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6.html


第四章 雪中基地(中)



朱军上尉的猜想的确没错,之前留在主席台上的赵枫、叶飞等人此时就躲避在守备宿舍一层的一间大型的储物室内;当地震来临之时,主席台上的赵枫上校就迅速利用台上现有的麦克风大声招呼众人前往宿舍区躲避。


因为这座军事基地在建造当初,设计人员就已经充分考虑到基地将来所面对的一些僻如泥石流或山体滑坡等山中常见的地质灾害,所以当时的工程技术人员就专门对基地宿舍区进行了独特的防震、防滑设计,将宿舍区设计成一座依托大山、以钢筋混凝土结构为主体并半锴入山体的堡垒式建筑;因此大多数基地人员都随着赵枫等人一起躲进了守备宿舍这边。


而当时朱军所带领的1连,正好位于整个队列的最外边,其前往守备宿舍的安全通道已经完全被它旁边的2连和3连人员所侵占,就在这火烧眉毛的危急时刻,朱军上尉当机立断,迅速招呼下属的1连众人朝着相距较远的基地宿舍狂奔而去。


当朱军上尉冒着呼啸而来的寒风艰难地来到守备宿舍这边,这里仍然平静如一潭秋水,外面是漫天飘落的白雪, 静静的,除了偶尔天空飞过的不知名的鸟儿,还有一阵阵呼啸而来的寒风!仿佛整个天地之间就只剩下朱军上尉行走在雪地之中所发出的“莎莎”的响声;看来,这边的先生们都还处在深度睡眠状态中,说不定还在和周公玩雪球、堆雪人呢;朱军不无恶意的想着。


来到一楼储物室深绿色的双和式铁门前,使劲推了推厚重的铁门,发现毫无反应,朱军知道大门肯定已经从里面封死了;自己还真他娘的笨,这不明摆着的吗,门要是开着才真见鬼了呢;


“有人吗?嗨、听到没、听到回个话啊?、、、、”朱军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间房间的四周,发现这间储物室除了大门以外尽然只有一个长宽不过十几厘米的通风口,而更让人憋屈的是这个小小的出风口竟然距离离地面2米多,这让身高只有1.70的朱军同志只有干瞪眼的份;面对这种情况,朱军同志只有一边扯着他那鬼哭狼嚎的大嗓门释放着高分贝的噪音一边用他那冻得僵硬的双手使劲的敲打着那道貌似结实的大铁门,一时间,原本寂静的广场上到处充斥着某人所释放的噪音以及硬物击打在金属上所发出的金属扭曲声。


“军子,你他娘嚎叫个屁呀,睡个觉都不让人安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从储物室内传来3连副连长赵强少尉的叫骂声,显然这位仁兄还没搞清状况。


“政委,政委,”摇了摇昏沉沉的脑袋,赵强看了一下四周,发现这不是自己的宿舍,只是一间存放被服的仓库,而且身旁乱七八糟的躺着百十号人,自己背靠着的正好是政委叶飞少校,立马对着昏迷中的叶飞喊道。


“嗯..!怎么了?”在赵强的喊叫声中悠悠然醒了过来的叶飞,看到储物室里面歪歪斜斜地倒着百十来个人,揉揉自己的头疼欲裂的脑袋问道。


“不知道,”赵强摇摇头对着政委叶飞说道,“我先去开门,军子还在外面呢。”


说完一步步挪到铁门旁边,打开被堵住得大门。


“报告政委,情况好像不对劲啊;”这个时候在外面喝了一肚子风雪的朱军冲了进来。


“不对劲,哦,是有点不对劲,这天气好端端的咋突然变的这么冷呢?”脑子有点一根筋的赵强少尉终于发现了一点问题出来,对此朱军上尉只能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是呀,这天气突变肯定是有原因的,但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把大家叫醒,这种天气躺在地板上睡觉,是很容易引起感冒的。”说完便招呼两人立刻行动起来。


两个小时之后,除了基地主任赵枫上校和沈明奇教授这两个上了年纪的人以外其他人都清醒了过来。


基地主任办公室内;以政委叶飞少校为首(暂代)的整个基地管理人员齐聚当场,包括:通讯室参谋邓易伟上尉、守备连周继军上尉、勤务处何云上尉、军械处刘龙上尉以及临时滞留在基地的直八运输直升机飞行员肖鹰上尉;


“邓参谋,与上级的联系接通了吗?”刚待众人来齐,叶飞少校便急急忙忙的向通讯室参谋邓易伟上尉询问道。


“暂时还没连接上,我们......”邓参谋无奈的回答道。

“什么,还没联系上,你们通讯室是干啥吃的,这都快一个小时了,你们在干嘛?”邓参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叶飞粗暴的打断了,显然叶少校对通讯部门这种拖拖拉拉的做事态度很不满意。其实邓上尉也是有苦说不出,在大地震中,基地外部电力系统遭到完全破坏,虽然及时启用了基地内的紧急备用电源,可是这调试也需要时间啊。



“报告,”这个时候外面一个少尉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是不是已经联系上了外面?”叶飞急忙问道。


“不是,政委,我们的信号接收器完全接受不到外界的任何信息,而且卫星接收器也完全瘫痪。”


“什么,你再说一遍,”听到少尉所说的话,叶飞不敢相信的反复询问道。


“是真的政委,我们已经反复试验了不下十余次,可是接收器里只能听到一片嗡嗡的声音。”这下,众人不禁面面相比,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如果只是电台无法接受到外界信号,那还可以说是山里的信号不好,可是连卫星信号都无法接收,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连接到外界了吗?”叶飞少校仍不死心的问道。


“还有一个办法,我们可以派人出去和外面联系,”基地守备连连长周继军上尉提议道。


“不行,这个办法行不通,我刚刚去基地入口看了一下,发现从基地大门前约300米处开始,山体完全崩塌,整个道路都被堵了个严严实实,想从那里爬出去,你得等到啥时候啊?”勤务处何云上尉反驳道。


“我们可以用直升机送人出去啊。”一直躲在一边不吭声的直升机飞行员肖鹰上尉突然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