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31章:波澜再起

冫雨柔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URL]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 宏图霸业野心,终将自取灭亡。 姑苏燕子坞数年中倒也平安无事,如今芳华之龄的慕容燕正逢情窦初开之时、青春靓丽,面上如似花儿一般,俏鼻红唇加上柳絮娇娆的身段使得她楚楚动人。 慕容燕除了照顾慕容复外,闲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


宏图霸业野心,终将自取灭亡。


姑苏燕子坞数年中倒也平安无事,如今芳华之龄的慕容燕正逢情窦初开之时、青春靓丽,面上如似花儿一般,俏鼻红唇加上柳絮娇娆的身段使得她楚楚动人。


慕容燕除了照顾慕容复外,闲暇之余自学琴棋书画,经常自己在湖边的绿柳下抚琴抒情,以打发这漫长的时间。而阿碧为了不辱慕容家的名声,把自己就是慕容燕的生母一事永远隐瞒着,迟迟不跟慕容燕道明。


且说风波恶自从回归燕子坞,当看到慕容复疯疯癫癫,为了尽自己对慕容世家的忠心,答应慕容燕不再出走,数年中一直保护着母女二人及慕容复的安全,但男女有别风波恶自是清楚,故在离燕子坞不远的湖中小岛上搭屋独自居住,并交代母女二人如有事故吹笛为信。


这日午时,慕容燕如同往常一样在湖边抚琴观景,忽然只听姑姑慌乱的叫声传来,循声望去只见姑姑慌张地向自己跑来,一不小心脚下一滑摔倒在了地上。


慕容燕见状急忙起身跑过去将她扶起,焦急的问道:“姑姑,出了何事?你怎么如此慌张?”


“快去寻风四哥来,我寻遍了整个燕子坞也找不到你爹爹的身影。”


阿碧说完痛声而泣,慕容燕听后也乱了心神不知所措,再在阿碧的催促下才取出笛子望向湖中吹起。


不一会,风波恶驶船而至,问明事情后带着她们再次寻了一遍燕子坞,可还是找不到慕容复的半个人影


数月后的一个晚上,西夏一品堂正厅内灯火通明,无数烛光、火炬将征东大将军赫连铁树的金鲮铠甲照得闪闪发亮,他坐在厅堂正中的太师椅上,用他那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厅堂两旁的众人。


不一会开口说道:“堂下客人可谓是老朋友了,今前来我西夏老夫如是没有猜错,诸位都是为了宋金海上盟约之事而来的吧!”


“不错,我们正是为了此事而来。现在女真人兴起,联合大宋共同灭辽,北方局势风云万变,大宋已经抽调兵马粮草向燕云集结,而御制西面的兵马也同时向燕云抽调,此刻正是西夏起兵之时。西夏和大辽本是同盟,宋人单方弃檀渊之盟背信大辽,西夏也理应出兵攻宋救大辽于水火。要是燕京一旦失守,大辽将名存实亡,我想如这事发生,恐怕延宁公也不会同意吧!”


赫连铁树刚一说完,众人只听一男子雄厚有力的声音传进厅堂,但查看四周却无人影。耶律延禧也感到奇怪,难道自己逃往西夏的寻踪已经被众人所知。


这时,赫连铁树站起身向着厅堂之外大喝道:“是何方高人,不要在我西夏一品堂内造弄声势,请现身。”


赫连铁树话音刚落,众人只见一身着淡黄轻衫、手持宝剑的中年男子落于厅堂外,一品堂武士及耶律延禧的侍卫随即将其团团围住,但该中年男子不屑一顾,举步就要往厅堂内进,众武士见状出刀、出枪就要攻击中年男子。说时迟那时快,中年男子抽剑而出又一剑划开,一股剑气杀向一品堂众武士,片刻数人衣甲齐胸而断落于地上,不敢近前一步。


耶律延禧见到也是一惊,以为是来刺杀自己的女真刺客,逐大声命令侍卫拉弓放箭,数名弓箭手立即将箭矢指向中年男子。


‘嗖、嗖、嗖’数箭而出,旋转着直击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见利箭飞来迅速将宝剑掷出,隔空持剑,以内力控剑三步外舞剑挡之,只听‘当、当、当’几声响,射出来的箭矢都被斩断落于地上,中年男子迅速收回宝剑,一踏地面跃进了厅堂。


众武士及耶律延禧的侍卫随即追了进来,正当再次要攻击中年男子时,赫连铁树大声说道:“住手,不可无礼,全都退下。”


“嘿嘿,将军就是这样迎接我的吗?”


中年男子抢先问到。


赫连铁树听问‘哈哈哈’大笑后,返身坐回太师椅上,说道:“没想到我的老朋友装疯卖傻二十余年,今朝剑法却如此超群。来人,给慕容公看座。”


赫连铁树看耶律延禧及众人疑惑不解,故又介绍道:“延宁公、诸位不必多虑,此公是我西夏一品堂的老朋友,二十余年前早就名震一方,他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多少英雄豪杰不能敌之,当年在江湖中流传北有乔峰、南有慕容的威名,而此公正是南慕容。”


经过赫连铁树的介绍,厅内众枭雄知道了此人就是慕容复,加上众人刚才所见他使出的剑法,认为他武功肯定是相当的了得,一片议论声中都向他投来了敬畏的目光。


而心骄自视的慕容复此时得意之极,起身走向厅堂正中,面对赫连铁树和耶律延禧骄傲的说道:“原有萧峰及他义弟处处以我为难,如今萧峰葬身崖底,降龙十八掌失传,丐帮长老和弟子不堪一击,且我也在多年中收买了姑苏一带的丐帮分舵,其分舵主戴志昌一心想取丐帮帮主之位,去年设计刺杀吴长风未果,秘密被我看破又奈何我不得,而我也答应帮助他取得帮主之位,现在他对我是惟命是从。”


赫连铁树听后又问道:“慕容公此言何意?”


‘哈哈哈’慕容复一声大笑,抽出宝剑指向东方,说道:“宋人不顾檀渊之盟反目同大辽为敌,同女真人夺大辽江山,害的延宁公避于西夏一品堂,而西夏也是被宋人压制,偏寂荒漠一直不能东望大海,如是西夏和延宁公能助我兵马粮草,我慕容复愿效犬马之劳,乘宋人现在不备举兵进入中原,里应外合夺了宋人江山。”


慕容复说完看着赫连铁树和耶律延禧,等着他们二人的答复。其实耶律延禧在中京被完颜阿骨打破城后,已经兵不过万,自己还是在大战之际悄悄溜到西夏来请救兵的,身边只有千余人的卫队而已。而赫连铁树也不是没有脑子,作为西夏一品堂的最高指挥官,一要对西夏朝廷负责,二也要对李氏皇族负责。


西夏自李元昊于1032年宣布脱离北宋藩属,自封为帝另立政权至今,已经先后承继了五位帝王,虽然在契丹强盛时对辽称臣,并同北宋发生过多次战事,但李氏皇族对北宋的战略方针挺小心谨慎,一般不会主动作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因为李氏心里清楚,靠目前西夏的国力想进军中原谈何容易,再加上北宋长期以来对西夏的军事封锁防御,使得西夏人口、经济停步不前,故如今的西夏帝王李乾顺也不会冒然行事,采取对北宋的军事行动。


“将军、延宁公二位觉得在下的意见如何,如是可以速请征东大将军奏明圣文帝发兵攻宋。”


(注:圣文帝为西夏帝王李乾顺)


慕容复等了一下,见赫连铁树和耶律延禧悄悄接耳,故又大声问道。


赫连铁树听到后不急不慢,招手示意下人给慕容复切了壶热茶,又取下自己的佩剑走到慕容复身前,双手呈上说道:“兄弟,我两交情胜过再坐各位,二十余年不见今天又能在此聚会,实属我两缘分,而我两都抱有不进中原不丈夫的雄心。刚才听你所说乘宋人抽兵之际进军中原,为兄我何尝不想,但是我已经多次向圣君奏明,可还是徒劳无果。此时,我到有一计不知道兄弟能与相助?如是接受请接过我的征东将军佩剑,西夏一品堂武士任你调遣。”


赫连铁树说完,悄悄地瞟了慕容复一眼,而慕容复故作冷静,反问道:“将军此话怎讲?如是有锦囊妙计说来便是,我慕容复一样能为将军效犬马之劳,请收回佩剑。”


赫连铁树收回佩剑,称赞着慕容复有狭义之心、英雄之胆,应人人效仿,表赞完慕容复后才向众人道说西夏一品堂的阴险计谋。


西夏认为宋人虽然抽兵同女真人攻辽,但西夏一品堂在数年年中接触中原武林后发现,中原武林忠义之士辈出不穷,其中武功绝世者能以一敌万,如是西夏轻易发兵进入中原,将会遭到宋军及武林人士的抵抗,而中原武林门派加起来人数已有数万万,在中原定会被全军覆没。赫连铁树指出中原武林人士虽然忠义,但各大门派其实心照不宣,都有着想让自己门派独具武林至尊之心。


听赫连铁树一说,慕容复是否明白了他的用意,故说道:“将军真是老谋深算,听你一说我茅塞顿开,要灭宋人进军中原必先除了中原武林各大门派。”


“不错,我西夏一品堂就此计划谋算了数十年,已经派有奸细打入了宋庭内部以及武林各大门派,随后将按计划向中原各大门派散发英雄帖,邀请他们前来西夏,我们将在此举行天下武林至尊大会,到时前来的都是中原武林高手,我们将计就计一举消灭他们。”


赫连铁树补充道,让众人都听清楚此番目的。


这时,一黑夜人站起问道:“敢问将军,以我西夏一品堂发出英雄帖,中原武林人士会接受、会来吗?”


“哈哈哈,你这人浅薄无知、愚蠢。”


黑衣人听有人取笑于自己,怒道:“是谁如此取笑于我,敢出来和我较量、较量吗?”


“你这小辈不知天高地厚,接老夫生死符。”


众人不见其人,只听其音,黑衣人站在厅堂正中,正寻着声音来处查看之时,隐隐约约只见一颗水状物朝自己飞来,速度之快、不偏不倚正好打中黑衣人眉心。


黑衣人‘啊’的一声微叫倒于地上,不多时众人只见他在地上不停的抓扯翻滚起来,只听他痛苦的叫喊着:“好痒、好痛,难受死了。”


慕容复站起身走到黑衣人旁边起手‘啪啪啪’在他穴道上点了几下,为他减轻了一些痛苦,随即大声说道:“丁老前辈请现身吧!小辈不懂事冒犯了你,慕容复向他请罪,望你为他解了生死符。”


慕容复说完,一白须老人纵身跃进了厅堂,此人便是丁春秋,自从逃出少林后,一心想报复虚竹一家,借机寻找报复机会,藏于西夏重建了新宿派。


丁春秋走到黑衣人身后,一掌打向他的后心,黑衣人一口血含着生死符而出,抚着心口舒了一口气,急忙跪下叩头拜谢。


“将军此计真是妙计,老夫为灭逍遥派也愿为你扑汤蹈火、在所不辞。”


丁春秋为黑衣人解了生死符后,走到厅堂正中面着赫连铁树说道。


赫连铁树听罢,知道丁春秋想乘在天下武林至尊大会时杀了虚竹报一己私仇,故同意了丁春秋的加盟。


丁春秋回身面向众人继续说道:“刚才这位小辈冒犯于我,不过就算了。如将军所说在西夏举行天下武林至尊大会,我们不怕他们不会来,如是中原武林门派不来挑战,那天下武林至尊就归属于西夏一品堂,中原武林各大门派脸面何存。”


“哈哈哈,新宿派掌门人也是谋算之人,赫连铁树我佩服、佩服。”


赫连铁树说罢,示意下人为丁春秋看座。


“真不愧是西夏征东大将军,结识武林高人四方相助,圣文帝把你推荐于我,我定能东山再起收复我大辽失地。”


耶律延禧夸赞道。


这时,赫连铁树也得意了许多,面着堂内众人说道:“据我潜伏于宋庭的探子回报,现有一件喜事和两件愁事要告诉大家,喜事是完颜阿骨打在攻占中京后突发病疾,围燕京却不攻,这对延宁公东山再起是莫大的天助;愁事是宋庭平定南方的军队正在北上,向燕京聚集,恐燕京不保;最后一件愁事对延宁公非常不利,就是中京之战后,大辽贵族以为延宁公殉国,现推举耶律淳继承皇位,固守燕京。”


“放肆、他们真是放肆,完全就是篡权夺位、大逆不道的行为。”


耶律延禧听后很是震惊,愤怒的叫嚷着。


赫连铁树欠道:“延宁公不要急,你来我西夏我们定会保护好你的安全,耶律兰刺公主已经下嫁给圣文帝,时机成熟明君定会召集兵马让于延宁公收复失地,重建契丹大辽。”


(注:兰刺公主有记载又称‘义成公主’其名叫‘耶律兰仙’)


慕容复听赫连铁树所说也能听出个所以然,知道了耶律延禧现在其实是个空架子,自身难保、屈身于西夏,故重新考虑了他的计划,决定先通知在姑苏的丐帮分舵主戴志昌,让他召集丐帮弟子,立起丐帮大旗代表天下第一大帮参加天下武林至尊大会。


而丁春秋心里也是安排好了自己的计划,待天下武林至尊大会召开后,逍遥派掌门虚竹必定前来,到时再和他决一高下,用他新创苦练了多年的‘幻象阴阳血毒掌’杀了虚竹。


丁春秋边想边暗暗阴笑起来,慕容复侧眼看了他一眼,只见他右手手掌变为紫黑色,一股阴气腾腾而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