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17章 柳老爷子(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今年柳老爷子的生日没过,是没摆生日宴。

本来几个闺女说是要摆生日宴的,柳老爷子没心情,说了句,“罢了吧。”

一些亲戚打来电话问生日的事,往年,老爷子会详细的说,怎么怎么安排的,在哪里哪里的。一副兴高采烈还有些炫耀的样子,今年也就说一句,“罢了,”就把电话挂了。


柳老爷子是从电视上知道柳明全的飞机出事了。

之前,他收到了柳明全飞机起飞前给他发的短信,知道了航班号,虽说,老爷子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如去年灵便了,但是,儿子的短信一直在手机里存着呢,看到飞机失事的消息,猜到个八九不离十的,又核对了一下航班号,没错,就是这个航班。

当核对清楚了以后,老爷子反而平静了。

就像当年打仗,还没打的时候是紧张,情况不明嘛,真的搞清楚怎么回事了,要开打了,心里反而踏实了。反正已经这样了。

柳老爷子天天盼着儿子回来,本来走之前是说好了的,从巴西回来直接来家,给他过生日的。等来的却是这个消息。

后来又看到公布的获救人员名单,没有儿子的名字,那就是归到失踪人员名单了。

柳老爷子知道失踪的含义,人死了还有尸体,失踪了连尸体都没找到,就这意思。


柳明全公司派了两个不知道哪个级别的领导来,公司总裁还亲自还打电话来,安慰他,“老爷子,别太着急了,注意保重身体啊,”柳老爷子反而安慰对方说,“我不着急,着急也没用,着急他也回不来。”

就这么着,老爷子平淡的接受了这个事实。虽说是不着急想得开,但是,家里人看得出来,老爷子的话明显比以前少了,仿佛一夜之间,原来花白的头发,现在全白了,脸上的气色也大不如以前了。毕竟,他一个快八十岁的人了,这可是他唯一的儿子。


一个男人一生的三大悲剧,幼年丧母,中年丧妻,晚年丧子,没有什么比晚年丧子更让人难过的了。


人称柳老爷子,柳明全的老父亲名叫柳铁舟,是个地道的老兵,他的经历堪称是一段中国军队成长发展壮大的缩影。

柳老爷子,当过国民党的兵,解放军的兵,参加过解放战争,从沈阳一直打到海南岛,返回来出国赴朝作战打美国鬼子,回国后又参加西藏平叛,还到越南打过美国鬼子,他自己也从士兵到成了解放军独立团的政委,腥风血雨几十年从东北到海南从东海到新疆都走了几个来回。神奇的是,无数场大小战斗打下来,身边无数战友倒下去了,而他竟然毫发未伤,也是奇迹。


1948年春天时候,柳铁舟满十六岁了。

虽说,海边的孩子,从小就会扎猛子摸海参抓鱼这些事,但是,上船撒网捕鱼这活,还真的不是一般人就能干的。所以,石老人村的不知是什么年代有一个流传下来的规矩,不满十六岁的男孩子是不准上船出海打渔的,这也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

这年,柳铁舟够十六岁年龄了,可以上船了。

第一次跟着村里的大人上船出海,柳铁舟很兴奋。柳铁舟是村里的孩子王,村里大大小小几十号差不多大的孩子都得听他指挥。

这要是一上了船,还不得指挥着鱼群满海里都朝着他们的渔船跑啊。哈哈,孩子的想法总是好的。

不过,第一次出海,就让他遇上风浪,把柳铁舟晃得满船吐黄水,从此,再也不敢在船上嚣张了,规规矩矩听大人的话。

出了几次海,有了点经验的柳铁舟,又恢复了孩子王的张狂。只要出海回来,总有一帮孩子围着他,听他胡吹海侃的。

可是,好景不长,遇到国民党船了。


日本人投降以后,国民党和共产党和谈了几次不成,就打起来了,那年头,两面都急着扩大队伍,国民党见了成年人或者半大小子就抓。共产党不随便抓人,但是,共产党会鼓动宣传,一宣传,年轻人就坐不住,跟着解放军走了,打国民党去了。

那年头,青岛是国民党占据着,连蒋介石还在八大关的花石楼住过几回呢。

村里人都知道,出海千万别碰上国民党的船,碰上了就算是倒霉,不是被打沉了船开枪打死就是被抓了丁,没几个人能活着回来。

果真,这次,国民党的海船没有把他们的船打沉,只是强行靠了帮,上船把所有的人一根绳子绑了,押到他们的铁船上了。柳铁舟还是个孩子,船上的人提前把他盖在一张渔网底下,想让他躲过去,不幸也被搜了出来挨了两枪托子,也一起绑了。

铁船突突的开到码头,一行人就被一起押上岸,关了几天。

过了几天,又把他们统统都塞在铁壳船里,就往北开。


上岸的时候,一起被抓来的人里有老跑码头的,认出来说,这是到了葫芦岛了。

一船的人,足有五六百人,有人给发了军装,发了枪,这就是当兵了。又跟着队伍就向北边走,越走枪声越响,没打过仗的人心里就越害怕。

路上,一个同村里人就给柳铁舟说,这要是上了战场,千万不能硬冲,拖拉着就拖拉着,能藏起来就藏起来,活着最要紧,见了解放军赶紧投降,让解放军给抓着还能放回来。柳铁舟知道,这个同村里人就是原来当兵的,跑回来的,至于是从那面队伍上跑回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还真是,他们这拨人,刚走到锦州的外围,还没怎么打枪呢,锦州就解放了。后来,柳铁舟知道,那是辽沈战役,解放战争中著名的三大战役中的第一战。

好像也没人问他什么,柳铁舟就稀里糊涂的跟着别人脱了国民党军队的服装换上了解放军的服装,就成了解放军了。不过,那些老兵们叫别人都是同志同志的,叫他就老是叫解放战士,柳铁舟个小屁孩什么也不懂,还以为解放战士就是解放军的战士简化版呢。后来一个老兵告诉他,凡是从国民党军队俘虏过来参加解放军的,就叫解放战士。柳铁舟弄明白了,原来这解放战士不是什么好话。


柳铁舟年龄小,人长得小,人又机灵鬼怪的,都觉得他好玩,拿他当孩子,打仗的时候,都护着他,不让他靠前,连行军都帮他扛着背包武器的。

连长说,“小子,你给我当通讯员吧。”连长是哈尔滨人,不大的时候,爹妈让日本鬼子打死了,就跟了村里人参加抗联了,后来就成了解放军了,算是老兵了。

柳铁舟说,“啥叫通讯员啊,”

老兵说,这都不知道啊?就着跟在连长屁股后面,传个话什么的。

柳铁舟不干,拧着脖子要跑,让连长一把拽回来,“嗨,你个小兔崽子,提拔提拔你,你还拿捏着了,就这么定了”。

得,从此,柳铁舟的长枪换成短枪了,跟着连长后面屁颠儿屁颠儿的跑着,传达个命令,连长刚说完,他人已经跑出老远,赶得上电话了,虽说是鲁莽了一点,倒是从来没有误过事,这也和他小小的年龄相符。就这么着在部队一呆就是三十多年。


柳老爷子离休以后,有时候会和一些年轻人说说他的打仗的那些往事,那可是柳老爷子一辈子的荣耀,得时不时拿出来晒晒,就像他叠的整齐的那些旧军装,虽然常年装在一个绿色的炮弹箱子里塞在床底下,但是,过一段时间,老爷子就自己翻腾出来,晒晒。


那年的渡江战役,部队在长江北岸休整了几个月,一是休息,再就是让那些旱鸭子们练习划船游泳,准备打过长江去。

他们营长知道,哦,营长就是提拔他当通讯员的连长,升官了,这游泳划船的事,柳铁舟从小就会,就让他当教练,教他们这些东北过来的旱鸭子们,还提拔柳铁舟当了班长。这下,这柳铁舟可神奇了,用现在话说,就是牛逼大了。

当时,他们营里,柳铁舟可是年龄最小的战士,这些大头兵都得听他的,谁敢不服气?还有平时老是叫他解放战士的那些老兵,统统让他收拾了,五大三粗的大兵,在陆地上挺有能耐,一到水里全都成了秤砣,柳铁舟不管,逮着就是一顿猛灌,直灌得那些老兵油子告饶,那不行,继续灌,都只剩了喝水的气了,完全没有招架的功夫。他还说,我现在就是折腾你们,折腾你们就是锻炼你们,等将来你们有一天就会感谢我的。

还真让他说着了,他教出来的战士就是比别人教出来的经得住折腾,武装泅渡能比别人多抗二十斤,落在水里,翻来覆去的,一时半会也不会沉下去。


渡江战斗打响以后,他们班的船行驶在江面上,一个炮弹打过来,偏了一点,没打着船,倒是把他们的船给掀翻了,一船的人被扣在江里,他一声号子,一班人愣是扑棱着把船翻过来,隐蔽在船后面划着水上了岸。一仗打下来,他们班竟然还都活着,虽说有几个伤了的,也不碍大事,养了几天就跟着部队继续南下了。

就为这,连里报营里,营里报团里,给柳铁舟批了个二等功。这下,他可出了名了。要知道,一个战斗团2000多人,他柳铁舟可是全团年龄最小的班长,还不到十八岁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