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16章 暴风雨来了

亦浩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第016章 暴风雨来了

罗兰倒是想得开,直接就洗澡了,在雨水中揉搓着自己的健壮的身体。

“从上岛来以来,还没有下场雨,也没有洗过澡呢。哇哇,真舒服啊”罗兰在雨中喊着。

“那就都洗澡吧。”躲不过就干脆迎着上了。就像当年在战场上一样,既然被发现了,没地方躲藏了,那就迎着上了拼命了,当然,这是下雨不是枪林弹雨,没那么恐怖。

几个人一起就着雨水洗澡,洗得高兴了,干脆把衣服都脱了,就像刚刚上岛的时候,每个人都是赤裸着的一样。


雨持续的下着,一阵大风刮过去,棚屋的顶子一下被吹走了,只剩孤零零的几条支架,歪斜在大雨里。好厉害的风。

远远的看到,秀夫的墓地前得十字架也刮倒了,秀夫的坟堆明显比小了,被雨水冲小了。


柳明全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几个人跟着过去,大家一起徒手往坟堆上捧沙,修整秀夫的坟墓,不让沙土流失的更多。现在看,亏着当时坑挖得深一些,不然,这样的大雨,肯定会被冲出来的。

他们又去看看先前掩埋的那个人的坟墓,还真的被冲出来了。


大雨持续了几个小时,几个人就这么在雨水中毫无遮拦的淋着,一点办法也没有。

柳明全说,“得活动着,不然会生病的。”于是,就在雨水中慢慢的跑动起来,三个男人和一个孩子一起跑着。


惠子没有跑。穿着柳明全的宽大衬衣的田中惠子,衣服完全的贴在了惠子身上,下摆太长,贴在惠子的腿上,她挪不开步子。惠子就扶着没有屋顶的棚屋歪斜的支柱,站在雨水里,看着赤裸的四个男人在雨中跑步,一阵异样的感觉从心里划过。

雨水把惠子的丰满的胸乳和纤细的腰肢还有丰腴的屁股毕现毕露,甚至连乳头都看得很清楚,只是隔着一层布给人一些想象的空间。惠子,还不时的抹一把头发流下来的雨水,把被雨水冲到面颊上的头发挽到后面去,抬手之间,还有白皙的双腿,倒更显得一个妙龄女人楚楚动人让人爱怜的样子。

看着雨水中的田中惠子,柳明全想,其实这样,倒比一个全裸的惠子有更多的妩媚,更加令人心动。这个念头只是在心里一闪,柳明全就让它闪过去了。


看着大雨中的几个人,看着被大风吹走只剩几根支架的棚屋,柳明全想,得想个法子,岛上的雨甚至台风说来就来,这样总不是办法。


暴雨停了,就像没有任何预兆就下了一样,没有任何预兆骤然停下了。


抹干了身上的水,三个男人又跑了一会,为的是不要感冒,好了,感觉真的像洗了个澡一样的舒服。可不是,好多天都没有洗洗澡了,柳明全和罗兰原本可是每天都要洗澡的。


三个男人先去收拾秀夫的坟墓,秀夫的坟墓挖得深,没有问题,只是需要把沙土重新堆积一下就可以了。问题是另外一个坟墓,因为当时掩埋的急,而且,罗兰他们也不是很有经验,挖得坑很浅,大雨一冲,肢体都裸露了出来,所以,得重新再挖坑掩埋,不然,再下雨还是这样的。而且必须马上掩埋,被雨水淋过以后,腐烂的会很快,不掩埋好了,说不定会发生什么问题呢。

于是,他们重新在旁边挖了坑,这次挖的就很深了,比照这秀夫安葬的方式,在坑底铺了芭蕉叶,搬动尸体的时候,发现尸体已经腐烂了,惠子说,不要直接用手触到腐烂的尸体上,只好用芭蕉叶裹了尸体再来移动。

移到坑里以后,再覆盖了芭蕉叶,然后才覆盖沙土。而且,把土堆也做成和田中秀夫的差不多大小。

整理好十字架,树立好,查理再一次做了祷告。


太阳又火辣辣的照射着,吸收了水分的沙土地,被太阳一晒,水分蒸发起来,像蒸笼一样。整个小岛,就像蒸笼一样的潮湿闷热,这时候,他们特别希望再来一场雨。

孩子黑孩子罗马里奥,有些精神不振,可能他的伤口还没有完全长好,又淋了雨的原因。

惠子把罗马里奥抱在怀里,抚摸着孩子的脸,孩子依恋的抱着惠子,就像被自己的妈妈搂抱抚摸一样,不一会安稳的睡着了,惠子就这么一直抱着孩子。


整理棚屋的时候,接受了这次暴雨的经验教训,柳明全指挥着他们一起,先是把几条支柱加固了一下,相互之间加了几根支撑,把中间又加了一根粗大的支柱,让房子的顶部形成向四周的斜坡,屋顶上多加了几条支撑,这样可以放置更多的芭蕉叶,而且是像瓦片一样的由下往上依次叠放着,再要是下雨,雨水就可以顺着斜坡流下来了,不至于让棚屋内四处漏水,这样的棚屋,不仅有了防晒也有了防雨的功能。

三个男人收拾棚屋的时候,惠子抱着孩子,坐在附近的树荫下,看着他们在忙活,惠子第一次有了看着自己的男人干家务活一样的感觉,不觉的让自己的眼神里多了一份似水的柔情,这种感觉让惠子砰然心跳,自己觉得脸火辣辣红起来。

是的,没有一个女人不期盼自己有一个舒适安逸的家,即使在这样一个荒无一人的小岛上,也是一样。

因为灾难,惠子和三个男人一个孩子组成一个临时的家,她就自然的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当然,她不是他们的妻子,不是,谁的也不是,惠子就这么看着三个男人的劳作,痴痴的想着,甚至把自己想得有些心醉。


罗兰说,他在以前从来没有干过这些活。家里的这些事情都是有佣人做的。

柳明全说,“那你家是贵族啊。”

罗兰说,“是的,我们家原先是法国贵族,现在不怎么讲究这些了,不过,在里昂乡下的老家里,父母还是端着贵族的架子。哈哈。”说着,罗兰自己都笑了。

柳明全上前拍怕罗兰的肩膀,说,“罗兰,现在我们是在岛上,你我查理惠子还有汤姆,五个人,不管以前如何,现在大家都是穷人,都一样的穷人,是不是吧?”

罗兰耸耸肩膀,说,“我现在一无所有,当然是穷人啊。”

大家都被罗兰滑稽的表情逗笑了。

柳明全说,“你们法国的老头子马克思说了,虽然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罗兰说,“是的,我知道马克思,一个唯物主义论者,柳,你是共产党吗?”

“当然是了”。柳明全说。

罗兰说,“我会唱国际歌。是你们共产党唱的歌。”

柳明全说,“真的吗?”

“那当然了,”说着罗兰真的唱起来,还唱得有板有眼的,柳明全第一次听用法语唱的《国际歌》觉得很有意思,也和着节拍用汉语一起唱起来。不过,唱的时候,柳明全有意回避了,“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这一句,毕竟每个人的信仰不同,得尊重每个人的信仰自由,查理是牧师,一个虔诚的基督徒。

说笑了一会,干活也就不觉得累了。


很快,棚屋就修好了。

柳明全他们甚至还用木棍支起了一张床,上面铺了一些捡来的木头和泡沫塑料上面的,看起来比睡在地上是要舒服一些。

惠子把孩子放在刚刚搭起来的小床上,开始收拾那几样不多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他们陆续从海边捡回来的,都是些看起来能用得上的东西。甚至还有那把航空座椅,在这个棚屋里就显得很奢侈了。即使暂时用不上的东西,她也得保管好,她是女主人嘛。


暴雨把原本湛蓝的天空洗刷的更加清丽,把树木洗刷的更加翠绿。

三个男人坐在离开棚屋一点的距离,看着刚刚搭建的棚屋,的确比原来更像一个房子了,还有在棚子里忙碌着的惠子,大家真有了一种家的感觉。是的,有女人才会有家,没有女人的家是不完整的。


柳明全一直在想,要弄一个永久的房子,来应付不知道会在这里待多久的漫长的日子。而且,得让惠子和孩子和他们三个男人分开住,这样混在一起,男人女人时间长了,毕竟有诸多的不方便,至少要把这间棚屋分成两间,中间有些遮挡,这样他们也可以方便一些。


经过这阵子的折腾,几个人都累了。

柳明全就着太阳重新点起了火,捡来的树枝有些水分,烟气很大,拿出以前剩下来的鱼干,就着火烟熏火燎一下,每个人勉强吃了一点,然后,疲惫的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柳明全醒了,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睁开眼睛是漫天的星星,闭上眼睛,柳明全在想他家在青岛的老父亲,他算了一下,今天是应该是他老父亲的77岁的生日。

不知道今天老父亲的生日是怎么过的,以往,每年的这一天,他都会从北京回去,和家里人一起给父亲摆寿宴祝寿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