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富裕是中国社会主义的试金石


周康伟


综观历史,中国两极分化会引发革命。历史上的农民战争和我们党领导的革命,从社会根源上来说,都是由于出现了超过人民能够忍受的贫富不均、社会不公这一经济原因而引发的,所以历史上历次农民战争都有“均贫富”的主张。在中国历史上,“均贫富”式的农民起义是解决社会不公的极端手段。在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中,“打土豪、分田地”实质上也是一种解决社会不公的方式。今天中国应该走出这个历史路径,实现共同富裕。

中国发展到今天,“蛋糕”已经做得很大了。如何切“蛋糕”已经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一个关键性的制度问题。只有把“蛋糕”切好了,才是社会主义,切不好就不是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的核心就在于再分配环节,当初次分配交给市场经济去做,那二次分配的时候,就需要发挥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做出国家干预的制度性安排。

共同富裕的问题从改革一开始就提出来了,30年没有解决,反而是愈来愈严重的两极分化。特别是90年代以后,没有根据新的发展阶段的要求对我国的发展思路作出有效的调整,收入分配差距问题日益突出,越拉越大。

邓小平说过,共同致富,我们从改革一开始就讲,将来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富起来、大多数人穷,不是那个样子。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如果搞两极分化,情况就不同了,民族矛盾、区域间矛盾、阶级矛盾都会发展,相应地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也会发展,就可能出乱子。如果有少数人富裕起来,但大量的人会长期处于贫困状态,中国就会发生闹革命的问题。

两极分化,中国就会发生革命。邓小平在1990年7月视察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场馆时曾尖锐指出:“我们实行改革开放,这是怎样搞社会主义的问题。作为制度来说,没有社会主义这个前提,改革开放就会走向资本主义,比如说两极分化。中国有十一亿人口,如果十分之一富裕,就是一亿多人富裕,相应地有九亿多人摆脱不了贫困,就不能不革命啊!九亿多人就要革命。所以,中国只能搞社会主义,不能搞两极分化。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特点就是共同富裕,不搞两极分化。

我们搞改革开放,目的决不只是让少数人发家致富。小平曾说:“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必须搞共同富裕”。

我们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特点就是共同富裕,不搞两极分化。邓小平说过,两极分化,中国就会发生革命。如果有少数人富裕起来,但大量的人会长期处于贫困状态,中国就会发生闹革命的问题。我认为现在还是按邓小平设计的改革,改革已经进入第二阶段,突出和解决先富帮未富、实现共同富裕问题。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经济发展了,按照邓小平设计的改革,以“先富”到达“共富”的顺序,现阶段到了实现共同富裕的时候了。

但中共高层有不同的声音。2011年4月15日,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在海南博鳌举行。胡锦涛在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中国虽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但是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着巨大的人口、资源、环境压力,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依然突出。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以普通党员的身份畅谈了体会。他说,党的历史是我们团结带领人民群众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宝贵精神财富和重要力量源泉。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于一个成熟的执政党,学习和重温党的历史,增强忧患意识比歌颂辉煌更有利于长期执政。汪洋说,分蛋糕不是重点工作,做蛋糕是重点。

薄熙来:重庆的思路是先把蛋糕分好,再做大;7月20至21日,中共重庆市委召开三届九次全委会,贯彻胡锦涛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精神,审议通过了《关于<中共重庆市委关于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决定>的决议》。薄熙来说,“三个差距”不符合科学发展观,差距拉大会给社会造成很大危害。三个差距,特别是贫富差距拉大,会导致人心涣散,侵蚀党的执政基础。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同志就指出:“在改革中我们始终坚持两条根本原则,一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一是共同富裕。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也正是为了带动越来越多的人富裕起来,达到共同富裕的目的。”他特别指出:“即使百分之五十一的人先富裕起来了,还有百分之四十九,也就是六亿多人仍处于贫困之中,也不会有稳定。中国搞资本主义行不通,只有搞社会主义,实现共同富裕社会,才能稳定,才能发展。”30年后再来复习小平同志的讲话,真感其高瞻远瞩,通观全局,讲问题入木三分!薄熙来说,当前,共同富裕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万众关注、众目睽睽。可以说,上有中央明令,下有百姓渴望;前有领袖的预言,后有“两极分化”的风险;

薄熙来说,“共同富裕”是科学发展观的具体体现。锦涛总书记提出的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统筹兼顾,全面协调可持续,都在强调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发展是第一要务”,这个“发展”同样扣紧了“共同富裕”

但有人说,共同富裕,慢慢来,要等到经济实力做大才能解决,现在还不是时候。其实,邓小平同志早在1992年,就谈到了走向共富的时间问题。他说:“可以设想,在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的时候,就要突出地提出和解决这个问题。”离2000年已过了10多年,确实到了应认真研究共同富裕的时候了。

薄熙来说,有些人担心,追求共同富裕会耽误发展,主张先做大“蛋糕”再分蛋糕。其实,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不仅可以兼得,而且越是把“蛋糕”分得好,就越能把“蛋糕”做得大、做得快。

薄熙来说,江泽民同志讲“****”,其实每个“代表”都和共同富裕紧紧相连。“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而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促进共同富裕,才能充分调动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从而推动生产力的发展。“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基础也是共同富裕,因为共同富裕和两极分化是不同的经济基础上产生的对立的文化现象。私人占有、两极分化是奴隶主、封建地主和资本家的落后的文化,而共同富裕是人民大众的、充满朝气和正义的文化,所以是先进的文化。而“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不言自明,当然是共同富裕。西方从英国1640资产阶级革命算起,走向近现代已有370多年历史,他们引以为豪的理念是“自由、民主、平等、博爱”,但就是不提“共同富裕”这个涉及人类最大多数人、最大利益的根本问题。

这个讲话是30多年来在类似场合没有专词歌颂改革开放、没有专词批判“文革错误和极左路线”的唯一讲话。并且,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并非是没有专词歌颂改革开放,而是第一次提出要通过实现共同富裕,“圆满完成改革开放的伟大任务”。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历史在重演。当前,先富起来的是各级地方官吏,党中央要发动群众,象当年打地主、分田地一样,没收地方官吏财产。但在法治社会,要采取和平方式,决不能让暴力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