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圆梦之旅——重返军营漫记

itmother 收藏 5 216
导读:圆梦之旅——重返军营漫记 2009年金秋十月,一群年近古稀的老战友,从北京、上海、长沙等城市集结到山西太原,为的是去圆一个共同的梦——重返山沟的军营,重温五十年前的激情岁月。我作为其中的一员、记录了这次圆梦之旅。 为张老祝寿 随着飞机在太原宿武机场的缓缓降落,酝酿已久的圆梦之旅终于拉开了帷幕。走下飞机悬梯去行李厅,这时有位战友对我说外边好像有人向我们招手,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行李厅外边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正微笑着向我们招手,并大声地呼喊着:“赵阿姨!赵阿姨!” “啊!景鹏!”京鹏是我们老

圆梦之旅——重返军营漫记


2009年金秋十月,一群年近古稀的老战友,从北京、上海、长沙等城市集结到山西太原,为的是去圆一个共同的梦——重返山沟的军营,重温五十年前的激情岁月。我作为其中的一员、记录了这次圆梦之旅。


为张老祝寿

随着飞机在太原宿武机场的缓缓降落,酝酿已久的圆梦之旅终于拉开了帷幕。走下飞机悬梯去行李厅,这时有位战友对我说外边好像有人向我们招手,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行李厅外边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正微笑着向我们招手,并大声地呼喊着:“赵阿姨!赵阿姨!” “啊!景鹏!”京鹏是我们老战友的儿子,也是我儿子的发小,三十年前那个流着鼻涕的小胖墩,又浮现在我面前,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说明我们是多么熟悉。取了行李,我们一行四人,上了他的车直奔太原市“三桥大厦”。

到达宾馆已是下午一点多了,服务员把我们领到一个大包间。包房已做了精心布置:大厅正面墙上挂着金色的大寿字,两边是“福如东海常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红底金字的对联熠熠发光。老寿星张文景先生和老伴端坐在寿字前,大圆桌周围坐着来自上海、北京和太原的十几个老战友,他们已等候多时。我们一进门,整个房间沸腾起来,战友们不约而同迎上来,握手、拥抱,幸福的暖流在每个人心中涌动,思绪让我们回归到五十年前的激情岁月,回到了共同生活与战斗的火热军营。

今天的主题是为八十岁的张老祝寿,张老是我们迈进*部的第一任领导。五十年过去了,我对张老的第一印象还记忆犹新:一张天生爱笑的娃娃脸,个子短小精干,有小平同志的风度。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个出生在山沟的放牛娃,从孤儿院参加革命,成了抗日队伍中的红小鬼。新中国成立后,经过一番培训,分到总参*部,当了我们的领导。如今八十岁的张老红光满面,神采奕奕,他那乐观、淡定的心态 ,依然是我们的榜样。我把战友们委托我做的“贺寿卡”敬献给他,张老激动万分,当场发表了风趣幽默的感言,并十分严肃地给我们下达命令:“二十年后再相会,没有我的批准,谁都不能走!”这哪里是命令,分明是另类的祝福。在座的十几位战友,有的留在部队,有已转业到地方,阔别多年,相向久远,有多少话语要倾诉,有多少真情要表达,争分夺秒地交谈着,像兄弟、像姐妹,像幸福的一家人。那种亲密无间的纯真情意,让每个人珍藏一生。这正是:“战友千里来相会,沧桑容颜注年轮,激情岁月虽远去,真诚友谊却永存。”

不知不觉已到了下午三点,留守处接我们的车已到达三桥宾馆,大家才想起今天还要赶到我们的老家——山沟。只好与山西战友作短暂分别,踏上重返军营的旅途。


尘封的记忆

汽车载着我们从太原市向忻州进发。不一会太原市新建路出现在我的视野,我在努力寻找着••••••。光阴荏苒,时代变迁,当年新建路上的“部队招待所”现已改为“八一宾馆” 看见这个似曾相识的地方,尘封的记忆被打开。一九六七年那个美丽的冬季,经组织批准我和老徐在山西举行结婚礼,那时我还在北京工作,他已调到山西筹建新局。丁处长护送我去山西,一路上我默默跟在丁处长后边,像一个胆怯的童养媳。手上提着一个的小箱子,里边装着几件换洗衣服,还有战友们送给我的毛主席语录和纪念章,这就是我的全部嫁妆,当然还有战友的祝福。就在这个招待所大门口,我看到了分别一年多的恋人,内心的激动已写在羞红的脸上,我俩都保持着军人应有的矜持,无亲昵表示,更无浪漫举动,彼此只是浅浅一笑。他落落大方地给丁处长行了一个军礼,并握住丁处长的手说:“处长辛苦了!”丁处长微笑着说:“小徐,我可把处里最好的姑娘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顾她!”“一定!一定!”简单两个字的承诺,伴随了他一生,也让我幸福了四十年。因为简单所以真实,因为真实,所以可贵。我相信没有海誓山盟的爱情,一样可以天长地久。


当天下午我俩在太原“东方红照相

馆”拍了结婚照,一样的绿军装,一

样的领章帽徽,佩戴着一样的毛主席

像章,一对飒爽英姿的军人定格在一起。

四十年相濡以沫,相依相伴,用真情呵

护着对方。悲凉的是上苍在“与子偕老”

的美丽憧憬中夺走了我的另一半。望苍穹,悲意浓,失去的永远失去了,留给我的是无尽的思念。不知不觉中太原已淡出了我的视线,心灵深处的记忆暂时封存。

忻州往事

经过一个多小时颠簸,汽车进入忻州市区。几十年前的忻州市,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建新路上的“忻州人民医院”,三十多年前,我八岁的儿子就是在这里渡过了生死关。另一个就是七一路上的“七一商场”,我们所在部队驻地离忻州还有五六十公里,而且都是崎岖不平的盘山路,当时没有长途车,山沟生活条件差,买东西很不方便。遇上休息日,我会邀上几个好友,换上漂亮的便装,乘坐部队的“通信车” 到忻州市逛街、购物。忻州市就是我们心中的“南京路”,“七一商场”就是我们女人的购物天堂。那一刻,我们充分体验了做女人的快乐,嘻嘻哈哈、叽叽喳喳,像一群快乐的小鸟在人流中穿梭,谁也看不出我们是担负特殊使命的女军官。

汽车继续在雨中行驶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不停地敲打着车窗。啊!再过一个小时我们就回到阔别多年的山沟了,这个写满我们青春故事的穷山沟,如今是什么摸样?充满好奇,充满期待。

近下午五点我们到达黄龙沟。汽车驶进部留守处营院,一个中年男子站在车下迎接我们他就是留守处的王政委。王政委热情而谦和地与每个人握手,随后冒雨带我们参观营院。营房错落而有序地排列在山脚下,围墙不高,大门简朴、庄重,只是原来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大字,换成“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忠诚于党、服务人民”富有时代感的口号。深山的营院里,也修上了园林式的小亭,加上树木、花草在雨中争奇斗艳,给严肃的军营平添了几分优雅、秀美和勃勃生机。

我们撑着雨伞,跟着王政委来到即将竣工的“综合训练场”听着王政委娓娓动听的讲述,看到眼前这个四面环山,绿树成荫的“综合训练场”,无限感慨随心而发,小米加步枪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现代军营无论是装备上还是理念上都在与时俱进,王政委要我们替他们做宣传,欢迎有胆识、有实力的企业家来陀罗山下开发、兴建旅游度假村,我们也记住了领导的嘱托。

忽然一阵清脆的号声划过山谷,这久违的号声,唤醒了我们的军营梦。“开饭了!”王政委只好结束他的介绍,带我们去吃饭。食堂不大,里面摆放的不再是几十年前的四方木桌和方木凳,而是像现代快餐店那种固定联排桌椅,战士们四人一组围坐在两旁,谈笑风生。一张张笑脸青春**,一身身军装英姿飒爽。这些在和平阳光下成长起来的战士,来自五湖四海,为报效祖国、献身使命,像我们当年一样,驻守在艰苦寂寞的山沟,我为部队里流淌着如此健康的血液感到欣慰。我很想和他们坐在一起,重温一次当年的生活,但政委的热情与客气使我们难以拒绝,只好乖乖地跟着他去了小包间,享受贵宾待遇。

难忘西沟

天公实在不作美,昨夜淅淅沥沥的小雨一夜未停,清晨又转为中雨。但阴霾的天气丝毫不影响我们的美丽的心情,雨水也冲刷不掉回山沟的兴致,吃过早餐,我们愉快出发了。汽车行驶在奇合线上,这是一条盘山的乡级公路,六十年代中期,为了我们的战备转移,工程兵弟兄突击两个多月修成了这条路。可别小看这条像蛇一般的盘山路,当时它却担负着关系国家安危的神圣使命。山沟的部队通过它每天向北京传递着机要信息,后勤部通过它给深山里的部队运送各种装备和军需物资,驻扎在山沟的部队通过它接送在忻州上班的家属和上学的孩子••••••区区小路堪称是深山的大动脉。这条路在为战备服务的同时,也给深山的农民带来实惠,三十年前当地就诞生了第一个“万元户——四喜子”,他就是利用这条路跑运输而致富的。一路上我举着DV,透过车窗,扑捉着路边每一个细节,寻找着过去的影子,记录着眼前的变化。大约半个多小时过去了,眼前的公路两边出现两排新修的砖瓦房,远处就看到醒目的招牌:“西沟饭店”、“二喜子小卖部”、••••••啊!原来连买一包盐都要跑几十里的西沟人,现已告别了用鸡蛋换白面的时代,当起了老板,融入市场经济的大潮,感谢改革开放给西沟人带来了进步与文明。

悠悠岁月,宛如平常一段歌,“西沟”的岁月是我们一生最美的一段歌。六十年代初,我们这些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生,为了响应毛主席“要准备打仗”的号召,落实*副主席“山、散、洞”的战略部署,告别了人人向往的首都北京,来到这个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山村。无条件、无怨言,只有满腔激情和一颗红心。像当年我们唱的那首歌:“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艰苦哪里安家••••••”从此“西沟”就成了我们的家。初到山沟,除了营房和大山,什么也看不到了,工作之余整修自己的家园是我们最大的快乐。平整操场、修整道路,栽树、种花、养猪、种菜,简直就是地道的农民弟兄。寂静的山谷,因为我们的到来而精彩,西沟因我们的奋斗而美丽。

在处部楼前的平台上,我们不约而同驻足,欣赏着有我们奋斗足迹的那楼、那山、那树。老罗惊奇发现他当年栽的那颗树,枝叶繁茂,粗壮挺拔,像是他的生命这里深深扎根。下了台阶就是宿舍区了,我们中大部分人在这里结婚、生子,美丽人生从这里开始。老张拉着老罗、老梁搀着金贞、长福挽着国云、巧儿与老左••••••一对对革命伴侣在曾经生活过的宿舍前留影。不经意间,岁月已在历史长河中划过了四十年,我们由青春年少走进银发暮年,回头看看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令我们回味无穷,深深眷恋。

来到《甲1号》《甲2号》和通往山洞小路上,尘封的记忆又一次被打开,脚下这条布满青苔的小路,仍有我们奋斗的印记。一九六八年七月,已怀胎十个月的我,挺着大肚子工作在《甲一号》,大儿子就差一点生在这条小路上。为了战备钻山洞、搞架设,几天几夜不合眼,只有吃饭时才走出山洞。领导看见这群有苦不叫苦的年轻人,又痛又爱,在饭桌上摸着我们的头问:“几天都没睡觉了,困不困?”我们争先恐后地回答:“不困!”可饭还没吃几口,就听到鱼雷贯耳的鼾声,仔细一看,几个人趴在饭桌上早已进入梦乡。火热的军营生磨练了我们的意志,培养了我们永不言败的精神。如今西沟已告别它如花似锦的年代,隐居在深山中,默默无语。小路不再繁忙,洞口杂草丛生,《甲1号》、《甲2号》像两个沧桑的老人矗立在山脚下,夕阳匍匐在他肩头,壮士暮年,英雄老去,我心里有悲哀的涌动。今天我们来的这里就是要告诉它:小路依然美丽、山洞依然神圣,西沟永远是我们心中的一块丰碑。西沟那段当兵的历史,早已融入了我们的生命。

写于2009年十月 赵维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