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32章:神秘老汉

冫雨柔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URL] 而卢友天带着图雅进了榆关,踏上久别了的土地,他跳下马背弯下腰身拨开积雪,厚厚地抓起一把冻得如铁的黄土。他缓缓地把黄土举起闻了又闻,图雅骑于马上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只听卢友天说道:“父亲、母亲,孩儿我平安的回来了。” “卢大哥,你在祭拜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而卢友天带着图雅进了榆关,踏上久别了的土地,他跳下马背弯下腰身拨开积雪,厚厚地抓起一把冻得如铁的黄土。他缓缓地把黄土举起闻了又闻,图雅骑于马上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只听卢友天说道:“父亲、母亲,孩儿我平安的回来了。”


“卢大哥,你在祭拜吗?”图雅问道。


卢友天将黄土放回地上,转身向图雅解释道:“图雅妹妹,八年前我落难雁门关外,近十年来没有呼吸到中原尘土的气息,现过了榆关进入了大宋地域,我犹如踏进了自己的家门。”


图雅听卢友天一说,夸赞他是忠义之人重情重义,自己心里开始暗暗欢喜,因为她没有看错这名在她心里的雄鹰。


夜晚到来,卢友天带着图雅寻到了一户农家,卢友天走到门口举手轻轻敲了两下,不多时一名老汉将门打开,仔细打量了他们一番,开口问道:“二位年轻人南下做事吗?”


(注:宋时用词做事意为:办事、干活多意用词)


卢友天不会说谎话,被老汉这样一问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只听图雅站于他身后对老汉回道:“老伯伯,我们兄妹两人是北方蒙兀族部落的,今进中原想交换点生活所需,今天晚了不便行路,想在此借宿一晚。”


老汉听后本想再问什么,只听房内一妇女慈祥的声音传出:“老倌请他们进来吧!大冬天的给人家在外面冻着多不好。”


老汉听妇人一说,逐让开门请他们两人进屋,图雅先行了进去,卢友天拉马去后屋拴好。


图雅进去后,在微弱的油灯下只见一名妇人正在织布,木质织布机在妇人的推动下发出‘唧唧、唧唧’的声响,妇人抬起头看了图雅一眼,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走将出来,请图雅坐于温暖的炕头上,又进灶房为图雅抬了一碗马奶酒出来,为她驱寒。


图雅接过马奶酒抬起一喝,不由称赞妇人的马奶酒做呢比自己还好,妇人听后也很高兴,又进灶房为她抬了一碗马奶酒。


这时卢友天也和老汉走了进来,老汉招呼卢友天坐于图雅身旁,自己走到妇人身旁坐下,妇人心地善良进了灶房也为卢友天抬上一碗马奶酒,卢友天一口喝下,不由得也是称赞马奶酒香甜可口,说是和图雅做的一样好喝。


图雅害羞的回道:“卢大哥你真是的,我的马奶酒做呢怎么会有老妈妈的好喝。”


“孩子,我看你们的装饰打扮,你们都是蒙兀部族的吗?”


妇人再次问到他们是哪里人。


卢友天再以忍不住了,实话回到:“刚才不好意思我们说了假话,我妹妹是蒙兀族人,而我却是汉人,我们两人从草原而来,进中原寻找我失散多年的母亲和妹妹,还请二老原谅我们的不是。”


“哦!年轻人你很老实,我已经看出来了。”


老汉听他说后淡淡地回了一句。


而妇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图雅微笑着,不一会站起身走到箱柜旁,从柜中取出一支红烛回到炕头前,借着油灯火头将红烛点亮,这时房间里明亮了许多,妇人仔细的查看着图雅,看的图雅脸红红、羞嗒嗒的。


“想女儿了吧?”老汉突然问了妇人一声。


妇人没有回答老汉的问话,只是拉起图雅的手,用自己的双手将图雅冻得冰凉的右手捂住双掌中,图雅、卢友天听老汉问话,已经知道了又是一家不幸失散亲人的命苦人。


这时,妇人终于问道:“孩子,你们姓什么?”


图雅听问温柔的答道:“老妈妈,我叫图雅,意思是朝霞之意,是阿妈给我起的名字。”


“老妈妈,我姓卢名友天,原是中原洛阳人士。”


卢友天也自我介绍到。


此时,卢友天注意到妇人脸上出现激动的表情,拉着图雅的手也是捂得更加紧力。


“姑娘,你阿妈现在居住在草原吗?”妇人又问到。


图雅疑惑了一下,伤心的回答道:“老妈妈,不忙你说我自小被乞颜氏族收养,阿妈在我没懂事时就离开了我,战乱害死了我的阿妈、阿爸,现在阿妈、阿爸长何模样我都记不清楚了。如今女真人控制了草原,我们蒙兀族再次被奴役,收养我的阿爸也是被乱刀砍死,现在我只有跟着卢大哥进了中原,她现在是我唯一能依靠的亲人了。”


说完,图雅开始痛声哭泣起来,妇人掏出手巾为她擦拭着落下的泪水,继续追问着图雅的身世,问了她今年几岁,何事失散父母的话题,而图雅边流泪边诉说着自己的往事


图雅说着、说着突然妇人下了炕头,双膝着地跪在了图雅身前,图雅一惊莫名问道:“老妈妈,你这是为何?”


卢友天也是莫名其妙,和图雅急忙下了炕头,将妇人扶起坐于炕头上,只见妇人伤心落泪。


“哎!孩子你还不懂吗?她就是你的母亲,你阿妈并没有死,她就在你的面前。”


老汉叹声说道。


图雅又是一惊,说道:“不可能、不可能,我阿妈早就死了,你是汉人怎么会是我的阿妈?”


“孩子,如是阿妈没有记错,在你的腰部有一月牙胎记,你自己看看便是。”


妇人拿准图雅就是自己的女儿,逐叫图雅查看自己的腰部是否有无月牙胎记。


图雅并没有看,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腰部确实如妇人所说,长有一块月牙形的胎记。


妇人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她,并用蒙兀语喊道:“我的奥嘿妮。”


而图雅一听似乎不能接受突如其来的事实,心情开始浮动起来,忽然脚下一软晕了过去倒在了地上,卢友天和妇人同时冲过来将图雅扶起,给她躺在了炕上,妇人拉起她的手腕抚摸,只觉冰凉入骨,可能因为一下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加上长途的跋涉,使得图雅一时休克晕倒。


“老倌,求求你救救我的‘奥嘿妮’。”


妇人焦急地向老汉求到。


老汉听后走到图雅身边,抓起她的手来为她探息打脉,随后老汉将她的手掌摊平,将自己的手掌对掌而上,图雅立即清醒了过来,卢友天顿时惊讶异常,在老汉用功为图雅输气时,已经感受到了老汉内力雄厚无比,用功时才得以察觉此人会武功。


“没事了老妈子,她只是内寒气虚加之刚才的打击才晕倒的,没什么大碍,你放心便是。”


老汉用完功查看图雅无事后,逐跟妇人解释道。


妇人放心后坐于炕边轻轻用手抚摸着图雅的脸黠,图雅也看着妇人,小声地喊了一声:“额吉。”


卢友天好似不懂什么意思,老汉解释道:“年轻人,你妹妹她喊了母亲,是母亲的意思。”


卢友天听后更加觉得老汉很是神秘,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老汉,而老汉镇定自若,对卢友天解释道,其实他也是汉人,姓黄原是宋庭的一名小小书官,无意中在整理书籍时自学自创了一套武功,不过步入江湖后也是害得家破人亡,故隐姓埋名隐居于此。而在十几年前北上时在草原救了奄奄一息的她,已就是图雅的母亲。


老汉说完接着又说道:“而她的真名叫塔娜,我两私定终身,拜了天地以夫妻名义隐居在了这里。”


(注:奥嘿妮蒙古语发音意为:女儿;额吉意为:母亲、妈妈;塔那意为草原之意。)


这晚,失散多年后的母女二人在此重逢,卢友天看着她们亲亲依依,并诉说着久别藏在心里的苦衷。卢友天心里也为图雅寻到母亲而高兴,也对自己寻到自己的母亲、妹妹增加了一丝希望和信心,他拉开门户走了出来,外面大雪纷飞、冰冻寒冷,而卢友天的心里却是温暖异常,因为他怀着美好的期盼。


翌日,四人刚用过午膳,只听远处传来声声震响的战鼓,卢友天和老汉寻出去查看,只见远处一支宋军队伍正向他们行来,浩浩荡荡延绵十几里,老汉急忙叫卢友天进屋并告诉图雅换上汉人衣装。


不多时宋军前头部队行到了老汉家门口,卢友天、图雅换好衣服后也出来查看。


这时,一骑马的将官行出队伍,勒马停在他们面前,跳下马背和老汉说道:“老人家,大军行了千里地,身上水囊已经空了,方圆又没有水泊,冰雪实在冰凉,能否取你家旱井之水解渴?”


老汉没说话,点头表示了同意,该将官得到应许后招呼道:“兄弟们五人一组快快取水。”


虽然现在正值冬季,可是行军的疲劳许多宋军将士已经饥渴难忍,得到将官的命令后立即围在老汉家的井壁边取水,图雅的母亲慈祥温情,抬上一碗马奶酒出来,递给该将官要他饮下。


该将官正要饮马奶酒时,只听一传令士兵喊道:“督军大人到。”


只见宋军兵士立即让开道路,一身穿金甲肩披绒袍的中年人策马行到该将官跟前,将马鞭递给兵士,又一兵士急忙跑过来弯下身让他当做马镫,中年人才踩着兵士下了马,卢友天看在眼里狠狠而起,正想说话,老汉头一偏吹了一口气,落下雪花一下片片打在卢友天脸上,卢友天只觉脸痛难忍,故知道了老者意思,退于老者身后闭口不语。


中年人下马后,该将官抬着马奶酒也不好下跪,逐想借花献佛,抬着热腾腾的马奶酒迎了上来,可是话还没看口,被中年人一鞭打将过来,一碗马奶酒全洒在了地上。


该将官急忙跪下道:“童大人恕罪,兄弟们实在是饥渴难忍,见此有户人家故来借水解渴。”


“你不怕他们是契丹人的奸细吗?我们汉人哪里有喝马奶酒的!”


说话此人正是童贯。


童贯接着命令道:“来人,给我把这家人全绑了。”


接到命令后数十名兵士冲将出来,正要抓绑他们,只听老汉大声说道:“童贯大人,请住手。”


童贯听到这老汉居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逐挥了挥手让兵士退到一旁,自己走近仔细查看老汉,不由‘哈哈哈’大笑起来。


笑后童贯说道:“黄裳,黄大人原来你!躲到霸州来了,圣上还以为你在清剿摩尼教时战死了。”


“惭愧、惭愧,不要再提此事,如今因此事我也是家破人亡,就当我死了吧!”


随后黄裳向童贯解释了一切,说他们四人是一家人,卢友天、图雅是他的儿女,不过黄裳都给他们用了化名,骗过童贯后黄裳问道:“童大人带了万众将士,是不是要去收复燕京?”


“黄大人真是消息灵通,本官正是授圣上谕旨前去攻打燕京,收复我华夏失地。”


童贯得意地回答道。


黄裳听后轻轻叹了一口气,祝福道:“那祝童大人旗开得胜,收复我华夏之地。”


两人没有言语几句,童贯得意之极地让兵士扶着上了马背,坐于马上大声命令道:“前军将士听令,继续前进,途中如遇胡人格杀勿论。”


说罢,由前军引路浩浩荡荡近十万宋军队伍继续向着燕京方向进发。


黄裳走到路中看着远去的宋军队伍,卢友天站于一旁,只听黄裳还是长叹一声,悲伤的念道:“天下苍生又要再遭涂炭了!”


(注:黄裳为金庸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里著《九阴真经》的绝世武学奇才,而历史中在北宋徽宗年间确有此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