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之侠客末路 正文 准备打擂

木庸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size][/URL] 瓶山众寨主甚是惊奇,心道,此人易容之术如此之高,以致潜入山寨竟无人发现。赵岳手拿人皮面具问道:“请问阁下何人?”那人牙关紧咬,半个字也不肯吐露。姬风问道:“你潜入山寨是何目的?”赵岳说道:“我想六寨主下山肯定遇害,不然此人如何能够长期潜伏。只是不知此人潜伏是何目的。”姬风听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


瓶山众寨主甚是惊奇,心道,此人易容之术如此之高,以致潜入山寨竟无人发现。赵岳手拿人皮面具问道:“请问阁下何人?”那人牙关紧咬,半个字也不肯吐露。姬风问道:“你潜入山寨是何目的?”赵岳说道:“我想六寨主下山肯定遇害,不然此人如何能够长期潜伏。只是不知此人潜伏是何目的。”姬风听得赵岳说道六寨主胡月可能遇害,两眼露出凶光,脸色凝重。慢慢走进那人,举起右掌向那人肩上砍去。只听“咔嚓”与“哎吆”之声几乎同时发出。“咔嚓”之声是那人骨折之声,“哎吆”却是那人经受姬风一掌后所发。众人随那声音看去,却见那人肩上竟露出一截白生生的骨头来。显是姬风听到六弟胡月遇害,生气至极,集中内力向那人肩部砍去。那曾想这一掌力量过大,那断骨竟穿衣而过,露出肩外。姬风捏住那人脖颈问道:“我六弟在那儿?”那人脸颊汗水尽出,双唇紧闭,并不应答。那神色显然是痛苦之极。赵岳忽听窗外有声,急起身向窗外飞去。飞到窗外,却见远处一个黑影,朝寨墙飘去。赵岳将拂尘甩出,那银针带着破空之声向黑影飞去。只是距离较远,银针未及黑影便掉落于地。黑影飘过寨墙,攸忽不见。赵岳飞过寨墙去看,那有黑影踪迹。赵岳忽然想到这是中了别人调虎离山之计。急忙飞回大厅,却见那人已瘫在椅上。赵岳目光向那人身上搜寻,却见那人胸口之处竟有铜钱大小的切口。将那人衣服解开,就见那人胸口处插着一枚铜钱,边缘甚是锋利。

众寨主见那人已死,想到六寨主生死不明,都眼含热泪。姬风说道:“十弟,明天下山打探六弟下落,务必消息确凿。谨守其余寨主山寨,无事一律不许外出。”赵岳说道:“姬大寨主,山寨已有外人混入,究竟喽啰们有没有外人混入不得而知。”姬风说道:“老伯何意。”赵岳说道:“我想各位寨主对手下喽啰尽皆熟悉,将喽啰彻底清查,以防外人混入。”众寨主齐声应答:“谨遵老伯吩咐。”姬风说道:“老伯去而复返,肯定有事。”赵岳说道:“我去马鞍山,马鞍山众寨主听说我说之事,对山丘出任指挥一事不甚服气,提出在安乐山比武打擂。我想了想,答应了此事。”姬风说道:“老伯如何能够答应此事?”赵岳说道:“目前,劫粮之事已成定局,倘若不依马鞍山提出要求,马鞍山众寨主就不答应共同劫粮。”姬风说道:“马鞍山寨主也是自不量力,少侠面前也敢现丑。”赵岳说道:“不过马鞍山众寨主说得甚有道理,不由赵岳不从。”姬风说道:“有何道理?”赵岳说道:“打擂以武夺帅,甚是公平。”姬风说道:“有赵老伯与少侠在,别人休想染指帅位。”赵岳笑道:“莫非姬大寨主也有此念?”姬风连忙摇头,说道:“有赵老伯在,有少侠在,我是不去的。”赵岳问道:“其实姬大寨主是想去的,只是忌惮我与少侠?”姬风微微点头,算做回答。赵岳见姬风点头,又问道:“我不参加,只是与少侠比武。”姬风说道:“那我也不去,刚刚山寨混进外人,说不定我走走之后,有人大闹山寨,我前边打擂,心里牵挂山寨,此擂如何能赢?”赵岳说道:“姬大寨主不嫌我等不公平吗?”姬风说道:“老伯处理事情,向来公平合理,我姬风岂有不信之理?”瓶山二寨主张立说道:“大哥,安乐山打擂,我寨不去,岂不让其他三寨笑话?”七寨主高傲说道:“二哥之言甚是,大哥如若不去,今后如何在其他三寨面前露脸?”姬风说道:“老伯,不是我姬风要争帅位,只是弟兄们怕今后在其他三寨面前抬不起头来。”赵岳说道:“既然山寨弟兄们要去,那也无妨,只是要将山寨安排妥当。”姬风说道:“这个老伯放心。”赵岳说道:“姬大寨主,眼看劫粮日近,选帅之事极为紧迫,我还有要事在身,我得赶快通知驼峰山,明天我在安乐山恭迎姬大寨主大驾。赵岳这就告辞。”姬风见赵岳有事在身,也不便强留。说道:“老伯,后会有期。”

瓶山众寨主与赵岳走到寨门,拱手相别。

赵岳回头向众寨主拱手相别,打马直奔驼峰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