在军营门口的哨兵带着一个中年、管家打扮的人进来了,那人一到,陈雨德就认出是上次跟孙忠文来时,引他进衙门的人,他连忙对那中年人抱拳说道:“原来是张师爷,不知您来这有何事?”

那人也抱拳笑眯眯的说道:“这不是土匪闹的,今天早上你走后就接到广元县令的求援信,大人让我来通知你,让你们明天就带着衙门的告示到乡下招兵,这不我把告示都带来了。”说着话他就让跟在他身后的哨兵把一大卷纸递给陈雨德。

陈雨德接过那一大卷纸后,就顺手递给祝福德后,又说道:“请张师爷放心,明天我们就到乡下招兵,不知大人还有何吩咐?”

“其他也没事,就是问问你们还有什么需要的,我给你们办。”

“还真有事要麻烦张师爷,你看我们现在都穿的是自己的衣服,您也看见了,我们的服装就不一样,您看是不是先弄一批衣服过来。这样我们去招兵别人也信啊!”

“没问题,衙门的仓库里还有一些原来给巡防营的军服,我会去就让人送来,不过保安队所有人的衣服可能需要重新做了。”

“张师爷,关于保安队的军服我能不能提个建议啊!”

“但说无妨,大人说了,只要是合理的意见,道台府和保宁府衙绝对照办!”

“哦,那我先在这谢谢诸位大人了,我想保安队的军服能不能染成草绿色,上身对襟短褂,下身则是草绿色裤子啊!”

“为何用草绿色,新军用的是灰色军服,巡警用的是黑色警服,巡防队用的也是藏青色号褂,不知你们怎么想用绿色?”

“这不是想跟其他的队伍区分开嘛,不知可不可以?”

“我想应该可以,用什么颜料不是用,不过衣服的样子你最好画一幅画给我,不然我可不能做出你说的样子!”

等祝福德把衣服的样子画给张清远后,张清远也就告辞了,而他们则开始商量招兵的事。还好杨湘知道军营里什么都没了,临走时张清远然他们明天去道台府去去银子和马匹,不然他们去招兵可能要把他们跑的半死,话有说回来,有马太慢也不敢骑快,他们以前可没骑过这玩意。

晚上,庄宏远家的那个骑士有送来庄宏远的口信,原来庄宏远下午被杨湘催着连夜赶路去武汉购买枪械,他让陈雨德他们放心,在三月之内一定把枪械买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