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集团 正文 第二十节 保安队的由来

cdl1985 收藏 1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URL] 筵席散去后陈雨德七人在庄宏远家丁的带领下来到了军营,他们进去时看到门口的明哨暗哨,知道这一个月的军训还是有点用处的!说起来这一个月陈德华是最倒霉的,他以前不是在教室就是在办公室,唯一的军训机会是在上大学时候,还因为自己脚受伤没参加;最后在他实在受不了就向陈雨德他们求饶,陈雨德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


筵席散去后陈雨德七人在庄宏远家丁的带领下来到了军营,他们进去时看到门口的明哨暗哨,知道这一个月的军训还是有点用处的!说起来这一个月陈德华是最倒霉的,他以前不是在教室就是在办公室,唯一的军训机会是在上大学时候,还因为自己脚受伤没参加;最后在他实在受不了就向陈雨德他们求饶,陈雨德他们本来认为再过一年中国可是乱的不能再乱,所以就想提高陈德华的身体素质;可是他们没想过陈雨德的具体情况,最后没办法他们只能降低训练强度,也就是取消了急行军和越野跑,要知道1910年的川北可到处都是越野训练的天然地点。

就这样陈雨德他们把基本的队列队形、行军队形、野外露宿营地建设注意事项等等基本军事知识给教会了那些村民,唯一的遗憾是没有训练射击,那些在宋瞎子老巢缴获的弹药大部分都留给村民了,他们来的时候也只带了100支汉阳造和1000发子弹。这也是为什么在城门口村民能迅速整理队形的原因。

在军营门口他们写过庄宏远的家丁后,就让他回去了,当然祝福德口袋里的银子又少了一两。等他们被门口的哨兵带到了一个明显是军官的房子跟前时,孙雨堂跟孙雨华两个人也过来了;原来这些房子原本就是军官的宿舍,在那些巡防队离开是基本上就剩下空壳子了,连门都被拆走了;幸好送他们来的衙役后来送来了一些吃的东西,不然他们今晚吃的东西也没有;因为他们只有一百二十人,所以他们就把空营房的木板墙拆下来当门了。

孙雨堂他们来是看看陈雨德他们与道台杨湘有没有把事情谈好的,陈雨德见时间只有9点多钟就说道:“好了,我们就在外面说说吧,先去找几块木板,不然我们可要坐地上了。”

孙雨贵听到陈雨德的话就说:“我去拿,我知道木板在哪。“说完就走了。

等几人都坐下来时,楚勇就问道:“我说班长,你怎么取保安队这个名字啊,改一个字就成反动武装了!你怎么不反对啊?”

“别在这咋咋呼呼的,你以为我想啊,这不是那位道台大人怕总督大人又把我们给调走才起这个名吗,我反对有用吗?再说了,我们现在可是寄人篱下!”

“对了,老陈,把你当时的情况说说,你怎么就让他们取了这么一个倒霉的名字!”张涛闷头闷脑的说道。

“是啊,不是说四川人特排外的吗,怎么还让我们这些外人掌控部队!”祝福德补充道。

“掌控部队,你想的美,这位道台大人可是精的很;人家说了,饷银有道台的师爷代发,每月发一回,粮食等必须的生活物资平时也由道台衙门没半个月补充一次,战时是没两个月补充一次,弹药库也放在城内有衙役看管,需要时必须有道台的大印才能领取;人家都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还想掌控部队!”

“我靠,现在的人怎么就已经知道:打仗打的就是后勤啊!”杨以军怪叫道。

“照你这么说,我们不是被人家吃的死死的吗,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陈德华问道。

“估计没有了,除非我们不驻扎在这里;可是着也不现实,你们都听见饭桌上大胡子的话了,我估摸着我们没有一定基础时,一离开阆中就有可能被这些土豪给搞不死也变成残废。”

“TMD,那我们到底怎么办啊,我可不想总是被人惦记着!”楚勇气呼呼的说道。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们在这死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你让我怎么办?说不定明天我们回来还要带一些人回来!”

“带一些人回来,你是说:那个道台会在这里安插人?”祝福德皱眉问道。

“我是这么想的,就算道台不想,那些土豪也想啊,毕竟装备我们的军火还要这些人出钱的,人家安插几个人我们总不能拒绝吧!”但是陈雨德这次又一次的估计错了,就好像他上次把‘委员会步枪’说成‘毛瑟1888步枪’、宋瞎子是土豪背后支持结果确是日本人背后搞鬼一样错了,第二天非但道台没安插人,就连那些土豪也没有。本来他以为是道台不懂兵事才没有,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朱卿斓跟道台妥协的结果,这两人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保安队是川北的保安队,但是川北任何人不得安插人进保安队,同样保安队的后勤可以把持在道台的手中!

至于这样的结果还是从上次的见面说起,上次在道台衙门里陈雨德把消灭土匪的进过简单的说完后,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认识;道台杨湘看到的是陈雨德八人的军事才能,朱卿斓看到的则是陈雨德等人的军事局限,毕竟陈雨德只在基层待了不到一年,其他人可都是士官;尹倡恒看到的则是这些人还堪有用,庄宏远看到的是将来这些人前程不可限量。

实际上陈雨德叙说完后就被衙门的下人带到偏厅了,道台杨湘、孙忠文、朱卿斓等人的谈话内容他根本就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被这些人定下来了;等他们从孙忠文口中得知谈话内容时,他们已经是川滇黔三省联防委员会委员,陈雨德则成了委员长。

原来就在陈雨德被带走后,庄宏远也离开了,最后就剩下道台杨湘、孙忠文、朱卿斓三人到杨湘的书房密谈了;在这场谈话中三人达成的协议就是:

1、 保宁府巡防队朱卿斓先行全部调走,顺庆、潼川两府等保安队成军时也南调,川北道将来的防守就由陈雨德组成的部队负责;

2、陈雨德组成的部队后勤可以由道台杨湘负责,但是杨湘不得在将要组成的部队里安插亲信;

3、孙忠文作为总督赵尔巽的幕僚,则答应杨湘会阻止赵尔巽调动陈雨德的队伍;

4、陈雨德的队伍只能驻防川北道,不得向其他道府出兵。

等他们达成协议后才告诉陈雨德让他准备着手组建新的巡防队,这时朱卿斓就提醒道:“我看还是改一下队伍的名字吧,不然我可以不调动护理总督赵尔丰也会调动的。”

“那叫什么名字,叫‘保安队’如何,保一方平安之意,如何?”孙忠文说道。

“可,保一方平安,不错的意义!”杨湘也附和道。

于是这个后来被小蔡、楚勇多次发牢骚的名字随着他们的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而被西南三省百姓熟知,当然也是他们制定的在他们辖区内税收只有其他人三成的原因,直到川滇黔三省联防委员会的成立时,重新整编部队后这个称呼才渐渐消失;可是川北道的百姓还是亲切的称呼驻川北的部队为保安队。后来这个称呼又随着陈雨德他们挥兵北伐,占领河南后又被河南人叫起来而名扬天下!之所以在河南名扬天下是他们在河南做了跟他们前辈同样的事情:剿匪时采用保安队的旗帜而得来!这一次剿匪作战让河南已经受土匪祸害百年的省份居然见不到一个土匪!

先不说保安队的名字,现在陈雨德他们正在为这个只剩下空壳的军营烦恼,他们这一百二十人一天的吃喝拉撒每天可要不少东西的,最后陈雨德把手中的假辫子狠狠的甩了甩说:“不要想了,MD,明天我们反正还要去见道台,我跟他要东西;现在最重要的是,这玩意我们到底先招多少兵啊?”

“当然是越多越好啊,这样将来才有可能混个出身啊!”小蔡立刻说道。

“别在这乱放,招这么多人你搞得过来啊,别忘了,你还是一个新兵蛋子!再说了,是谁说自己可以从零件里看出是什么步枪,可上次居然把委员会1888说成毛瑟1888的!”张涛听到小蔡的话后泼冷水说道。

祝福德这时也点点头说道:“是啊,招太多的人我们根本没办法带;再说了,我们几个人只有老陈学过指挥,可也没在连队呆多长时间;至于训练的事我们没人最多带150人,多了根本照顾不过来!”

楚勇这时突然说道:“还有啊,人太多了,这每天的消耗估计就能把阆中的粮价、菜价给提高不少!”

“是不能多,太多的话你人根本招不到,别忘了,现在的阆中城周围可是没什么空余的人。”陈德华也插嘴说道。

“这个人的问题不用担心,现在的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乡下的人还是很多的,实在不行可以到山里招猎户。”孙雨堂见陈德华再为人担心就说道。

孙雨堂的话让陈雨德忽然想起后世《兵临城下》那个瓦西里可是猎人出身,那家伙的枪法不是一般的好,他及问孙雨堂:“猎户的枪法怎么样?”

“枪法,不知道;现在山里的猎户大都用弓箭刀叉之类的,不是遇到你们,阿勇的火药枪可就是村里的宝了!”孙雨堂回答到。

孙雨堂的话把陈雨德心中组建狙击手小队的梦想给破灭了,孙雨堂看到自己的话把陈雨德的兴头给弄没了,又说道:“我不知道他们的枪法怎么样,不过我可以说在山里是很厉害的,特别是他们在山里布陷阱不是本人估计没几个人能看出来!”

陈雨德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张涛说道:“那这些人不是天生的山地部队的人选,我说班长,这些人可以招啊!”

“是啊、是啊、班长,这些人要是再把枪法练好,可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小蔡也附和道。

最后在他一句,你一嘴的争论中小蔡的关于越多越好的提议被彻底的扔到女儿国了,几个人七嘴八舌讨论的结果就是:先期先招480人,正好跟孙刘两村的人凑的600人,他们每人带一百人先军训!

第二天陈雨德在道台杨湘的客房里,向道台杨湘、庄宏远、唐胖子报告了他们几人讨论一晚的结果。

杨湘看着这样的结果皱着眉头问道:“不是说要10000人才能保证川北全境的安全吗,怎么你们只招这么点人?再说这600人再除去煮饭、夫役等杂兵,没多少人可用了!”

“陈雨德连忙站起来回答道:“不是卑职不想大人,实在是卑职六人从没带过这么多的兵,卑职等人最多只带过120人的连队,相当于新军当中的对。人太多卑职等人怕辜负大人的期望。”

“是这样啊,你们有不是新军,不必按照新军的要求来,”杨湘先挥挥手说道,他想了想又说:“这样吧,先招1200人,你们每人先带200人,你们既然能一月把那些村民训练成精锐,我可以给你三月时间!”

陈雨德本来还想争辩,就在他刚想说话时,庄宏远说道:“既然招1200人,不知按照陈队长的计算,不知需多少枪械?”

“对、对、对、差点把正事给忘了,陈队长你说说需要多少枪械?”道台杨湘听到庄宏远的话后急切的说道。

陈雨德不知道庄宏远为什么打断他的话,但是他也知道现在不能再在人数上跟杨湘叫板,他想了想说道:“1200人当中除去20人做饭、180人后勤人员,只有1000人用到武器,再加上需库存一些,再去除官长需用短枪,大概需1200支步枪、60支手铳就足够使用;至于枪弹步枪弹最好每枪1000发,手铳每枪500发,这些暂时可够用!至于将来扩编保安队到时可再买枪械!”

杨湘听到陈雨德的话后就想庄宏远问道:“庄兄,这些武器大概需要多少银子,这次那些乡绅的捐献够不够?”

庄宏远想了想说道:“这些银子如果买汉阳兵工厂产的枪械,是大大多余的,如果要买洋人的估计够是够,可子弹就没这么多了!”

陈雨德见庄宏远这样说,他就说道:“我看还是买汉阳造吧,毕竟我们这里哟不是沿海地区可以及时补充弹药,买汉阳造的话可以多买一些子弹储备!”

杨湘听陈雨德说买汉阳造,他皱着眉头想想说道:“汉阳造固然便宜,可是汉阳兵工厂所产军械大都供给湖北新军,剩余也作后备军械,还是买国外枪械吧!不知陈队长你们在南洋是用何种军械?”

“卑职等人使用的是英国李氏步枪。”陈雨德连忙回答道。

“那陈队长你们希望使用何种枪械,跟德国毛瑟有何不同之处?”

“卑职等人在南洋使用李氏步枪的型号是7.7mm口径的李-恩菲尔德步枪的短步枪型,它采用的是十发弹匣供弹,可是重新装子弹需一发一发装填,浪费时间;至于毛瑟步枪,汉阳造其实不是毛瑟步枪,它的名字是叫1888式委员会步枪,我想说的是真正的毛瑟步枪。毛瑟步枪是指毛瑟1898式,它采用固定弹仓供弹,可以一次装填五发子弹,这样可以缩短子弹装填时间。”

陈雨德的话把庄宏远和杨湘绕糊涂了,毕竟他们两个只知道汉阳造是德国人的步枪,而具体型号可是不知道;庄宏远就更不知道枪居然与欧这么多绕绕。最后杨湘实在是记不得枪的型号了,他就对陈雨德说:“那依陈队长看,保安队该用何种步铳?”

陈雨德转了一会才知道杨湘口中的步铳就是步枪的意思,他想了想,再过几年欧洲就要爆发战争,到时候想买子弹也买不到;一会他又想到自己后年可就离开了,但是他又想到他们离开后部队肯定会交给孙雨堂的,就在他想了又想后他对杨湘说道:“大人,如若按照我的意见,我则建议买日本的三八式步枪!”

庄宏远和杨湘显然没料到陈雨德的话,他们见陈雨德说买日本人的枪,让他们两人比较不理解,毕竟他们两人可是记得甲午年的那场战争;庄宏远见陈雨德讲的话跟他昨天讲的不一样,他就问道:“陈队长怎么又想用东瀛人的武器,这是为何?”

庄宏远的话让陈雨德心里郁闷的说道:“难道我告诉你,再过四年欧洲就要发生战争,到时候你根本买不到子弹。”心里这样想可是陈雨德知道嘴上是不能这样说的,他组织着话回答说:“是这样的,日本的、不对,是东瀛人的三八式步枪枪管长、后坐力小,即使没有受过多少训练的人使用也能有很大的把握打中;加上它用的是0.65公厘的枪弹,将来我们自己造枪弹也可以少用铜铁!再说它的价格也是比较低廉!”

陈雨德也不知道自己的话庄宏远和杨湘相信多少,他说完话后就目视前方坐在那里不动了;而庄宏远此时也在为陈雨德的话儿一时无语,就在三人保持着奇怪的安静时,杨湘忽然说道:“既然这样,那就照陈队长的意见购买军械。”说完话他调整一下做姿势后,又说道:“今天下午,本道这就写告示招兵,不知陈队长对招兵一事有何意见?”

陈雨德没想到杨湘居然会问他招兵的事,正好他也怕招兵招的全是地痞流氓,他就把孙雨堂的话改了改说道:“卑职认为招兵可以招收那些山中猎人和农村青壮,这些人对饷银要求不高,身体素质也较好,更难得的是这些人进山剿匪不需训练太长时间!”

杨湘听到陈雨德的话也点点头说道:“对,川北的匪患必须得到遏制;招兵就找农村青壮和山中猎户,等枪械运到,本道支给你一月时间,过了一月你们必须先把保宁府的盗匪缴清!”

杨湘的话让陈雨德头皮发麻,他可是听孙雨堂说过川北的土匪可是有很多的,杨湘让他一月就带人剿匪,他实在是担心那些新兵的素质,可是他有不能反驳,只好不情不愿的拱手低头说道:“卑职遵命!”

“好、好,不愧为朱统制看上的人;现在我们商量一下保安队的饷银该定多少?”杨湘笑着说道,“唐老板,你认为保安队的饷银该定为多少啊;唐老板可是要考虑清楚哦,保安队可是要保护诸位乡绅的身家性命的啊!”

这时候那个坐在那里一句话没说的胖子连忙拱手说道:“知道、知道,小人知道。一切皆凭大人做主,小人等绝无二话!”

杨湘看到唐胖子这么识趣就问陈雨德和庄宏远:“不知陈队长和庄兄有何意见?”

“全凭大人决定!”“杨兄决定便可!”陈雨德和庄宏远两人也立刻的回答道。

“既然这样,保安队的饷银就按照巡防队规格的7成吧。”杨湘说到这看了看三人后,又说道:“唐老板、陈队长没意见吧?”

唐胖子在心里骂道:“MD,有意见你会听吗?”嘴里则说着全无意见;陈雨德不知道巡防队的饷银是多少,可是他也不能有意见,他也符合的说着没有意见之类的话。

这时候杨湘有对陈雨德说道:“陈队长啊,你回去跟你手下说一下,准备招兵吧!”这时候陈雨德知道他是时候离开了。等陈雨德刚想告辞才想起军营的惨状,他只好又对杨湘说道:“大人,卑职还有一事相求!”

杨湘听到陈雨德的话就说道:“什么事情?”

陈雨德把军营的惨状跟杨湘说过后,杨湘脸上也没表情的说道:“知道了,等会本道会派人去处理的!”

陈雨德见杨湘这样说了,也只好说道:“卑职告退!”杨湘‘嗯’的一声表示知道了。

陈雨德走后杨湘说道:“庄兄怎么看此人,我是看不透这个年轻人;不知庄兄如何!”

“此子身上有似有上位者之势,在加上孙忠文背后帮衬,必定不是池中之物;但是我看此子似乎并不在乎保安队队长之职,我们还是不要过多揣测,别忘了他带来的人大都是孙忠文之亲族,无缘无故得罪孙忠文得不偿失啊。”庄宏远想了想说道。

“是啊,毕竟孙忠文可是总督大人的幕僚,不是我等能揣测的!不过,庄兄,保安队枪械之事还是请你多多关心一下!”

“这是当然,我可是准备在阆中养老的,如果保宁府太乱我也不敢啊!”

“唐老板,希望诸位乡绅能快一天把银子凑好,这样保安队就能快一天剿匪啊;唐老板也可以快一天赚钱啊!”杨湘跟庄宏远说完话后有对那个胖子说道。

“这时自然,我这就回去招呼所有乡绅;小人先行告退。”唐胖子知道自己也是时候离开了,就告辞道。

唐胖子走后,杨湘对庄宏远发牢骚的说道:“这些土豪,以为我不知道;那些土匪有不少就是这些人的私兵,这次我不让他们放血就对不起全川北的百姓!”

庄宏远知道自己虽然是川北人,可是自己在川北没有多少势力,也不便听这些话,他就对杨湘说道:“杨兄,既然无事了,我也要回去准备购买枪械一事了,我就先行回去了。”

杨湘这时候也有点累了,他就说到:“好的,我就不送庄兄了。希望你能快点买好军械。”

“杨兄,我可是要提醒你,要买枪械可能要到武汉才能买到,再加上路上的时间,这时间可能不短啊,我想你还是先想想成都制造局。”庄宏远在离开时,想想对杨湘说道。

“我也想啊,不过成都制造局的枪械可是提供给新军十七镇的!”

“任何军队可都有军械库之说啊,再加上陈雨德带来的村民,我想孙忠文是不可能坐视不管的吧!”

“唉,我试试看吧;希望孙忠文能帮忙吧!”杨湘在听到孙忠文的名字后有点精神的说道。庄宏远听到这话后就离开了,而杨湘则盯着窗外的假山出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