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潇湘 第一章 第020节 惊险约会

潭城隐士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94.html


余炳光和谢鸿儒刚走进后屋,就见门口有两个士兵挡在楼梯口,其中一个士兵客气地向余炳光说道:“我们长官正在楼上等着你们呢,为了安全起见,请俩位把‘行头’留下!”

不等到余炳光回答,谢鸿儒上前把余炳光向后一拉,对这士兵说:“什么意思?!”

这时左边那个士兵正准备摆弄挂在胸前的汤姆森冲锋枪时,谢鸿儒顺势抓住他的枪向右边一带,把他扯到右边。左手迅速地卡住右边这个没拿长枪的士兵的脖子,把他们俩个挤压在楼道边。

余炳光反应也极快,他没有被玉莹的尖叫声干扰,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迅速撩开长衫从腰间抽出驳壳枪。

可他没敢开枪,因为他看到了从外面吉普车上下来一个士兵已把一支冲锋枪顶在谢鸿儒的后脑勺上,他只好本能地把驳壳枪顶在这个士兵的脑袋上,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楼上的木板楼梯上传来了不紧不慢的脚步声,钉了铁钉的皮鞋敲打着木板梯,发出了清脆笃重的“咔咔”声,一个中年军官漫不经心地取下戴在手上的白手套,笑呵呵地拍着手掌走下楼来。

“身手不凡啊,到底是红缨会的少帮主,真是英雄出少年哪!”

这军官走下楼梯,示意那个举枪的士兵放下枪,余炳光也连忙把手中的枪放下。谢鸿儒松开这两个士兵,然后对军官说:“长官怎么知道我是红缨会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待我?!”

“哈哈,谢兄弟不必紧张,如果你不是要会我们许参谋长,我倒是不介意你持枪和我会面的,难道你们帮会也允许不太熟悉的人持枪会你们帮主吗?嗯?”

这个军官虽然面色和善,语气却让谢鸿儒有点不可抗拒的感觉。刚才跟这两个兵交手也不觉得他们有什么功夫,即使手上没枪也不必惧怕这些兵的。想起这个部队里只怕规矩比帮会更严格,既然今天是来传信的,不必要伤了和气。

于是他也轻松地笑了一下对军官说:“误会啦,还请长官不要怪责哟。”

“哈哈,好说,我们上楼喝酒吧!”

余炳光在谢鸿儒示意下,把枪也交给了下边士兵的手中。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吓得似一滩稀泥一样的玉莹,跟着谢鸿儒上了楼。

他们三个人坐在摆好了酒菜的桌椅上,一个士兵持枪站在军官的身后,另一个守在下面的楼梯口,连玉莹想上来跟他们递酒传菜都不允。

这样的气氛使得余炳光十分紧张,他看着镇定自若的谢鸿儒心里却是七上八下。这办砸了事情,暴露秘密都是小事,害得少爷犯险可不得了,要是少爷出事了,那自己就最好自行了断算了。

谢鸿儒客套了一下后便对军官说:“长官,许参谋长何时能到呀,我在此地不便久留,知会一下还得赶到长沙去呢!”

“哦,谢老弟要去长沙做买卖?那边大的战斗虽然结束了,可还有零星的胶着战斗的,生意不怎么好做哟!”

“我不是去做买卖。”

“嗯?那是去干什么呢?”

谢鸿儒有点焦躁,不想扯这些,他客气地对军官说:“许参谋长今晚能来吗?如果不方便的话,我改日再来拜会吧!”

军官还是不紧不慢地说:“兄弟不要着急嘛,我们慢慢喝酒,边喝边等!”

谢鸿儒意识到此行凶多吉少,看余炳光的神情也知道,这些人的底细这小子只怕也不知道深浅,只好伺机脱身了。他笑着对军官说:“其实我找许参谋长也没有什么事,受人之托传个口信而已。既然许长官不能赴约,那只能怪机缘不合,我的朋友也不会怪我的!”他起身给自己斟满一杯酒对军官道:“今天打扰长官,借这杯酒给您赔个不是!”说完仰脖一饮而尽。

军官似乎看出了他想溜的心态,还是不紧不慢地说:“既然来了,那我们也是有缘的啊,少帮主少年英雄,我也想结交呢!不知是不是我的官阶太低,上不了少帮主的法眼啊!”

“哪里话啊,兄弟只是有事在身,不便久留。今天蒙军爷错爱,相信以后一定有机缘再见的……”

“好吧!”这个军官打断了谢鸿儒的话,一改刚才那种矜持的样子,严肃认真地对他说:“我们不兜圈子了,我告诉你,许参谋长今晚不能来这里了!”

“哦,那是为什么?如此一来我们就不好打扰了!”谢鸿儒说罢便起身准备离席。

军官却说:“谢老弟只怕也不能随便走人哟,这样不太礼——貌吧!”

军官刚说完,站在他身后的士兵熟练地拨弄了一下冲锋枪,把枪口对着他和余炳光。屋子里顿时气氛紧张起来,几个人都定定地杵在屋子里。

谢鸿儒对这样的情形并不陌生,在道上混的时候和黑帮厮会经常有这样刀光剑影的情形。他清楚这个军官会有话跟他说,不可能随便对他开枪的。于是他也轻松地笑了笑说:“到底是军队里的人啊,一晚上就用枪指了我两次,你喜欢这样的交友方式吗?”

军官说:“这不能怪我,是谢少帮主不给我面子嘛,我只能强留你喝酒啰!”

谢鸿儒坐回座位,坦然地望着军官说:“好吧,在下愿洗耳恭听长官的教诲!”

那军官对士兵示意了一下,那士兵便走到余炳光跟前说:“兄弟,我们都下楼吧,不打扰他们喝酒好吗!”

在鸿儒的示意下,余炳光跟士兵一道也下了楼,小楼上就只有谢鸿儒和军官俩人了。

这个军官给自己斟满一杯酒,望着对面表情严峻的谢鸿儒,还是不紧不慢地说;“谢兄弟但放宽心,我们酒觥相对当是朋友吧。刚才礼数有怠,还请包函哟。”

见谢鸿儒只是微笑了一下算是回答他,只好喝了一口酒后继续说;“我姓徐,谢兄弟不要军爷军爷那样叫得生分,就叫我徐副官吧。”

“徐副官谦让” 鸿儒还是对他点下头应答了一下说。

徐副官这时认真地问他;“谢兄弟与共产党有渊源吗?”

“没有,我跟他们怎么会是同路人呢。”

“哦,那你真不知道许参谋的事啰?”

“我并不认识这个许参谋,只是替朋友顺道来传个口信,徐副官可不要把我栽赃成乱党哟。”

“好吧,我就当你什么也不知道吧。我现在告诉你,305团的许参谋已被作为共党嫌疑人押到后方去了,你说这个时候来找他脱得了通共的嫌疑吗!

你们红缨会在这里势力不小,那个白水青老大可豪爽侠气,你们父子的威名我也是如雷贯耳哟。”

“啊,你也认识白水青?”

“哈哈,何止认识哟,我和白老大可投缘得很。有些我感兴趣的事他都不怎么避讳,还真的叫做无话不谈呢。”徐副官诡谲地笑着对他说。

谢鸿儒被他笑得有点茫然,随口说道;“白老大阅历丰富,一定会博得徐副官谈兴浓厚吧。”

“那是,我感兴趣的东西白老大都会告诉我的。”

“那徐副官都对哪些感兴趣呢?”

“哦,象你们青龙镇的风景,诸如什么龙涎井、野鸡峪、古樟树和乌石崖都感兴趣,更对你们谢家大掌门钦佩有加,由此也对谢老大的朋友、至亲也很关心啊。象你的舅舅杜典、飞鹰堂的掌门人张楚豪,还有她的宝贝女儿咏莲,还有……”

“啪” 谢鸿儒把酒杯往桌上重重的一放,用愠怒的神色和酒杯撞击桌面的声音打断了徐副官的讲话。

“呵呵” 徐副官还是那样不紧不慢地笑着说;“少帮主稍安勿躁,慢慢喝酒哟”

“你为什么对我家这么关心?!这乱打探别人家事不太好吧!”

“哎,少帮主可不是一般的人,你们家的事也不是一般的事,我们身为护国安邦的驻地军队,有什么理由不关心你们这些地方豪强呢?”

可能徐副官觉得语气有点过了,便缓和了一下口气说;“你们维护地方平安,又多次筹募粮物慰劳军队,其行可嘉啊。少帮主更是少壮英雄,武功枪法都是不凡,人缘更是好哟,去了一趟衡山军营就和司令部的饶少伟长官相交甚欢,只是你那心上人遭逢恶难有点遗憾吧。”

“什么?!”谢鸿儒惊讶地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哈哈” 徐副官慢条斯理地喝了一杯酒后,还是不紧不慢地对他说;“我可不仅仅知道这些哟,你们红缨会在湘潭的水帮运作、与县官勾结营私,你们的白老大在这里置的产业,甚至你这个跟班置的小楼雅院和这间店面我都知道。当然,你受张楚豪之命来会我们的许参谋长之事我也是知道的。”

“你!”谢鸿儒再也坐不住了,他起身喝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是什么人!”

徐副官慢慢站起来,摇了摇头道;“少帮主还是年轻气盛了一点啊,我不干什么,只想和你交个朋友嘛。”

“交朋友?就这么个交法,你不是在耍弄我吧!”

“少帮主不要急躁,还是坐下来喝酒,慢慢听我解释吧,好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