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十一章 飞龙在天 第八节朝鲜战场上的收官之战 ——金城战役(一)鹰 击 0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2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八节 朝鲜战场上的收官之战 ——金城战役 (一) 鹰 击 “……在共军的猛攻下,前哨阵地一个接一个被打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八节 朝鲜战场上的收官之战 ——金城战役


(一) 鹰 击


“……在共军的猛攻下,前哨阵地一个接一个被打垮了。”

其余的大部分军官对这个世界的最后印象是几条长长的火舌,像死神的巨口向他们舔噬过来……

杨勇司令员立即转头对参谋人员道:“命令部队,打破常规,白天进攻!”


1953年7月13日晚二十一时,随着中国军队一千一百余门火炮的突然轰鸣,东起北汉江,西至下甘岭,几十里的敌军阵地被滚滚硝烟所笼罩,天空中的乌云被映衬成一片深红色,红透了半边天。

据资料记载,这次炮火准备,在短短的二十八分钟之内,一千九百吨炮弹被倾泻到南韩首都师、韩3师、韩6师、韩8师的阵地上。我军各作战集团主要突破地段平均每公顷落下炮弹二百五十至四百发,破坏敌人地面工事百分之三十,破坏障碍物达百分之八十至百分之九十。

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军委将炮兵建设作为陆军现代化建设的重点,下令组建了大批预备炮兵和队属炮兵部队,并从苏联引进了几千门各种火炮。人民解放军的地炮师数量也由1950年年初的七个发展到1953年的十七个,炮兵装备也得到了根本的改善,国内还建立了七所炮兵学校,一个炮兵干部培训基地,三所炮兵军械学校。通过与强大对手的较量,中国军队的现代化建设获得了飞速发展,朝鲜战争不但使新中国打出了一个实力位居世界前列的空军,而且还轰出了一个强大的炮兵部队!

后来,韩国国防部编写的《韩国战争史﹒金城西南地区战斗》中这样描述道:


二十一时,敌人的大炮突然开火,向全师(指韩军首都师)整个防线轰击,简直无法弄清有多少种、多少门,威力之大,若雷霆万钧,震天撼地,从而拉开了“7﹒13”攻势的序幕战。


看到这个令人鼓舞的场景,中国军队的官兵们 ——甚至包括一些指挥员,全都欢呼雀跃,跳着脚叫好。二十八分钟内发射一千九百吨炮弹,这是战争初期中国军队根本不敢想象的事。这是中国军队在朝鲜战争中最大规模的一次炮击,也是中国军队第一次占据了战役地面火力优势。这次炮击的重点方向,中国军队的火炮密度达到每公里正面一百二十门左右,这个火力密度,已经达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打得最激烈的苏德战场的一般标准。

《美国第八集团军简史》中这样记载道:


“令人难以置信的大量炮火在头上呼啸,在呼啸声中,他们前赴后继攻击这个地区的大韩民国防线。在共军的猛攻下,前哨阵地一个接一个被打垮了。”


二十八分钟的炮火准备刚一结束,杨勇司令员和王平政委就统一指挥东、中、西三个突击集团和志司配属给他们的第九兵团第24军,同时向金城地区之敌发起了狂风暴雨般的猛烈突击。

二十兵团只用一个小时就全线突破了南朝鲜军四个师防守的正面二十五公里的阵地,天上的闪电和地面炮火的亮光不时映照出一群群中国士兵勇猛冲杀的身影,整个战场已被中国军队主宰了。

韩军首都师是在战前由南韩首都警备司令部改编而成的部队,也是南韩最能打的部队,号称南韩陆军第一王牌师,其第一团是韩国军队历史最悠久的团队,绰号“白虎团”。

在中国军队怒涛般狂暴的攻击下,“白虎团”很快就七零八落,支离破碎。

“白虎团”团部设在距前沿二十多公里的金城南侧一个叫做二青洞的山谷内。

团长崔喜寅上校在二青洞的一个木板房里踱来踱去,焦急异常 ——他在前沿呈一字摆开的三个营中,右翼的第2营开战仅仅几十分钟就伤亡惨重,崔喜寅急调团预备队9连、11连前往增援,谁知9连刚一出发就被中国军队猛烈的炮火捕捉,一个连顷刻间就被炸死炸伤了一半,连长也被炸伤。吓慌了的士兵们四散逃走,连长也自顾自地丢下部队,负伤而逃。

11连总算赶到了1营阵地,但它同样无法改变大局,赶到后不久就被全部歼灭,1营也伤亡惨重。

崔喜寅急得团团乱转,前沿的具体战况无法知晓——所有的有线通讯全被中国炮兵凶猛的炮火给打断了。

在月峰里的一个韩军支援炮群阵地上,顷刻间就落下了一千多发炮弹,南韩炮手们被炸得血肉横飞。韩军首都师的支援炮群在数个小时之内射出了其全部的一万六千五百八十多发炮弹,发疯般地支援前沿阵地,但却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一个多小时后,“白虎团”第2营无法坚持,遂撤退至第二道防线 ——所谓的“冰岛防线”,谁知紧随在后的中国人从第1营、第2营结合部渗透了进来,把第2营的三个连分割包围。营指挥部也被袭击,一颗手榴弹扔进了营指挥部,第2营遂失去指挥,彻底崩溃,后来清点人员时,一千多人的满员营只剩下了二百八十余人。

据韩国人编著的《韩国战争史﹒金城西南地区战斗》中所记载:


战至次日1时,“在间榛岘附近集结的第2营兵力总共才有二百八十余人,而全营原实力七百一十二人,加上配属之团搜索连和机甲团第10连总共一千余人。”


第1营的情况更惨,当1营长和赶来增援的3营长带着剩下的三十多名残兵躲进一个掩体时,一个中国士兵紧随而至,马上塞进来一根“滋滋”冒烟的爆破筒。第二天中午,头昏脑胀的1营长苏醒过来后,才发现四周都是自己士兵的尸体,连3营长也被炸死,掩体里面几十个人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这个营长一顿号啕大哭后,边抹眼泪边逃向后方。他后来才得知,他的第1营除了第2连的少数士兵逃出生天外,其余的全部被歼灭。

“白虎团”的左翼是韩军第26团。该团坦克排刚刚闻讯赶来,一排雨点般的炮弹劈头盖脸地打过来,前面的第一辆坦克顿时被炸成了一团火球,其余的两辆掉头就跑,一线防御阵地很快就崩溃了。

午夜时分,中国军队攻占了韩26团的全部表面阵地,南韩士兵一部被歼灭,一部四散逃窜,其余的则退入碉堡、坑道顽抗。他们进攻志愿军的坑道时拿不下来,但志愿军进攻他们的坑道时情况则恰恰相反,原因很简单,只有两个字 ——怕死。他们进行的是不义之战,他们的士兵从根本上缺乏不怕死的精神。中国人既能在坑道中防御,又能在坑道中进攻,这些人全部在碉堡或坑道里被炸死。

韩26团第1营营长只听到他的1连长叫了一声:“敌人正在我的碉堡上拔天线。”就失去了和前沿阵地的全部联系。

1营长正手忙脚乱时,又有一队中国士兵猛攻到了营部。他刚带着两名美军顾问和一群随从钻进一个地下坑道,一根爆破筒就随后滚了进来……还好,营长和美军顾问命大,手下的人虽然几乎全被炸死,他们却奇迹般地身上一点伤也没有。

1营长拔出手枪,准备冲出去跑掉,美军顾问往工事外面伸头一看,就吓得赶紧缩了回来 ——外面,成群的炮弹正像雨点一样落下来。两个美国人瘫在了地上……

1营长只得独自夺路而逃。26团第2营、第3营企图前来增援,半路上就被中国军队的炮弹打得各剩下了一百人,幸存者吓得转身就跑。

“白虎团”和第26团连连告急,师长崔昌颜慌了手脚,稍稍清醒后他判断“白虎团”最危急,立刻命令机甲团派出一个营火速赶往二青洞增援。机甲团团长陆根洙立即召集部属,在发表了一个简短的、充满豪言壮语的演说后,陆根洙率部冲向二青洞增援。

……

志愿军68军宋玉琳的西集团是最先突破的部队,担任主攻的是第203师,师长杨栋梁。这其间还发生了一段插曲 ——

13日傍晚,203师通往各炮兵群的电话已经全部接通,几百门大炮已经瞄准了预定目标,我军炮火准备的时间是21时整。然而20:50分,敌人炮兵突然向我军阵地进行了猛烈的拦阻射击。

前线的告急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师长杨栋梁立刻意识到:敌人已经发现了我军发起进攻的时间,敌人的炮击是对我军进行的反炮火准备,企图以此破坏我军的进攻。

按照战场纪律,整个战役总攻炮火准备开始的时间,没有特殊情况是不能随意更改的……

矛盾无时不有,无时不在。在这危急时刻,杨栋梁果断地下达了立即开炮的命令,同时命部下立即将这一决定向上级指挥所报告。

203师首长决心正确,处置果断,提前五分钟发起了炮火反准备,打乱了敌人的部署,粉碎了敌人企图破坏我军进攻的美梦,为歼灭南韩军“白虎团”铺平了道路……

在杨栋梁师长的指挥下,203师仅用十二分钟时间,就完全占领了韩军首都师的前沿阵地,控制了476﹒8高地。次日凌晨,203师主力继续向522﹒1高地及其以北无名高地展开猛烈进攻。经激战,守敌韩军首都师机甲团第11连被歼灭;担任阻击任务的韩军机甲团第1营被击溃,连它的指挥所也被打掉,第1营营长尹兴桢中校负伤,第3营营长李俊和少校被炸死。

就在韩军首都师的“白虎团”前线部队被打得七零八落,几近覆灭之时,在522﹒1高地东面的公路上,一支精悍的小队伍正在急速地向前行进着。

这是第203师的几支渗透分队之一 ——由经验丰富的志愿军607团侦察排副排长杨育才带队。杨育才精选了十二名优秀的侦察兵,包括两个朝鲜向导 ——人民军派来的联络员韩淡年和金大柱。师主力刚刚占领522﹒1高地,他们就沿着高地东面的公路,人不卸甲、马不卸鞍地往下穿插!

有一段京剧唱词是这样的:


趁夜晚出奇兵突破防线,猛穿插巧迂回分割围歼。

入敌后把他的逃路截断,叫他首尾难顾无法增援。

痛歼敌人在今晚,

决不让美李匪帮一人逃窜!


它描述的就是杨育才等侦察兵的这次穿插战斗。杨育才他们的目标是位于二青洞的南韩军首都师第一团团部。而这个第一团,就是所谓的南韩军首都师王牌团 ——“白虎团”。

为了完成这次任务,杨育才小分队事前进行了多次反复的演练,比如遇见敌人问口令怎么办,敌人逃跑怎么办,到了敌人团部怎么打等等……

除了杨育才之外,这支小分队清一色的韩军打扮,全都手持汤姆枪,头戴钢盔,身穿韩军军服,每个队员都还配备了手枪、手雷和燃烧手榴弹,此外还背了电台、绳索软梯、破坏剪等特战工具,可算是武装到了牙齿。

因为杨育才个子高大,就化装成了一个美军顾问,还半生不熟的学了一番英语。只有鼻子没办法弄高,就拿白面捏了一个粘在鼻子上。谁知走了不远就老是往下掉,后来就干脆扔掉了 ——反正是晚上,谁看的清楚呀?

遇上韩军的时候,就由韩淡年上去搭话,杨育才则在后面拿着一个手电筒左晃右晃,让对方看不清楚。

二十五岁的杨育才是个老侦察兵,胆大心细,经验丰富。走了一段路后,杨育才闪到一旁,摆摆手让战友们继续前进,他悄悄地点了一下人数。咦,奇了怪了,怎么变成了十四个人?出发前他还点过人数,算上朝鲜人民军联络员韩淡年,连同自己在内,总共才十三个人,怎么多出来一个人呢?

杨育才紧张起来,脑海里急剧地思考着:难道敌人发现了我们的行动?他略一思忖,挨近韩淡年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韩淡年放慢脚步,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看清楚了 ——走在队伍最后面的是一个韩军士兵。

韩淡年溜到队伍后边,冷不丁一把夺过了那个韩军士兵手中的卡宾枪。“你抢我的枪干什么?”那家伙急了,操着一口朝鲜话问道。

“他妈的,你往后跑干什么?”韩淡年也操着朝鲜话故意问。

“你们能往后跑,我就不能跑?”原来这家伙是一个胆小的散兵,为了躲避志愿军的炮火,藏在草丛中,现在看见志愿军侦察员们往后走,以为是自己的部队撤退了,就稀里糊涂地跟了上来。韩淡年也没功夫和他多扯废话,一把扭住了他,带到了杨育才面前。

杨育才打量了这个家伙一眼,对韩淡年说:“问他口令!”这家伙顿时瘫软在地 ——杨育才刚才讲的是汉语。

韩淡年对他说:“我们问什么,你只要老实回答,我们保证不杀你!”

“你要是敢瞎说,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带着冰凉的杀气,一把锋利的匕首贴上了这家伙的脖子。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