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刺 第二卷 新的征程 第三十七章 为天皇尽忠(改过)

zyxlyc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size][/URL] 听到猴子的疑惑,张天鸣补充说:“松岛是代表日本的军界到东北视察的,而且视察也结束了,后天就要回到日本天皇的老窝,不过就是我们这次刺杀行动前,红菊还跟我说过一件事,就是松岛的大儿子在一次战役中战死,松岛很伤心,其中松岛的大儿子在来东北的时候,一直住在这个会馆,包括松岛间了他大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


听到猴子的疑惑,张天鸣补充说:“松岛是代表日本的军界到东北视察的,而且视察也结束了,后天就要回到日本天皇的老窝,不过就是我们这次刺杀行动前,红菊还跟我说过一件事,就是松岛的大儿子在一次战役中战死,松岛很伤心,其中松岛的大儿子在来东北的时候,一直住在这个会馆,包括松岛间了他大儿子最后一面也是在这个会馆里。松岛这个人对他的大儿子很看重,而且喜欢的不得了,松岛有很大的可能去他大儿子住过的地方,况且我们今天搞他一次,按照情里他也得换个地方睡觉,所有不管从什么角度想,我们都要再去弄他一下,不过这次我们去得人不能太多,人太多反而会弄出麻烦,就我们几个人带着侦察小分队去就行了,怎么样我说得够详细了吧?”


“哦,是这么回事呀!明白了!就是说松岛要走之前一定要去着个会馆一次,因为那是他大儿子曾经住过的地方,不管怎么样都要去安排一下,搞掉了最好,搞不掉在想办法。”


“呵呵,要这样搞掉他,我想这个小松岛也想不道把,”季龙激动的说。


随后张天鸣根据红菊提供的情况,详细的安排了行动计划,以及撤退的方式,


在晚上10点一刻得时候,夜黑沉沉的,因为小鬼的占领,本来喧嚣的城市,现在整个市区的街道上却静寂无人,除了偶尔传来日本宪兵巡逻队的摩托车地引擎声,为这深沉的夜色平添了几许阴森与恐怖。


夜深了,雾起了,那一缕缕、一丝丝、一股股、一团团、一层层乳白色的浓雾,呈螺旋状沿着潮湿的街道及各种建筑物的根基,沿着各种植物的根茎升腾而起。转瞬之间就将山水、树木及一切裸露的物体都笼罩在乳白色的云海之中了。使整个天幕及空间都变成雾茫茫灰蒙蒙的混沌世界。


一辆插着日本小膏药旗子的小轿车,从浓雾中悄然滑行而来,后面还跟着小日本的两辆摩托车,都在一座红墙红瓦高档的府邸院墙下停止了。


车上跳下了一些身穿日本军人衣服的人,其中一个身材修长健壮的汉子,用手指了指这座大院说:“红菊是这里吧?”


只见一个矮小的日本士兵说:“是的,就是这里,这里叫 “鞥园”!。


那个汉子点了点头说:“我和红菊进去,因为就红菊知道那个小日本住在那个房间,卫壮和季龙在这里掩护,保证我和红菊能顺利的撤出大院,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还有就是在三,六,九,方向都要有人侦察接应。”


说完就带着红菊冲进浓雾当中。


其实那个汉子就是张天鸣,他带着红菊在围墙的四周巡查了一番,整条街道都静悄悄的,大院里都是静悄悄的,天地之间依然是雾茫茫黑沉沉一片。


这是一座占地足有20亩的大院子,大红的漆门楼紧闭,因年代久远朱红油漆早已斑驳脱落。但两个黄铜饕餮门环仍在夜色里熠熠闪亮,仍不减当年的威风。高大红墙之上,周遭围着铁丝倒刺电网。网上几盏红色小灯,在半空中摇曳闪烁。


张天鸣和红菊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随即张天鸣就身体往下一蹲,在大院墙上来了个蹬空,人再次腾空而起,又是一个‘鹞子翻身’,便越过了高墙上那带倒钩的电网,人便轻飘飘地落在院墙点位的里边。接着红菊到是没有张天鸣利索,张天鸣顺手抛下一根小绳,有了这跟绳子,红菊上来也就简单了。


在两个人都落到大院的花丛中,张天鸣吧眼睛瞪得大大的,想看清楚院内的格局,但就是看不清楚,就小声的骂了句:“狗日的,什么都看不见!红菊你呢,?”


红菊没好气的说,:“我能有你的视力好?” 张天鸣笑了笑。


其实红菊也是知道,张天鸣就是像缓解一下自己紧张的气氛。


当两个人又前进了一会儿.


“是那个房间了,以前我到这里见社长夫人的时候,听到她说起过,就是这里。”


不过她说完,张天鸣没有动弹,红菊又捅了捅他:“你倒是进哪,干嘛呢,发呆呀?”


张天鸣笑了,“怎么是我进,”


“谁让你轻功比我好呢。除非你忍心看我站着进去,躺着出来。”说罢,他又捅了老孙一下;“小子,进哪!”



“哎,当男人真累,你地良心大大的坏了!”


张天鸣的话刚落,他就像一只狸猫似的窜出草丛,伏身在一个回廊的顶层,接着他的身子突然腾空,接着却轻轻的落到了房顶上,他有高向下仔细的观察着,他发现这座院落共分三进,前院、中院、后院。每院均可自成格局,有游廊抱厦相通。中院房舍宽大,为宅院主体建筑。中间为堂屋,两头为套间,可穿堂入室。是五间连脊,有游廊抱厦相通。


他发现前院套间内有隐隐约约的灯光闪烁。于是他爬到套院亮灯的房屋顶上,脚倒钩住房檐,将身子悬吊下来,顺窗户的缝隙向里窥视。


屋里亮着一盏电灯,正中的位置上摆一张八仙桌。桌子上散乱堆放着几碟五香豆,花生米、卤煮豆腐干等下酒小菜。桌子上横躺着两只空酒瓶子。有两名小日本鬼倒在桌

子的两侧,看样子是喝多了。


张天鸣收会身子,返回原来的地方,他犀利的眼光,将整个院子看来一边,在没有一个人,他心里暗喜,他把身子落到了地面,到了院子最大的堂屋,他抽出了一把小匕首,轻轻的在窗口上活动着(这是猴子教他的)窗子一提,开了,他的人随后一下就闪了进去。


这里其实是书房,满屋子得家具,擦得很亮,冰片梅花格子的暖阁,挂着描金幔帐。墙壁上张挂着一面日本膏药旗,下书“八弘一宇”四个大字。靠墙角处有一紫檀木条案,上面横放着一柄带金黄色流苏的日本武士刀。屋子正中的位置上摆放着一张,宽大的桃花心木贝壳镶嵌大理石桌面的写字枱。一把紫檀木镂空雕花太师椅,置于写字枱的里侧。写字枱上除了文房四宝外,还有一盏外饰有呈梅花形乳白色玻璃罩,内装有三只白炽灯泡,并配有一顶硕大伞形灯罩的台灯。



守候在外面的红菊,此时已经紧张的浑身冒汗了,他隐藏在一颗青藤树下,观察着整个房屋两侧的动静,心理还想着张天鸣的安危,他的心脏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砰砰’跳动着,“可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呀!”


红菊在外面紧张,但张天鸣也并不轻松,他先拆下乳白色玻璃罩,将三只灯泡卸下来,装在背囊中。从背囊中将另三只经过特殊加工的灯泡拿出来,照原样拧到灯头上去。再将那乳白色玻璃罩照原样安装好。最后再把台灯伞形灯罩扣好。至此他真的不能不佩服,那些潜伏在敌人内部搞情报工作的艰辛与不易。他也不能不为情报的精确而感叹。



他清楚这三只经过特殊加工的灯泡的危险性。这是他奉命亲手制作的。他先拆下手雷的顶端,将手雷的下半部用涂有胶水的白锡纸包好。取出手雷内的普通炸药,装入C-——4塑胶高爆炸药。再将棱形的弹片灌入。二。将同样型号的灯泡,轻轻敲碎,只留下灯丝与灯头。将一只电起爆雷管焊接在灯丝上。三。将这些东西放进手雷中,并将手雷安装在灯头上。其余的就简单多了。


这一切都弄完了一后,张天鸣仔仔细细的消除了所有的痕迹,并轻轻的关闭了门窗,顺着原路悄悄的返回,与等候接应红菊会和。他看了看手表,从进屋开始到现在出来用了正好6分钟。



夜更深了,已经是零点一刻了,不知道是老天真得看不下去这个小日本在我们这片土地上的罪孽深重,还是想跟大家开个玩笑,松岛这个老鬼子,没有回到他在关东军司令部的住所,而是直接要司机把车开到了这里。


车子还是上午的车子,只是后面的玻璃碎了,松岛下了车,将他的衣服抖了抖,他没有和一些军界官员握手,而是大步穿过会馆豪华的大厅,向他弟弟的住所走去,当天走到他弟弟房间门口的时候,才深深的对他身边的警卫说了句:“哼,想杀我,他们杀不了我----!” 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你们不用跟进来了。


警卫都退了出去,轻轻的关闭了房门。


松岛默默的站在房间中,安静的看着屋里的一切,所有的家具都没有变,大华仿古式大理石桌面的写字台,还有那紫檀木的态势椅子,桌子上欧美式的台灯,看到这一切,松岛的眼睛湿润了,想起儿子的笑脸,坐在这把椅子上潇洒的姿势,他的嘴唇在不停的颤抖,他长长得谈了一口气:“儿子就这样走来,真是白发送黑发人呀!”


他也累了,坐在大儿子曾经做的椅子上,脑海里想着他和大儿子一起经历的一切,似乎又一次听到大儿子那爽朗自信的笑声。他知道这房间里的所有物品,几乎都留有儿子的印痕。他的双手不停的在书桌上摩擦着,深深的寻找着儿子的气息,慢慢的他摸索到了那盏台灯,就在这时,他想起来,儿子在和他聊天的时候,总是爱把台灯开了又关,关了有开得玩耍



松岛无奈的笑了笑,他的大儿子弟已经不在了,已经投入到大神的怀抱,看着儿子长鼓弄的台灯,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把住了台灯上的开关拉线,轻轻的向下一拉,房间里顿时窜起三团耀眼的火球,传出了一片惊天动地的巨响,爆炸的瞬间,松岛的身体就没有了,完全成了无数的碎片。


在大约半个小时后,一个监视的战士跑到张天鸣的跟前激动的说:“队长,松岛为他们的天皇尽忠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