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45.虎口偷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酒店大堂内,龙少的脸因为愤怒变得狰狞不堪,一字胡微微抖动。

跺一脚深圳都要抖三抖的黑道大哥大,却被步枪顶着脑袋而蹲在地上,在马仔们面前丢面子倒是其次,自出道起,还没遇到过这种奇耻大辱。以钱和女人开路,地方人物都可以摆平,可对于部队自己确实还无法掌控。

努力让怒火平息,男人掸掸衣服上的灰尘,“谁看清了军车牌照?”

一狮子头青年上前躬身作答,“老板,我偷偷查看过,牌照被动过手脚,上面糊满泥巴,看不清楚牌号!”

“嗯,有备而来···”龙少微皱眉际,“黄卫国,安排人手在358国道上拦截车队,你们···”用手指指四个劲装大汉,“明天早上8点守在南静路派出所的门口,他们明早会去接人,记住,离开西莞市区后才能动手,干掉那个最牛的!”

重新恢复自信的脸庞上,寒气凝聚成霜,似乎能杀人于无形,令人不寒而栗。

车队快速离开市区,居中的宝马内,女人们噤若寒蝉,一个个一言不发,“张睿,醒酒了吗?”仲谋试图活跃气氛。

低着头,小女孩依然紧闭双唇,惊惶的神情应该还在回忆刚才跌宕起伏的惊险场面。

“我在部队,曾经亲手狙杀过负隅顽抗的神枪手逃犯,今天这局势其实也就一般,不用害怕。”小伙力图安抚受到惊吓的女孩。

女孩们仍旧默不作声,车队眼看拐上国道,“王魁,改变线路,去惠州,然后回深圳!”龙少的势力庞大,吃了若大的一个闷亏,难保他不会在半路上拦截。

“文清兄,我改变主意,走惠州回深圳,在你的庇护下可以保证绝对安全···”电话中,两同学相互客套。

辞别一路护送的同学,仲谋指挥车队平安到达深圳的大本营。

战友见面,不免唏嘘不已,“王魁,明早我和你还要去接李尧和魏子延,赶快去休息!”尽管自己也很疲惫,但职责所在,不得不亲历而为。

早上八点,沿老路绕道惠州,两人开着奥德赛匆匆赶到西莞,把车停在距离派出所几百米远的中国工商银行门前,步行走入派出所。

办完手续,交清罚金,民警带两人出留置室。两手下看似精神尚好,但胳膊上淤青的印痕提示着,主人被特别“照顾”过,忿忿不平的走出派出所大门,李尧小声诉苦,“谋哥,他们居然下黑手,里面有好几个人想修理我们。”

仲谋苦笑,这派出所岂是讲理的地方,“人都没事吧?”

“没事,几个小角色还奈何不了我们···”魏子延洋洋得意,摘下保安帽,让短发感受一下自由的空气,“谋哥,我们不会给你丢脸的。”

拍拍憋屈的两人肩膀,四人沿街道向银行快步走去。

“王魁,有人在跟踪。”身后,几个若隐若现的魅影不断变换着角度,尾随不离。

“谋哥,需不需要教训一下这帮人?”王魁终于改变称呼。

“不,他们可能带着枪,快上车!”隐隐的不安警示着仲谋,快速离开西莞为妙。

奥德赛呼啸着离开西莞市区,“走358还是继续绕道惠州?”王魁咨询副座上的上司。

瞥瞥后视镜里一直紧跟不放的越野车,仲谋内心不安的情绪在迅速弥漫,“就走358国道,随时注意后面那辆越野,绝对不容许它超上来,明白吗?”提醒后座上的手下,“你们两个紧盯猎豹,发现不妥马上告警。”

车拐上国道,往深圳的方向疾驰而去,后面的猎豹穷追不舍。时间已近中午,正午火辣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水泥沥青路面上,腾腾升起的热气在空中肆舞,路边的树木和田里劳作的人群一晃而过,风卷着灰尘击打在前挡风玻璃上。

按下玻璃窗,仲谋死死瞥着后视镜,同向行驶的车辆极多,谅这越野一时半刻还不能超车,“王魁,看见公路隔离墩没有?”小伙点点头,“瞅准机会,在空隙处冲到对面去,我们到惠州绕回深圳,注意安全。”

“猎豹在变道,想超车。”背后的李尧发出警告。

“快,尽快甩开它。”

“抓稳了,兄弟们!”打开转向灯,王魁准备冒险一搏。

前面一直连着的隔离墩恰好出现一个破损缺口,但对面不断呼啸而过的车流让王魁有些犹豫,“猎豹超上来了···”魏子延在提示。

“不好,车内有人持枪瞄准我们!”李尧惊慌的话语一下子让车内本就紧张的气氛更为凝重。

被追上可就有大麻烦,王魁毅然减慢车速,猛按喇叭,咆哮着的奥德赛遽然变向,冲着缺口慢慢向左拐。对面的车辆被这突如其来的骇人动作吓一大跳,纷纷减缓车速,待前面的一辆车刚刚开过去,奥德赛迅速挤进空挡,融入反方向的车流。

“全都趴下,快!”眼看猎豹已经堪堪并行,伸出车窗的枪支在颤动,靠近左边窗户的魏子延大声报警。

“嘭”,一声轻响,前车窗两边的玻璃瞬间布满裂纹,中间出现一个不大不小的孔洞,随着奥德赛的继续前行,玻璃碎片不停往下掉落,“不要停!”仲谋俯着身体,大声提示。

小心探头,将方向盘牢牢把稳,王魁猛踩油门,奥德赛雄浑的发动机响声穿过底盘,淹没了车内的惊呼。猎豹已不见踪影,仲谋慢慢抬起头,背后的两人也被刚才的动静吓住,怔怔地发呆。

车内,除去发动机的轰鸣,只有面面相觑的人员呼吸声,王魁聚精会神开车,小声询问,“还能看见那辆猎豹吗?”

摆摆脑袋,魏子延探头眯眼查看,“好像在后面也有车绕过隔离墩!”

我靠,这帮人还真不依不饶,非得置人于死地,“王魁,停车,我来开!”仲谋想亲自驾驶奥德赛。

停住车,两人直接在前座换位,“谋哥,有驾照吗?”王魁随口相询。

扣好安全带,踩离合挂档,松手刹,脚大力踩下油门,“有,不过是部队的,还没换地方驾照,没事,有情况我们马上对换位置。”

奥德赛车头猛然抬起,如离弦之箭起步,快速换挡,车飞奔而去。连续绕过前面的车辆,在车流中左右蛇行,趁前方暂时空虚的绝佳机会,咆哮的铁牛一路向西北奔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